第七章 上

上一章:第六章 下 下一章:第七章 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章桐走出警局大楼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她心中牵挂着家里的狗,脚下的步子便也加快了许多。

“章主任,才下班啊,辛苦了!”门卫老王头探出头笑眯眯地跟章桐打招呼。天很冷,但是门卫室里却是暖洋洋的,小取暖器让老王头的脸上布满了红光。

章桐点点头:“是啊,这几天挺忙的,要两头跑。”说着,她刚要走,却被老王头叫住了。

“等等,章主任,那个女孩子进去找到你了没?”

“女孩子?”章桐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女孩子?”

“哦,下午最后一班邮车刚走,便来了个年轻女孩,说要找你,还给我看了你的相片,我说你不在,让她下次再来。但是她坚持要去等你,我就让她登记后去了大厅等候处。”老王头给警局看了几十年的大门,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记性却还不错。

章桐茫然地摇摇头,最后一班邮车到警局的时间是下午5点05分,离开是十分钟后,而自己回到警局则是晚上六点半过后,如果女孩真的在等自己的话,照理说应该会见到,怎么自己就没有这个印象呢?

“老王叔,她有留下通讯方式吗?比如说姓名和手机号码之类,能让我联系上她的。”章桐问。

“冯美娟,是个护士。这是她的手机号码……”老王头一边戴着眼镜查看来访者登记簿,一边咕哝着,“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给我看的那张相片,可不是你的什么正正经经的相片。”

“你的意思是……”听了这话,章桐不免有些尴尬。

意识到自己的用词可能产生了误会,老王头赶紧解释:“章主任,不好意思,我所说的‘不正经’,就是说这张相片,是偷拍的!不是正儿八经的那种。”

“你能认出那相片里的我在哪里吗?”章桐一边掏出手机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一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追问道。

“在医院!”老王头摘下眼镜果断地回复,“对了,她缠着我要你的电话号码,我没给她,要知道章主任,自从你的小说上市后,有好几个书迷跑过来找你了,都被我给堵回去了。这小丫头后来干脆就给我留下个信封,应该是给你的留言,说一定要交给你的。我找找看。具体啥时候给我的,我记不清楚了,因为当时我在接一个电话,她后来就走了,去哪个方向,我也不知道,我没时间出去看。”

没怎么费心搜寻,那张封面写着特有的娟秀字体的折叠纸条就出现在了章桐的面前,它端端正正地被压在一串钥匙下面。

——给章医生;

麻烦请转告李医生,我联系不上他,他电话也不接,而且他要下周三才门诊,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请一定转告李医生,他有危险,那个神经兮兮的女人,请他一定要注意。如果李医生不相信你转达的警告的话,就告诉他编号为327的病人就行了,他会明白的。

——阿美

P/S:章医生,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李医生很喜欢你。他虽然没说,但是我看得出来。李医生是个好男人,你眼光不错!将来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哦!

最后,是网络上很流行的一张手绘笑脸简图。

章桐顿时明白了,自己近半年来只去过一家医院,就是李晓伟所在的第一医院,而且李晓伟有个很漂亮也很爱‘八卦’的小护士,名字就叫——阿美。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可能还见过,只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看着手中的纸条,又看看自己拿着的手机,章桐犹豫了,到底该不该给这女孩子打电话呢?还有,那个所谓的‘警告’,会不会也是个调皮的小玩笑?

一阵饥饿感伴随着胃部的阵阵隐痛让章桐迅速打消了继续纠缠的念头,便匆匆和老王头打了个招呼后,就低头走进了黑漆漆的夜色中去了。

在路边公交站台上等最后一班41路公交车,冬夜的寒风直往自己的脖子里钻,章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此刻,不远处的小烟酒店里隐约传来了天气预报的声音,章桐勉强辨认出了‘中到大雪’几个字,心中便又感到了无比的沮丧。看来明天又要早起一个钟头赶公交车了。

今年的冬天,雪特别大,也特别冷。

御龙小区外围的沿街门面房里有一家深夜大排档。简易的门脸,厚厚的绿色塑料挡风布把里外空间隔成了两个不同的季节。虽然已经夜深了,但是大排档里却几乎座无虚席。

刚掀开门帘的时候,围着围裙的中年档主就笑呵呵地迎了上来,却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力身上穿着的警服,他不由得一愣。直到目光落在走在最后的卢浩天的身上,脸上的表情这才显得轻松一些。

李晓伟笑了:“我们只是吃饭喝酒而已,老板,警察也是人,也会肚子饿。”

档主尴尬地嘿嘿一笑,便把三人带到了最里面的角落坐下,一边热情地擦着桌面,一边把菜单放在桌子上,招呼道:“老卢,今天吃什么?”

卢浩天不假思索地咕哝了一句:“还是老样子吧,他们的口味和我一样。”

档主心满意足地走了。卢浩天耸耸肩,无所谓地笑了笑:“他被处理过,盗窃,三进宫,前年才彻底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所以出于本能,对我们当警察的打心眼儿里就会感到有点发憷。”

话音刚落,‘警察’两个字就像针扎一样让他微微皱眉,紧接着就是一声长叹。

“看我,都已经忘了我的身份了,以后再也不是警察了,看来,得好好改改这个该死的老习惯才行。”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似是在打趣,卢浩天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哀伤。

欧阳力伸了个懒腰,顺势环顾了一下大排档四周的食客,笑眯眯地说道:“老卢,你常到这儿来?”

卢浩天点点头:“自从搬到这里住以后,三天两头的事,没办法,有时候下班回到家,肚子饿,没东西吃,而一杯小酒,有时候也能让人忘掉很多不愉快呢。”

正说着,热情的中年档主就利索地搬上了好几道菜,烤鱼,炒青菜,红烧鸡爪,虽然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卖相,但是在这寒冷的冬夜里,似乎只要是热气腾腾的食物,就都是能勾起人很大的食欲的。

“吃吧,这道烤小鱼味道不错的,都是档主周末的时候去郊外湖里凿开冰面钓的鱼,原生态,我每次来都必点。酒嘛,地道的桂花酿,也是档主自己在中秋的时候酿的。……”卢浩天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借助酒精的缘故,脸上也暂时有了一些难得的红润。

“你们慢慢聊,我去抽支烟。”说着,李晓伟站起身,离开了桌子向门外走去。他穿过几桌食客后,就来到了档主的柜台前,后者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空闲,正在忙着算账。

“老板,能和你聊聊吗?”李晓伟趴在柜台上笑眯眯地说道。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档主有些慌乱,他抬起头,把账簿往右手边一推,满脸堆笑,“警察同志,我能帮你什么?”

“没事,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那个老卢,你的朋友,他经常来这里喝酒,是吗?”李晓伟顺手从档主柜台上抓了一把花生。一个个地剥开,却并不急着把它们吃下去。

“是啊,老卢是个好人。最近……哎,太惨了,老婆孩子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他太可怜了。”档主很快就跟上了李晓伟的节奏。

“他经常一个人来这里喝酒,不闷吗?”李晓伟转头环顾了一下整个大排档,“我看你这里喝酒的女孩子还是蛮多的嘛。”

档主赶紧摇头:“警察同志,你不能瞎说啊,我可是正经的小本生意,没有什么陪酒的,你可以随便问周围人。我老齐开的店可是规规矩矩的。”

李晓伟笑了:“老板,你别紧张,我是学校的老师而已,并不是什么警察。我只是不想打扰他们现在正在谈的正事,又没地方去,所以就出来和你随便聊聊罢了。我知道你是老实的生意人。”说着,他话风一转,“老板,我知道你的记忆力不错。”

“哦?”档主笑了,顿时来了兴趣,“老师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你几乎叫出了所有食客的名字,并且对他们的口味了如指掌。”李晓伟继续耐心地搭着他的花生城堡。

档主哈哈一笑:“很正常啊,干这一行久了,对人脸的记忆是比较强一些,不过我确实记性比较好。老师,你厉害,这么快就看出来了!”言下之意,他还有些小小的得意。

李晓伟轻轻摇摇头,目光却始终都没有离开过自己面前的花生:“能跟我说说老卢吗?他每次来都是一个人吗?”

档主明显轻松多了,讲话也就显得随便了一些,少了最初的拘谨:“他呀,每次都差不多十点后才来,过零点也是常有的事,而且几乎都是一个人来,叫上一盘炒面,一斤桂花酿,还有烤小鱼干,自己独自喝闷酒,我空着的话,也和他随便聊聊,但是话不多罢了,我总觉得老卢有着太重的心事。”

“难道,就没有过一次意外吗?比如说,漂亮的年轻女人?”李晓伟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这即将完工的‘花生城堡’,脸上露出了一丝孩子气。

“哎,老师,你不提的话,我还真想不起来呢,前几个月,确实有这么一个年轻女人,陪着老卢喝了很长时间的酒,走的时候还是她付的账单呢!”档主皱眉小声嘀咕,“这年头女人主动付账单的不多了呢。”

李晓伟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档主:“我想,应该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以至于能让你记住她这么久,对吗?比如说穿着打扮?或者说香水之类?”

档主摇摇头,咧嘴一笑:“都不是。那时候是夏天,正好是吃小龙虾的旺季,所以客人特别多,没办法,我忙不过来,就临时请了一个小妹帮我上菜、收桌子和清理垃圾之类,干些杂活。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小本生意,请不起什么正规的服务员。小妹是农村来的,干活挺勤快的。但是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她就果断辞职回家了,再高的薪水也不要了。”

“是嘛?这么厉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李晓伟故作惊讶。

档主皱了皱眉,老大的不高兴:“还不是因为这个女的说了一些话。”

“她骂她了?”

“没有,如果只是骂那么简单就好了。”档主双手托着腮帮子,长叹一声,“她说啊,这个小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吧,有过流产史,还有什么轻微的妊娠期高血压,反正就是赶紧回家保胎,必须卧床静养,不然的话,现在肚子里的这个都保不住!以后再想怀上的话就更难了。”

李晓伟心里一动:“她是产科医生?”

档主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这个女人,神经兮兮的,也有轻微洁癖,穿着打扮嘛,挺有档次的。我就是奇怪这种人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里的大排档。后来小妹坚决要走,没办法我就除了工资以外,额外给了小妹一千块钱,咱做事也不能没良心,你说对不对?”

“是啊是啊,老板好心。她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不?……”李晓伟一边嘴里应和着,却再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聊下去了。他转身回到桌子边坐下,而欧阳力和卢浩天也似乎早就结束了谈话,两人只是低头喝闷酒。

最后结账离开大排档的时候,档主突然记起了什么,撕下一张日历纸,在上面潦草地写下一个电话号码和姓名,塞给了李晓伟:“老师,这是那小妹的联系方式,你再想打听什么的话,就直接找她吧,她就住在城郊结合部那里。对了,老师,我还想起一件事儿,那个女人,有个很与众不同的地方。”

“哦?什么地方?”

“她说起话来拿着腔调,不像我们本地人,夸张点说,她说话的口气就像在唱戏!”

李晓伟哈哈一笑,点点头,也没当回事,便顺手拍了拍档主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出了大排档。

喝了酒是铁定不能开车了,李晓伟和欧阳力送走了卢浩天后,两人便结伴摇摇晃晃地顺着马路朝前走去。天空中开始断断续续地飘起了雪花。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章 下 下一章:第七章 中
热门: 斗罗大陆 重生之将门毒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斗破苍穹 九鼎记 遮天 神级奶爸 重生完美时代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