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

上一章:第四章 下 下一章:第五章 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真的不认识她,只是在大排档上见过一次,我和她聊了一会儿,案发那天,是我第二次见她。”说到‘大排档’三个字,面对章桐的质疑,卢浩天不由得苦笑,“别奇怪,我们警察也是人,下班后心情郁闷了,没有哪条规定说不准去大排档喝酒的。而那个家,对我来说,早就已经不是‘家’了。我去大排档喝酒,用句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借酒浇愁’。”

“你还记得和她说过什么了吗?”

卢浩天摇摇头:“人喝醉酒的时候,哪里还能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啊。”

“那是多久前的事了?”章桐追问。

“具体日子记不清了,应该是夏天吧,刚破了南郊碎尸案,累得半死回到家,连个澡都没来得及洗,就被赶出来了,半夜三更没地方去,除了家附近那大排档,难不成你叫我跨半个城回警局来睡觉?多丢面子,你说是不是?”卢浩天下巴扬了扬,沉浸在记忆中,嘴角似笑非笑。

“对方的长相,你还记得吗?”章桐不甘心地继续追问。

卢浩天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只知道她长得很漂亮。”

章桐彻底失望了,她知道在卢浩天的身上已经什么都问不出来了,便站起身,一边收拾自己的公文包,同时对守候在旁的狱警点点头,转而对卢浩天说道:“谢谢你的配合,这两样东西,我信守诺言,你可以留着。”

“谢谢你!”一丝感激的神情在卢浩天的眼睛中一闪而过。

走到门口,章桐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你妻子李晴,她怀孕了。”

“你说什么?”卢浩天惊得目瞪口呆,他试图从椅子上站起来,却被高大的狱警摁住了,“不可能,章主任,你骗我,这样的玩笑是不能乱开的,你确定孩子是我的?”

“妊娠期在三个月左右,你不用怀疑,孩子是你的,你的DNA样本就在系统里,所以,案发后我第一时间就做了比对,结果显示你就是他的生身父亲。”说着,章桐神情严肃地转头看着卢浩天,“所以,你妻子李晴的死,绝对是他杀。至于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你确实不是杀害你妻子的凶手,而且你女儿的死也不是你亲手造成的。”

“倩倩到底是怎么死的?”卢浩天惴惴不安地问道。这几天来,他一直努力强迫着自己不去念叨这个几乎快要让他窒息的名字。

章桐无声地叹了口气:“机械性窒息。”

“机械性窒息?”

“她是被一块抱枕捂住脸部所导致的窒息死亡。”

章桐刚要走,身后却又传来了卢浩天不甘心地叫喊:“等等,章主任,求你了,我还有个问题。”

她无奈只能转身:“说吧。”

“她是不是被自己的呕吐物堵塞呼吸道给憋死的?我知道,人喝多了如果俯卧的话,一旦呕吐,也会死亡。”卢浩天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语速飞快,双眼的目光却始终都未曾离开过章桐的脸。

章桐摇摇头:“倩倩呼吸道里的呕吐物还不足以导致她的窒息死亡,因为药物过量,所以她死的时候应该还处在昏睡状态。至于说你后来看到的嘴边的少量呕吐物,那只是因为抱枕盖住了脸,出于本能,倩倩挣扎过,呕吐物就是在那个时候从鼻腔出来的,当然了,还有嘴角。”

看着卢浩天的脸色在逐渐发白,章桐轻轻叹了口气:“作为她的父亲,你唯一该感到安慰的是,整个死亡过程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她也就不会感到太痛苦。”

说完这句话后,她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见室。

章桐知道,卢浩天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他女儿的死了。

熬了个通宵,早晨五点又是一天中人体温度感觉最冷的时候。所以尽管躲在热气腾腾的警局食堂里,裹着厚厚的警用棉大衣,章桐却还是感到浑身上下止不住地哆嗦。

警局食堂虽然对外开张都是在一天中的饭点,但是无论何时只要有人过去,总会多多少少有点东西可以填饱肚子,当然,对于吃的东西就不能要求太苛刻了。

此刻的章桐不只是冷得发抖,还没有半点食欲,她皱眉看着自己面前碗里的粥发呆。这并不能怪她,昨晚上从分局看守所回来后,章桐一夜没睡,尽管累得眼皮直打架,但是只要一合上眼,卢小倩冰冷的脸庞就会在自己脑海中出现,整个案子似乎被从头到脚给裹在一层看不清的迷雾之中。看看天也快亮了,她干脆就叫了辆夜班出租车直接赶来了警局上班。

看着和自己打招呼的阿强,章桐礼貌地点点头,她很清楚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不能和他谈起任何有关卢浩天的事。因为卢浩天虽然没有直接杀人,但是很显然对于女儿和妻子的死,他完全是知情的,而又是什么样的难言之隐让他宁可放弃事业而选择沉默呢?

还有,那个若隐若现的年轻女人,除了知道她的大概身高外,章桐几乎就一无所知,现在唯一能肯定的就只有一点——这个年轻女人确实存在。还有就是,卢浩天在案发前曾经打听过大麻的事,而章桐记得很清楚,当时卢浩天所办的案子和大麻根本就没有任何关联。

正在胡思乱想知己,痕迹工程师方小木睡眼朦胧地在章桐面前坐了下来,他面前托盘里放着的早餐,是一年到头365天始终都雷打不动的菜式——一碗咸豆浆和一根老油条。

“方工,你赚的那点钱,至少能吃个肉包子吧?”章桐苦笑,“而且你有些营养不良。”

“大清早的吃肉的东西没胃口。”方小木慢条斯理地辩解。他有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吃饭前都必定要把筷子摆放整齐,并且托盘里要擦得干干净净,在章桐看来,这不是吃早饭,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场不小的‘仪式’。

“无事不登三宝殿,方工,报告出来了?”章桐笑眯眯地问。

方小木点点头,喝了一口豆浆咬了一口油条后,这才定了定神,说:“上面发现了李晴的指纹。”

“这不奇怪,抱枕本就是她家的东西。”

方工摇摇头,他放下手中的油条,站起身,然后在章桐狐疑的目光中,双手手背向上,猛地用力按压了下去。

“天呐!”章桐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方工重新又坐了下来,淡淡地说道:“除了呕吐物的少量痕迹和分别属于倩倩、死者李晴还有卢浩天的DNA样本外,我在抱枕上还检查出了浓度含量超过45%的羊毛脂,400IU的维生素E,还有浓度为12%的甘油,这个,作为年轻女士,章主任,你应该会感到很耳熟吧?”

“绵羊油?”

方工点点头:“一款进口的澳洲绵羊油,被称为澳洲的大宝,而它所分布的位置,就是,”说到这儿,他又一次伸出了手掌比划了一下,言下之意不言而喻,“这款含有李晴DNA的绵羊油不止是在抱枕上这个特殊位置被发现,在李晴尸体的双手上也同样发现了它的痕迹,而在她家,就只有李晴用这款绵羊油涂抹手部。所以,可以确定是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卢小倩。这样一来,后面的坠楼就可以解释为畏罪自杀了。而卢队藏尸的举动也有可能可以解释为是想方设法替自己妻子开脱,你说呢,章主任?”

章桐紧锁双眉,摇了摇头:“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追问道,“方工,你们痕检组有没有在现场发现陌生女人的指纹和鞋印?”

“有,在那份交给分局欧阳队长的报告中,我写得很明白,发现了一组38码的女性皮鞋印,指纹在排除了受害者一家三口外,倒是没有发现。”方工一边咬着油条,一边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死者李晴的鞋码是36号半。

感到迷雾在被重重剥离,章桐的心里多少感到一丝安慰。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方工放在托盘边上的手机也同时响了起来。清脆的手机铃声在热气腾腾的警局食堂里此起彼伏显得格外欢快。

抬头看看窗外的冰天雪地,方小木贪婪地呼吸了一口屋里温暖如春的空气,最后长叹一声,冲着正在接电话的章桐挤出了一丝苦笑,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 下 下一章:第五章 中
热门: 神印王座 明朝败家子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全球高武 独步天下 提灯映桃花 回到明朝当王爷 重生之都市仙尊 死人经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