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

上一章:第二章 中 下一章:第三章 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章桐却摇了摇头:“目前还不清楚个中具体原因,只是听说前段日子里两人闹离婚闹得很厉害,甚至还动了手脚。”

“案子不是你们经手的吗?”

章桐苦笑:“避嫌,李医生,你不会不懂吧?整个刑警队都撤出了,只留下我们技术部门的人,并且出完报告就得走,不得插手后面的案件调查工作,为了保证证据的完整和独立性,这是最新的规定,必须遵守,谁都不能例外。”

“不,不,不,卢浩天不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李晓伟神情坚定地说道,“这里面肯定哪里出了问题。卢浩天也是个老警察了,这个人虽然脾气很暴躁,为人有点傲慢,但是却绝对不是那种为了一点婚姻琐事就会杀了自己老婆和孩子的人。”

听了这话,章桐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李晓伟,没有吱声。她知道自己脸上的任何表情都瞒不过李晓伟的眼睛。

“不对,难道说另有隐情?”李晓伟小声嘟囔。

沉吟半晌,章桐目光忧郁:“显然他有秘密,可惜的是却并不愿意告诉我们。”

八点多的时候,拒绝了李晓伟坚持送她回家的建议,在他略显失落的目光注视下,章桐登上了最后一班回家的41路公交车。因为下雪,摇晃的公交车开得非常慢。

车厢里的人并不多,为了便于下车,章桐在后门找个就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离家还有些远,看了一会儿窗外雪景后,她便闭目养神了起来。御龙小区的案子让人心中就像堵了一块石头一般难受。无论自己怎么努力,章桐却总无法在脑海中尽快抹去倩倩那张瘦小而毫无血色的脸庞。她不由得长叹一声,在以后的日子里,看来自己要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会失眠了。

正在这时,身边空着的位置上有人坐了下来。章桐微微感到有些意外,因为现在正好是在车辆行进的过程中,而车厢中还有大把的位置空着,却偏偏有人几乎穿过前半部车厢,刻意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难道说自己遇到了骚扰?

章桐本能地向另一边挪了挪身体,给那人空出了更大的位置。

“章主任,是我。”对方先开口了,声音沙哑却很熟悉。

章桐抬头看去,窗外的霓虹灯正好一闪而过,卢浩天胡子拉渣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的神情。

“卢队,这么巧?”章桐随口问道,但是紧接着便心中一紧,印象中卢浩天从来都不会坐公交车,尤其是41路这种比较偏远而又老旧的公交车,更是不会问津,现在他却偏偏和自己同时出现在一辆公交车上,天底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卢队,你跟踪我?”章桐微微皱眉,试探着问道。

卢浩天有些尴尬,他嘿嘿一笑:“抱歉了,章主任,找到你并不困难,局里统一配发的手机都是固定GPS定位功能的。你的行踪,对我不是秘密。”

章桐没有吱声,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冷淡。

“对不起,章主任,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如果贸贸然在局里或者你家门外等你的话,想必会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的,或许你也不一定能够接受吧。所以思前想后,也就只有以这种特殊的途径来找你了,希望你能够理解,能完整地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时间不多了。……”卢浩天的样子与其说是在跟章桐说话,倒还不如说是自己在喃喃自语。

“你找我有事吗,卢队?”章桐忍不住打断了卢浩天的话。

“其实呢,也没什么大事。”卢浩天笑得很勉强,声音突然变得异常严肃,“我这次特地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我,卢浩天,没有杀我的妻子李晴和女儿倩倩。请你记住这句话就好,谢谢你。”

章桐警觉地注视着卢浩天的脸:“为什么单单告诉我一个人?”

“你还不明白吗,章主任,因为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够还我清白。”话音刚落,公交车正好到站,在车门打开的刹那,卢浩天意味深长地看了章桐一眼后,便毅然站起身快步下了车。

公交车又一次启动了,看着夜色中卢浩天孤单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头的风雪中,章桐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北区分局刑警队办公室里,灯火通明,烟雾缭绕。整个分局里但凡是能用得上的人几乎都已经集中在了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了。

欧阳力讨厌闻烟味,他也曾经就此而狠下心来努力过戒烟,但最终却都无一例外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他突然发觉要想保持一个清新头脑的话,那么自己所干的这一行其实根本就离不开尼古丁的刺激。

警察是人而不是神,原因就这么简单。

欧阳力一边在心中狠狠地抱怨着房间里快要呛死人的烟味,一边却贪婪地用力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头,接着随手就把它摁灭在了面前的烟灰缸里。

他知道自己现在所要面对的唯一一个迫切的难题不是‘凶手是谁’,而应该是——警察会不会杀人?

“网上对御龙小区的这桩双尸命案的关注度很高啊,欧阳,你们能扛得住吗?”分局政委紧锁双眉。

“总得有人扛啊,”欧阳力苦笑道,“不管案件真相是什么,我们都必须尽快找出答案,然后把它公之于众,让社会民众对我们警方不失去信心。政委,你说呢?”

分局政委点点头,虽然还是忧心忡忡,但是脸上至少有了一些安慰的影子:“好吧,整体说说案子经过,现在你们刑警队查的怎么样了,还有,那个着火问题解决了吗?”

欧阳力低头扫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笔记本,并伸手打开了桌上的投影仪,会议室后墙的屏幕上便出现了御龙小区的外部相片:“两天前,也就是12月4号的晚上9点过8分,市局110接警中心接到报警电话,有目击群众报案声称有人从御龙小区23栋楼顶跳楼自杀。经证实,死者是家住御龙小区一期23栋301室的李晴,死因是高坠。当地派出所的同事接警赶到现场后,因为联系不上301室的男主人卢浩天,再加上户籍记录显示死者有个未成年的五岁女儿,出于对孩子的安全考虑,便在对面邻居的帮助下强行打开了她家的房门。”说着,欧阳力换了一张放大的现场相片放在投影仪的玻璃台面上,“这就是当时房间里的景象,屋子干净整洁,只是温度有些异常,而正中央的地板上,就平放着一个深棕色的牛津布小行李箱,箱子的拉链是拉上的。在找遍房间没有发现女孩的踪迹后,根据邻居反映,因为父亲工作特殊的原因,女孩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母亲。”

“等等,为什么当时联系不上女孩的父亲卢浩天?”

欧阳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作为局刑警队的一把手,死者的父亲参与了一起重要的盗抢案件的侦破,双尸命案发生的那天晚上所进行的,正好是他们准备端掉盗抢团伙窝点的最后一次部署动员会议,为了不让行动消息泄漏,除了局领导的手机以外,别人的,一律关机并关掉GPS定位系统。所以才会导致无法及时联系上。”

“在这种情况下,最初赶到现场的警员便对死者的房间进行了初步寻找,结果,就在这个行李箱里,发现了卢小倩的尸体。随后,他们便按照程序通知了法医和技侦部门的人。”欧阳力想了想,皱眉补充道,“从章主任给我的尸检报告上来看,两位死者都是属于意外死亡的性质。女儿卢小倩的死亡时间是案发当天凌晨0点到3点之间,而李晴的死亡时间则相对比较准确,是晚上9点过后,因为我们有现场的目击证人,我现在唯一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两者的死亡时间相差那么远,而在案发前,死者李晴和她丈夫卢浩天之间为了闹离婚曾经打得不可开交,这在我们系统里是个公开的秘密。那么,在卢小倩死后尸体被精心洗漱整理过的前提之下,我们能就此排除李晴是直接导致卢小倩死亡的凶手么?还有,李晴体内发现的大量大麻痕迹,我们下一步需要证实的就是李晴是否有吸毒史。”

欧阳力的推论并没有被人驳斥,因为离婚所引发的刑事案件中,为了报复婚姻中的另一方而杀害双方子女的案件并不是个案,如果有吸毒史的话,那就更是在情理之中了。身为案件侦破的主管人员,欧阳力也就必须逐个排除凶手的各种相应作案动机的可能性。

尽管这并不是一件让人能够感到开心的美差。

缉毒组的头儿仔细查看了一下自己笔记本电脑中的记录,果断地摇摇头:“李晴并不是我们的关注人员,她很干净,没有吸毒史。至于说大麻嘛,属于致幻剂的一种,除了医用的外,我会和我的下属联系下,看看他所掌握的线人中是否有人能有和毒物指纹匹配上的样本,这样应该就能查到毒物来源。但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不排除死者李晴是初次吸食大麻,因为据我们抓捕过的人员反应说,初次吸食大麻后的癫狂状态是翻倍的。”

“难怪了,王大妈再三强调说死者当时在楼顶边缘跳舞,就跟中了邪一样大吼大叫。”同事姜宇小声嘀咕道。

就在这时,网监大队的尚敏脸色一变,稍加犹豫便举起了手,而在这之前,沉迷于虚拟世界的他始终都一声不吭地紧盯着他手里的平板电脑。

“打断一下大家,有段视频,给大家看下,我刚搜到的,来源IP就在案发地点御龙小区,不过不排除是伪IP。”尚敏的嗓音就像一台快要报废的老式菊花牌风扇,这都是天天熬夜拼命抽烟喝咖啡的后果,声音沙哑得让人听了浑身都感觉不舒服。

欧阳力微微皱眉,双手抱着肩膀冲着尚敏点点头,对方便把平板电脑数据线连接在了投影仪上。

视频很短,才3分04秒,但是却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发呆。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章 中 下一章:第三章 上
热门: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提灯映桃花 长生界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古董局中局 道君 奥术神座 粉妆夺谋 莽荒纪 诡秘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