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中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上 下一章:第十五章 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散会后,章桐匆匆来到警局医务室门口,隔着门,感觉到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她微微一怔,一抬头就看到了身边站着的潘健,后者也紧锁双眉,伸手指指门:“章姐,开门看看吧。”

房门被无声地推开了,果不其然,病床上被褥凌乱,李晓伟却不知何时早就不见了踪影。

“人呢?”章桐转头问正好推门走进来的警局值班医师。

“被他阿奶带着保姆过来接走了,说回家休养。”值班医师愣住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真蠢!阿健,李医生他出事了!”突然回过神来的章桐顿时脸色发白,她一边向门外跑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声叫道,“快通知卢队,李医生出事了,叫他马上带人去天坪巷2 8 号6 楼,李医生的家!”

话音未落,章桐的身影就消失了。

值班医师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病床,又看看一边站着发愣的潘健,委屈地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那老太太还说什么了?”潘健皱眉问。

“她说谢谢章医生,说她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无痛症没有在李医生的身上体现出来的原因了。”值班医师笑眯眯地说道,“说实话,我还真佩服这个老太太,虽然头发花白了,居然还知道无痛症这么个冷僻的概念呢!”

潘健却目瞪口呆,突然转身就跑。

1.

一切都像在做梦!李晓伟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身体都在空中打转。

“你知道MAOA 基因吗?”

到底是谁在跟自己说话?

声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若隐若现。眼前是一片朦胧,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在晃动。出于本能,李晓伟想闭上双眼,因为越来越强烈的光线刺激得他的眼睛有些酸疼,但是他不久就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不对,比那个更严重,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能动的。

耳畔的声音却还在继续,由远至近,有点熟悉,是的,李晓伟现在可以确信自己应该是在哪里听到过。

“只存在于男性体内的单胺氧化酶A 基因变异,俗称M A O A ,我到现在才知道,而它一旦发生变异,你的无痛症基因就成了隐性,所以,你身上就体现不出来了。阿伟,看来你还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呢,你说对不对?”

终于看清楚了阿奶那花白头发的头颅。李晓伟吃惊地张嘴想说话,他心里却随之不由得一沉,因为不只是发不出声音,就连嘴唇的正常张开闭合也似乎成了一种奢望。

还好,胸口不再疼痛了,那根让他呼吸困难的肋骨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断裂过一样,这倒是让他觉得轻松了许多。

“阿奶收养了你这么多年,也不图个啥,就只希望能找到一个答案,现在看来,这二十五年,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我虽然老了,但是脑子却还挺好使的,只是啊,这正常人偏偏要在你面前装成个傻子,真累!”阿奶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怎么回事?李晓伟的心里一颤,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人收养的,从小和阿奶相依为命,他根本就没有去考虑过这个特殊的问题。而他更多的,只是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父母而已。

阿奶就像小时候那样帮李晓伟盖好了被子,甚至于还贴心地为他垫高了一个枕头,最后,她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笑眯眯地伸手摸了一下李晓伟的额头,就像小时候那样,然后对门口那个方向叫了声:“好了,你进来吧!”

一阵脚步声响起,是木地板,所以脚步声格外沉重,很快来人站到李晓伟的窗前,弯腰凑到他的脸旁,柔声而又卑微地说道:“晚上好,李医生。”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李晓伟却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被锤子给狠狠地敲了一顿,头嗡嗡作响,因为过于惊愕,他的双眼瞳孔猛烈收缩着。

原来是你!为什么!

可惜的是,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就连眼珠都再也无法转动。他知道自己此刻跟个死人相比只差一口呼吸而已。

这将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

天坪巷2 8 号6 楼,阴暗的楼道似乎已经成了老式民居的标配,章桐气喘吁吁地冲上六楼,这个钟点正好是家家户户正挤在厨房里开始做菜的时候,但是往日热闹的六楼,此刻却是安静得可怕。章桐急了,用力拍打门板:“有人吗?有人在家吗?快开门呐!……”

半晌,对门吱呀一声,探出一个中年妇女的脑袋:“哎,我说姑娘,别敲了,老太太下午出远门了,和保姆一起。”

“去哪了你知道吗?”

“说是去看一个远房亲戚了,估计要走三个月吧。”

这个理由冠冕堂皇,章桐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她确信方淑华不会再回来了,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突然采取行动绑架李晓伟,到底出了什么事?

想到李晓伟,章桐的心里不由得一紧。

2.

法医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潘健在整理铁皮柜里的尸检档案,章桐则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半天没有动静。

“阿健,我觉得不应该啊,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为什么要临了却下这么一个毒手?也不知道李医生现在到底在哪里,会不会出事?都两天两夜了没有一点消息。”章桐愁眉紧锁。

潘健把铁皮柜关上,想了想,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转身说道:“章姐,你别太往心里去了,我也相信李医生是个好人,他绝对不可能是残忍的‘牙仙’。好人自有好福气,他会回来的,再说了,现在卢队不正派人在四处寻找着李医生的下落么。你就别担心了。”

正在这时,办公室门敲了两下同时被推开了,痕迹鉴定工程师方小木笑眯眯地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晃了晃那本鉴定报告:“章主任,想撞死你朋友的人,是个男的,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之间,体重嘛,属于中等偏瘦。”

潘健笑了,伸手接过方小木手中的报告:“方工厉害,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

方小木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腰部,伸了个懒腰:“卢队的手下他们挖地三尺终于在金钱豹KTV门口找到了那辆被遗弃的套牌小车,而这些资料都是我根据驾驶座的移动位置和监控探头中模糊的驾驶者的大体身高相结合判断出来的,所以说嘛,绝对不可能是那个矮小的方老太太。”

潘健转头问道:“章姐,那老太太有子女吗?”

章桐向后靠在椅背上,长叹一声:“卢队早就想到这点了,所以查过老太太的子女,包括保姆的子女都查了,结果是活着的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也就是说,这或许就是那第二个人。但是他为什么要撞李晓伟的车呢?”

方小木悠闲地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说章主任啊,看来你对付死人是有本事的,揣测活人的脑子想的是什么可就不那么在行了。”

章桐苦笑:“没错,方工,做法医的,处处都离不开科学证据,一是一二是二,我一点都不担心,而人脑的思维,说实话我有时候还真是反应没那么快呢。”

“其实呢,章姐,我觉得你的思维方式确实是有些狭隘了,或者说正如你刚才所提到的,太局限于直观思维,有时候要想知道真相,就不得不从另一个相反的角度去重新看待问题,而一些看似正常的表面环节下,其实就隐藏着截然相反的真相也说不定呢!”潘健双手抱着肩膀斜靠在铁皮柜上,笑嘻嘻地说道,“方工,你的意见呢?”

方小木连忙摆手:“我不表态,你这家伙可别找挨骂拖我下水啊。”

潘健开心的哈哈大笑,难得沉闷的法医办公室里多了一点别样的感觉,但是一边的章桐脸上却不见笑容,她低头陷入了沉思。

夜深了,章桐独自一人拖着疲惫的步子推门走进家,拉布拉多犬丹尼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迎接主人回家是它每天最开心的一件事。楼下宠物医院的韩医生不止一次提到过说如果章桐没时间遛狗的话,不如考虑养只猫,但是章桐却每次都会拒绝,她说不出理由,或者说她不忍心说出理由,因为只要丹尼守在自己身边,章桐的内心深处总会时常想起那已经逝去多年的馒头和刘春晓。记忆这个东西就是这么残酷到近乎无情,她不能选择,只能连同快乐和忧伤一起收藏。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道歉,如果已经阴阳两隔,就会成为永远的遗憾。

章桐轻轻叹了口气,脱了鞋光脚来到客厅,翻出了那个陈旧的小樟木箱子,她全然不顾双脚的凉意,打开小樟木箱,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父亲是个医生,虽然是法医,却也不可避免地有着一些小洁癖,无论过去多少年,这一整箱子的工作笔记始终都显得那么干净整洁,按照年份排列井然有序。

章桐伸手拧开客厅的落地灯,然后盘腿坐在地板上,开始耐心地寻找起了父亲留在这个小樟木箱中的脚步。因为她知道,要想解开李晓伟身世谜团,要想把凶手彻底抓捕归案,如同潘健所说的那样,自己必须揭开表面现象看本质,凶手的影子就隐藏在当年的那场噩梦中。

“你真的确定要那么做么?”方淑华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她抬头看了一眼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的李晓伟,内心深处作为一个女人做特有的柔软被无声地触动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死的。”他一边利索地给失去知觉的李晓伟绑上各种插管,挂上吊瓶,目光中闪烁着说不出的兴奋,“他死不了,我绝对不会让他死!如果他死了的话,我一切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我这辈子就是为了能够找到他,我牺牲了那么多,你说,我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失败呢?”

“那他,还会再醒来吗?”方老太太开始感到有些惴惴不安。

“他会的,做了那么多次实验后,你说,我还会那么蠢么?”他桀然一笑,惨白的牙齿在夕阳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我一定要向他证明,我是对的!”

话音未落,窗台上两只乌鸦似乎被惊醒了一般,振翅高飞扑向远处的树林。

一轮夕阳用最后的绯红抹亮了天际。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上 下一章:第十五章 下
热门: 香蜜沉沉烬如霜 魔力的胎动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长安十二时辰 飞剑问道 大魏宫廷 古董局中局 诛仙 怒海妖船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