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中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上 下一章:第十四章 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姨,您的女儿,季庆云,您还记得吗?”

老人点点头:“他们说她死了,下葬的时候只有一个脑袋。”

“那个杀人犯,他没说出您女儿余下的遗体去了那里了吗?”李晓伟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知道,解锁的关键就在这里。

老人突然认真地看着李晓伟,半晌,摇摇头,长叹一声:“为什么你们就不听我的话呢?明明不是那个人杀的!凶手另有其人……不过啊,阿云早就投胎了的,过去了就过去吧,别想那么多了。”

“阿姨,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李晓伟蒙了,他茫然地看着老人,“凶手是谁?难道说不是我父亲?”

这一次,老人却很果断地说道:“不,我女儿绝对不是你父亲杀的。”

“为什么?”李晓伟惊讶地问道。

老人却笑了,笑得很诡异:“年轻人,我看你也是聪明人,杀十个人都是一样的手法,为什么偏偏第十一个人却身首异处呢?要我说啊,当年赵家瑞临死前不是故意要隐瞒我女儿的其余部分尸体的下落的,原因实在是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也就是说——赵家瑞,你父亲,他肯定不是杀害我女儿季庆云的真正凶手!”

听了这话,李晓伟顿时目瞪口呆。

半晌,他结结巴巴地问道:“阿姨,那个时候,警察,知道这个事吗?”

“我跟那个法医说了,真遗憾,但是他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我也没有证据,因为我只找回了我女儿的头颅而已。”老人长叹一声,“而光凭一个人的头颅是无法知道她的确切死因的。”

“那,阿姨,为什么他们会认定死者,也就是您女儿季庆云,也是赵家瑞所杀?”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正牢牢地掐着自己的喉咙一般,李晓伟突然又有了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是他自己承认的。我只是觉得很奇怪,明明不是他做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承认?”老人喃喃自语,“这么多年了,我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这个问题。”

夕阳无声无息地移动到了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把她的脸蒙上了一层绯红的血色。而老人身边的黑猫则始终都警惕地注视着李晓伟的一举一动,时不时地露出自己锋利的尖牙。

跌跌撞撞地走出老人所在的居民楼,李晓伟直到用力关上自己的道奇车门,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车外,绯红色的夕阳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如梦似幻,李晓伟却感到了一阵难以名状的恐惧。稍稍冷静下来后,他摸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等对方开口,他便迫不及待地冲着手机话筒嚷嚷道:“章医生,我要马上见你。……很重要!非常重要!是的,所以我必须马上见你!……我想,我终于找到案子的突破口了。”

晚上七点多一点,清明桥旁的咖啡馆。店堂里的客人不是很多,老板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开这家咖啡馆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图个‘闹中取静’罢了,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宏图大志’。现在有了空闲的时间,就一边专心致志地擦拭着心爱的咖啡机,一边则颇有兴致地翻来覆去地听着那张已经有些年月的老唱片。见到一些老顾客进门,就热情地和对方打起了招呼。

生活本不就是应该这么闲情逸致的么?

歌曲都很熟,但是章桐却只叫得出其中一首的名字S h a p e o f m y h e a r t 。她喜欢看老电影,所以她当然记得这部曾经的经典,因为电影中有句台词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我所认为的最深沉的爱,就是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而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正是这么做的。

时间过得真快,父亲已经离开快二十年了,刘春晓也离开自己快五年了。于是,一个人总是生活在记忆里又有什么不好呢?至少那么做,就不会觉得太孤单。想到这儿,章桐轻轻地一笑,端起手中的d o u b l e e s p resso 细细地抿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合上了双眼。

“喜欢这里的咖啡吗?”是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但绝对不是李晓伟。

章桐睁开眼睛,意外地看到眼前坐着一个穿着紫红色毛衣,面带笑容的年轻男人,年龄和李晓伟差不多,甚至于眉宇间都带着一份神似。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章桐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

“还行吧。”

“看你经常来这里呢。”或许是觉得自己有些冒昧,年轻男人伸手指了指正在忙碌的老板,后者也冲他笑着点点头,“我是老板的朋友,这家店一半的合伙人吧。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章桐轻轻一笑:“谢谢,是的,因为离我家近,上班经过就常来买咖啡喝。我在等我朋友。他刚才给我留言说快到新区了,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哦?朋友啊,看来是有事耽误了呢!”说着,年轻男人站起身,礼貌地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空常来坐坐。”

“谢谢老板。”

年轻男人转身离开后,章桐又陷入了沉思。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但是章桐一点都不担心,她知道李晓伟肯定会来,因为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一根绳上的两个蚂蚱,在这件案子中,他们两人都是被人猎捕的对象。并且,也只有章桐才能够真正地帮他。

这就是信任,非常简单,难道不是吗?

再次转过视线的时候,果然,法式落地长窗外看得清清楚楚,李晓伟在街对面停好车后,就匆匆忙忙地横穿马路准备向咖啡馆走来。

只是他的身体总保持着一个特殊的角度,似乎有些呼吸困难,在等红灯的时候,他的脸上不断地流露出痛苦的神情。虽然转瞬即逝,但是章桐却看得清清楚楚。她抱着双肩靠在沙发椅背上,皱眉看着推门向自己走来的李晓伟。

“刚才出什么事了,李医生?”章桐认真地看着李晓伟的眼睛。

“没什么事啊,没出什么事。”李晓伟嘿嘿一笑,拉开椅子刚想坐下,胸口的疼痛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还能瞒得了我么?”章桐重重地叹了口气,下巴抬了抬,“喏,你的左面第六根肋骨断了,下颚有明显的淤青,呼吸严重受影响,讲话都很勉强,所以,刚才是不是你开车的过程中出车祸了?”

听了这话,李晓伟这才尴尬地点点头:“是啊,一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车子,司机估计是喝醉了,突然逆向行驶,加足马力压了黄线不说,还狠狠地撞了我的车屁股,还好我反应快,不然的话至少五吨重的铁砂子现在就会成了我的坟墓了!”

章桐想了想,伸手进自己的大挎包里摸了半天,找出一个小塑料包,然后站起身,绕到李晓伟身边:“别动,双手举高!”

“你,你想干嘛?”李晓伟有点慌张。

“放心,我不劫色。”章桐一边嘟囔着一边利索地给他绑上了胸带。最后满意地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点点头,“看来我给活人绑的技术也不错。”

李晓伟神情尴尬地低头看看自己胸口的粉红色胸带,愁眉苦脸地对章桐说道:“我的章大医生,你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医用胸带干什么?”

章桐摆摆手,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 “我经常要上瑜伽课,又记性不太好总是忘记带,所以就干脆放包里了,反正也不重。对了,到底在哪里发生的事?”说着,她伸手指了指李晓伟的胸口。

“梁清路口,我刚开车下桥的时候。”李晓伟小声嘀咕道,“真还没见过这么倒霉的事。”

“我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不知道几乎整个警局的人都在找你么?”章桐感到有些生气,所以心情很不好。

“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到呢。”李晓伟嘿嘿一笑,却立刻又疼得一咧嘴,“不过还真的感谢你能来见我。”

章桐无奈地耸耸肩:“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这么火急火燎地要见我?”

李晓伟突然神情严肃地看着章桐,认真地说道:“章,章医生,你有没有想过,赵家瑞连环杀人案中,加上赵家瑞,也就是我父亲在内,其实是有两个凶手存在的可能性?”

“两个?”章桐刚想笑,仔细看着李晓伟,这才意识到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应该是认真的,便皱眉问道,“你是不是出了车祸,所以脑子里出幻觉了?”

“我没有,我很清醒。”李晓伟这才把刚才拜访过季庆云母亲的事和盘托出,最后,他轻轻地说道:“尸检报告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前面十个死者的被害手法都是如出一辙,唯独这第十一个死者,也就是季庆云,却被分尸,除了头颅以外的剩余部分至今都不知道下落,以前,我们都认为说是赵家瑞故意而为之,但是现在我们却不得不同时面对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有两个凶手存在!我们都知道连环杀手的杀人方式都是模式化进行的,而前面十个人,也正是验证了这种观点,所以,季庆云,是唯一的突破口。我记得她的档案中记录说她的死亡消息是赵家瑞讲出来的,而在这之前,她还一直都是出于失踪的状态。所以,我可以由此推论赵家瑞在季庆云的被害案中只是处于一个知情者的位置,而不是实施者。但是他却又为什么要背下这个黑锅?他到底想保护谁?”由于太过于激动,再加上语速过快,李晓伟的脸疼得几乎都扭曲了。

章桐摇摇头:“我看你就歇歇吧,肋骨断了需要静卧禁言才会好。”

李晓伟不由得咧嘴苦笑:“谢谢,我也是医生,我当然懂。但是时间来不及了。”说着,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章桐,“我不知道那个还在外面晃荡的凶手到底还想干什么,但是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章桐点点头,神情凝重:“是的,看来他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对了,局里那帮警察四处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干什么坏事。”李晓伟端起服务生刚送来的咖啡刚想喝时才回过神来,突然记起了章桐跟自己几分钟前所说的话。

“‘牙仙’!有人说你是‘牙仙’!”章桐颇有兴致地看着李晓伟。

“胡说八道!”

但是李晓伟从章桐的目光中却分明感觉到她并没有在胡说八道,他不由得暗暗叫苦。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上 下一章:第十四章 下
热门: 暖气 吞噬星空 永恒圣帝 冰火魔厨 他的小草莓 斗破苍穹 超神机械师 雪鹰领主 绝世武神 重生之将门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