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中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上 下一章:第十一章 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法医办公室的门被用力撞开了。

潘健一进门就满脸的怒气,嘴里嘟嘟囔囔:“章姐,我这回可算是替你出了口气。”

章桐头也不抬:“你干什么了?”

“好好教训了一下那个高傲的卢浩天,我就知道这家伙老是盯着你,担心你和他竞争副局长的位置。”潘健在章桐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小鸡肚肠。”

章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好好做事,别想那么多了!”

“就是嘛!”潘健悻悻然地说道。

正在这时,有人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章主任,你上班啦!”说话的是卢浩天的助手阿强,他满脸堆笑,手里抱着个大纸箱子。

“你来这干嘛?”潘健伸手指指阿强的箱子。

“卢队说你们缺人手,张局就安排我来你们这帮忙,直到案子结束为止,我负责几个部门之间的沟通跑腿和你们的贴身保镖。”阿强笑眯眯地抱着箱子径直走向一张空的办公桌,“以后,就请大家多多关照啦!我什么都能干的,你们放心吧。”

潘健和章桐不由得面面相觑:“我们需要保镖吗?”

阿强一脸的惊讶:“你们不知道吗?我们接到通报说云台地区都出现了好几次了,现场技术人员遭到潜藏下来的歹徒袭击,据说有一个技术员为此还进了医院ICU 病房,脑部重伤到现在还没出来。”

章桐微微皱眉,看着自己铺满一桌子的文档,干脆就不去掺和潘健他们接下来的瞎侃。

而潘健趁人不注意,从兜里摸出一把药丸,匆匆瞥了一眼,就塞进了嘴里,却没意识到自己水杯里的水是才泡上的,结果烫得一声惨叫。

“你脸色不好啊,潘医生,生病啦?”阿强关切地注视着潘健。

“你才有病呢,胡说八道。以后叫我潘哥,听到没?”潘健瞥了一眼还抱着大纸箱傻站着的阿强,双手抱着肩膀皱眉咕哝,“还站着干嘛?法医处的第一课,打扫卫生,跟我来吧!”

城东物流仓库区

今天接班的又迟到了!

值班员王少阳从最初的每十分钟左右看一次墙上的挂钟到后面的缩短为平均每三分钟一次,他感觉自己的忍耐性变得越来越少。

肯定昨晚又去喝酒了,不然怎么每次接班几乎都会迟到?

王少阳变得焦躁不安,他叹了口气,逼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一排监控屏幕上。

每天从早上五点开门到晚上十点关门,期间的进出车流几乎都没有间断过。从集装箱车到小型皮卡,整个物流仓库区承载着安平市和外地所有的货品往来。

而物流仓库区北面的一块三百平米的区域,却鲜有人问津。除了每月的例行检查,平时也只是稀稀拉拉的人流进出。这里是仓库租赁区。本来活儿就轻松,所以只有三个保管员双班倒轮流负责,工作也无非就是看看监控屏幕,或者就是隔几个小时巡逻一次。

这里和前面的装载区几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如果有人来提货,那就另当别论了。

接班的老丁几乎和所有不安分的男人一样,不是好色就是贪杯。年龄大了,自然注意力也就慢慢集中到了杯中物。一次两次迟到,也就算了,每次迟到,王少阳再好的性子也会被逼疯。

比如说现在偏偏又有人来提货,看着一辆小型皮卡慢慢悠悠地在仓库外面的坡道下停住了,王少阳嘟囔了句:“倒霉!”伸手从墙上取下一个最大的钥匙圈,推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是早上八点三十五分,这个开门提货的活儿不该属于自己的!

王少阳的心情糟透了!

带着押运员走过长长的走道,最终停在了标号为3 2 7的仓库门口,伸手拧开了门锁。

卷帘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眼前的景象让两人不由得吓了一跳——一台三十升左右的冷柜就放在仓库的正中央。仓库保管员王少阳和押运员面面相觑。

“你们什么时候送来的东西?”王少阳皱眉,伸手一指,又拍拍登记簿,“保管费交了吗?”

“别开玩笑,我们都半年没来了,这冷柜是谁的?”矮胖的押运员一头雾水。

冷柜没有上锁,王少阳大着胆子上前打开了冷柜,押运员犹豫了下,最终也凑了过去。

打开冷柜的刹那,寒气扑面而来,一双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眶正隔着厚厚的密封袋死死地瞪着打开冷柜的两个人。这分明就是一具尸体,一具几乎只剩下骨架的深棕色的干尸!

两人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一声惨叫,转身跌跌撞撞地跑出了3 2 7 号仓库。

直到后来面对赶来的警察,仓库保管员王少阳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刚才被自己发现的真的是尸体。

他委屈地说:“一点都不臭啊,又怎么可能是尸体,随便死个猫狗了啥的也会有味儿的啊……”

听了这话,做笔录的警员耸耸肩,双手一摊,面露无奈:“我只负责笔录,这个问题,等下问法医吧。

法医解剖室

尸体表面已经清洗过了,所有尸表所提取到的微生物证据被依次登记后也早在两小时前就被送往技术室检验。

尸体上布满了刀伤……章桐心烦意乱。这是一具年轻女性的干尸,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

正常的尸体的皮肤是有弹性的,一经切割便会收缩。所以每次开始解剖前,章桐都会用记号笔在尸体皮肤上小心翼翼地标记上预定切割的地方,但是眼前这具在物流仓库冷冻柜里发现的尸体的皮肤状况实在太糟,接连换了好几支记号笔,一点标记都没有留下。

“章主任,怎么会这样?”在一边观看解剖过程的卢浩天小心翼翼地问道。

章桐没吱声,伸手拽过一把软塑料米尺测定颈部右下方到肩膀再到肩胛骨的尺寸,然后折回测量另一侧。

她只能尽力而为了。

门被推开了,潘健托着装满试管的托盘,胳膊下还夹着一份薄薄的文件夹走了进来。经过卢浩天身边的时候,他头也没有抬,只是哼了一声就算作打过招呼了。

傻瓜都看得出潘健并不欢迎卢浩天的出现,但是为了工作,卢浩天也只能尴尬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章桐从工作台上拿过解剖刀和镊子,开始工作。

她当然明白卢浩天最纠结的问题,因为不只是他,所有在现场时看到这具尸体的人都大吃了一惊。不然的话,刚碰了钉子的卢浩天是不会硬着头皮来解剖室陪同尸检的。

尸体已经呈现出木乃伊的形态,在法医学上,它有一个特殊的名词——干尸。一般干尸出现的前提条件是尸体急速丧失水分,微生物繁殖受阻,尸体皮肤随之呈现出黑褐色的皮革样化,全身软组织干燥萎缩变硬,体重变为死者生前重量的十分之一,干尸就形成了。而它被发现的地点一般为大楼的顶楼或者干燥而颗粒粗大的土壤和沙粒中,自然条件完全干尸化则需要6 个月至一年的时间。眼前的这具干尸本身是完全遵循了演变的自然规则,但是让章桐感到疑惑的却并不是这个。

“死亡时间六个月以上,”她瞥了一眼潘健递过来的检验报告,双眉紧皱,回头看着卢浩天,“卢队,我更正一下,结合从尸体身上的密封袋中取到的虫卵以及尸体本身穿着织物的检验判断,她可能死了有将近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你确定没搞错?”卢浩天的反应是在意料之中的。

章桐点点头:“应该是1985年前后,因为我记得那年秋天曾经流行过一场很严重的流感,为此很多人都打了疫苗,当时所使用的是裂解型流感灭活疫苗,8 6 年的时候,这种疫苗在全国范围内就逐渐停止使用了。因为这种疫苗的副作用太大,尤其是针对孩子。而我在尸体的眼组织残留物中提取到了这种已经被淘汰的疫苗样本,这是实验室的报告。”说着,她示意潘健把报告递给卢浩天。

“她应该是刚做完疫苗后没多久就被害了。”章桐一边开始切割,一边继续说道。

“二十多年的尸体怎么还能保存得这么好?”卢浩天伸手一指解剖台上的干尸。

“这具干尸在两年前曾经被移动过,在此之前,我想她应该是处于一个密闭且干燥高温不通风的环境中,因为缺乏水分,尸体的腐烂程度停止并且很快干枯成为木乃伊状,但是特殊的环境导致微生物无法在尸体上面产卵,我们都知道,微生物也是需要氧气的,而死者原本带进去的虫卵也迅速死亡,所以,她几乎是被定格在了2 0 多年前的样子,只是干枯了而已。实验室那边对虫卵的检验也证实了这点。”章桐说道,“我们在现场之所以没有闻到臭味,那是因为把这具干尸挖出来的人直接把她放进了一个密闭的塑料收纳袋里了,同时用吸尘器抽干了袋内的所有空气。”

卢浩天皱眉:“那死因还能查出来吗?”

章桐伸手取出已经干缩成一小团的脾脏和肝脏,把它们分别放在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玻璃容器中,加入福尔马林液体。整个解剖室里安静地都能听到人的呼吸声。十多分钟后,章桐伸手又取出了脾脏,然后指着上面的刀痕,转头对卢浩天说道:“光是脾脏上这贯穿的三刀就已经足够让她致命了。”

“那……你估计有多少刀?”卢浩天问,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章桐仔细看了看干尸,长叹一声:“不知道,应该不下二十刀,她是被活活捅死的。”

“我的老天,这叫我怎么去查?”卢浩天一脸的沮丧。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上 下一章:第十一章 下
热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全职高手 重生完美时代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太古神王秦问天 绝世药神叶远 酒神(阴阳冕) 赤龙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