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中

上一章:第十章 上 下一章:第十章 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2.

中午,天气变得有些闷热了起来,乌云密布,眼看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章桐不由得暗暗叫苦。

上官弄28号,就在一家面粉厂的后面,李晓伟和章桐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个摇摇欲坠的号码牌。

整条弄堂里黑漆漆的,私自拉建的电线横七竖八,就像蜘蛛网一般遍布着弄堂的上空,有时候不得不低着头才能小心不被电线挂上。

当然了,顾得了上面自然也就无法顾及自己的脚面,章桐刚想张嘴提醒他,李晓伟的皮鞋就一脚踩到了新鲜的狗屎。

“这他妈什么鬼地方!”李晓伟恼怒地咒骂了一句。

“人住的地方啊,难道你就没住过这种贫民区么?”章桐幸灾乐祸地看着李晓伟,“我出警的时候什么地方都去过,这些还真不算什么。”

李晓伟的目光自然就落到了章桐的双脚上,他突然很佩服这个女人的沉着和机敏,因为她的脚上正穿着一双雨靴,而此刻,头顶的人工蜘蛛网根本就抵挡不住愈来愈密集的雨珠。

屋内传出了孩童哭闹的声音,李晓伟冲着章桐使了个眼色,便上前敲门。

“有人在家吗?请开开门!”

门应声打开,出现在门缝里面的是潘威同居女友不满的脸:“怎么了?你们是哪里的?我想中午睡个觉都不行!”

“是林玉芝女士对吗?你好,我是潘威的医生,曾经给他治过病,请问能进来和你谈谈吗?”李晓伟非常有礼貌地讲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林玉芝不由得愣住了,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身材高大却略显瘦弱的李晓伟,随即恍然大悟:“我认识你,你来过一次!你是阿威的心理医生!”

李晓伟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走进小屋,章桐的眼前猛地一黑,屋里昏暗的光线让她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林玉芝吃力地抱着孩子,腾出一只手来摸着墙角打开了灯。

这是里外两进的民居,因为过于低矮狭小,所以屋里显得非常凌乱不堪,尤其是孩子的衣服奶瓶尿布被扔得到处都是。

“林女士,这是你的房子吗?”

林玉芝摇摇头,这时候潘威的儿子因为过于疲惫,趴在妈妈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阿威租的。每个月要三百块呢!”

“那以后,你们怎么办?”李晓伟关切地问道。

“能怎么办?我得把这小崽子养大啊,出去找事做呗。”女人的目光中充满了迷茫,“因为阿威的病,所以阿威家里没有愿意接纳他的亲人了。再说了,我都没结婚,没名没分的。”

“林女士,我们今天来,是想问问阿威的情况。方便和我谈谈他吗?”李晓伟问。

林玉芝疑惑不解地看着李晓伟和章桐:“你们想知道阿威的事干什么?”

章桐想了想,从挎包里摸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我是警局的法医,我怀疑你男人不是自杀,你是否能给我们一些帮助找到真相?”

林玉芝一愣:“上午的时候,我去了阿威的公司单身宿舍,是公司的人叫我去的,说什么是要收拾一下他的遗物。就在那里,一个姓卢的警官和我刚谈过,你们是……?”

李晓伟看了看章桐,然后柔声地说道:“林女士,我只是作为他的心理医生出面调查,算作警方证据的一种间接补充吧,有合理的证据,我们也会提交给办案的警察的。那么,现在你能和我们谈谈潘威吗?他究竟是怎么发病的?还有,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个叫‘礼包’的人。你看,能不能把你所知道的和我们说一下?”

林玉芝犹豫了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那好吧,阿威都死了,也没啥好隐瞒的了。既然他在世的时候那么信任你,我就全部告诉你吧。”

“在别人眼中,阿威就是个废物,性格懦弱没出息暂且不论,也没钱,但是在我看来,他却是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因为他关心我,有一次,因为我贪图凉快,外出少穿了一件衣服,结果感冒了,阿威知道后,竟然心疼地哭了!”林玉芝笑着看着李晓伟和章桐,略微停顿了下,轻轻说道,“你会因为女朋友生病而哭吗?应该不会吧?但是他会!所以,阿威是个很懂得体贴人的男人,我就选择和他在一起了。”

李晓伟的脑海中闪过了潘威请自己吃蛋糕时候的样子,就因为有一次交谈中无意中讲出自己喜欢吃蛋糕,让他颇感意外的是潘威竟然记住了,后来每一次看门诊,几乎都会给他带上一块蛋糕,当然了,李晓伟最终也没有收下。

想到这儿,又想起潘威不明不白的惨死,李晓伟的心情也随之感到一些伤感。他抬头看了看章桐,轻轻叹了口气。

“至于说‘礼包’嘛,我本来也不知道他是谁,直到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他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不知道说些什么,那样子让我感到有点害怕。事后我实在憋不住,就问他刚才在和谁说话,阿威笑眯眯很正常地回答我说,那是他哥哥,叫潘杰,小名‘礼包’。”说到这儿,林玉芝突然停住了,皱着眉,似乎有点犹豫自己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李晓伟有点惊讶,他向前探了探身子:“难道说,他哥哥在以前出过意外?”

林玉芝点点头:“没错,我也猜到了。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知道吗,李医生?让我感到有点无法理解的是,他居然跟我说他哥哥和他有时候分开有时候共用一个身体。所以他可以经常和哥哥说话,他哥哥会教他很多东西。”

“不奇怪,他哥哥的意外肯定多少是为了他,出于自责,又因为年幼,无法接受残酷的事实,他就形成了典型的人格分裂妄想症。”李晓伟长叹一声,“那大概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林玉芝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他十岁的时候,记得是夏天,他后来提到过。但是对于哥哥的死因,阿威却再也没有谈起过。”

章桐突然问道:“潘威做过‘地包天’牙齿纠正手术吗?”

“没有,你怎么会问这个?他的牙齿很正常,就连平时的牙疼都没有,他身体很健康,还跟我说领证后要带我们娘儿俩去韩国旅游,现在看来,都无法实现了。我真他妈命苦!”看看酣睡的孩子,林玉芝满面愁容,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潘威突然发病大闹工作场合的事,你知道吗?”李晓伟问。

林玉芝点点头:“我知道,他同事给我打电话了。如果不是有人那么无聊的话,阿威也不会发疯!”

“‘无聊’?”章桐感到莫名其妙。

“是啊!明明知道阿威听不得拔牙的事,还就在他面前不断地讲,翻来覆去地讲,这跟没事找事有啥区别,你说是不是?”林玉芝没好气地抱怨,“我看这种人就爱欺负老实人,他该对阿威的病负责才对。”

“林女士,你知道潘威为什么会对拔牙这么敏感吗?”李晓伟问,他知道这是整个问题的中心点,只要知道这个答案,所有的难题就都将找到答案,他前面问了那么多,其实也都是在为后面做铺垫。

本以为林玉芝会多少犹豫一下或者干脆说不知道,但是让人感到意外的却是,她想都没想,耸耸肩直接就给出了答案:“‘牙仙’的故事咯。拿来哄孩子的,结果这小崽子照样一觉睡到大天亮,反而把阿威自己给吓得不轻,晚上还经常被惊醒,满屋子四处找自己的牙齿……你说可笑不可笑。”

李晓伟和章桐面面相觑,大家谁都没有笑。

雨停了,可是尽管如此,顺着屋檐而下的积水却依旧在不大的小弄堂里形成了一道密集的雨帘。走出狭小低矮的林玉芝家,章桐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跟在李晓伟的身后。

一直走到外面的大路上,李晓伟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身认真地看着身高几乎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章桐:“你有心事!”

“你查过潘威的家族病史吗?”章桐问。

李晓伟微笑着点点头:“我问过他,他说没有家族病史,但是他的家里已经没有别的人了。我看他的症状是符合妄想症的。而且他的各项器官官能都很正常,没有发现什么奇异怪诞的行为。说白了,他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他那个别人看不见的朋友。”

“不,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让我好好想想……”章桐双眉紧锁。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点开接收页面,是一副人脑部的血管造影图。

仔细看过后,章桐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她把手机递给了李晓伟,李晓伟看了看,不由得目瞪口呆:“这不可能啊!你确定机器没出错误?”

章桐耸耸肩:“那仪器是最先进的,比你们医院里的都好,这点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抛开受损的那片颅骨,你注意到他的脑部海绵体了没?”

李晓伟点点头:“没错,显示这个人曾经死过一回,脑部血管流通曾经中断过一次。但是这根本不可能的事啊!他后面活着好好的,而且根据这个海绵体阻断的位置来看,如果发生,也是一个月左右以前的事,但是他上周还来看我门诊的,还是活生生的人啊……”

面对只有美剧大片里才可能出现的情节,李晓伟的职业认知被彻底颠覆了。

章桐盯着李晓伟,想了想,问道:“这个故事,就是阿瑞的故事,应该是潘威上周突然告诉你的,对吗?”

“没错。”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章 上 下一章:第十章 下
热门: 重生完美时代 绝世武魂 医品宗师 我是至尊 夜天子 永恒圣帝 家有庶夫套路深 择天记 全球高武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