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中

上一章:第九章 上 下一章:第十章 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墓主人叫黄晓月,相片上看是个年轻的女孩,墓碑上的亡故时间是1984年的9 月8 号,正好是2 0 年前的今天。粗略推算下,死者年仅2 5 岁。

交接班的时候,老员工陈伯听了顾小白的描述,不由得皱眉,嘴里直嘀咕:“不对啊,那只是个衣冠冢。根本就没有骨灰盒,而且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家属已经快二十多年没来交墓地租金了,听行政办公室的人说,好像家人都已经搬走了。为了一个衣冠冢,大半夜的跑来祭奠,脑子烧坏了吧?”

顾小白哑口无言。

心有不甘的顾小白在下班后又绕到了那个特殊的墓地前,琢磨了一会儿后,他耸耸肩,临走时随手拍了几张相片,接着编发了一条说说传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半夜三更来公墓祭奠一个衣冠冢,至于么?都TM 吓死老子了!有谁知道这个衣冠冢的故事吗?

中午,顾小白还躲在宿舍床上睡觉,手机提示有一条新的微信留言,他迷迷糊糊地顺手拿过手机,点开,顿时清醒了—— 想知道你微信朋友圈中所提到的那个衣冠冢的故事吗?我叫王勇,电话号码18888976686,随时恭候!

好奇害死猫,顾小白的脑子顿时清醒了。

半小时后,睡眠不足的顾小白红着眼在楼下的肯德基快餐店里见到了给自己留言的王勇。

“别废话,你真的知道那个衣冠冢的故事?”一上来,顾小白就直截了当奔主题。

王勇一言不发,笑眯眯地给顾小白递过来一张收费单据,上面写着——咨询费 五十块。

“骗子!”顾小白扭头就要走。

“别啊,我就是干这行的,靠人家的秘密吃饭!”王勇叫住了顾小白,“再说了,你一个背景干干净净的‘小白’怎么会突然之间对这个感兴趣,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对吗?如果你有秘密可以和我交换的话,我可以在这个价钱上给你打五折,也就是2 5 块!怎么样,很公平合理,对不?一顿套餐的价钱啊!”

“我哪里来什么秘密……”虽然说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人的好奇心是没有办法被抑制住的。顾小白犹豫了好久,终于一咬牙,点点头,屁股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好吧,我们怎么交易?”

“这是我的名片,”王勇双手捧着自己的名片恭恭敬敬地递送到对方的面前,“以后你要是有别的猛料,想赚点外快的,尽管找我。”

顾小白看了看名片,又抬头看了看王勇的笑脸:“你这种人就不怕遭到报应,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被人灭口?”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王勇笑得很开心,他打开了随身带来的小型录音设备,“来,先说说你昨晚上的所见所闻吧,或许我还可以给你更多的折扣哦!”

“一个叫黄晓月的女人,死了二十多年了,家属也早就不管她的墓地了,结果昨天晚上,确切点说是今天凌晨,有人前来祭扫她的墓地。”顾小白一脸的沮丧,“那个钟点出这事儿,差点把我给吓死。”

“你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了吗?”王勇问。

“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看得清啊,再说了公墓那么大,黄晓月的墓地虽然只是个衣冠冢,但是也是在山顶的那头,离我的值班室要走十多分钟的,等我赶到那里,那人早就跑了!”顾小白皱眉看着王勇,“他没偷什么东西,就只是祭奠而已,理论上我也不该干涉的。”

“那他来的交通工具你看清楚了吗?”王勇不甘心地追问。

“没有……哎,我说你怎么像个警察啊,问个不停,明明是该我来问你的,不然这钱我不就花得太冤枉了。”顾小白一脸的不乐意。

“有来有去嘛,你那么急干嘛?不问清楚你昨天晚上的经历,我怎么告诉你这个黄晓月的故事?”王勇得意地嘿嘿一笑。

“我只不过是好奇,现在倒好,算是被你彻底给拉到这个坑里来了。”顾小白长叹一声,左右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脖子,这才无可奈何地说道,“他的交通工具应该是汽车,因为我们公墓的位置很偏,那么晚,离有人的地方光是步行还得半个小时,我想这家伙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而且在监控探头中我也看到了疑似汽车尾灯的光束。不过你不用费心去当什么名侦探柯南了。”

“为什么?”王勇顿时来了兴趣,他笑眯眯地看着顾小白,静等着他告诉自己答案。

“很简单啊,我们那个鬼地方离最近的公路都有十多分钟车程,根本就没有监控探头给你看。最近的一个监控探头离我们墓园有二十多公里,而在这二十多公里的距离内,足足有五个路口可以供你消失。”顾小白愁眉苦脸地说道,“所以我叫你别白费功夫了。”

“哟,真没想到你了解得这么清楚?”王勇感到很意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大惊小怪干吗?”顾小白瞪了他一眼,“如果你每星期要花五天时间在这么一个无聊透顶的地方度过的话,我相信你会比我了解得更清楚的。好了,说说黄晓月的故事吧,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她只有衣冠冢?难道说她没死?”

王勇摇摇头,神秘兮兮地说道:“没找到尸体!所以说,她死了,也是一个屈死鬼!”

顾小白目瞪口呆:“你瞎说,死人不会开车!”

“这么说你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人是个女人!”王勇把脸一沉,压低嗓门步步紧逼,“你怎么那么肯定一定是阳间的车呢?”

顾小白渐渐地脸色惨白,最终转身就跑,跑到门口突然想到什么又转回身来,朝王勇的桌上丢了一张五十的纸币,然后就跟见了鬼一样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王勇双眉一挑,看着揉成一团的五十元面额纸币,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王勇知道自己挖到了一个大金矿,他相信只要顺着自己所掌握的线索步步向前,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地赚到更多的钱。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会不喜欢钱的。

2.

章桐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窝在沙发里,笔记本电脑开着,一边的咖啡早就凉透了。

一个人真的不能有太多的心事。工作十多年,自己经手的案子几乎上千,要这么大海捞针地去找那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黑手,真是难比登天,可是除了这个方法,章桐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

强打起精神,她拿过水笔,打算在拍纸簿上记下刚才看的案子尸检报告上的一些要点,可是划拉了两下,纸上却没有字迹,原来是水笔没水了。章桐皱眉来到李晓伟的写字台边,拉开抽屉打算寻找别的笔。

有时候,秘密的揭开没有任何征兆。当章桐看到那张发黄的相片时,从最初的无意一瞥到冷不丁地心头一震,她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打开抽屉的初衷。

这个女人很面熟!

相片中的年轻女人,和那稚嫩的小男孩,从面部的遗传特征来看,显然就是母子俩,而小男孩脸部轮廓的辨别上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李晓伟的影子。但是这看似很普通的一张老相片却让章桐疑惑不解。

“这是阿伟和他妈妈的最后一张合影。”阿奶的声音突然从章桐的身后响起,让她不由得吓了一跳,相片差点从手中滑落。

章桐连忙转身,神情有些慌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翻他的东西,我是在找笔,无意中看到的。”

阿奶微微一笑,摆摆手:“没事啦,阿妹,相片中的阿伟那时候才三岁半。”

“是吗?他妈妈长得好漂亮!”章桐有口无心地说道,她的脑子里还在快速搜寻着这张看似熟悉的脸。

“再漂亮也抵不过死亡啊!阿伟这孩子可怜,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娘的。”丢下这句话后,阿奶转身颤颤巍巍地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门应声关上。

私人侦探王勇的话又一次在章桐的耳边响起,—— “你已经得到了自己应得的。李医生,按照那个匿名雇主的话,接下来,就是你该偿还的时候了。好好想想,李医生,你究竟得罪过谁?我看你还很年轻,难道说是你的家里人?所以呢,给你一句忠告,好好想想清楚,不要真的事情发生了,再来懊悔。那样的话说不定就迟了。”

章桐没有再犹豫,她掏出手机,对准相片,摁下了拍照的键。拍完照片后,把相片又塞了回去,,然后用力关上了抽屉。

自己肯定在哪里见过这张相片!

窗外,天空灰蒙蒙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雨滴打在窗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声响。

章桐匆匆地给李晓伟留了一张字条,接着就背着登山包离开了李晓伟的家。

站在窗边,看着章桐冒雨跑出楼道来到巷子口,没过多久就拦下一部出租车扬长而去,阿奶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走出肯德基餐厅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王勇咬牙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然后一头就钻进了自己的大众牌皮卡车里。

车子已经买了好几年了,王勇全指望着自己的生意兴隆,然后赶紧换一辆新的,那样一来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开着已经报废的车在路上跑了。

现在看来,生意总算有了转机。

他刚想发动汽车,转念一琢磨,在警局档案室工作的战友应该还没下班,这时候给他打个电话还来得及。王勇便利索地掏出了牛仔裤兜里的手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可是当他好不容易把来意讲清楚后,曾经一起在部队里打拼过的兄弟却一口回绝,似乎连松动的余地都没有。

王勇皱了皱眉,他不死心,面对能给他带来金钱的秘密,他从来都不会轻易放手的。

“那,涛哥,既然不让我看档案,我也不难为你,要不,你回答我两个问题,好不?反正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想应该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你说对不对?而且我现在干哪一行你也是清楚的,我这个人可是很讲原则的,绝对不会出去乱说。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许久,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重重地叹息,表示妥协:“真拿你没办法,说吧,趁我们头儿现在不在办公室里。”

“第一个问题,那个赵家瑞案中失踪的黄晓月,已经确定死亡了吗?”

“法律意义上是死亡了,因为失踪两年以上都可以被宣布为死亡,而黄晓月的家属是在女儿失踪五年后宣布的死亡,我记得还搞了个什么衣冠冢,像模像样地买了块墓地安葬了女儿在世时曾经穿过的衣服之类,当时在媒体上还是很轰动的。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警方并没有见到黄晓月的尸体。所以按照当时的法律,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直系亲属出面,我们警方是不能把她宣布为死亡的。”

“OK ,那下一个问题,黄晓月真的牵涉进了赵家瑞的案子中了吗?她最终有没有被确认为赵家瑞系列杀人案中的最后一个死者?”因为激动,王勇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记得赵家瑞案件的卷宗中记载得很清楚,找到的死者遗骸是十一具,而不是如赵家瑞在警局所供述的十二个,但是黄晓月确实是失踪了,只是可惜,赵家瑞到死都没有说出她的尸体下落,就一再坚持说人是他杀的,杀了丢哪里了就记不清了,他的案子最终也就只定了十一条人命,而黄晓月的卷宗上现在还写着——失踪,家属在法院公告死亡。其实说到底,赵家瑞从被捕到判刑到最后执行死刑,他对自己的案子杀人动机根本就只字不提,而那十一具尸体大部分都是被人陆续发现的,除了他自己供述的以外,他都爽快地点头认可了。还有还有,那个黄晓月,知道吗?她竟然是赵家瑞的老婆,你说多么有戏剧性!这种人连自己刚过门没几年的老婆都杀,简直毫无人性,只是可惜,没有发现尸体就不好认定杀人……哎呀,看我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你别再来害我了,老弟,这事你千万可别出去乱说啊,搞不好我会丢饭碗的,下回请我喝茶。”电话应声挂断。

王勇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感觉,反而像极了一条嗅到了猎物的猎犬,嘴角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刚打算给李晓伟打电话,可是很快就打消了念头,迅速用语音发出一条短信给那个神秘的邮件地址,接着就把手机随手丢到副驾驶座上,然后把皮卡车开上了高架桥。

叫你不把我当回事,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信心满满的王勇把新的目的地输入了导航仪。他很清楚自己还差最后一环,只要能找到当年的医院档案,那么一切谜团就可以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悉数迎刃而解了。

晚上回到家后,王勇刚打开电脑就听到了邮箱所发出的悦耳的叮咚声,在反复几遍读完邮件后,王勇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看着手上的这张发黄的老档案纸,他的耳边分明听到了钱的声音。

要知道这可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了。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九章 上 下一章:第十章 上
热门: 奥术神座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飞天 花千骨Fresh果果 残次品 暗黑系暧婚 庆余年 天珠变 大魏宫廷 花娇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