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中

上一章:第八章 上 下一章:第八章 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3.

没有一个医院确认曾经为死者做过腰椎穿刺手术,而事实证明三个死者的身体都并不需要这样的手术,难道说凶手另有所图?可以看得出来尸体上的穿刺术手法所造成的失误越来越小,最后那一个近乎完美,而伤口周围的皮肤恢复痕迹显示死亡几乎与手术是同时进行的。显然这才是凶手的真正目标所在,但是为什么呢?前面做那么多事,章桐实在想不明白,用来掩盖一个被淘汰的手术方式,凶手这么做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章桐心绪烦乱地走出电梯门,径直走向八楼顶头的那个特殊的房间。

房间门开着。

听到敲门声,张玉伟便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看章桐,同时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办公桌旁的椅子,微微一笑:“坐吧,我在等你。”

章桐点点头,坐了下来。这个狭小的房间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必备陈设中唯一的亮点就是窗台上的那两盆仙人掌,虽然说在自己任职的这么多年时间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走马灯似的一连换了五个,但是天气晴好的时候在窗台上放两盆仙人掌的习惯却一直不变。

除了平时的案情分析会,张玉伟很少单独找她。今天早上刚到局里上班就接到了局长办公室秘书的电话,让她十分钟内过去。

应该就是为了那几起案子来的。章桐心想。案子迟迟未破,刑警队那边的压力肯定也不会小。

想到卢浩天,章桐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在潘健的提醒下,她也查询了自己以往的案件卷宗,里面确实提到了李江和郑豪民的名字,可是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安平市本身就只有那么大,人口也不如别的城市多,办了那么多案子,巧合也是难免的。

“张局,是不是我所提交的那个建议得到你们批准了?”章桐问。

“什么建议?”张玉伟愣了一下,看上去他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

章桐轻轻叹了口气:“我提交的那个关于调查周围地区类似案件的请求。就是针对卢队的那三个牙齿缺失的活体解剖案和新区电脑程序员被害案。牙齿缺失是目前这肆起案件之间唯一的连接点。”

张局专门负责局里的刑侦工作,而刑警队和技术大队又是两个平等的部门,所以有时候很多事情还是需要经过他这里协调。

章桐并没有提到那个所谓的‘牙仙’的故事。

“哦,是吗?”张玉伟不由得有些尴尬,“我还没接到,回头我催下,一有结果我们就会通知潘健的。”

“好,谢谢张局。”章桐刚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疑惑地看着局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虽然说潘健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主检法医师,但是这几个案子都是我主检,为什么要绕开我去通知潘健?这不符合程序。”

张玉伟无奈地点点头:“好吧,章主任,你也是个老警察了,我想你相关的规定不是不知道,”说着,伸手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份通知推到章桐面前,“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和局里领导的无奈。”

映入眼帘的‘停职通知’四个大字让章桐顿时手脚冰凉,她感到自己的背部一阵阵地抽痛,颤抖着双唇半天才低声说道:“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要给我这么重的处罚!”

“章主任,你不要冲动……”

章桐心里突然一沉,李晓伟临走时的那一句话再一次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你周围的同事可不一定会这么想……

“章主任,我们这么做,也是按照规定来的,不是随随便便给人下这样的决定,……”张玉伟强打起精神有些为难地说道,“你看,那两个案子,李江和郑豪民,确实是你经手的案子,而经过调查,他们被释放后,你也确实在公共场合对他们有过抱怨的言辞。所以,经过认真的考虑,我们局里才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其实呢,也是为了你好……”

“好吧,那才两个,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起案件才符合规定,你说对不对?”章桐双手抱着肩膀,不满情绪显而易见。

张玉伟伸手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份案卷,隔着桌子递给了章桐:“这个案子,我相信你应该还是有印象的,因为隔开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只是看卷宗的第一页,章桐就心里就已经明白了——这起案件在两年前曾经轰动一时,死者兰小雅在家人眼中楚楚可怜,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圈子里熟悉的朋友给了她一个绰号‘黑寡妇’,因为她前后三个男友都莫名其妙死去。最后一个男友王浩因为食物中毒住院,住院期间,兰小雅昼夜陪同,可是尽管如此,王浩却还是因为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而死亡,而当时唯一在场的就是兰小雅,虽然案件最终以医疗事故定性,医院也赔了不少的一笔钱,但是死者家属起了疑心,找到警局要求尸检。章桐在死者的血管中发现了大量的空气栓塞,在调看病房走廊上的监控录像后,她提出了对当时唯一在场的兰小雅的合理怀疑,这件事可惜最终却还是因为固定证据的不足和凶案现场的缺失(备注;刑侦术语,特指凶案现场遭到破坏,故无法提取到有效证据。)而没有被正式立案。死者家属不甘心,又闹到电视台,但是因为关键证据不足,警局也无能为力。

章桐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局长,看来这一次我是彻底脱不了干系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就请直说吧。我都可以理解的。”

“章主任,请你理解我的苦衷。你也是个老警员了。规定至此,大家都必须遵守。我记得你不是有很多假期还没休么,趁此机会正好去休个假吧,等回来心情好了,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也还来得及的……”张玉伟语重心长地说道。

章桐是个不善于打嘴仗的人,她突然站起身,一言不发长叹一声,然后低着头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章桐心里很清楚李晓伟说得没错,事不过三,这么看来凶手确实是冲着自己来的。

局里没有足够的证据是绝对不会轻易给人下这样的停职通知的,两个死者,郑豪民和李江,也确实是自己所经手的案件中的‘漏网之鱼’,而兰小雅的事,更是雪上加霜。从警这么多年,眼睁睁地看着唯一的嫌疑人因为证据不足而大摇大摆地走出警局,案子成了悬案,只要是有正义感的警察,谁的心里都会受不了。警察也是人,不是说不投入感情就会真的对案子没有感情。

不,不能责怪局里的不近人情,他们一点都没做错。章桐心乱如麻。

回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冷静下来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好傻,其实一开始就该明白,这三起案件,摆明了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为什么周围人都看出来了,自己却偏偏视若无睹,不愿意面对这些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思绪快速旋转着,她顺手抓起工作台上的纸巾盒,胡乱抽出几张擦了擦眼角,然后抓起钥匙就向门外走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和以往一样不见人影,昏暗的灯光时不时地因为线路接触不良而发出了噼啪声。章桐用力推开了解剖室的大门,径直走进了最后面的尸体存放间。

还好,因为尚未正式结案,尸体还没被领走。三具尸体,依次排放着,冰冷而又真实。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章桐一边快速戴上手套和口罩,一边用力拉开柜子门,拖出尸体,然后掀开盖在身上的白布,弯腰认真地依次查看着尸体上的刀口。

她知道,挂在解剖室上方的安保探头会记录下她的一举一动,没关系,她只需要看看。十多年的工作经验,数百具尸体的解剖,如果说章桐对什么最熟悉?那就是对经过她自己双手所解剖的每一具尸体。外科医生都有自己所独有的工作习惯,下刀、缝针,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结,都是特殊的,就像是只属于自己的特殊签名一样。

而章桐此刻要找的,就是属于自己的‘标记’。

接手前两具尸体的时候,尸体都已经经过了解剖,章桐却并没有太在意那些解剖痕迹之间的互相联系,包括缝合时所使用的工具和打结的方式。那种感觉只是——‘有点在哪里见过’一样。

现在看来,自己真的好蠢。章桐神情专注地盯着尸体胸口的缝合线头,这三具尸体都是自己解剖的,7 刀,3 2 个横向结节,潘健虽然说名义上是她的助手,但是潘健的打结方式,章桐还是非常熟悉的。

那一种窒息的感觉又一次遍布了她的全身,章桐愣了一会儿,快速关上门,然后来到外间,打开存放尸检备份资料的铁皮柜子,找出以前的尸检相片,因为过于震惊,她的手不停地颤抖,好几次相片都差点从自己的手中滑落。

没有谁比自己更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做这些事,而这些犹如翻版的解剖刀法让章桐更是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她不得不伸出右手扶着墙好让自己不晕倒。

难怪当初拿到李江尸体的时候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虽然看了一遍又一遍,却最终唯独把自己最熟悉的东西给忽视了!

李晓伟的话又一次在她耳边响起——章医生,小心啊,我看是有人在给你设套……

略微迟疑后,她迅速摘下手套,然后掏出随身带着的手机,拨通了李晓伟的电话:“我要见你……没错……好的,我会准时到。”

挂断电话后,她回到办公室,拉开抽屉找出请假单,快速地签署下自己的名字和事由,然后放到潘健的桌上。

最后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章桐一边快速处理着余下的文件,一边皱眉陷入了沉思——这到底是为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章 上 下一章:第八章 下
热门: 玄界之门 独步天下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琉璃美人煞 卖马的女人 佛本是道 求魔苏铭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人道至尊 逍遥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