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下

上一章:第六章 中 下一章:第七章 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勇看着李晓伟的背影,想了想,就拦住一位上了年纪的护工,满脸歉意地说道:“心理科的李晓伟医生你认识吗?”

对方茫然地点点头。

“门口有人找他,麻烦转告一下,说有急事。”王勇对自己撒谎的本事是十分满意的。

果然,护工又一次点点头,然后径直向李晓伟坐的位置走去,王勇则拿起托盘和筷子跟在了队伍后面,这个时候进食堂吃饭的人越来越多。

李晓伟匆匆忙忙地走出食堂,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脸外。

王勇赶紧随手放下餐盘,然后边走边戴上早就准备好的乳胶手套和一个塑料袋,等来到李晓伟的餐桌旁,拿起他使用过的不锈钢勺子就丢进了塑料袋,封好口子迅速塞进夹克衫的内口袋里,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食堂,就在他掀开门帘的那一刻,和李晓伟擦肩而过。

虚惊一场,王勇心里不由得嘀咕,嘴角也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因为李晓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钻进自己小皮卡车,王勇给导航设置了位于郊外工业园区的市基因检测研究中心为到达地址,然后一脚踩下油门,把车开出了第一医院的停车场。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切进行得是如此的顺利。

十多分钟后,护士阿美在食堂看见了一脸愁容的李晓伟,好奇心顿时油然而起:“李医生,干啥呢,成天愁眉苦脸的就好像谁欠了你钱似得?”

“我吃饭的勺子被人偷了!”李晓伟有些尴尬,“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喜欢用食堂的公用餐具的。”

“稀奇,偷你勺子干啥?”阿美瞪大了眼珠,面露恶心状,“这年头,难不成穷疯了?不值几个钱的东西还有人偷,更别提还是吃的东西!”

皮卡车在新修的马路上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拐进了市基因检测中心的大门,停好车后,王勇拿着那个塑料袋下车径直穿过院子走进大厅来到接待窗口。基因检测的价位是不菲的,但是王勇一点都不用担心这些钱,为了能拿到客户要的报告,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何况这些钱也不是自己出。

“您好,我要检测一下这把勺子上的DNA 所携带的遗传病基因,”说着,他小心翼翼地把装着勺子的袋子递到窗口里,接着又强调了一句,“这是我弟弟使用过的,他人不在了。要全套检测。”

还好人家从来都不会问你为什么要检测,你付钱、他干活,王勇就是喜欢这种爽快的合作方式。

2.

警局会议室里,案情分析会已经开了有一个多钟头了。潘健开始感觉有些头晕,最近他总是感到无名的头晕,甚至于看显微镜时也会有一阵子的视线模糊不清,虽然只是一闪即逝的感觉,但是潘健本能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一些可怕的变化。他偷偷瞥了一眼身边坐着的章桐,决定暂时先不管这件事,等案子破了以后再说吧。

“死者兰小雅,银行职员3 2 岁,收入稳定,家中独女,和父母亲一起居住在本市木樨园小区,平时除了正常使用社交媒体软件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事发当天,根据兰小雅母亲回忆说,她女儿傍晚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精心打扮了一番就出去了,虽然没说具体去哪里,但是当时她和兰小雅的父亲都一致认为她是出去会男朋友了。”卢浩天的助手阿强一板一眼地汇报着相关情况。

局长张玉伟伸手打断了汇报:“她男朋友的个人资料,你们查到了么?”

阿强摇摇头:“很神秘,据说是一家影视传媒公司的老板。但是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他具体长什么样。而兰小雅因为是比较传统内向的大龄女性,所以相关的保密工作也做得非常到位。使得我们对他几乎无迹可寻。”

阿强有关‘保密工作’四个字的引用让张局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一边坐着的卢浩天则忍不住狠狠瞪了自己下属一眼。阿强的工作敬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他毫不变通的用词却让周围人感到有些吃不消。

“监控呢?”有人问。

阿强拿出了几张监控视频的放大相片,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死者兰小雅在一个女人的搀扶下走进地铁车厢,视频时间显示为早上6 :5 5分。

“这是头班车,她在起点站长广溪上的车,而车站内外的视频均显示她是和一个女人一起搭乘的士过来的。我们也找到了的士司机,据他回忆,女死者当时除了声音有些微弱,反应有些慢以外,别的似乎都很正常。而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戴着口罩,自始至终都一直没有说话。”

“你们根据什么下的结论?”张玉伟皱眉,他右手习惯性地伸向笔记本电脑旁的烟盒,犹豫了下,便又放了回去。

阿强看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平板电脑屏幕,继续说道:“他的原话是——我一连问了她三遍去哪儿,她才回复说地铁站。我就拉她们去了最近的长广溪地铁站。”

“她们在哪里上的车?”

“凯宾斯基酒店对面,我们走访过了,因为当时时间太早,周围并没有目击证人,而她和那个女人上车周围的监控有一个死角,覆盖面总共有三条岔路,所以并没有拍到她们上车前究竟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而酒店方面对此也表示说没有印象见过死者兰小雅和她同行的女伴。”

张玉伟忍不住咕哝了一句:“好吧,又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又问道,“这起案件和上两起案件合并的原因是什么?”

卢浩天皱眉:“尸体身上都有特殊的医学检验痕迹,而根据我们判断,这些医学痕迹的产生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完全不必要的,毫不夸张地说,这么做甚至于会有致命的危险,前两个死者,在旅馆和游泳馆发现的,尸检报告上说最终死因都是失血性休克合并D I C 导致最终的多脏器功能衰竭。只是这一个,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救她?费尽心机地让她活着去一个地铁站?还有就是,那个她的同行女伴是谁?凶手吗?所以让兰小雅一个人死在地铁车厢?这未免也太冷血了吧。”

一直双手抱着肩膀,沉默不语的章桐这时候忍不住问道:“卢队,我想看看地铁站外的那段监控,直到死者上车为止时的那一段。”

“没问题。“卢浩天点点头,阿强赶紧打开投影仪同时顺手关上了屋里的灯。

投影仪发出沙沙的声响,屋里鸦雀无声。时间并不长,章桐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

看完视频后,章桐冷静地说道:“要是我没看错的话,死者的脑神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所以才会造成她走路时身体总会向左侧倾斜,并且反应迟钝的缘故。我们人体的大脑由十二对脑神经组成。各脑神经所含的纤维成分不同,再加上相对应所产生的不同功能,所以这十二对脑神经就被分为感觉神经、运动神经和混合神经。而死者,只留下了一对完好,就是保留习惯性记忆的迷走神经,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死者不会记得自己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该干什么,按照她出现在街头上出租车的大致时间,也就是早上快七、八点钟的样子,平时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是上班时间,我们都知道作为银行职员的死者兰小雅一周之内有五天时间都在按部就班地做着同样的事情,那么在迷走神经的支配下,她脱离险境后,第一个念头自然就遵从深层记忆中的习惯性记忆——去上班了。”

“如果迷走神经受损会怎么样?”

章桐想了想,回答:“单纯的迷走神经受损很少见,因为迷走神经中的孤束核和三叉神经中的脊束核与舌咽神经共存,所以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呼吸受损,正常人活不过三分钟。”她伸手一指桌上的死者相片,“我想,我们可以说在地铁站时,在镇静剂药物咪达唑仑的作用下,她就已经形同一个活死人了。”

“太残忍了!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张局神情严肃。

章桐摇摇头:“我等下回去要重新检查下前面发现的两具尸体,如果脑神经同样都有受损迹象的话,这三起案子就可以正式判定为是同一个人所为。”

卢浩天心中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张玉伟:“那她同行的女伴呢?”

章桐想了想,叹口气:“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还有,我在兰小雅的腰椎位置上发现了疑似做过腰椎穿刺的针孔,并且手术距离死亡时段非常近。我询问过急诊科的医生,他们表示说并没有给死者做过这样的手术,而且她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必要进行这种手术。我有个大胆的设想,我想看看这三具尸体上是否会有同样的痕迹,或许能找出凶手的真正作案动机来。”

局长清了清嗓子:“好的,那就散会,章主任,结论出来后立刻通知我。”

章桐点头,站起身,潘健默默地跟在身后,两人离开了会议室。

房间里只剩下卢浩天和张玉伟。

卢浩天打发走了助手阿强,自己走上前来到局长面前,弯腰压低嗓门小心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张局,那个事,你真的决定放手让她干吗?”

张玉伟抬头:“没错,她是这一行中最优秀的。更何况我们目前证据不足,还不能就此调查她,但是我会继续留意的。”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六章 中 下一章:第七章 上
热门: 沈浪徐芊芊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级奶爸 九鼎记 造化之门宁城 仙帝归来 大王饶命 古董局中局 史上第一密探 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