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

上一章:第一章 下 下一章:第二章 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秋雨,从昨晚开始起就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章桐明显感觉到了逐渐逼近的秋末的凉意,一大早,她特意给自己加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临出门的时候,又顺手把柜子里的那条灰色格子花纹薄羊绒围巾拿了出来。章桐的身材本来就很小巧玲珑,羊绒围巾很大,足够包住她的上半身。

伞很大,黑色的,举在手里却一点都不感觉沉重。走进地铁站的时候,章桐收下了伞。手机也随之响了起来。

——市体育馆发现尸体,请求支援。

挂断电话后,章桐来到指示牌边,目光快速地在站名上搜索着。她还不熟悉刚通车不久的二号地铁路线,除了警局、家里和福利中心养老院以外,她从来都没有时间去过别的地方闲逛。

市体育中心位于天目区,离这里还有八站路的距离。中间还要经过一个中转站。章桐可不想打的过去,上班高峰期的出租车,没有半小时是根本等不到的。她一边匆匆刷卡走过闸机口,一边打通了警局法医处2 4 小时值班工作人员的电话,吩咐他们马上把车开往市体育中心案发现场。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再跑回局里去了。

2.

心理医生李晓伟有点感冒了,这都是他昨天下班后打完球冲完凉对着电扇直接吹了一个晚上的缘故。

秋天的感冒是让人最难以忍受的。

家里的老式居民楼位于市中心,四周围都是高楼大厦,各式各样的店铺此起彼伏。尤其是正对着李晓伟家房间的那个大油烟管道,每天轰轰作响,让他的家总要比周围实际温度高上五六度。小小的鸽子笼一般的房间一到晚上就热得像蒸笼一样,李晓伟恨不得把自己扒层皮再睡觉。

家里也不是没有空调,可那是留给阿奶专用的,阿奶五十多岁了,因为患病的缘故,调节体感温度的神经已经逐渐失去了功能,一年四季必须要靠空调来使自己不生病。

李晓伟从小就没有父母,是阿奶从福利院把他收养了,一个寡妇人家把他养大不容易,更不用说供他读完了医学硕士。所以这点良心,李晓伟还是有的。但是他却怎么也叫不出‘妈妈’两个字,便亲切地转用‘阿奶’来称呼她。尽管她的年龄和自己母亲应该差不了多少。

“李医生,这是今天的病人预约单。”护士阿美递过来三张预约单。

“今天人怎么这么多?”李晓伟注意到了阿美涂得鲜红的指甲,这可是违反院方规定的。

“可能是领导大发善心终于注意到我们心理科缺奖金了吧。”

阿美是个身材极致的女孩,在某些人的眼里,非常迷人,但是她却偏偏是李晓伟的护士。

阿美一边用指甲锉耐心地打磨着自己刚做好的指甲,一边耸耸肩,摆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她没必要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在她面前的接待桌上是一本摊开的最新的瑞丽杂志,这或许才是她最在乎的东西。

李晓伟沮丧地点点头,转身推门进了门诊室。

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李晓伟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一扭屁股把门带上,然后跌坐在办公椅里,他感觉自己倒霉透了。

因为门诊室里冷得刺骨。

3.

只是稍微靠近一点,熟悉的福尔马林味道就扑面而来。不奇怪,这味道陪伴了章桐十多年。有那么一阵子,她的鼻子除了这个味道几乎辨别不出别的东西的气味。

章桐紧锁双眉,感到说不出的困惑。眼前的这一具尸体分明又是被处理过的。

平静地躺在游泳馆的十米跳水平台上,双手平放在胸口,现场没有血迹,尸体的表面呈现出一种极不正常的褐色,关节部位有些偏白,有明显的注射防腐剂的针头痕迹。如果不是来参加集训的游泳队队员走上十米高台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这高高的跳台上面居然会有一具尸体。

匆忙赶来的卢浩天并没有看尸体,而是直接把目光投向了章桐。章桐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心情顿时糟糕到了极点的卢浩天咬牙狠狠地咒骂了句——该死的!

旁边的助手阿强却不解地抬头问:“卢队,出什么事了?”

卢浩天右手叉腰,大手一挥:“去调监控,我们在这里瞎转悠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其实他也很清楚,和第一具尸体一样,这根本就是个摆设的监控肯定什么都不会拍到。但是除了监控,卢浩天又能做什么?这么大的体育馆,看似和小旅馆比起来要更容易发现尸体一点,可是此情此景,除了少了包裹尸体用的塑料袋外,别的和小旅馆现场发现尸体的过程其实一般无二,因为没有人会天天跑到十米高的跳台上去跳水,即使对外开放,大家也都只会在泳池,所以,如果没有这支专业游泳队的突然到访,游泳馆最高的十米台一个月都不会有人上去一次。

至于监控,体育馆监控室的答复是:我们的探头只对着游泳池,所以别责怪我们失职,这,只是经费问题,与敬业与否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那至少这几天游泳馆整体的探头监控资料你们有吧?实在不行我们就‘大海捞针’呗。”卢浩天不甘心地嘀咕。

监控室的保安伸手指了指一边的监控台,嘴一撇:“你们自己调,爱看多久看多久,我反正无所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像素很差的。”

卢浩天头也不回地顺手一拍助手阿强的肩膀:“你,给我买两个包子来,我早上到现在什么东西都还没吃呢。”

阿强忙不迭地跑了出去。

“我就不信了,这次还会一无所获!”卢浩天嘴里嘟嘟囔囔着,一屁股在监控台前坐了下来。

通往跳台的铁质梯子因为时间久了的缘故,锈迹斑斑,人一踩上去就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为了尽可能近距离地观察尸体,章桐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楼梯台阶上。

因为注意到了尸体身下有异物,她便努力向前探出身体,戴着乳胶手套的手伸进了尸体的身下摸索着。

“章主任,你小心啊!”由于平台过于狭小,基本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所以潘健就只能扛着照相机站在了章桐身后的楼梯上。而十米平台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可以晃动的,如此设计就是用来便于跳水运动员的起跳和动作借力。

但是章桐却一点都不喜欢这种环境,她甚至于都不敢朝下面的泳池看去。

讨厌的恐高,并且程度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她不得不尽量把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尸体上。

隔着一层手套,章桐感觉到除了尸体以外还有一个冰冷而又坚硬的东西,她的心不由得一动,在此同时顺势用力把它拽了出来。

是一把熟悉的解剖刀!表面明显经过精心擦拭,丝毫没有因为在尸体身下而失去任何光泽。看着手中的刀,章桐一脸的惊讶。她还是头一次在案发现场除了自己的工具箱以外看见过这么特殊的东西。

这是一把专业的法医用的解剖刀。和一般的医生用手术刀不同,略长,也更为锋利,在解剖刀的一边还专门设计了一个开口,便于对付不同程度的尸体,而这些,如果你不是法医,是会完全忽视这些细小的差别的。

但是章桐不会。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里又一次闪过了那个熟悉的影子和脸上所特有的不屑的笑容。

不,这不可能!章桐感到一丝莫名的慌乱,手中的解剖刀差点穿过铁梯的缝隙滑落到地面上去。

“章主任,你没事吧?”潘健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很好。”章桐随口敷衍了句,同时赶紧把解剖刀塞进证据袋装好交给潘健,“来,搭把手,我们把他搬下去。”

要想在十米跳水平台上完成尸表的检验,章桐可不敢去冒自己连同尸体一起跌入游泳池的风险。

更何况自从上次差点被彭佳飞淹死在大海里后,章桐到现在都无法彻底摆脱溺水的心理阴影。

于是,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之下,身材瘦小的两个法医不得不撅着屁股,一点一点地把尸体用特制的蓝色绷带担架抬着给一层层挪下了铁质简易台阶。终于到达地面的那一刻,章桐的双腿发软,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能把这家伙弄到十米跳水平台上去的人,绝对不简单!章桐懊恼地抬头最后看了一眼高高的跳水平台,冲痕迹检验的同事点点头:“你们可以上了。”

这是规矩,命案现场,法医先行。

推着简易轮床走出游泳馆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豆大的雨珠夹带着尘土溅起老高。章桐不得不给担架上的裹尸袋盖上了厚厚的防雨布,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拿来专门装证据用的牛皮纸袋子把死者的十指全都牢牢地套了起来。而自己和潘健,则被淋了个湿透。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中,死人要比活人更重要。

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这一点都不像是秋天的雨。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章 下 下一章:第二章 中
热门: 酒神(阴阳冕) 秀色农家 不死者 九重紫 君九龄 彬彬来了 武极天下 冰火魔厨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狂武战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