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你真的看见王科长被警察带走了?”邓嘉盛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紧张。

阿芳点点头:“没错,是警察把他带走的,还有那具尸体!”

“哪一具?”

“就是你叫我送进去的,我去现场看了,也问过小赵,小赵说是多出来的那一具。”此时的阿芳不敢看邓嘉盛的眼睛。

“王金明不知道我们又送进去一具尸体的事情,他也太笨了,这么小的火,一点儿作用都没有!”邓嘉盛突然狠狠地一拳打在了办公桌上,“反而让警察抓了把柄!”

“他……他会不会?”阿芳没有再问下去。

或许是感觉到了阿芳言辞之间的恐惧,邓嘉盛迅速换了一种口气,变得温柔许多,他靠近阿芳,轻轻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没事的,芳,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永远都爱你!这一点儿是绝对不会改变的!等有了足够的钱以后,我们就远走高飞,不再干这种事了。”

阿芳在邓嘉盛的怀里一动不动的,就仿佛僵硬了一般,脸色煞白。

安平市公安局会议室里,王亚楠正指着投影仪上呈现出的几张大的表格:“这些表格上列出了我们所查到的所有和这十八个死者相关的资料,有市中心血站提供的血液采集时间以及血型,病历上所标注的死者身上可能遗失的器官,还有十二小时内同等血型和器官进行移植的手术记录。大家可以注意到,有十六个手术是在天使医院进行的,主刀医生就是已经死亡的汪松涛!”

“但是这样的手术不是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应该还有助手。”

王亚楠点点头:“据我们调查,所有的器官来源都被掩饰得很好,都有指明捐赠某人的无名捐赠者,但是因为死者的遗体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确认这几起移植手术和器官被盗有关,只能靠推测。”

“可是我们已经有足够证据能够确认天使医院里存在着严重的器官盗窃!”李局神情严肃地说道。

“对,可是现在唯一可以为我们提供证据的最后一名已知的接受移植器官的患者郑俊雅却在火灾中,遗体被严重损毁,我们没有办法进一步提取证据了。除非我们找到郑俊雅的母亲,看她能不能配合我们指证院方!我今天散会后去找找她,做做思想工作,不知道会不会有转机。”

“对了,章法医呢?她今天怎么没有来参加会议?”李局不解地问道。

“是这样的,那具无名女尸还需要更多证据确认尸源,而医院里的病历档案我们已经查过了,包括我们市里的器官捐献机构,近期都没有人捐献全身有用的几个大器官,所以,我们怀疑这个女死者是受害者之一,只要能够确认身份,案情就会有很大的进展!”

“那就好,现在媒体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案子。今天上午王局长和我交流过了,我们必须尽快破案,不然的话,我们没有办法向安平人民交代啊!”李局满脸愁容。

正在这时,王亚楠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章桐的号码。

“章法医,你稍等一下,我打开扬声器,李局就在我身边,你把情况向大家讲一下吧!”

“好的,经过检验,死者为女性,年龄在二十岁至二十三岁之间,体形微胖,较为丰满,已经怀孕四十五天,死因没有办法确认。”

王建不由得愣住了,他的脑海里顿时回想起了徐贝贝男朋友的一句话——贝贝怀上了我的孩子,有一个多月了,我们打算今年年末就结婚!

“我想死者应该就是失踪的女护士徐贝贝!”王建脱口而出,“年龄、体形、性别都吻合,怀孕这件事我也从她男友那边得到了证实。根据天使医院传达室老王所提供的线索,我们可以找徐贝贝的好友,病理科化验师助理员刘芳前来询问情况。老王说过,刘芳这段日子情绪很反常,尤其是问起徐贝贝的事情的时候,更加不自在。”

“好,小王,你马上去办。把这个刘芳找来!我们这个案子再也不能拖了!”李局挥了挥手,“快去!”

第二节

章桐收拾完了手头的工作后,吩咐身边的潘建:“这一次就由我去送尸检报告吧,今天你早一点儿下班!”

潘建愣住了,继而神情有些尴尬:“章法医,我……”

章桐不由得笑了:“我什么我,快去吧,你今天至少看了有三十次手表了,别以为我没有注意到!去吧去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为自己的事情好好动脑子了。去吧,肯和法医约会的小姑娘不多的!要抓紧啊!”

话音刚落,潘建早就一溜烟地跑没了影儿,见此情景,章桐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尸检报告就向办公室外走去。

二楼刑警队办公室,今天没有几个人在值班,都出外勤去了,王亚楠的房间里更是静悄悄的。章桐径直推开了她办公室的房门,把尸检报告在办公桌上放下后,刚要转身离开,突然,耳边传来了急促的电话铃声。

章桐皱了皱眉,刚想继续走,可是,转念一想,或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王亚楠现在又不在办公室,别耽误了,自己就帮忙接一下吧。想到这儿,她又回到办公桌旁边,伸手接起了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是王亚楠队长吗?”

章桐刚想否认,对方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有重要线索,我知道是谁杀了徐贝贝,我知道是谁干的这些坏事,我在天使医院,你到病理科找我吧,我在那边等你。我有证据!快点儿,不然来不及了!”

“你是……”刚想追问几句,可是话音未落,对方就立刻挂上了电话。章桐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她想都没想,迅速掏出手机拨打王亚楠的电话,可是电话却被直接接入了留言信箱,一连拨打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情况。章桐急了,听刚才电话中对方的口气,应该不像是假的,而且电话直接打到了王亚楠的办公桌上,时间来不及了,她一把抓过办公桌上的便签纸,潦草地写下了一句话:

“亚楠,我去天使医院病理科了,尽快来找我!”

然后把纸笔压在台灯下面,转身快步离开了王亚楠的办公室。

审讯室里,王金明坐立不安,时不时地把目光投向墙上的挂钟,眉宇之间尽是焦急的神态。

好不容易见到王亚楠和王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王金明坐不住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又没有犯法,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晾在这边老半天也不吭声,究竟想干吗?我医院里还是有很多工作的。要是耽误了什么事情,你们要负责任的!”

王亚楠和王建对视一眼:“王科长,别急,坐下,我们慢慢聊。”

“你们……”王金明刚想发脾气,可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自己再怎么说也得按章办事,省得惹是生非,“好吧,我就看你们究竟想怎么样!”坐虽然是坐下了,但是王金明的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怒气。

“我们想请你先见一个人。”说着,王亚楠朝身边的王建点点头,后者伸手打开了紧闭着的审讯室大门,随着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响起,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妇女。

王金明只是瞥了对方一眼,瞬间脸色惨白,整个人就萎缩了下去,重重地塌进身下的椅子里。

“是他吗,郑女士?”王亚楠问。

郑俊雅的母亲用力点点头,咬牙切齿地说道:“就是他,我给了他一百万元,本来以为我女儿有救了!谁想到……你还我女儿命来!”说着,她就作势要往前冲。

王亚楠赶紧示意门口的女警把对方搀扶走。铁门重重地关上后,王亚楠回转身再一次看向面前的王金明,不由得一阵冷笑:“王科长,你做过什么,应该不用我再和你多说了吧。人家既然会当面指证你,手里也是有证据的,而我们的政策相信你也明白。怎么样,是你说还是我说?哪一个先说,性质可就完全两样了!”

“我说……我说……”王金明喃喃自语。突然,他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抬头说:“我只是替人办事,这里面操作的事情可不是我做的。你们别冤枉我!我只是个小人物而已!警察同志,你们做事可是要讲原则的啊!”

王亚楠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起先在医院中见到的处处高人一等的王金明王科长简直判若两人。此时,他已经完全脱去了身上的伪装,骨子里的猥琐显露无遗。王亚楠强压心中的厌恶感觉,脸上微微一笑:“坐下吧,我们好好谈谈,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和我们坦白!我们会考虑向上级部门汇报,给你作自首处理。”

“好!好!我说!我说……”他长叹一声,“其实,我也是不得已啊!两个月前,汪松涛突然找到我,说想和我合伙做生意,是来钱快的买卖,我当时就答应了下来。现在物价飞涨,那么点儿工资说实在的也真的不够花,一大家子的开销啊!”

王建皱起了眉头:“废话少说!扯东扯西的干吗!”

“好……好,我这就说,其实我也笨,没有问对方究竟是发什么财。汪松涛说他会叫我去市中心血库的网站上查找相对应的捐献者名单和详细家庭住址,每找到一个,就给我相应的分红。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因为院里就我和另外两个科长有这个权限,别人都没有办法查到对方的详细住址的。”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总共万把来块吧!”

“接着说!”

“好的,好的,我就干了这么多!”王金明低下了头,“警察同志,我犯错误了我知道,我接受法律的制裁!”

“王金明,你老实点儿,别避重就轻!说说郑俊雅的事情,她的心脏是哪里来的?你再撒谎的话,性质就两样了,你明白吗?”王亚楠厉声呵斥道。

王金明的头垂得更低了:“我……她的心脏是汪松涛找来的!”

“汪松涛的帮手是谁?”

“是……是……是急诊科的邓嘉盛!”王金明突然蹦了起来,“是他!是他和汪松涛一起干的那些缺德事。汪松涛也是他灭的口。都是他!警察同志,去抓他。他是主谋,我都是被胁迫的!”

“坐下!冷静点儿!”王建用力一拍桌子,把王金明吓了一跳,他左右看了看,无奈只能乖乖坐了下去。

“邓嘉盛是汪松涛的徒弟,当初他来医院实习时,就是跟在汪松涛的身边的,只是后来因为名额分配的原因,他才被分到了急诊科。我记得当时汪松涛还在全院医生会议上发了一通火,要不是因为他业务精,院长早就要他滚蛋了!”王金明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瞅准这个机会,王亚楠突然追问:“那么这次大火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偏偏郑俊雅的尸体被烧了?是不是你干的?”

“是……是我。”王金明一脸的无奈,“我也是没有办法,我都是听邓嘉盛的,怕郑俊雅的母亲找上门来算账,我们干脆就……”

“那另一具尸体呢?”王亚楠的目光就像是一把锥子,深深地扎进了王金明的内心。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不关我的事!警察同志,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那个女的,可不是我杀的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那边的。”王金明急得脸红脖子粗,双手拼命地摆着,“冤枉啊!”

“好了,别演戏了!”王亚楠皱眉说道,“我再问你一遍,这件事情幕后指使是邓嘉盛,对吗?”

“对!对!”王金明慌不迭地点头。

“你胡说!邓嘉盛只不过是汪松涛的助手,汪松涛被除掉后,他才接的手,而在这之前,你究竟听命于谁?老实交代!”

愣了几秒钟后,王金明老实了:“我所有的指令都是汪松涛传达的,不过,他后面好像有人,但是具体是谁,我不知道,邓嘉盛和他有过接触,应该会有联络。汪松涛死后,就是邓嘉盛给我指令的。”

“那顾晓娜和李晓楠的死呢,究竟是谁干的?”

“都……都是汪松涛,上次他和我说李晓楠亲自去找他了,害怕出事,我们就……就除掉了她。顾晓娜也是,至于是谁具体干的,你们去问邓嘉盛,自始至终都是他参与的!”

“那你呢?你在当中起到了什么作用?现在汪松涛已经死了,你完全可以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你自己就没有干过什么吗?”

王金明不吭声了,脸如死灰。

走出审讯室,王亚楠大大地松了口气,她掏出手机,习惯性地摁下了开机按钮。

“王亚楠,那下一步怎么办?”

“我这就去开邓嘉盛的拘传令,你召集人在一楼等我!”话音未落,手机上一连蹦出了好几个未接的号码,王亚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号码显示的都是章桐的手机,自己在审讯室突击审讯重要嫌疑人的时候,一向都是关了手机的,难道章桐找自己有急事?想到这儿,她立刻回拨了过去,可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手机关机的提示音。王亚楠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因为章桐职业特殊性的关系,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保持手机开机状态的,难道她出事了?

第三节

四十分钟前。

由于已经来过好几次天使医院,所以章桐基本上对这个医院的大体结构还是比较熟悉的,只是位于地下室的病理科她倒从来都没有来过。她按照指示牌上的提示,绕过一个走廊,下了好几级台阶,拐了两个弯后,最后在一扇油漆斑驳的木门前停了下来。和自己在公安局里的办公室差不多,这里也看不见窗户,走廊的灯光显得有气无力,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好几盏灯泡都已经熄灭了,上面挂着厚厚的蜘蛛网,剩下的几盏也在摇摇欲坠。章桐觉得很奇怪,头顶上面的天使医院一切装修都是最新的,窗明几净,连墙壁的颜色都是那么明亮,让人看着心里舒服,可是地下的病理科,却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阴沉沉的,一点儿生气都没有,如果不是写着“病理科”三个字的那块牌子就挂在油漆斑驳的木门上,章桐真会有一种错觉自己是来到了熟悉的停尸房。

章桐左右看了看,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皱了皱眉,一边伸手敲门,一边大声招呼道:“里面有人在吗?”

没有回音,又用力敲了敲,还是没有回音,章桐不由得愣住了,难道有人跟自己开玩笑?

正在这时,病理科旁边的一扇没有任何标记的小铁门发出了沉重的吱嘎声,紧接着一个身着医院护士制服的年轻女孩探出了头,问道:“你找谁?”

章桐刚想说出电话中的事情,可是,转念一想,还是保险一点儿为好。于是,她微微一笑:“我接到了电话,叫我过来有事,我找我亲戚!”

“她是哪个科的?”小护士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章桐尴尬地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病理科”牌子:“病理科的。”

小护士随即往边上一退,闪身让开了身后的铁门:“原来是你啊!快进来吧,她在里面等你!”

“好的,谢谢,真不好意思啊!”章桐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向小铁门里走去。

铁门随即在自己的身后关上了,沉重的咣当声猛地在章桐耳边响起,她不由得吓了一跳,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这儿有人吗?快开灯好吗?我看不见啊!有人吗?有人在吗?”

忽然,一阵怪异的风声在章桐的耳边响起,当她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时,却已经来不及了,脑后一阵剧痛袭来,她瞬间失去了知觉。

没办法挣扎,没办法呼吸,整个人就像被活活地困在了一个铁桶里,除了心脏还在跳动,还有渐渐恢复的意识,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头顶上的灯光倾泻而下,明亮而灼热,虽然已经清醒,但是章桐却没有办法动一下,后脑还在隐隐作痛,想必刚才被人狠狠地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下子,以至于现在还有些晕晕乎乎的。自己的脚踝被死死地绑在了台面上,动都不能动一下。紧接着,一只冰凉的手用力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脑袋顺势向后仰去,章桐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的外衣,是白色的,她马上反应过来,是医院里的白大褂。可是,不容章桐多想,一把冰冷的手术刀贴到了她的喉咙上,一阵冰凉顿时划过全身。章桐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在她竭尽全力试图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声的那一刹那,她的喉咙被割开了,随后一根塑料气管插管沿着她那被打开的喉咙伸了进去,经过声带,一直插进器官深处,让她作呕和窒息。她无法转过脸去,甚至无法吸入空气。最后插管被熟练地绑在了她的脸上,另一头被迅速连接在了一个小型呼吸袋上。

邓嘉盛挤压呼吸袋,章桐的胸口随即上下起伏了三次,新鲜空气顺利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邓嘉盛显得颇为满意,他摘下了呼吸袋,把插管接上了身边早就准备好的一台呼吸机,按下按钮,机器开始工作,以有规则的节律往她的肺部输入氧气。

邓嘉盛这才直起腰,一脸的得意:“谁叫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下子你进得来可就出不去了,死了都没人知道你在哪里。”

章桐愤怒地注视着邓嘉盛,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邓嘉盛招了招手,旁边一个护士模样的年轻女孩顺从地走了过来。他突然狠狠地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指着章桐厉声说道:“芳,我对你可不薄,你看好了,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如果以后再发现你这样对我的话,我就会像杀了她一样把你一刀一刀地剐了。”

年轻女孩的眼中流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眼泪瞬间滑落了下来,她慌乱地点着头,浑身发抖。

邓嘉盛松开了拽着年轻女孩头发的手,恶狠狠地说道:“把胸带给我牢牢绑紧喽,不然的话再过一两分钟琥珀胆碱的药效就要过去了,我可不想让她在我做静脉注射的时候乱动!”

琥珀胆碱!章桐的脑海里顿时闪过了汪松涛尸体上检验出来的同样的麻醉剂,看来,汪松涛也是这么死的,没有任何反抗,任人宰割。

药效已经开始消退,章桐感到自己胸腔里的肌肉在插管的倾入之下痉挛着,隐隐作痛,后脑勺的疼痛让她阵阵作呕,头晕目眩。她竭力睁开眼皮,眼前的这个魔鬼正在饶有兴致地剪开自己的衣服,然后像一个看见了宝藏的探险家一样在她赤裸的胸口和腹部用专业手术笔认真地画着。章桐愤怒地瞪大了双眼,使劲儿地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

“看什么看,以为我不知道你吗?”男人的目光和章桐接触后,不由得微微一笑,“我们见过好几次,只不过你没有注意到我罢了!说真的,你和李晓楠还真的挺像的,认死理的人,你知道吗?认死理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当初要不是你认死理非得查李晓楠的事,我们会走到今天吗?报应啊!我真是没有想到今晚来的人竟然会是你。不过这样也好,一举两得!”他弯下腰凑近章桐的耳朵,小声说道,“告诉你个秘密!还有你的男朋友,那个认死理的检察官,他也没有好下场啊!知道吗?不过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你们就可以团聚啦!”

听了这话,章桐犹如五雷轰顶,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她浑身冰冷,双眼死死地盯着邓嘉盛的脸,喉咙里发出了呜呜声。

“你不用求我!”说着,邓嘉盛开始在章桐的手臂上打起了点滴,“你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完全匹配的心脏,可不能小瞧了!川江那边有个老板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邓嘉盛从阿芳手里接过一个盐水袋,挂在架子上,然后他坦然地看着她,“你反正是要死了的,留着这么健康的器官火化简直就是浪费,是要遭天谴的!我们怎么了,我们只不过给人所需罢了,收点儿钱也是应该的,你别一副恨死我的样子,省点劲儿吧!再说了,他们那些人反正也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我就是帮了他们一点儿忙罢了,你呀,就是认死理!”说到这儿,邓嘉盛重重地叹了口气,不再和章桐说话了。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热门: 暗黑系暧婚 重生之将门毒后 卖马的女人 极品家丁 长安第一美女 道君 偷偷藏不住 不死者 魔力的胎动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