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章桐婉言谢绝了潘建请吃肯德基的盛情,看着小伙子乐滋滋地啃着手里的汉堡,她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凌晨一点,章桐彻底打消了给刘春晓打电话要他来接自己下班回家的念头,这段日子刘春晓本身也很忙,常常是电话也不能够马上接了,经常打过去就被转入语音留言系统。章桐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刘春晓被调到了反贪局工作。没办法,章桐开始想念起了家里的馒头,她发愁地又一次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自己今晚要是不回去的话,馒头就会饿肚子了。王亚楠的车也是指望不上了,人家今晚肯定会通宵加班的,还是打出租车回去吧。

想到这儿,章桐下意识地直起身子,背部肌肉的酸痛使她顿时龇牙咧嘴起来,紧接着就是浑身肌肉酸痛,连肩膀也开始抽痛。章桐皱起了眉头,走到门边,拿下自己的外衣和挎包,转身对潘建说道:“我先回去了,有情况给我打电话吧。”

“这么晚了,章法医,你还回去?”谁都知道章桐住的地方离局里非常远,“这个时候外面还打得到出租车吗?”

“没事,这么晚回去我已经习惯了。家里的狗还没有喂呢!”章桐笑了笑,推开门走了。

城市的夜晚和白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如果用雍容华贵来形容白天的话,那么夜晚就处处流露着诡异的神秘和凄凉的寂寞。凌晨一点多钟的街头,华灯依旧亮着,在它照耀得到的地方,一览无余,空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有;而灯光背后的黑暗,章桐却根本就看不清楚,除了黑暗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站在公安局门口的大街上,别说看到出租车了,连个过往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章桐微微苦笑,是啊,都这么晚了,有谁还会像自己这样,凌晨的时候在大街上傻傻地站着等出租车呢?看着远处路灯下的引桥,章桐的眼睛都快看酸了,却还是见不到有亮着车灯的出租车过来。她抖了抖因为紧紧抓着挎包而变得麻木的手臂,试图能找回一些感觉,可是,努力了好几次,却都像是在晃一条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胳膊。章桐开始有些犹豫了,记得刘春晓说起过馒头已经是条大狗了,饿一天两天无所谓的,只要有水喝就行了。想到这儿,她又一次朝着远处看了一眼,还是没有空的出租车向自己站着的方向驶来,那今晚就干脆在办公室里凑合一晚吧。章桐打定主意后,刚要转身向公安局的方向走回去,突然,挎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大街上,声音听上去格外刺耳清脆。

容不得多想,章桐赶紧接起了电话:“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沙沙”的声响,似乎线路不是很好,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回答。

“喂?你是哪位?有事吗?”章桐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在几秒钟的紧张等待后,章桐刚想失望地挂上电话,而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说话声,刻意压低的嗓音中透露着明显的慌乱与害怕:“章法医,我是刘建南的妻子,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丈夫的遗体不是已经被你委托别人在今天白天领走了吗?”

“是,我知道,只是,我想请你们调查我丈夫的死因,他是被人害死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突然中断了。

“喂,喂……”章桐急了,赶紧把电话回拨过去,听筒中却传来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章桐不满地抱怨了一句,这半夜三更毫无来由的电话让她顿时心生不满。但再细想想,对方之前态度非常坚决,不一会儿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现在却又这样……究竟出了什么事?章桐的心里突然隐约感到一些不安。

王亚楠完全沉浸在手头的工作中,她全神贯注地比对着手里的每一个数据,时不时地在右手边的纸上做着记号,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心乱如麻的章桐在王亚楠的办公室门口已经站了有一段时间了,她在犹豫着究竟该不该把心中的疑虑告诉王亚楠。从公安局大门口走进来直到现在,短短两百米不到的路程,章桐已经不止一次地回拨了刘建南家属顾女士的那个来电号码,可是,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由于李晓楠的原因,章桐总是觉得刘建南的死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不是死因,是他腹部怪异的伤口。章桐虽然是一个法医,面对的都是尸体,但是,同样是医学院毕业的她却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外科医生会这样不负责任地对待自己的病人。这是违背道德常理的,甚至是犯罪。当然,刘建南并不是死于这种潦草的外科手术,但是,很显然手术后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他就选择了自杀,这解释不通啊!难道他后悔向别人捐献自己的器官了?那也不至于落到跳楼自杀的结局,应该还有很多别的选择的。

“小桐,你怎么了?这么晚还鬼鬼祟祟地站在我的办公室门口,不回家睡觉啊?你到底想干吗?”王亚楠半开玩笑地打断了章桐纷乱的思绪。

“我想找你谈谈那个案子。”章桐干脆走到王亚楠办公桌前的椅子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李晓楠那个?”王亚楠一脸的无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是被人杀害的,还只是处于推断中,王建找线索去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你不要太伤心太纠结这个案子了,好吗?”

章桐摇摇头:“你搞错了,我不是说这个案子,只是有一丁点儿连带关系,我说的是我们法医室今天接手的那个家属要求解剖验尸的案子。”

王亚楠皱眉:“温泉小区跳楼的那个男的?”

“对,刘建南!他最后的医生就是我的同学李晓楠。”说着,章桐把前前后后的经历以及自己心中的所有相关疑虑一字不落地都说了出来,最后,她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了王亚楠面前,“这上面的最后一个来电号码就是她的,我回拨了好几次,她关机了!”

王亚楠拿起手机,仔细查看了来电号码和时间,189*******8:“这是电信的号码,这种天翼号码都是用身份证登记的,我们这里有他们电信部门的工作平台链接,我查一下资料和登记户主的名字,看看能不能联系上户主,确定一下情况再说。”说着,她在电脑页面上调出电信天翼内部服务平台,在输入手机号码后,上面很快就显示出一个信息框:

机主:顾晓娜

身份证号码:350088********1023

居住地:安平市北三区温泉小区5栋408室

第二节

“能马上联络上她吗?亚楠,我总感觉她的声音中有些不安,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她这么反复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不好说,丈夫刚刚去世,妻子的情绪失控那是很正常的,再说了,现在是凌晨,天还没有亮,这么贸然上门,不太好。我想还是等天亮后,我派人去她家了解下情况吧,你说呢?”

章桐点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这女人,确实很情绪化,我第一次在咱们局门口见到她时,就有这种感觉。就是你那副手,被她整得够戗,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是个老实人!”

王亚楠轻轻哼了声,显得很不在意:“那小子,还算是部队转业的,笨得要死。我真不明白,什么都不懂的人,李局竟然还把他派到我身边来做副手,知道副手的重要性吗?我要是不在的话,他就要顶上去的,他现在什么都不懂,到时候怎么顶得上去?我能放心到时候把手下的人交给他吗?”

“亚楠,对人要有宽容心,我看你这个副手也是挺不错的人,从来都不会抱怨你的坏脾气,你还是忍了吧,过段日子习惯了就好了。再说了,李局把他安排在你身边,那也是信任你,想叫你带带他,你是师傅嘛!”

王亚楠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老姐,拜托你别做我思想工作了,你那套大道理我都知道的!省省力气,赶紧回去休息吧,这都几点啦,明天还得上班呢。”

章桐回头看了看王亚楠办公室角落里间那张小小的行军床:“看来我今晚就只能在你这边凑合一下了。”

“你的办公室不是比我这边大多了吗?”王亚楠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嘴里嘟嘟囔囔抱怨着。

章桐站起身,微微一笑:“你要是受得了那肯德基炸鸡腿的味道,我那边随时欢迎你去过夜!”

“小桐,快醒醒!快醒醒!”

王亚楠的声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飘飘荡荡的,时远时近。章桐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看章桐没把自己的催促当回事,王亚楠急了,凑近她的耳边,猛地大声叫道:“快起来!顾晓娜死了!”

“你说什么?”章桐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蒙眬地瞪着王亚楠,“你别开玩笑,她昨天晚上刚给我打完电话就死了?不会这么巧吧?怎么死的?人现在在哪儿?”

王亚楠晃了晃手中的电话听筒:“王建从天使医院打来电话,说顾晓娜刚被120急诊车送进医院没多久,就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了,就在刚才,具体原因我还不清楚。怎么样,咱们马上一起过去?”

“现在几点了?”

王亚楠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早上五点四十八分。”

“怪不得我脑袋这么疼,我才睡了不到三个钟头!”

在医院的急诊室里死一个病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本来进到这里的就都是危重病号,生与死都是五成对五成的比例。所以,这里的护士和医生照理说应该对死亡是见惯不怪了。可是,当王亚楠带着章桐走进急诊室办公室时,她分明在周围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些恐惧和不安的神情。想想这也难怪,朝夕相处的同事刚刚因为车祸去世,紧接着就又有病人去世,这种每天看着人死去的滋味儿确实不好受。

“你们哪个是负责人?”在出示了证件后,王亚楠挨个扫视着自己面前的医生护士,“能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我是急诊科的护士长,我们主任还没有来上班。”

王亚楠仔细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四十岁左右的女护士长,一身简单的护士服,头顶戴着的护士帽上镶嵌着一根金线。她要是不表明身份的话,光凭身上的穿着打扮,还真的很难判断出她是负责人。

“和我说说死者顾晓娜的情况。”

“今天凌晨四点四十分左右,我接到了120急救中心发来的通知,说温泉小区有人突然心脏病发作,打电话求医,我们按照平时出诊的惯例,马上就出发了。因为,因为李医生去世了,所以人手更加不够,怕顶替的邓医生忙不过来,我就跟车一起去了现场。”

“你们到的时候,现场是什么样的,房间里还有别人吗?”

“没有,是死者自己打的求救电话。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大门开着,死者倒在门边,当时还有心跳反应,只是显示呼吸困难,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她当时是什么表现?我是指她的肢体动作。”章桐插嘴问道。

“她用右手捂着胸口,左手摸着头部,脸色发紫,嘴唇发青,完全符合心脏病突然发作的症状表现。只是……”

“只是什么?”

“我本来想把病人的手放下来,好往担架上抬,可是她却死死地摸着头部,就是不松手!”护士长的脸上显出一副困惑不解的神情。

“那心跳呢?心电图怎么显示?”

“逐渐变缓,其实当救护车刚刚开上医院的急诊专用通道时,病人的心电图监视仪屏幕上就已经显示为一条直线了。”说着,护士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当班医生邓嘉盛,后者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呢?你们进行了哪些急救措施?”

“肾上腺素五毫升,电击,病人的心脏在短时间内曾经一度恢复跳动,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具体宣布的死亡时间?”

“心脏停跳超过十五分钟,也就是早上五点二十三分,死亡证明书是我签的字。”当班急诊医生邓嘉盛接过了话头。

“邓医生,我能看下尸体吗?”

“可以,就在急诊二号手术室,我这就带你们过去。还有,你们那个同事不停地四处打听李医生的事,一个一个地问,弄得我们科里那帮小护士人心惶惶的。”言语之间,邓嘉盛显得颇为不满,他边向外走边又不停地抱怨。

王亚楠并没有马上就接这个话头,她看了一眼身边始终紧锁着眉头的章桐。

拐过走廊后,来到门上标有大大的数字“2”的一间手术室门口,一位医院保安正站在门口,见到邓嘉盛带着人走来,赶紧打招呼:“邓医生,你来了!”

邓嘉盛没有回应,只是点点头,然后走过保安的身边,推开门径直进了手术室。

王亚楠和章桐则紧紧地跟在邓嘉盛的身后也走了进去。

手术室里静悄悄的,无影灯早就关闭,由于病人在进入手术室前心脏就已经停跳,所以,并没有明显的抢救手术所留下的一片狼藉。此刻,狭窄的手术台上,一具尸体无声无息地躺着,白布把尸体从头到脚盖得严严实实。

“这就是死者顾晓娜,遵照你们同事的要求,人死后,我们就没有再动过尸体。”

章桐放下工具箱,打开盖子,拿出一副手套戴上后,转身就向手术台上的尸体走去,轻轻地揭开尸体上的白布。

第三节

时间在慢慢过去,手术室里的气氛渐渐地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邓嘉盛几次要开口询问,都被王亚楠挥手制止了。

终于,章桐把尸体上的白布重新盖了回去,转身向王亚楠点点头,然后面对邓嘉盛,一脸严肃地说道:“这是一起谋杀案,我要接管这具尸体!”

邓嘉盛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了。

顾晓娜的尸体很快就被抬上了运尸车。王亚楠叫住了正要上车的章桐:“据你判断,死者的大概死因是什么?”

“目前还不好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死者是被毒死的!”

“又是被毒死的?”

章桐点点头:“我怀疑是生物碱中毒。死者临死前的症状也基本符合这种情况。总之,一有结果我就会马上通知你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王亚楠推门走进了章桐的解剖室,还没等她开口,章桐就头也不抬地说道:“死者死于番木鳖碱中毒。”

“番木鳖碱?”

“对,你过来看。”说着,章桐把死者的头部轻轻转向另一边,露出耳朵后面的发际,“番木鳖碱是一种剧毒的化学物质,一般用来毒杀老鼠等啮齿类动物。你看到没有,这里,就在靠近发际线的地方,有一个细小的针孔。你拿放大镜仔细看,针孔周围的皮肤有略微红肿的迹象,这就表明是在死者还活着的时候注射的,那个时候死者身体里的血液还在流动,但是,死者很快就死亡了,人一旦死亡,体内所有的血液就停止了流动,伤口就没有办法自愈,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又怎么会确定死者是番木鳖碱中毒呢?”

“只要是生物碱中毒死亡,死者的牙龈就会出现明显的粉红色,也就是我们所称的‘粉齿’,这是生物碱性毒物在人体大量存在的体现。我在手术室检查尸体的时候,注意到了‘粉齿’的存在,再加上急诊室的护士长所反映的死者临死前的突发心脏病的情况,两者结合,我就可以确定死者是生物碱中毒。回来后我做了相应的排查,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推论,我所要做的,就是找到注射口。”她伸手指了指死者顾晓娜的脑后发际线。

“那么,死者是什么时候被注射进这种毒物的呢?”

“死者体内每百升血液中番木鳖碱含量为一点八毫克,也就是说,死者被注射进了五个单位的生物碱毒物。根据医院记录,死者心脏停跳时间是早上五点零八分,那么,死者被注射的时间应该是在四点十分到四点四十分之间。”

王亚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120是在四点五十分左右进入死者房间的,而前后小区监控录像我都查看过了,并没有人在凌晨两点至五点之间离开过案发现场。那么,你的意思是120进入房间抢救病人时,很有可能这个犯罪嫌疑人正躲在房间里的某个角落?”

章桐没有说话。很明显,王亚楠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并不需要解答。

“番木鳖碱这种生物毒素一般有哪些人会拥有?”

“生物研究所、大学生物系研究室之类都会配备,包括一些带有研究性质的医院,因为这种东西在药用方面还是有很大的价值的,尤其是在心血管研究方面。其实不瞒你说,亚楠,只要有钱,现在网上什么都可以买得到。”章桐无奈地摇摇头,双手一摊,“很难查找的。”

离开法医解剖室的时候,王亚楠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报告的复印件留在了门口办公桌上的文件栏里:“我差点儿把这个给忘了,小桐,这是尸体被砌在墙里那起案件的结案报告复印件,我到你这边来的时候,顺便给你带过来了。”

“我知道了,凶手是谁?”

“就是死者的儿子。”王亚楠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苦笑,“不务正业的人,就为了点儿房子拆迁的补偿款,老头子不愿意把钱就这么拿出来,儿子就起了杀心。现在的人啊,真的是越来越让人难以理解了。为了点儿钱,可以连自己的爹妈都下得去狠手,就不怕遭雷劈啊!”

“算啦,想开点儿吧,我看要是每个案子都让你这么纠结的话,用不了几年的时间,你的神经就会受不了而最终崩溃的。干好你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别想那么多了!等我忙完了就一起吃饭去吧,从早上忙到现在,肚子还是空空的呢!”

王亚楠点点头,站在一边等章桐忙完手头的工作,一边和潘建一起整理尸体。章桐的心里同时又七上八下的,她知道自己很会劝解别人,尤其是面对好朋友王亚楠的时候,但是她也很清楚要是换了自己的话,处在王亚楠的位置上,也不一定会想得开,因为只要是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那么容易想得开的。

一个身穿浅红色衬衣的年轻女孩推门走出了天使医院的急诊区,屋外刺眼的阳光让她几乎睁不开双眼,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阻止她向前的脚步。她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快到中午了,她随即快步向大门口的公用电话亭走去,在经过门口保安亭的时候,她甚至一反常态没有和正在值班的保安老王打招呼,只是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看着年轻女孩的身影很快走到大门外左边二十米左右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保安老王突然很理解对方异常的举动。他微微一笑,并没有把年轻女孩刚才的反常放在自己心里,年轻人嘛,谈个恋爱情绪波动是很正常的,不过现在还有人不用手机而偏偏要用门口电话亭里的话机,还真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但是,没过几秒钟,这个念头就在老王的脑海中消失了,他并没有在意,理由还是那个,年轻人嘛,尤其是恋爱中的年轻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很正常的。

电话亭里,在确定身后的门已经关好后,年轻女孩拨通了安平市公安局刑警队的电话号码,这是昨天那个四处调查车祸致死的李医生的年轻警察留给自己的,号码她已经背了下来。那个面容和蔼的年轻警察说过,无论想起了什么,只要和李医生有关,随时都可以拨打他所给的这个手机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只响过两声后,就被接了起来。

还没等对方开口,年轻女孩就小心翼翼地问道:“是王警官吗?我是天使医院急诊科的徐贝贝,我想我可能发现了什么。你说过我只要一想起什么,就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你的。”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花娇吱吱 修真界败类 冰火魔厨 武极天下 有凤来仪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永夜君王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