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此时,在城市的另一头,天使医院急诊科办公室,急诊科医生李晓楠正心不在焉地抬头看着办公桌上电脑显示的时间。她已经不记得这是一个钟头里第几次看时间了,以前她从未有这么心神不宁过,现在却感觉自己每一天似乎都如履薄冰。昨天,院里的领导已经话里有话地警告过她要安心工作,不要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四处打听,扰乱医院的秩序,不然的话,自己的工作合同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取消。而今天,她得面对这一切了,不过,在院方正式剥夺她的医生身份之前,她必须尽职,必须忠于自己的诺言。想到这儿,她又一次把焦急的目光投向了身边办公桌上的电话机,老同学现在肯定已经出发了吧,现在或许真的只有她才能够帮自己的忙了。

正在这时,晚班同事孙月琴兴冲冲地推门走了进来,同时死劲儿甩了甩手里的雨伞,嘴里嘟囔着:“好大的雨啊,撑伞都不管用!晓楠啊,我接到你的电话后,今天可是冒着大雨提前一个钟头出门的。你有事就快走吧,主任那边有我挡着呢,放心吧!”

一听这话,李晓楠脸上紧张的神色顿时显得轻松多了,她一边站起来,一边整理着办公桌上杂乱的笔记本。

“那太谢谢你了,孙姐,下回接你班的时候我一定会把时间补回来的。”

“看你说的。咱们姐们儿还分那么清楚不就太没情分了嘛。快去吧,别耽误事儿了!”

孙月琴比李晓楠整整大了两岁,所以平时说话就显得老成许多,她注意到了李晓楠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关心地问道:“晓楠,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啊!没休息好吧?”

李晓楠腼腆地笑了笑:“这几天大家都很累,我今晚回家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这样啊,那路上小心点儿。下大雨,路上的车子都不长眼。看把我新买的裤子给溅得都是泥巴。”孙月琴又开始抱怨起外面没完没了的大雨。

“我知道了。谢谢你,孙姐!”李晓楠刻意把昨晚准备好的打印件塞进了挎包的内夹层,以防被雨水打湿,然后端过电脑旁边的半杯咖啡一饮而尽,向孙月琴点点头,随即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窗外,雨越下越大,晚班护士长拉长着脸站在窗口看着屋外的雨势,忍不住嘀咕道:“这雨究竟下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这种下雨天是最容易出车祸的了,我担心今天晚上又要忙个不停了!”

“你别瞎说,乌鸦嘴!”教训别人的话是很容易就说出口的,可是孙月琴的心里却也随之有些七上八下,她的目光落在了办公桌对面李晓楠那空空的办公椅上,“到底出啥大事儿了,这种鬼天气还要出去?”

凤宾路上的星巴克咖啡馆和天使医院就只隔了两条街,平时步行只需十多分钟,看看离约定时间还早,李晓楠就打定主意步行。在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她又一次拨打了章桐办公室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章法医已经看到留言了,李晓楠这才放心地挂上了电话。她把肩上的挎包带子往上拽了拽,好让自己的双手能够最大限度地腾出来撑住手中这把沉重的大伞。

“李医生,雨太大了,你等等再走吧。”保安老王善意地提醒道。

“没事,”李晓楠微微一笑,扬了扬手里的伞,“王叔,这伞,我明天还你。”

“不急,李医生,回家好好休息吧,路上小心!”

看着李晓楠纤弱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中,保安老王点点头,转身慢慢走回了小值班室。这天使医院里的医生大大小小的他几乎都认识,但是像李晓楠这么平易近人的医生,真的很少。再加上每次见面,总是亲热地管自己叫王叔,老王的心里就会有一股微微的暖流划过。雨还在不停地下,关上玻璃门的那一刻,老王轻轻地嘀咕了一句:“真是好人!”

终于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星巴克咖啡馆招牌了,李晓楠微微松了口气,把渐渐滑落的挎包往肩膀上再用力拽了一下。雨越下越大,想着只要走过马路就可以躲开眼前这场倾盆大雨时,李晓楠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在马路边的安全岛上等待红灯的人很多,因为很多人都没有带伞,所以小小的安全岛的遮雨棚下几乎都挤满了人,李晓楠渐渐地被挤到了安全岛的边上。

“小心点儿嘛,伞拿过去一点儿!都戳到我了!”耳边传来了小声的抱怨,李晓楠赶紧把手中的伞往一边倾斜,同时尴尬地笑了笑。

眼前的红灯似乎特别漫长,等了老半天,还没有让人走的意思。李晓楠不由得有些焦急了。

突然,她感觉自己脖子后面似乎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一阵轻微的疼痛瞬间闪过。她下意识地腾出右手去摸,却什么都没有摸到。正在狐疑之际,一阵奇怪的眩晕袭来,李晓楠发觉再也站不住了,身体一软便顺势倒向了右手边的马路沿上。

在倒下的那一刻,她一回头,很惊讶地认出了站在身后的人。当视线接触到那人手中很快一闪而过的亮晶晶的东西时,李晓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可是,太晚了,当周围的人们意识到身边有人倒下时,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已经来不及刹车,车轮无情地从她身上碾压了过去。

李晓楠眼前一黑,一切都结束了。

“到了没有,小桐?这雨太大了,我都快要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待会儿上哪儿停车还是麻烦事儿呢!”王亚楠不停地抱怨道。她使劲儿地按着喇叭,可是,车头前面的行人却好像根本就没有长耳朵一样,依旧自顾自地朝前匆匆忙忙地走,车子在人流和车流中就像蜗牛一般慢慢地爬着。

“别急,就在前面,你车头拐过去就是了。这都已经到凤宾路上了。”章桐也有些着急了,距离约定的会面时间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她努力朝着车窗外看着,生怕车子开过了头。

突然,前面的人流越来越稀少,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再熟悉不过的蓝白相间的警戒带,一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正狼狈不堪地清理着场地,进行交通管制。

“出什么事了?难道出了交通事故?”章桐和王亚楠面面相觑。

“亚楠,你把车停一下,我想出去看看。反正车子现在也开不了了。”说着,章桐从挎包里拿出伞,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大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刮进了狭小的车厢里。章桐转过身,扒着车门低头对王亚楠说道:“你先找个地方停车,一会儿到前面找我去,我先去看看!”

“好吧,听你的。”王亚楠知道拗不过章桐,只能无奈地点点头,关上车门,把车子向马路的另一边开去。

雨势一点儿都没有减弱的迹象,相反却越下越大,章桐不免有些心情烦躁起来,一边撑着伞,一边向前快步走着,很快就来到了警戒带的边上。她注意到前面二十米左右远的地方就是和李晓楠约定见面的星巴克咖啡馆,此刻,尽管下着大雨,马路两边却站了好几个围观的人,大家撑着伞,都在神色紧张地注视着警戒带里的动静。章桐并没有在人群中看见李晓楠,不免有些诧异,这个老同学是急诊科医生,难道她没有注意到就在离她不远处发生的这起车祸吗?

耳边除了哗哗的雨水声,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那一刻,章桐忽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感觉。

“女士,请您绕道走,好吗?这里刚才发生了交通事故。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浑身被淋个湿透的年轻小警察走到章桐的身边,礼貌地拦住了她的去路。

“哦,是这样的,我是市公安局的法医章桐,这是我的证件。”回过神来的章桐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面前的年轻警察。她注意到了警戒带里面不远处地面上躺着的那个人,虽然被警用雨衣盖住了,但是那一动不动的身体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征兆。

“方便让我看看现场吗?”章桐紧接着问道。

“这……”小警察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他把证件递还给了章桐。

“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我只是看一下,不插手现场。”章桐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对眼前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这么感兴趣,自己一般接手的都是敏感的命案现场,交通事故中死亡的人自然会有专门部门的人前来检验。

小警察犹豫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好吧,你进来吧!”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赶紧解释,“不过这看上去是一起交通事故,不是刑事案件,你们市局的法医……”

“没事,我就看看。等你们的人来,我马上就走,我不会动现场的。”章桐开始为自己的这个冒失的念头感到后悔了,事后肯定会听到一些人的抱怨和不满,年轻警察说得没错,显然没有人会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工作的。可是想归想,她却还是加快了脚步来到盖着雨衣的尸体边上。由于下雨,地面上已经看不到鲜血的痕迹,相信等会儿把尸体抬走后,用不了多长时间暴雨就会把地面冲刷得干干净净,没有人会想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悲惨的车祸。

章桐在尸体边蹲了下来,伸出右手轻轻拉开了盖在死者脸上的雨衣。突然,周围的雨声停止了,章桐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揍了一拳,抽搐般地吸了口气,紧接着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感觉随即迅速袭上心头——她太熟悉这张被雨水打湿的毫无声息的脸了。

“李晓楠——”章桐颤抖着声音脱口而出这个特殊名字的瞬间,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小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王亚楠从没有在章桐的脸上看见过这么糟糕的表情。

“她就是我们要去见的人。”章桐伸手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李晓楠,感觉自己的喉咙隐隐作痛。

“你说什么?这就是……”王亚楠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不会这么巧吧?你确信是她?”

章桐默默地点了点头,身体却依旧一动不动地蹲在死去的李晓楠身边。

“小桐……”王亚楠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言辞来安慰自己的好朋友,只能把视线转而投向地面上盖着雨衣的尸体。

正在这时,交警大队事故科的人终于赶到了,一听说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和法医官都在,不由得感到很诧异。他撑着伞来到王亚楠身边,刚要开口询问,王亚楠意识到了局面的尴尬,赶紧把章桐拽了起来:“对不起,死者是我同事章法医的朋友,我们正好经过这里,所以来看了看,我们马上离开,请您继续工作!”

“哦,没事的,只不过我刚才向现场目击者了解了一下事发情况,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一起交通意外。死者不知什么原因在安全岛上等红灯时不慎摔跤,跌落到马路上,很遗憾,撞到了迎面驶来的小轿车,而小轿车当时的车速并不慢,所以当场死亡。肇事司机已经被我的同事带到交警大队去了。你们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

“不,不,没事!我们马上就走!”王亚楠心里明白眼前的情况是赶紧见好就收。她转身刚想提醒身边一直默不做声的章桐,谁想到后者却先开了口:“尸体没被移动过,是吗?”

交警大队的人不由得皱了下眉毛:“最先接到报案赶到现场的同事说他来时死者就是这样躺着的。”

“她随身带着的包呢?还有,这么大的雨,她不可能没有带雨具的。亚楠,这案子有问题!我想看看监控录像!”说着,她伸手指了指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交通监控探头。

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微妙起来,事故科的人的脸上的笑容明显有些挂不住了。

王亚楠急了,她不容分说地硬是把章桐拉离了现场,直到离开警戒带五十多米远的距离,这才忍不住怒吼了起来:“小桐,你太不像话了,我知道你朋友意外去世,所以你心情很难受,这一点儿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办案是有严格规定的,交警不把案件移交给我们,我们就不能够插手你明白吗?今天让你进现场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我敢打赌,今天让你进现场的那个小警察一会儿回去为了你还得挨批。你就替别人想想吧!别神经质!”

“可是她的包……”章桐的脸色有些发白。

“包又怎么了?现在社会上顺手牵羊趁火打劫的人还少吗?你不能光凭这点就叫我插手。立案没有这么容易的,要有实际的证据,你明白吗?证据!”

“我……”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老在这边站着吧?我去开车,我们赶紧离开这儿!”王亚楠一挥手,转身步履坚决地向对面巷子走去了,边走边大声地重申道:“你给我站在这儿别动,我不想等会儿再开着车满大街找你去!”

此刻的章桐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呆呆地站在雨地里,李晓楠毫无血色的脸在她的面前不停地晃动着,王亚楠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在回去的路上,王亚楠一边开车一边忐忑不安地关注着章桐的情绪,见她半天没有说话,她不免有些担心了:“小桐,对不起,我刚才对你发脾气了,但是,也请你理解我,好吗?我们警察不能情绪化办案的,做事要有证据。”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

“和我说说话好吗?憋在心里不好受的!”

一听这话,章桐转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王亚楠:“你把车停到路边。”

王亚楠乖乖地照做了。

车停好后,章桐这才缓缓说道:“李晓楠和我是医学院的同学,我很了解她,她在安平这边没有什么亲人,父母都在上海生活,她毕业后就自己在天使医院急诊科找了一份工作。我对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做任何事情都非常有条理,从不会丢三落四。平时,因为急诊科的工作非常忙,她也了解我特殊的工作性质,所以她几乎从不主动找我。而这一次,她一反常态在一天之中接连打了两次电话找我,并且主动约我在这里见面,说有要紧事,而等我们赶到这儿时,她却又出了意外事故,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了尸体并且认出了她,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亚楠,我提到她的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从小就有哮喘的毛病,为了得到天使医院的工作,她隐瞒了自己的病情,话说回来,尽管不常犯病,但是以防万一,她随身都会带有一个装有应急药物的小挎包,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我也曾经亲眼见到过。可是在尸体周围,我却没有找到这个包,所以,我才会对她的意外死亡产生怀疑,因而建议你去查看一下监控录像。”

王亚楠把头靠在了驾驶椅的后背上,咬着嘴唇半天没有吭声。

“亚楠,我有直觉,晓楠的死肯定不是意外!”

王亚楠一脸的无奈:“要不这样吧,110监控中心的副主任是我的同学,我给他打个电话,调看一下这段录像,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的话,我们就有立案的根据了。”

章桐点点头。

前面马路拐弯处出现了一辆白色的医院殡葬车,与王亚楠的车擦肩而过的那一刻,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第二节

“你说什么?今天傍晚凤宾路上五点到六点的路面监控录像你那边现在找不到?这不可能,你们110的监控探头现在马路上到处都是,我当时就在现场,安全岛附近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有你们安置的探头。上面的红灯在闪,我亲眼看见的。”因为焦急,王亚楠讲话的语速越来越快,“你再查一查!我十分钟后再找你!”

挂上电话后,王亚楠皱眉查看着面前办公桌上的李晓楠的个人档案复印件。尽管她嘴上说不插手这件蹊跷的交通事故案,但是既然涉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且章桐所说的疑问想想也确实有道理,所以王亚楠决定先了解一下,这样一来,对章桐也好有个交代。

“王亚楠,110指挥中心刚才来电通知说,有人从温泉小区打电话报案,声称她丈夫今天凌晨被人害死了。”说话的是王亚楠的新助手,副队长王建,身材不高,却很壮实,面相很和善。负责刑侦的李副局长也是没有办法,王亚楠身边的副手就像走马灯般不停地换,原来的副队长赵云直到现在还因伤在床上躺着,按照医生的保守说法,能坐起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正常说法是第三节脊椎骨断裂,不死都是个高位截瘫,现如今这样的恢复情况就已经大大超出想象了。这样一来,王亚楠身边不能没有固定的助手,李局就只能咬咬牙把目光投向了新分来的转业干部王建,心想找个生手或许能够容忍一点儿王亚楠的坏脾气,名为让王亚楠带着他入门,其实则是希望一物降一物,本来就正愁没地方安置这个新来的什么都不懂的转业干部呢。

王亚楠却不是那么容易适应身边有新面孔的人,她本来心情就糟糕到了极点,王建却似乎没注意到顶头上司脸上的微妙变化,相反一边低头看手里的电话记录,一边还在继续问道:“我该怎么办,王队长?”

“你说你该怎么办?你是副队长,你连怎么处理这种突发情况都不知道吗?还好意思问我!不要动不动就把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往我这边捅,我们办案最重要的就是证据,你明白吗?自己去查吧!”

“我查?”

“你看我闲得无聊是不是?这点儿事情难道还要我成天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吗?”

王建没再吭声,尴尬地点点头,算是领下了命令,然后转身离开了王亚楠的办公室。

章桐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下定决心拨打了刘春晓的电话号码,铃声响过两声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低音。

“刘春晓,是我,章桐!”

对方停顿了有两三秒钟的时间,背景传来了关门声,紧接着刘春晓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桐,我在开会,你找我有事吗?”

“想请你帮个忙,我现在在局里,你什么时候方便见面?”

“我开完会就过去。”这一次,刘春晓没有丝毫犹豫。只要章桐需要,刘春晓愿意随时随地陪伴在她身边。他非常清楚,倔犟的章桐没有碰到真正的困难是绝对不会向自己求助的。

大约一个钟头后,刘春晓驾车匆匆赶到市公安局,在职工餐厅里见到了紧锁着眉头的章桐。他努力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小桐,让你久等了。院里一个普查会,都开了一整天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我要你帮我个忙。”

刘春晓点点头:“说吧,我会尽力的。”

“今天傍晚五点半左右在市区凤宾路上的星巴克咖啡馆门前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死者是天使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叫李晓楠,我要马上查看她的尸体。就在今晚。”

“你的意思是你要验尸?”刘春晓有点儿糊涂了,“那已经确定是一起凶杀案了吗?”

章桐摇摇头:“目前还没有。”

“那……”刘春晓犯难了,“目前来说这不是一起凶杀案,处理起来就走交警那边的程序,而死者又有家属,我想人家可能不会愿意让你们法医介入的,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急诊科的医生是死于谋杀吗?”

“死去的医生是我的大学同学,叫李晓楠,她被撞死的时候,正在赶来和我见面的路上。”紧接着,章桐就一五一十地把李晓楠的电话内容以及相约见面的经过都告诉了刘春晓,最后补充道,“李晓楠和我是一样的人,我们的工作都很忙,只不过不同的是,她的病人都是活着的,而我每天所面对的,则都是死人。我们几乎没有业余生活,维持友谊的方法就是逢年过节发个电子邮件,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而已。我们几乎从没有主动约过对方见面闲聊,因为我们没有时间。但是这一次,她在短短一天之内接连打了两次电话给我,说找我有要紧事情,非得今晚约我见面,还说有重要东西要给我看。可是,刘春晓,案发现场,我没有找到她的包。”说着,章桐的眼中闪烁着亮晶晶的东西,“你知道吗?她是在安全岛上等红灯时突然摔倒在马路上出事的。我没有来得及仔细查看伤口,但是,很明显,她是被车轮碾过了身体。刘春晓,我想请你想办法通过你的朋友帮我延缓这起交通事故案件的处理,哪怕只有一天也可以,只要一个钟头,让我有机会好好查一查她的真正死因。她是急诊科的医生,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头脑冷静,因为那是她的工作方式,在安全岛上突然跌倒而惨死,我没有办法相信这只是一起简单的车祸。”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盘龙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太古神王秦问天 武动乾坤 残次品 武炼巅峰 最强弃少叶默 神医嫡女 绝世武神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