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天气不是一般的热,这秋老虎还真恐怖,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走在小区过道上,阿成感觉自己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厚厚的保安制服早就牢牢地贴在了身上,让他感觉浑身难受,每走一步都像是和穿在身上的衣服打架,阿成的心里郁闷极了。

虽然时间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但是闷热的程度却丝毫不输于白天大太阳底下。阿成的晚班刚刚开始,他抬头朝两边的大楼看了看,高高的看不到楼顶,没有几家亮着灯,一片黑漆漆的,耳边只有空调外挂机发出的嗡嗡声。他数过,这里已经是第五排楼栋了,前面拐个弯后,就可以抄近路回到小区门口的保安监控室。这一圈巡逻就算结束了。

突然,耳边一阵怪异的风刮过,阿成浑身一哆嗦,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左边不到两三米的地方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嘭!”在这寂静的夜晚,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刺耳。

难道有人半夜三更扔垃圾?可是声音听着又不像。阿成迅速把手电筒的光照向了发出巨响的地方,眼前的一幕让他顿时胆战心惊——一个人正一动不动地面朝下趴在不远处的血泊中。

时间仿佛凝固了,阿成的腿有些发软。他忐忑不安地向前走去,硬着头皮看了看水泥地上躺着的人的动静,又下意识地把手电筒照向楼顶。他相信是自己眼花了,他似乎看见一个黑影在五楼还是六楼的窗口探了一下脑袋,随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成蹲在跳楼人的身边,脑子里一片空白,他颤抖着伸出右手想去触摸那人的颈动脉,手指还没有触到皮肤,突然,趴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人竟然动了一下,隐约还发出呻吟声。阿成立刻就像触了电一般猛地跳了起来,拼命甩着双手,然后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110,结结巴巴地报警说道:“快……快来温泉……小区,我是保安,有人……有人跳楼,还活着。对,还活着。温泉小区……”

接到120中心的紧急出诊指令后,天使医院急诊科医生李晓楠立刻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迅速清醒了过来。她一边招呼着今晚的两个助手,一边强忍着剧烈的头痛匆忙拎起急救箱向已经发动的救护车跑去。

李晓楠很累,她很肯定自己有生以来都没有这么累过,如果不算刚才在值班室的木条长凳上那十分钟打盹的时间,她已经整整二十三个小时没合过眼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变差,大概是太累的缘故吧,这段日子以来急诊科的出诊量骤增,仅有的三个医生几乎每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李晓楠都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洗过澡了,刚才经过外科重症监护区的水槽边停下洗手的时候,她一边就着凉水吞下了两粒散利痛,一边随意朝着镜子里的自己瞥了一眼,心情立刻变得糟糕透了,黑黑的眼圈下有两大块眼袋,头发凌乱地挂在额前,结成个黑团。可是尽管如此,出诊命令一来,李晓楠就完全顾不上抱怨形象和剧烈的头痛了。

救护车拉着长长的刺耳的警报声冲进了温泉小区,硬生生地把凌晨的宁静给撕开了一道口子。小区里高楼上的灯一盏盏地亮了起来,睡眼蒙眬的人们要么摇摇晃晃地走出家门,要么皱着眉头从窗口探出头,试图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发地在五号楼和六号楼之间的空地上,此时,最先发现坠楼事件的保安阿成正一脸沮丧地向匆匆赶来的当班主管汇报着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还时不时地回头,心有余悸地看一眼地上血泊中的那个人。

120急救车在人群外停下了,李晓楠带着两个助手扛着担架挤过了人群,来到了坠楼者的身边。放下急救箱,一阵头晕袭来,她赶紧伸手撑住水泥地面,一边为躺在地上正逐渐失去意识的坠楼者紧急检查生命体征,一边回头询问着站在旁边的保安阿成:“他是什么时候摔下来的?”

“大概,大概,十分钟之前,我没注意看时间。”保安阿成紧张地搓着双手。

李晓楠冷静地对身边的助手说道:“颅骨多处下陷复合性骨折,左侧锁骨和肱骨骨折,昏迷指数是二级,对刺激有反应,生命体征微弱,马上插管做固定处理。通知医院,准备二号手术室,我们这边有一个需要紧急抢救的高空坠落危重病人,十分钟内到达……注意脖子,我担心会引起他脊髓断裂!”

救护车发了疯似的冲进了天使医院急诊科专用通道,早就有急诊科护士拉着轮床守在了通道旁。等救护车停下后,迅速打开后车门,浑身血淋淋的病人紧接着就被拉出了车厢,移到了病床上。李晓楠紧跟在护士身后,向手术室跑去。此刻的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多一秒钟,就多一分挽回生命的机会。

急诊室的手术就是在和生命、和时间赛跑,所以急诊科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时间的宝贵。

一个护士伸手调整头顶上方的无影灯,将光束集中在病人的胸部,另外两个护士则迅速用剪刀剪开病人前胸的衣服,准备做术前清理。麻醉师和手术助理也正在紧张地做着各项准备工作。

“先准备八百毫升O型血!”

“血压?”

“上压八十,下压四十,还在下降!”

“脉搏?”

“每分钟……”

突然,负责做术前清理工作的一个护士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打破了急诊室里紧张的气氛。

“天哪!”

李晓楠闻声皱眉抬起头,手下的这几个护士都不是新手,做急诊科的人是不应该见到病人血淋淋的伤口后就大呼小叫的,今天有些反常。不过,这几天急诊科的每一个人都很反常,猛增的工作量让大家的神经一天到晚都绷得紧紧的。

“怎么了,小陈?有什么问题吗?”李晓楠一边准备手术,一边顺口问道,言语之间有少许责怪的意味。

“李医生,你快看,这人应该是刚刚动过大手术。”

果然,顺着护士小陈胖胖的手指所指的方向,急诊室里的人都注意到了病人赤裸的腹部有一道很清晰的缝合伤口,伤口的肌肉还很新鲜,显然形成并不太久。由于高空坠落所产生的巨大撞击力,伤口已经被撕裂开,血肉模糊。

李晓楠的脑子里发出了嗡嗡的响声。不会的,世界上不应该有这么巧的事情,短短的三天时间里,类似这样的诡异伤口李晓楠已经第五次看到了,她没有办法使自己冷静下来。

“李医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耳边传来麻醉师小吕善意的提醒。

“清理伤口,马上手术!”这一刻,李晓楠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而面前正躺着一个随时有可能没有生命的病人。

当心电图上的那个亮点最终变成一条可怖的直线时,李晓楠的心都凉了,她麻木地尽着最后的努力,可是,肾上腺素和电击在病人的身上却丝毫没有起到任何挽救生命的作用。虽然这样的结局在李晓楠实施开胸手术时就已经预料到了,但是真正面对死亡时,李晓楠还是感到很痛苦。她推门走出急诊室的时候,脚步已经有一些踉跄不稳,一阵剧烈的头痛伴随着恶心猛烈地袭来。

第二节

“李医生,你别太难过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助理护士徐贝贝在一边安慰,“你脸色很差,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我扶你去休息室?”

李晓楠苦笑着摇摇头:“没事,我还有事情要做。我回办公室,有电话打到那边找我吧!”

徐贝贝点点头,走开了。

推开沉重的办公室大门,李晓楠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她走到办公桌前,迅速打开电脑。在等待电脑开机的短暂间隙,李晓楠犹豫了一下,终于妥协了,剧烈的头痛丝毫没有减轻的感觉,为了让自己此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她掏出了随身带着的小药盒子,从里面倒出了最后两粒散利痛,就着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杯冷水仰脖喝了下去。李晓楠的心情糟糕透了,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病人死在自己的手术台上。作为一名急诊科医生,却无力挽回生命,李晓楠感到从未有过的深深自责。

电脑终于进入了医院平台页面,李晓楠随即调出了一个月以来自己所经手的每一个急诊案例,最后甚至查阅了科里其他医生的病历报告。随着一页页病历的翻动,她的目光中再也看不见刚刚走下手术台时那疲惫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恐惧与疑惑。

粗略看过所有病历后,李晓楠拉过鼠标,点击了几份有疑问的病例,最后按下了“打印”,打印机在刺耳的“吱吱嘎嘎”的声中开始了工作。

尽管知道私自打印病历是违反院里的相关保密规定的,但是李晓楠却顾不了那么多了。打印机结束工作后,她迅速把厚厚的几页纸收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抽屉中。这几页病历的主人都没有能够顺利地走下急诊室的手术台,每一页病历的最后都有这么一句冰冷的话语——该病患已经死亡!

做完这一切后,李晓楠长长地松了口气。她刚要伸手去拿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听筒,想了想,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凌晨三点多,这个时候给人家打电话不好。她微微一笑,或许是太多止痛片的药效终于起了作用,沉沉的倦意迅速冲进了她的脑海中。李晓楠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趴在办公桌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窗外,夜空中没有半点儿星光,没有一丝风,空气依然闷热难耐。远处传来了熟悉的急救车的鸣笛声,很快就被空调的嗡嗡声给湮没了。李晓楠睡得很熟,她太累了,所以周围随后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讲,似乎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办公室的门在轻轻地开启后,没多久又轻轻地关上了,一个黑影迅速闪进了过道尽头的另一间空办公室,里面一片漆黑。黑影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个快拨键,电话在响过一声后就被接通了,黑影随即压低了嗓门:“她可能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我查看过电脑访问记录。我该怎么办?……这样合适吗?……好的,好的,一切都听你的。”

电话很简短,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黑影挂断电话后,闪出了办公室。他左右看了看,过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响。为了节约电费开支,医生办公区的走廊每天晚上都不开灯,所以黑影根本就不用担心此时有谁会注意到自己,他熟门熟路地推开了楼道旁的一扇小门,迅速离开了办公区的范围。

第二天一早,离八点交班还有很长的时间,汪松涛教授同往日一样早早地来到了医院。今天是周三,他有门诊,不用打听,此刻门诊大厅里挂他号的人肯定已经排到了大门外。所以每周的这天,他都必须比平时早一个小时来上班。

刚走进医院门诊大楼,就有人在身后叫住了他:“汪教授,等等我!”

汪松涛一愣,转身看去,立刻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得意门生李晓楠,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了关切的笑容。

“还没下夜班啊,小李?”

李晓楠点点头,满脸凝重:“汪教授,我想和您谈谈!”

“哦?有什么事吗?我一会儿还有门诊。”

“我知道,就耽误您一会儿时间,您说过我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您的,而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去您的办公室,可以吗?”李晓楠神情执著地拍了拍手中抱着的一个文件袋。

“好吧,那就跟我来!”汪松涛显得很无奈,转身向楼上走去。

这已经是自己成为法医后的第五个年头。

上满发条的老式闹钟总是能够及时把章桐从沉沉的死睡中惊醒。尽管这个闹钟已经陪伴了她十几年,外表早就已经锈迹斑斑,但她却还是没有办法习惯闹钟所发出的刺耳尖叫声,所以每天早上只要闹钟一响,章桐立刻就醒。紧接着就是一个常年不变的动作——扑向闹钟,按下闹铃开关。基本上这套动作做完,房间里重新又恢复平静时,章桐要想再睡回去,那就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第三节

这是一个有点儿闷热的早晨,虽然还是清晨六点,可是窗外却已经早早地显露出了耀眼的太阳光。章桐深吸一口气,下了床,扭动着脚指头穿上了拖鞋,懒懒地向盥洗室走去。身后,刘春晓送给她的一只一岁半大的金毛犬则打着哈欠乖乖地走回了卧室门口的小窝里,这标志着它守夜的使命完成了,而新的一天也由此开始了。

母亲住院后,章桐把原来家里的老房子卖了,重新在城市的另一头贷款买了一套小居室,房子并不大,毫不夸张地说只有原来老房子面积的三分之一。最糟糕的是两间卧室全都背阴,对于在一年四季中有三个月是雨季的安平市来说显然是一个不太明智的选择。可是尽管如此,签合同付定金的时候,章桐却一点儿都没有犹豫过。她只想尽快换个环境,好让自己的生活恢复平静。

她走进鸽子笼般拥挤不堪的厨房里,打开水龙头开始接水准备下面条。在等水烧开的间隙,章桐又重新溜进了盥洗室,开始认真地打量起镜子中的自己,眼睛肿胀不说,还有红红的血丝,这都是因为昨晚加班赶了一个尸检报告。说实话,章桐早就已经记不清这个月里加了多少个晚班了。自从法医室的袁浩退休后,整个安平市重大刑事案件的尸检工作以及最后把关审阅的一系列琐事就都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章桐都忙晕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厚厚的眼袋,暗暗叹了口气,工作忙是好,但是,章桐总觉得这样一来自己的生活中就少了点儿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吗?

匆匆吃完面条,章桐换好衣服后,拿上挎包和钥匙,准备出门上班。她刚走到门口,正要打开门,身后却传来了一声轻轻的狗吠。

章桐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笑容,她抿着嘴转过身,蹲下,亲热地伸手拍了拍金毛馒头宽宽的大脑袋,馒头则仰着一张憨厚的狗脸讨好地注视着新主人,嘴里叼着一只早就被咬得面目全非的棒球。

“馒头,我要上班去了,你好好看家,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馒头似乎听懂了章桐的嘱咐,它摇了摇毛茸茸的大尾巴,乖乖地把球放在地上,然后站着一动不动。馒头是刘春晓执意要送给章桐的,当然了,刘春晓这么做也带有一种赔罪的性质,自从被借调到检察院后,总是不在章桐身边。话说出口当然不是这样的,刘春晓性格比较内向,只是说章桐一个人住,身边有只狗相伴,总要感觉放心一点儿,而馒头也很通人性,每晚忠实地守护在章桐的床前,这样一来,只要伸手摸到那毛茸茸的大尾巴,章桐晚上睡觉就会踏实多了。

走出楼栋的时候,章桐一抬头,天空不知道何时竟然变得阴沉了,刚才还明晃晃的阳光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东边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风一阵一阵地大了起来,空气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闷热难耐了。

章桐皱了皱眉,没想到天变得这么快,今天看来一场雷阵雨是避免不了的了。她伸手在挎包里摸了摸,直到触到了一把硬硬的伞骨,这才放心地走下了楼梯,顶着风,斜着身子,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快步走去。

尽管早起了一个钟头,章桐还是坐着笨重的公交车在拥挤的马路上左冲右突了四十多分钟后,才远远地看到安平市公安局的大楼。这座六层高的建筑,在对面光鲜亮丽的十二层高的安平市中国银行大楼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陈旧,灰色的外墙、铝窗、玻璃门,还有每一个进出大楼的人脸上那长年累月的疲惫的神情,让章桐不由得默默叹了口气。她走下公交车,沿着公安局大楼前的台阶拾级而上。

“章法医,你来得可真早!”

和章桐打招呼的是保安老马,他的晚班还有半个钟头才结束,坚持了一个晚上,再壮实的年轻人的脸色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何况老马。章桐知道,老马总是选择上晚班也是有难言之隐的,要不是为了替女儿积攒上大学的费用,五十岁的老头也不至于为了那少得可怜的几个夜班津贴而天天晚上卖命上班啊!

“老马叔,还没下班啊?你要注意身体,多休息。”

“还没下班呢,不过也快了。谢谢关心!”老马的脸上永远都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章桐急匆匆地走进大厅,在等电梯的间隙,她瞥了一眼通往刑警队办公室的走廊拐角,不出她所料,王亚楠的办公室里依然亮着灯。看来昨天晚上又有案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平时即使没有案子,王亚楠作为刑警队新任的一把手,又是一个女人,不拼命工作的话,在这个男人的圈子里是很难站得住脚的。

相比之下,章桐感觉自己要幸运多了,她不由得无声地苦笑了下,没人会和自己争法医这个位置的,大家躲还来不及呢!人们对于死人总是有着一种天生的畏惧感。章桐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看了看,几乎天天和死人打交道,她唯一担心的是,这种坦然面对死者的感觉哪一天会突然消失,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就糟糕了。

电梯里除了章桐以外,没有别人,本来除了法医室那寥寥无几的几个工作人员外,就没有人会没事上那个冰冷的地方串门。所以,章桐平时上班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会在狭窄的电梯里被挤得喘不过气来。

红色的指示灯显示地下一层到了,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章桐迫不及待地跨了出去,没想到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潘建,怎么啦?一大早就风风火火的,到底出什么事了?”章桐一边倒吸着凉气蹲下身子伸手揉被潘建踩痛的脚趾,一边抬头皱眉抱怨道。

话音刚落,还穿着工作服的潘建却早已钻进了电梯。他伸手按住了正要关闭的电梯门,探出头来,并没有正面回答章桐的问题。

“章法医,刚才有你一个电话,打到办公室了,打了两次,是个女的,姓李。她急着找你,说是天使医院的,你的同学!”

“哎,你说详细一点儿,她有说是什么要紧事吗?”章桐猛然意识到因为搬家,所以还没有来得及把新的电话号码发邮件告诉朋友,而手机也因为不慎丢失而不得不重新换了号码,这段日子工作一直很忙,很多事碰到一块儿,也就自然而然地把这些琐事给丢在脑后了。想到这儿,她赶紧站起身,刚想接着追问,话说到一半,电梯门却已经牢牢地关上了。

“这小子,火急火燎地赶着去投胎啊!”章桐无奈,只能嘟嘟囔囔地转身向走廊尽头的法医办公室快步走去了。她可不想再误了这个突然到来的电话,说不准真的有什么要紧事呢,看潘建刚才一脸严肃的神情,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一推开法医办公室的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隔夜的炸鸡腿的味道,混杂着办公室里本来就有的浓浓的消毒水气味,章桐的脑袋不由得有些晕晕的,她把排气扇开到最大档,又反手把门打开。看着办公桌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肯德基食品袋,章桐只能在开始一天的工作前先清理干净。

最后一个油花花的纸袋子被塞进了圆圆的垃圾桶,章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潘建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进来,满面笑容,手里抱着个大纸袋子,肯德基叔叔正在上面咧着大嘴巴憨笑着。

“不会吧,你还吃?这办公室里都什么味道了!”章桐终于爆发了,“我已经忍你大半个月了。”

没想到潘建听了这话后却立刻一脸的委屈:“章法医,我也没有办法啊,小辛在对面肯德基餐厅上班。”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二章
热门: 医品宗师 傲世九重天 极品家丁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盛世嫡妃 龙符 天官赐福 春日宴 九重紫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