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完结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一课业繁重,计算机系更甚。

顾明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班级,她走得缓慢,低头快速在屏幕上打字:[我准备去食堂,有人需要带饭吗?]

寝室群久久没人说话。

顾明音觉得奇怪,这群人平日懒得一批,以往这个时候早就让她把啤酒饮料小龙虾安排上了,哪能安分这么久。

“明音!!”

突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把。

她回过头,惊讶挑眉:“你们不在宿舍?”

“我们的大好青春怎么能白白浪费在宿舍!”

顾明音缄默几秒:“让我帮你们糊弄老师点名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

花小小嘿嘿笑了两声,凑上前道:“国外友校来了个交流生,据说是代表学校参加这次ai展览的,长得巨他妈帅,惊天动地的帅。”

“哦。”顾明音不为所动,“所以你们是去看帅哥了?”

她上下打量对方几眼。

花小小和她一样是计算机系的,平常糙得很,不洗脸去上学是常有的事。今天倒好,小裙裙小凉鞋,底妆一步没落,仔细看嘴唇上的口红颜色有点眼熟。

“那这帅哥的魅力真够大,999就用上了。”

花小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亲热挽住顾明音的胳膊:“我可没白用你的,中午请你吃饭。”

顾明音无奈地摇了一下头。

“没骗你,真的帅,现在正在和教授在食堂呢,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说话间,花小小忽然站直,不动神色地捏了一下顾明音手指。

她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春日明媚,近处的青年西装革履,站如玉树,乌发下的眉眼冷倦,树影将他勾勒成一幅慵懒漂亮的画卷。

顾明音不受控制的停下脚边,站在旁边的花小小再次盯着他发呆。

“怎么样,帅吧。”

顾明音没说话,神色恍惚。

沈予知出国已有一年,两人偶尔联系,可是因为时差和学业,联络的次数逐渐减少,上一次通话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一个月前。

顾明音再次见到沈予知有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

出国一年让他变了很多,个子高高的接近一米九,体型比例近乎完美,头发也剪成干净利落的短发,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干净中透着疏远的气质。

要不要去打招呼?

怎么说?

顾明音一时犹豫,沈予知已经看了过来。

那双桃花眼直勾勾落在她身上,顾明音心头一跳,还没做出反应,沈予知径直走来。

“手机。”

沈予知垂着眼睑,摊开的掌心细腻白皙。

顾明音条件反射把手机递过去。

沈予知把屏幕对着她脸一扫,解锁后在里面输入号码,紧接着又还到她手上:“这是新号码。”

“哦。”

沈予知双眼闪烁:“那我去找教授了。”

“嗯。”

沈予知抿了抿唇,绕过她直接离开。

花小小整个人都是傻的,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抓住顾明音的胳膊疯狂晃了晃:“卧槽卧槽,姐妹他看上你了!!你们成了后能不能让他帮我改论文啊!”

顾明音没有理会陷入癫狂的室友,倏自对着手机里的号码出神。

[宝贝:音音我在家等你~]

顾明音不予理会,面无表情地把备注改回名字。

**

晚上。

顾明音回到了两人原来的住处。

一年过去这里没有丝毫改变。

她抬起头,看到顶楼的窗户黑压压一片,顾明音沉神几秒,独自上楼。

密码没有换,她小心翼翼将门打开。

客厅空空荡荡,沈予知估计还没有过来,她正要开灯,一抹烛火随着身影从二楼下来。

青年手捧蛋糕向她走来,摇曳的烛光为那张漂亮的面容镀了层浅浅的温柔的光。

“明音,生日快乐。”沈予知将蛋糕捧在了她面前。

顾明音一愣:“生日?”

“是呀,生日。”他说,“我承诺过的,以后每年都陪你过生日。”

顾明音这才想起沈予知曾私自为她定了一个生日,没想到就连自己都忘记的事他还会记得。

她突然注意到他下半身穿的是裙子,很眼熟,好像还是去年陪她过生日时,他穿过的那条。

火光在他眼底跳跃。

他好像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变。

顾明音一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过这个房间,一切都是最初始的模样。

她闭眼许愿,吹灭蜡烛,客厅重归黑暗。

彼此的呼吸声在夜色里交织,他的双眼是深沉的看不见底的深海,汹涌着波涛暗流。

“所以你是特意回来给我过生日的?”

“还、还有其他。”

“嗯?”

“追……追老婆。”

说这话的时候,沈予知紧张到舌尖发麻,尾调都打着颤。

顾明音忍俊不止。

她伸手扯了扯他身上的那条裙子,“就这样追?”

沈予知屏住呼吸,耳根火热。

顾明音也不想继续逗他,正要开灯,忽然听到他说:“我每天都在好好学习,也有好好健身,之前和朋友一起开发的软件赚了几十万刀,成本是你之前给我的二十万分手费。”

沈予知越说越结巴:“这次回来是为了ai设计赛,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国内的情况,我们准备……准备回国开公司,因为开公司要本金,所以我可能没钱追你……”

沈予知的声音低了下去。

顾明音的眉头狠狠一跳。

“但是……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也会只为你一个人穿裙子。”他摸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顾明音,你愿意嫁给我吗?”

盒子里放有一枚钻戒。

戒指在黑夜里折射出细微的光泽。

顾明音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当即怔了一下。

“我回来,主要是想找你结婚。”

顾明音:“?”

顾明音:“那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答应呢。”

沈予知手一抖,睫毛颤了颤,嗓音低浅:“没事,我可以每年问一遍。”

顾明音忍着笑:“每年?”

“嗯。”沈予知轻轻抿唇,“每年。”

简短两字充满执拗。

沈予知没告诉顾明音的是这个戒指他早就买上了,每日带在身上,日复一日模拟着向她求婚时要说的话。

沈予知无法确定顾明音的心意,但他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他的心跳不会说谎;

他的喜欢也永不改变。

所以他回来了,毫无保留地把排练许久的告白说给她听。

“我喜欢你。”

“我知道。”

“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我也知道。”

沈予知屏息凝神,小心翼翼望着她:“那你、你答应吗?”

顾明音抬手将垂落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安静时的眉眼别有一番韵味。

沈予知紧张到呼吸滚烫,额头泌出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知道自己过于冲动,但也更怕顾明音和其他人在一起。

等待回应的这段时间漫长又充满煎熬。

时针滴答滴答转动着,沈予知的眼神中充满不安惶恐。

终于,顾明音拿起那枚戒指。

她在沈予知不敢置信的视线中缓缓将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做工精致的钻戒衬得她的手指格外细长。

顾明音轻轻摩挲着那枚冰冷的戒指,然后抬起头,眸中倒映着他此刻惊讶又呆滞的表情。

“你、你答应了?”

顾明音点点头。

“那你……”沈予知眼眶红红的,“不讨厌我了?”

“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

他聪明漂亮,优点集于一身。

顾明音是生气过沈予知的欺瞒,可比起那些,他所付出的要多得多,多到让她无法忽视。

她一个人走过高考,迈入大学;一个人生活,睡觉,偶尔和系统扯皮。

明明这些都是她前世做过的事情,如今再做却觉得孤独。

今天再回到这里,回到他们生活过的地方。

顾明音才意识到,她一直有所思念。

“沈予知,你可以吻我了。”

沈予知呆了呆。

他还没来得及动作,顾明音便扯住他胸前衣襟,踮起脚尖亲吻过去。

唇齿相依,他们清晰感触到彼此。

沈予知手上的蛋糕一下子摔到地上,他抱着她滚到一旁的沙发上,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或者是更过分的举动,顾明音都没有拒绝。

**

两人即将订婚的消息像插上翅膀般飞遍大街小巷。

顾明音的手机几乎每小时都会收到骚扰短信,她被吵得心烦,索性直接屏蔽所有人消息。

“沈予知,你可以吻我了。”

沈予知呆了呆。

他还没来得及动作,顾明音便扯住他胸前衣襟,踮起脚尖亲吻过去。

唇齿相依,他们清晰感触到彼此。

沈予知手上的蛋糕一下子摔到地上,他抱着她滚到一旁的沙发上,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或者是更过分的举动,顾明音都没有拒绝。

**

两人即将订婚的消息像插上翅膀般飞遍大街小巷。

顾明音的手机几乎每小时都会收到骚扰短信,她被吵得心烦,索性直接屏蔽所有人消息。

“沈予知,你可以吻我了。”

沈予知呆了呆。

他还没来得及动作,顾明音便扯住他胸前衣襟,踮起脚尖亲吻过去。

唇齿相依,他们清晰感触到彼此。

沈予知手上的蛋糕一下子摔到地上,他抱着她滚到一旁的沙发上,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或者是更过分的举动,顾明音都没有拒绝。

**

大一课业繁重,计算机系更甚。

顾明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班级,她走得缓慢,低头快速在屏幕上打字:[我准备去食堂,有人需要带饭吗?]

寝室群久久没人说话。

顾明音觉得奇怪,这群人平日懒得一批,以往这个时候早就让她把啤酒饮料小龙虾安排上了,哪能安分这么久。

“明音!!”

突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把。

她回过头,惊讶挑眉:“你们不在宿舍?”

“我们的大好青春怎么能白白浪费在宿舍!”

顾明音缄默几秒:“让我帮你们糊弄老师点名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

花小小嘿嘿笑了两声,凑上前道:“国外友校来了个交流生,据说是代表学校参加这次ai展览的,长得巨他妈帅,惊天动地的帅。”

“哦。”顾明音不为所动,“所以你们是去看帅哥了?”

她上下打量对方几眼。

花小小和她一样是计算机系的,平常糙得很,不洗脸去上学是常有的事。今天倒好,小裙裙小凉鞋,底妆一步没落,仔细看嘴唇上的口红颜色有点眼熟。

“那这帅哥的魅力真够大,999就用上了。”

花小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亲热挽住顾明音的胳膊:“我可没白用你的,中午请你吃饭。”

顾明音无奈地摇了一下头。

“没骗你,真的帅,现在正在和教授在食堂呢,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说话间,花小小忽然站直,不动神色地捏了一下顾明音手指。

她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春日明媚,近处的青年西装革履,站如玉树,乌发下的眉眼冷倦,树影将他勾勒成一幅慵懒漂亮的画卷。

顾明音不受控制的停下脚边,站在旁边的花小小再次盯着他发呆。

“怎么样,帅吧。”

顾明音没说话,神色恍惚。

沈予知出国已有一年,两人偶尔联系,可是因为时差和学业,联络的次数逐渐减少,上一次通话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一个月前。

顾明音再次见到沈予知有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

出国一年让他变了很多,个子高高的接近一米九,体型比例近乎完美,头发也剪成干净利落的短发,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干净中透着疏远的气质。

要不要去打招呼?

怎么说?

顾明音一时犹豫,沈予知已经看了过来。

那双桃花眼直勾勾落在她身上,顾明音心头一跳,还没做出反应,沈予知径直走来。

“手机。”

沈予知垂着眼睑,摊开的掌心细腻白皙。

顾明音条件反射把手机递过去。

沈予知把屏幕对着她脸一扫,解锁后在里面输入号码,紧接着又还到她手上:“这是新号码。”

“哦。”

沈予知双眼闪烁:“那我去找教授了。”

“嗯。”

沈予知抿了抿唇,绕过她直接离开。

花小小整个人都是傻的,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抓住顾明音的胳膊疯狂晃了晃:“卧槽卧槽,姐妹他看上你了!!你们成了后能不能让他帮我改论文啊!”

顾明音没有理会陷入癫狂的室友,倏自对着手机里的号码出神。

[宝贝:音音我在家等你~]

顾明音不予理会,面无表情地把备注改回名字。

**

晚上。

顾明音回到了两人原来的住处。

一年过去这里没有丝毫改变。

她抬起头,看到顶楼的窗户黑压压一片,顾明音沉神几秒,独自上楼。

密码没有换,她小心翼翼将门打开。

客厅空空荡荡,沈予知估计还没有过来,她正要开灯,一抹烛火随着身影从二楼下来。

青年手捧蛋糕向她走来,摇曳的烛光为那张漂亮的面容镀了层浅浅的温柔的光。

“明音,生日快乐。”沈予知将蛋糕捧在了她面前。

顾明音一愣:“生日?”

“是呀,生日。”他说,“我承诺过的,以后每年都陪你过生日。”

顾明音这才想起沈予知曾私自为她定了一个生日,没想到就连自己都忘记的事他还会记得。

她突然注意到他下半身穿的是裙子,很眼熟,好像还是去年陪她过生日时,他穿过的那条。

火光在他眼底跳跃。

他好像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变。

顾明音一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过这个房间,一切都是最初始的模样。

她闭眼许愿,吹灭蜡烛,客厅重归黑暗。

彼此的呼吸声在夜色里交织,他的双眼是深沉的看不见底的深海,汹涌着波涛暗流。

“所以你是特意回来给我过生日的?”

“还、还有其他。”

“嗯?”

“追……追老婆。”

说这话的时候,沈予知紧张到舌尖发麻,尾调都打着颤。

顾明音忍俊不止。

她伸手扯了扯他身上的那条裙子,“就这样追?”

沈予知屏住呼吸,耳根火热。

顾明音也不想继续逗他,正要开灯,忽然听到他说:“我每天都在好好学习,也有好好健身,之前和朋友一起开发的软件赚了几十万刀,成本是你之前给我的二十万分手费。”

沈予知越说越结巴:“这次回来是为了ai设计赛,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国内的情况,我们准备……准备回国开公司,因为开公司要本金,所以我可能没钱追你……”

沈予知的声音低了下去。

顾明音的眉头狠狠一跳。

“但是……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也会只为你一个人穿裙子。”他摸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顾明音,你愿意嫁给我吗?”

盒子里放有一枚钻戒。

戒指在黑夜里折射出细微的光泽。

顾明音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当即怔了一下。

“我回来,主要是想找你结婚。”

顾明音:“?”

顾明音:“那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答应呢。”

沈予知手一抖,睫毛颤了颤,嗓音低浅:“没事,我可以每年问一遍。”

顾明音忍着笑:“每年?”

“嗯。”沈予知轻轻抿唇,“每年。”

简短两字充满执拗。

沈予知没告诉顾明音的是这个戒指他早就买上了,每日带在身上,日复一日模拟着向她求婚时要说的话。

沈予知无法确定顾明音的心意,但他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他的心跳不会说谎;

他的喜欢也永不改变。

所以他回来了,毫无保留地把排练许久的告白说给她听。

“我喜欢你。”

“我知道。”

“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我也知道。”

沈予知屏息凝神,小心翼翼望着她:“那你、你答应吗?”

顾明音抬手将垂落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安静时的眉眼别有一番韵味。

沈予知紧张到呼吸滚烫,额头泌出一层薄薄的汗水。

他知道自己过于冲动,但也更怕顾明音和其他人在一起。

等待回应的这段时间漫长又充满煎熬。

时针滴答滴答转动着,沈予知的眼神中充满不安惶恐。

终于,顾明音拿起那枚戒指。

她在沈予知不敢置信的视线中缓缓将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做工精致的钻戒衬得她的手指格外细长。

顾明音轻轻摩挲着那枚冰冷的戒指,然后抬起头,眸中倒映着他此刻惊讶又呆滞的表情。

“你、你答应了?”

顾明音点点头。

“那你……”沈予知眼眶红红的,“不讨厌我了?”

“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

他聪明漂亮,优点集于一身。

顾明音是生气过沈予知的欺瞒,可比起那些,他所付出的要多得多,多到让她无法忽视。

她一个人走过高考,迈入大学;一个人生活,睡觉,偶尔和系统扯皮。

明明这些都是她前世做过的事情,如今再做却觉得孤独。

今天再回到这里,回到他们生活过的地方。

顾明音才意识到,她一直有所思念。

“沈予知,你可以吻我了。”

沈予知呆了呆。

他还没来得及动作,顾明音便扯住他胸前衣襟,踮起脚尖亲吻过去。

唇齿相依,他们清晰感触到彼此。

沈予知手上的蛋糕一下子摔到地上,他抱着她滚到一旁的沙发上,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或者是更过分的举动,顾明音都没有拒绝。

**

两人即将订婚的消息像插上翅膀般飞遍大街小巷。

顾明音的手机几乎每小时都会收到骚扰短信,她被吵得心烦,索性直接屏蔽所有人消息。

等到了正式订婚这天,高中朋友突然给顾明音发来一张朋友圈截图。

[同学a:赵少好像对你念念不忘啊。]

截图里是一张玉的图片。

那张玉已经碎成两半,像是被故意打碎的。

顾明音不予理会,对着镜子穿礼服。

礼服裁剪合体,鱼尾裙更衬她的身形凹凸有致。

望着镜子里那张年轻貌美的面庞,顾明音想到初来时,那个面黄肌瘦,被所有人厌弃的女孩。

现在,她要有家了。

顾明音忍不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笑容,就在此时,系统声响起。

[叮!恭喜宿主摆脱渣男,虐渣线已完成百分之百。]

[叮!恭喜宿主找到真爱,恋爱线已完成百分之百。]

[恭喜宿主完成所有任务,激活完美大结局,您现在可以开启愿望奖励,我们会满足您的三个心愿。]

三个心愿?

顾明音稍加斟酌,说:[第一个:我希望原女主在异世界有幸福的家庭,美满的人生。]

系统:[嗯嗯嗯,第二个呢。]

[第二个,希望我喜欢的人都平安健康。]

系统:[好,第三个。]

第三个。

顾明音眼底划过笑意:[第三个送给一直照顾我的系统,满足它的心愿。]

系统显然没想到有这一出,惊得半天没说话。

“怎么,你不开心?”

系统:[啊啊啊啊啊,爸爸的好宝贝!爸爸果然没白养你!]

顾明音还没说话,就听系统激动地说:[我决定了。]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这个白月光指定有问题 喜欢你的每一秒 刺客之怒 重生乡村霸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渔火已归 似锦 无尽剑装 恶魔的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