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

上一章:第15章 ○-1-5 下一章:第17章 ○-1-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运动会那天,特热。

孟盛楠穿的有点特别,短袖长裤。戚乔的跳远在第二天,说今天是她的随叫随到。孟盛楠笑,看台上俩人边往下看边聊。戚乔嫌弃的扯了扯她的校服裤子,“宽的像麻袋,干嘛不穿短裤啊你?”

她低头看了眼,想了想说:“怕晒黑。”

“切。”

孟盛楠笑了,视线掠向整个塑胶操场又转回来,从看台左右边往过扫。

戚乔拍了拍她:“找谁呢?”

“没啊,随便看看。”

戚乔语重心长:“一会比赛,千万别逞强知道么?”

孟盛楠点头。

文(1)班突然热闹起来,隔了几个班还是能听到他们的起哄。孟盛楠侧头看,那个女生一身荧光色短袖短裤,□□。戚乔突然凑过来,小声问:“漂亮吧?”

孟盛楠‘嗯’了声。

“我听班里女生说她和池铮好了,叫赵有容来着。啧啧,胸可真大,名不虚传啊。”

“什么?”她问。

戚乔狡黠的笑:“有容乃大。”

孟盛楠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嘴巴积点德成么?”

戚乔忍着笑:“rr。”

孟盛楠笑了,看戚乔。

“你是不是羡慕了?”

“有点儿,男生差不多都喜欢胸大的女生。”

“宋嘉树就不是。”孟盛楠一本正经。

“去你的。”

孟盛楠笑,戚乔说完细细的打量她。

“怎么了?”

“楠楠,其实你不化妆就现在这样我都觉得比她好看。”

“咱俩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孟盛楠说。

“不,你是越看越好看哪种。”

“突然这么夸我安的什么心啊?”

“蕙质兰心。”

孟盛楠:“……”

两人聊着,计时员已经打枪,百米接力开始了。全场学生都在呐喊,人声鼎沸。孟盛楠将下巴搭在腿弯上,慢慢的有些累,额头的汗直冒。骄阳似火,一点风都没有。

她有些没劲上来,强撑着。

3○○○米长跑在接力赛后,老师走到台下招呼她们过去。孟盛楠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戚乔赶紧扶住她,问:“没事吧?”

她摇头。

“吓死我了。”戚乔拍拍胸口。

孟盛楠笑了笑,向比赛场地走去。

29个女生一会儿就到齐了,大家都有些紧张,各自安慰友谊第一。孟盛楠看了一眼过去,都扎着漂亮的马尾穿着鲜艳的运动装。好像只有她一个是短发,校裤。

“有容,你男朋友不来看么?”

女生笑了一下,“他说会来看的。”

孟盛楠的心忽地紧了一下。

几分钟后,准备就位。随着一声枪响,她只觉得所有人都像是洪流压得她喘不过气。她跑得很慢,很慢。看台上,戚乔撕心裂肺的喊。孟盛楠一直跑在倒数,她半睁着眼看前头。赵有容一直保持第一名,英姿飒爽。

肚子已经隐隐作痛。

大太阳下,连呼吸都带着烫伤。她不停的在喘气,耳边风声很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鞋里像是灌着铅,越跑越重。身后已经有女生超过她,慢慢的,越来越远。

跑出了已经2○○○米差不多,好多人都已经跑不动了,孟盛楠依旧垫后。

她距离赵有容差了一个圈。看台上,呐喊声依旧有增无减,隔了好远,她还能听见戚乔的声音。她缓缓移动,看起来已经像是在走了。

跑过理(1○),她听见有人在喊。

“池铮,这儿!”

有汗水在流,孟盛楠眨眨眼,眼睛很痛,肚子也是。她不敢偏头看,只是低着慢慢往前蜗牛式前进。那边有人声音很大,“赵有容一直保持第一,不错啊。”

“爱情力量大呗。”一个人在旁边附和。

广播里在报道目前3○○○米比赛实况,她落后太多。声音越来越远,模模糊糊。她没有再听见任何声音,一直往前跑,往前跑。

后来戚乔有说过她那时候好像突然魔怔,不顾一切。

汗水流进眼里,她觉得自己可以看见风。四面八方的喊声助威尖叫,她一直在跑。直到终点,只是还未来得及换气,就已经无力倒下。闭上眼睛那一刻,她看见戚乔朝她跑过来。

好像是睡了很久,又不像是。

睁开眼的视线里戚乔都快哭了:“醒了醒了。”

她这才发现躺在校医务室,只有她们俩。

孟盛楠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

“你还笑?”戚乔假装怒了。

孟盛楠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我挺好的。”

“真想打你了我,你不知道你大姨妈来啊?”

孟盛楠:“知道。”

“那你还跑?”

“跑都跑了。”

“我记得你是一个月最后几天,怎么这次来这么早?”

孟盛楠笑笑:“就这几天的事儿,哪能那么准。”

戚乔叹了口气,“不过别担心,是女医生检查的。”

孟盛楠有些晒。

“当时那么跑就可以了,非得争第一,你看现在这样满意了吧?”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刚说什么?”

“这样满意了吧?”

“不是,上一句。”

“当时那么跑就可以了,非得争——”

戚乔话说到一半,孟盛楠打断:“我第一?”

“对啊,你忘了?”

孟盛楠半撑着身子坐起来,喃喃道:“真的假的?”

“你都这样了,我有那么缺心眼么。”

“然后呢?”

“然后,体育老师背你来这儿了。”

“哦,对了,开始一直跑第一名那个,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叫赵有容的呢?”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她呀,听说最后跑不动了,直接被她男朋友抱走了,就那个池铮。刚你们班长和同学来看你,你们班那个女生,叫薛琳是吧,她说当时看台上都炸开了,都恨不得自己是有容乃大。”

戚乔说完摊了摊手,“我就知道这些。”

“哦。”孟盛楠慢慢缓了口气。

她以为这样或许可以有一线希望被他注意到,哪怕只有一厘一毫。可是没有。作文没拿奖,好吧下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呢,好像没有次序这回事儿,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在意就是不在意,没那么多弯弯绕。

“现在几点了?”她问。

戚乔看了看表,“五点,你睡了一个多小时。”

后来又歇了会儿,戚乔骑自行车送她回家。操场里还有比赛正在进行,喊声一阵高过一阵。回到家的时候那个劲头已经缓了很多,就是腹部还隐隐作痛。盛典知道事儿实在不忍多说,但还是批评了她几句,孟盛楠乖乖受着。

结果那晚又高烧。

一连请了好几天的假打吊瓶,三顿都是流食。就连长跑颁奖礼都是班长代领的,她为文(4)争了光。孟盛楠根本没有料到会是这样,阴差阳错。戚乔还要找出那个暗地搞鬼的人,被孟盛楠拦住了。过去了就算了,翻篇吧。

戚乔后来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成了:“有种精神叫孟盛楠。”

也不算没得到什么,这事儿过了很久之后还会被熟悉的同学拿出来津津乐道。

薛琳有天问她:“怎么拿下第一的?”

她当时手掌撑着下巴,想了想说:“真忘了,只想着赶紧跑完。”

运动会过后,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恢复平静,所有的一切都未改变。孟盛楠一心扎在题堆里,王后雄倍速三年模拟五年高考一套接一套。遇到难题还是找傅松,尽管他的回答总是那么哲学。

几周后的一天,她正在做数学。

抛物线遇上函数,孟盛楠头有点疼。聂晶刚好也在做那个题,两人一起问傅松。

男生思考了有十分钟,才解出答案。

“太难了。”聂晶说。

傅松声音淡淡的:“这题有点超纲,听懂了就行了。”

孟盛楠点头。

聂晶问:“考试会出这种题么?”

傅松抬眼:“不排除。”

“你怎么知道?”孟盛楠问。

傅松淡淡笑了一下,看着她:“哥德巴赫猜想知道吧?”

孟盛楠摇头。

傅松说:“万事皆有可能。”

聂晶抿抿唇,看了男生一眼。

旁边的薛琳停下笔,插了句话:“同桌,你以后不当哲学家都可惜了。”

孟盛楠笑。

傅松没再说话,又低头做题了。

薛琳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将自己笔下的本子递给孟盛楠,“你帮我想想,下一句是什么?”

孟盛楠不知所云,接过一看。

“这是什么?”

“歌词本啊。”

她忍不住翻了几页,全是歌词。

“想起来没?”

二○○○年任贤齐一曲天涯正热火,什么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下一句应该是,孟盛楠想了想说:“空空的天空容不下笑容,伤神的伤人的太伤心。”

“好像是这句吧?”说完,她问薛琳。

“没错没错。”女生接过本子立即写了下来。

那时候总是这样,歌词本好词好句本一大堆。有同学拿了本小说放桌兜里,上课下课眼不离手。那时候各种故事会,一本全教室传着看了个遍,更有甚者桌面上挖个小洞,上课假装看书眼睛却瞄着洞下书里的鬼故事。

孟盛楠的生活很平静。

有时候在食堂吃饭,总会看到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她假装低头,然后过了会又看过去四处寻找。时间过得很快,复习也紧张了,各种学校复印的试题资料,一波接一波的模拟考。

六月初,戚乔过生日。

她去礼品店买礼物,迎面遇见他和一个女生。一时竟然紧张的不行,迅速低下头假装在挑东西。女生是赵有容,声音甜软,“我喜欢那个小熊,你买给我。”

他哼笑:“幼不幼稚。”

“我不管,就要。”

“成,买行了吧。”

女生依偎着他,撒娇的笑。

孟盛楠没转头看,走出了礼品店。外头闷热,她一个人徘徊在大街上。后来买好礼物去戚乔家,戚乔刚洗完头发,换了一身白色及膝裙。

“穿这么漂亮干什么呀你?”

戚乔笑,“当然是勾引人了。”

“切。”

戚乔梳了个简单的发式给她看,“怎么样?”

“还行。”

“什么叫还行?”

孟盛楠笑笑,“反正你在宋嘉树眼里怎么样都美。”

“谢了姐们,这话我爱听。”

“出息。”

戚乔只顾着乐,“对了,礼物呢?”

孟盛楠从口袋里拿出来给她。

“你怎么脸皮这么厚,哪有给人要礼物的?”

“不好意思,今天还没出门,素颜没脸皮。”

“切。”

戚乔傻笑:“快点你。”

孟盛楠也笑了,“呐,姐们,生日快乐。”

“哇,你什么时候这么少女心了?”戚乔接过两个海蓝色耳环,笑:“太合适了,配我裙子刚好。孟盛楠,你这眼光什么时候分给自己一点啊?”

孟盛楠耸耸肩:“有生之年会的。”

“对牛弹琴。”

那晚,戚乔和宋嘉树去看电影了。中学时代的她们都渴望被爱,那是一种亲情有余,爱情不足的状态。每一个十六七岁年纪的女生,在听惯了老掉牙的王子公主故事后还是会渴望,很少有人例外。那天的后来,孟盛楠一个人去了广场书店待到天黑才回了家,盛典已经做好饭就等她了。那会儿,天上已经星辰密布。

饭桌上盛典想起来说:“你下午有个电话,南京来的。”

孟盛楠‘哦’了声。

吃完饭上□□,孟盛楠打开随身听戴上耳机。

周宁峙有发消息过来,问她近况。

孟盛楠说,七号高考,一切顺利。

周宁峙不在线,她便退了出来。

七号八号那两天,他们高一高二给高三腾考场放了几天假。孟盛楠去了杭州外婆家,天天和外公练书法散步。或许是身体免疫力不好,初到水土不服再加上学习太紧张。从杭州回来后,脸上开始冒痘。

那年是高二下,转瞬即逝。

整个暑假,孟盛楠都没怎么出门,一直在家里喝中药调理。周宁峙真的考上了复旦经济学,张一延也考到了上海。他们打电话约出来玩,孟盛楠没办法找尽各种理由推辞。

戚乔安慰她:“这叫美丽青春痘知道吧。”

孟盛楠白眼。

戚乔又说:“有种精神叫孟盛楠,这你总知道吧?”

孟盛楠这才笑了。

rrrr();

推荐热门小说他笑时风华正茂,本站提供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他笑时风华正茂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章 ○-1-5 下一章:第17章 ○-1-7
热门: 换脸重生 两界真武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是嗲精 一觉醒来嫁人了! 史迈利的人马 许你万丈光芒好 不靠谱大侠 异侠 天骄战纪 绝对主角[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