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上一章:○-○-1 下一章:○-○-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高二开学一周之后,学校开始进行各项分科事宜。

那时候学生们都还沉浸在暑假后遗症的余温中没有出来,课后的教室里疯成一片。前后左右桌都在畅谈,似乎有聊不尽的趣事儿,青春没个完似的。

孟盛楠胳膊肘顶在桌子上,一手撑着脑袋想小说构思,一手转着铅笔。同桌李为停了一半的唠嗑,趁她不注意抽走她手中的笔。

她反应过来,李为笑笑:“想什么呢你?”

“就是,大家聊得正嗨呢,孟盛楠你得加入啊。”后桌女生说。

孟盛楠自知也想不出什么了,索性加入到他们的话题中,看这样一堆人从盘古开天辟地侃到b九月演唱会门票海阔天空,接着又聊到儒家孔子和马丁路德金。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像华罗庚那样伟大的数学家。”

后桌的一男生语气豪迈,甚至站起来,还挥上了江山气势之手臂。

“咱能踏踏实实做人不!”

“不吹能死啊——”

“拉倒吧你!”

“我吐——”

孟盛楠在一旁笑着看他们一个比一个杠。

那男生属于搞笑那种,平时就很有意思。这会儿表情严肃了点,声音铿锵:“人活着,总要为年轻时候吹过的牛逼奋斗终身!啊——理想!啊——坚强!”

孟盛楠和后桌那女生一个赛一个笑的厉害。

一堆人说的正起劲儿,门被闷声敲了几下。霎时,教室安静了。后排还有几个站在桌上嗨的也赶紧溜了下来坐好。李为撇撇嘴:“老湿又来啰嗦了。”

班主任姓施,至于李为给她起的外号‘老湿’就不作解释了,你懂的。关键吧,她这人,四十来岁,话特别多,比唐僧都厉害,啧啧——据传,年前刚和老公离婚。大伙叹气,她那老公也真是够可以的,能忍这么多年,要放一般人,耳朵早牺牲了——默哀三分钟。

于是,从她进教室到讲完话已经过去了一百○一分钟——两堂课加一个课间十分钟。

重点是——她的主题只有一个:分科来了。

终于熬到老湿离开,教室里异口同声的深呼吸,然后吐出来。后桌那男生哀嚎:“我的妈呀,真是说死人不偿命啊,听说她带文科了,好像是哪个班的班主任。还好我选理远离这颗□□了。”

那女生直接笑抽,趴在桌子上作晕倒状。

李为侧头问她:“你选什么?”

孟盛楠:“文科。”

李为‘哎’了一声,“同桌,以后要记得多怀念我。”

孟盛楠黑线。

分科这事儿学校办的特别利索,三天之后,大家都交上选科问卷表。然后又各种依依不舍之后,文科同志在开学的第十七天下午集体走上了对面那栋五层楼和这片土地儿b。

刚进了五楼的新教室,孟盛楠还有些不太习惯,班里没一个认识的人。原来高一(9)班一起走出来的同学都被打散了,平均分到文科四个班。孟盛楠找了个挨走廊那边临窗的第四排坐了过去。她抬眼扫了整个班一眼,几乎清一色女生。孟盛楠又转回头,无聊的翻开课本看刘和珍君。没过一会儿,上课铃一响,班主任来了。

说实话,孟盛楠是有些期待的,可当她看到‘老湿’的那一刻,真的有些生无可恋了。

“今儿,我就说几个重点——”然后三十分钟过去了——老湿清了清嗓子:“我这两天有些感冒,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定几个班委,有没有毛遂自荐的?”

还好你感冒了,孟盛楠想。

有几个女生站起来,老湿让她们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一给了个小官儿。孟盛楠正看着窗外,忽的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这是幻听了?

“孟盛楠?”是老湿。

“啊——”孟盛楠脑子比行动还慢一拍,站起来,表情特认真:“老师。”

毕竟是熟人,老湿直接点将:“你继续做英语课代表吧。”

孟盛楠:“……”

下课铃终于响了。

她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晒着太阳,同桌聂静是个看起来比较踏实的女孩子,和她作了自我介绍后就开始翻书做题了——这认真程度简直能考北大。

“孟女士,想什么呢你?”戚乔溜过来,趴在外边的窗台上,俯身弹她脑门。

孟盛楠从座位里出来,和戚乔站在过道栏杆边,俩人趴在上头看楼下。

戚乔说:“没想到从你们这儿看下去视角挺不错啊。”

“那你选文呗。”

戚乔‘哼’了声,“那怎么行,放着宋嘉树一个人呆在理(2)我可舍不得。”

“滚。”

戚乔笑,往她们班里瞅了一眼:“你们班怎么都没几个男生啊?”

“嗯。”

戚乔又转回来,唉了一声说:“看来你交男朋友这事儿真得我给你操心了。”

孟盛楠瞥她一眼:“再说,我把你早恋这事儿告诉你妈!”

“去呗,她巴不得呢。”

孟盛楠:“你少唬我。”

“我说真的,她命令我大学毕业就结婚,最好三年抱俩。”

孟盛楠:“……真的假的?”

戚乔耸耸肩。

孟盛楠:“你不会是乔阿姨抱养的吧?”

戚乔:“嗯,她说我是沟里捡来的。”

孟盛楠笑:“这我信。”

戚乔白眼:“哎,乔美丽同志毕生的梦想就是四世同堂。”

距离上课铃响还有一分钟的时候,戚乔跑回对面理科楼了。孟盛楠刚踏进教室,老湿任命的那个留着小平头的身高一米七三腰围二尺四的男班长就带头起歌‘头上一片青天,心中一个信念……’。

全班女生:“……”

过了几天,几乎左右前后桌都混得熟了。班里头也算热热闹闹,一片巾帼天下之气派。孟盛楠后排坐了一个男生,个子一米七五差不多,人挺瘦小,就是和周围人说话少,但脑子特别好使。

“这题你得换个思路,反证明知道吧?”

他不紧不慢的问孟盛楠,女生直点头,然后他又继续说完。之后孟盛楠侧着身子,盯着他手下的草纸看了会,然后慢慢叹了口气:“傅松,没想到你数学这么好。”

男生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没搭腔。

他同桌叫薛琳,这时候也凑过来,笑嘻嘻的说:“以后但凡遇到重难点,就找傅松。”

等薛琳说完,傅松才慢慢开口:“学习是一个过程,我们在研究它的同时要学会享受它,当你达到那个饱和点之后,时间速度虽然有所减缓,但很多事情已经水到渠成。”

孟盛楠:“……”

薛琳:“……”

晚上下晚自习的时候,戚乔过来等她一起走。那时候她们(4)班已经走的没剩多少人了,她们那一组,就她和傅松还没走。

戚乔进来坐在她座位上,笑着问孟盛楠:“新生活感觉怎么样啊孟女士?”

孟盛楠正在往书包里塞书,闻言回:“挺不错。”

戚乔‘嗯嗯’了几声,“看你这满面红润我信了。”

收拾好书包,俩人从后门走,经过傅松,孟盛楠打了声招呼再见。男生表情挺淡的,没怎么看戚乔一眼。路上,戚乔就评价了:“刚那个男生看着挺呆的。”

孟盛楠胳膊撞了她一下:“他才不呆,那叫高人知道么?”

“呦,您晓得?”

“他可是我在这学校认识的所有人中智商最让人佩服的,不仅题目讲的漂亮,那话也说得让人简直了——”

戚乔看了孟盛楠好几眼:“啧啧——才认识多久就夸上了?”

“你懂什么,这叫惜才。”

“切。”

走了一会儿,孟盛楠想到什么,突然问:“你今晚怎么不和宋嘉树走了?”

“哦,他有个街舞要排练,挺忙的。”

孟盛楠看了戚乔一眼:“什么街舞?”

戚乔:“联校比赛,他有表演。”

“哦。”

第九中距离孟盛楠家不近,她一般都是骑着自行车来回的。戚乔蹭在后头,孟盛楠骑得也就慢了。过了会儿,又换戚乔载她。晚自习放学后的夜晚,街道上的小摊贩摆着小吃摊,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围在那儿等烧烤。

青春的味道弥漫,不张扬。

回到家的时候,盛典与孟津在看晚间新闻。盛典边磕着瓜子边说:“我今下午遇见你乔阿姨了,她给乔乔报了二胡,我琢磨着给你也报个兴趣班。”

孟盛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大口。

“我没什么兴趣。”

盛典瞥她一眼:“没有就培养一个,你天天呆学校上课不闷啊。”

电视里,新闻频道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报道着。一个屋里几种声音交汇,这时候孟津的声音也进来了:“嗯,这点我同意你妈的意思。就当去玩玩,放松心情,就那么俩小时,能耽误个什么。”

孟盛楠看了这俩人一眼。

“你们商量好的吧?”

孟津立刻举手表态:“这可就冤枉你老爸了啊。”

盛典嗔她一眼。

“想想,有什么比较感兴趣的?”

孟盛楠想了半天,然后说:“——吉他行么?”

结果第二天去学校,有姑娘听见这事儿忍不住哀嚎了。那表情扭曲的,简直就是放大镜下的痛苦。不管搁谁看都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你妈给你报了个吉他班?”(4)班外头,戚乔忍不住惊呼。

孟盛楠点头:“嗯,怎么了?”

戚乔狠狠的抱了她一把,然后将脸贴在她肩膀上,假哭:“盛典阿姨太好了,我们家那老佛爷说什么二胡是传承曲艺,非得让我去不可没得选择,你真的太幸福了孟盛楠——”

“注意形象成么大小姐?”

孟盛楠扫了一眼过道,不时的来回走过一男女,盯过来看,她实在不好意思。

戚乔从她肩膀起开,装模作样的抹了把脸,愤愤的说了句。

“今晚就找乔美丽谈判!”

孟盛楠面无表情:“祝你失败。”

戚乔眼睛瞪得老大:“孟盛楠——”

她笑。

俩人趴在栏杆上又待了会儿,戚乔还在叨叨。微风拂过俩人的脸颊,吹起戚乔的长发,孟盛楠忍不住捋了捋自己留了三年的齐耳短发,想起一首歌唱喜欢你长发飘飘的年纪。

后来终于送走戚乔,孟盛楠回了教室。

薛琳问她:“那是你高一同学?”

孟盛楠摇头:“小学同学,一块长大的。”

“哦——”她拉长了音。

“怎么了?”

“她是宋嘉树的女朋友。”

孟盛楠:“……”

傅松正在做王后雄,闻声看了孟盛楠一眼,声音淡淡的:“老师来了。”

孟盛楠默声,立刻转过去坐好。

只是,屁股还没挨上板凳,就听见教室后排有一个女生在叫——

“李岩,过这儿来。”

rrrr();

推荐热门小说他笑时风华正茂,本站提供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他笑时风华正茂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 下一章:○-○-3
热门: 我家老宫失忆了 全球高考 嚣张 狐媚惑主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被龙傲天误认成老乡后 虫族在上! 沉默的教室 家有恶犬 妃嫔这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