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卷 315.腹黑小包子

上一章:天下卷 314.惊世贺礼 下一章:316.离家出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秀庭公子一鸣惊人之后脸上的神色却依然平淡自在。仿佛他刚刚说的不是要将一个几乎与原本西越的面积差不多的疆土相送,而是只是送了小皇子一块玉佩而已。握着手中的暗青色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令牌,容九公子也难得的愣了一下,侧首看身边的沐清漪。

“大哥……。”沐清漪的震惊并不比在场的任何人少。这两年表哥和大哥在南疆的经历她虽然不知道,但是却绝对不会比她在西越更加安全舒心。如今好不容易将南疆掌控在手中,大哥却……

顾秀庭抬手,淡淡地阻止了沐清漪想要说得话,淡淡笑道:“清漪,这是送给沧儿得,就算要拒绝也是沧儿自己的事情。何况,这也是你表哥的意思。”

就连表哥都同意?沐清漪皱眉,若是如此…大哥和表哥这几年辛辛苦苦又是何必,难道只是为了…沐清漪默然,想起从前大哥所说的要送给自己一份大礼的事情。大哥如此做,不过是担心自己在西越站不稳脚跟,担心沧儿被西越的权贵为难罢了。毕竟,世上的人都知道,沐清漪本是华国人。而华国,已经亡了。一个亡国女子所生的皇子,即便有容瑾在旁人不敢说什么,但是那些眼高于顶的世家大族心中也未必福气。但是有了大哥所送的贺礼就完全不同了。必须要沧儿登基南疆才会归顺西越,就算最后登基的不是沧儿,沧儿也完全可以在南疆自立,就算是称帝也无不可。但是,开疆拓土本就是每一个皇朝最伟大的夙愿,有谁敢放弃这样一个让西越真正一统天下的机会?

容瑾微微皱眉,抬手将令牌扔回了顾秀庭身边,道:“秀庭公子的礼太重了。”

顾秀庭也不在意,淡笑道:“所以,这不是送给你们的。沧儿是我外甥,本公子乐意送他什么,西越帝好像管不着。”容瑾轻哼,不爽地瞪向顾秀庭。以为他看不出来么?顾秀庭这分明就是不相信他会对清清一心一意,才扔出这么一份大礼来震慑西越权贵。他和清清之间不需要这些外来的东西证明和维持。

顾秀庭挑眉,沉吟了片刻莞尔笑道:“也罢,换个方式。在下和表哥都没有继承人,未来…容沧溟是南疆第一顺位继承人。”

这是要跟本公子抢儿子么?!容九公子双目喷火。

容九公子不乐意,但是其他人却不能不在意。容瑄有些谨慎地问道:“秀庭公子此言,当真?”其实他们一直都轻看了这位秀庭公子。虽然知道秀庭公子才高八斗,能力出众。但是大多数人却都只当秀庭公子是沐相的表哥罢了。哪朝哪代后族妃族里没有几个号称天才的人物?但是像顾秀庭这样手无缚鸡之力,却在短短几年间将整个南疆握在手中的人物,还真的从未有过。要知道,三年多以前,顾秀庭和慕容熙还在华国京城里呆着呢。如果南疆真的能够兵不血刃的就归附了西越,那么…对于西越最后一统天下的情势容瑄就更多了几分信心。想到此处,也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顾秀庭挑眉道:“这是自然。庄王不相信在下的话?”

“不敢。”容瑄连忙道,顾秀庭和慕容熙这两年在南疆做的事情容瑄身为西越重臣自然也略有耳闻,何况,到了他们这样的地位的人,绝对不会当众说出一些自己根本无法负责人的承诺,那只会让自己难堪。容瑄笑道:“皇长子洪福齐天,有秀庭公子这般疼爱的舅舅,更是天大的福分。”

这世上没有人不喜欢别人恭维,单看你能不能正好恭维到让人舒服的地方。容瑄的这番话显然让秀庭公子感到十分的愉悦,温文尔雅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真诚的笑意。俊美的容颜淡淡地扫了一眼在场神色各异的权贵和闺秀们,想跟我家小妹抢男人,先看看自己拿不拿得出这么多的嫁妆吧。

魏无忌笑容可掬地看着顾秀庭道:“秀庭公子都送了如此特别得礼物,咱们也不好意思没有一点儿表示。本公子是送不出秀庭公子如此手笔了,清漪…”魏公子手里,一块令牌轻飘飘地落到了沐清漪跟前得桌面上,魏无忌笑道:“拿着令牌,可以到任何一家钱庄,支取本公子名下财产一半的银两。对了,这是个沧儿的,可别让容九拿去玩了。”以容瑾的劣根性,就算不缺钱也有可能跑去取钱出来玩儿,就是为了玩死他。

“啪!啪!”又两件东西落到了沐清漪和容瑾跟前,药王谷的药王令和夏修竹的武功秘籍。这块药王令跟之前莫问情给沐清漪的玉佩可不一样,这块玉佩相当于见玉佩如见谷主了。而夏修竹的秘籍更是让容九公子眼前一亮,对于其他的东西容瑾没什么兴趣,但是武功秘籍容瑾却很有兴趣。只是如他们这种级别的武功秘籍却是可与而不可求的。

看着眼前的东西,沐清漪只觉得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只是礼送得太重了,让人实在是有些消受不起。

各位就完全没有想过…把值钱的东西都送出去了,若是将来清漪再生孩子你们要送什么么?

西越皇长子的满月宴就在有人欢喜有人愁中结束了。被惊吓的不轻的西越权贵们摇摇晃晃的起身离开了皇宫。含章宫御书房里,却依然灯火通明。顾秀庭含笑看着眼前一脸不悦的沐清漪,无奈地耸肩笑道:“漪儿,大哥这也是没办法啊。南疆以后重要有个人来管着。如今我和你表哥在没事,等到将来我们俩没了,只怕又要回归到从前各部战乱的局面了,那我们的所作所为不都是白费了么?何况,无论是我还是你表哥,可都没有打算要一辈子呆在南疆那地方。交给沧儿自然是最好的打算了。”

沧儿才刚满月!

“大哥,你和表哥……”沐清漪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顾秀庭挥挥手道:“表哥你是知道的,前面两个孩子都夭折了,如今表哥也没有那个心思了。我们也没有想要以后就落户在南疆的打算,等时机差不多了,我们自然还是要回中原的。你就忍心让大哥和表哥一辈子待在那穷山恶水的地方?”

沐清漪无奈,“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大哥都是因为我。”

顾秀庭淡笑道:“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我跟你表哥受了南疆大祭司临死前的大恩,只得留在南疆帮忙。但是也只是帮忙而已,能够帮他们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自然也是不错了。若不是看着…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做这个决定。”

容瑾坐在一边,挑眉道:“这么说,秀庭公子对本公子很有信心?”

秀庭公子笑道:“难道西越帝对自己没有信心。”

容瑾轻哼,“本公子自然是信心十足。”

顾秀庭耸耸肩,含笑看着两人道:“那还有什么问题?”

沐清漪二人对视一眼,一时无语。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见过送金银,送宝贝,送美人的,就是没见过送江山的,一时间…不是有些消受不良么?秀庭公子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谢谢你,大哥。”沐清漪轻声道。

“傻丫头。”秀庭公子淡淡一笑,眼神温和而宁静,半点也不像刚刚将这个西越朝堂炸的七荤八素的人。

满月宴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陛下纳妃这件事情。只要一想起哪位天天啥事儿都不敢,府门口每天吹锣打鼓迎新人的御史大夫府,还有那些愁眉苦脸送女儿出嫁的人家,众人就觉得…其实京城未婚好男儿多得是,完全不必要都盯着已经大婚了的皇帝陛下吧。毕竟,就算是嫁的再糟糕,也不会比嫁给一个七老八十没权没势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的老头子,还要十几个名门闺秀共事一夫更丢脸吧?御史大夫府上更是从满月宴过后就没消停过。御史大夫夫人丢不起那个脸,第二天就更老头子和离了。家里的儿孙更是受不了自家年过花甲的老母亲走了,换了一群妖娆妩媚的十六七岁的继母。于是也纷纷的请求分家搬出去到母亲跟前尽孝娶了。只留下御史大夫一个人和那一群美丽动人的新婚夫人。

时光如梭,转瞬之间便又是一年的科举之期。京城里又一次充满了各地纷纷而来应试的学子们。这一次,主考官依然是沐清漪。这两年间,整个西越在朝堂上上下一心的情况下蒸蒸日上。之前一直蠢蠢欲动的西域也被南宫绝打得没了脾气,唯一剩下的也就只有北方的北汉了。彼此都心知肚明,不只是西越正盯着北汉,刚刚收服了北方柔然大片疆域的哥舒竣同样也已经将目光转向了西越。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西越和北汉这两大强国终究是西越一决雌雄分出一个胜负来。

二月初的含章宫里,已经撤去了冬天的炭火,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寒意。沐清漪坐在书房里,听着云月封恭敬地汇报着这次科举的各种事情,唇边带着一丝满意的笑意。

“月封,这次春闱之后,你就去刑部吧。”等到云月封说完,沐清漪方才开口道。云月封一愣,道:“可是下官有什么差错?还请沐相指点。”沐清漪含笑摇头道:“你这两年做得很好,比我预计的还要好得多。难不成,你还打算一辈子都做个丞相长史不成?”这个职位虽然看着风光,离上位者也近,但是品级却着实没有办法提高。云月封若是想要真正的功成名就,还是必须要真正的入朝为官。这几年下来,云月封的品行能力沐清漪都是看在眼里,只要不出什么岔子,将来不定是西越的能臣。

“刚刚刑部左侍郎递了折子想要告老还乡。我和陛下都准了。下个月你就去刑部,不要让我失望。”

云月封沉默了片刻,方才恭恭敬敬地朝沐清漪一拜,“下官多谢沐相。”这几年下来,云月封是当真对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女子崇敬有加,真心拜服了。虽然当初同榜的不少人官职都已经比他高了,但是云月封却半点也不在意。因为他知道他学到了很多别人可能一辈子也学不到的东西。更不用说如今一下子就一跃成为从三品的刑部侍郎说是飞升也不为过。

自从容瑾登基之后,这些年大量提拔了不少年轻的官员。三十岁左右正三品的官员也不在少数,文官如步玉堂,姜誉,容泱,云月封这些人,武将如南宫羽,霍元方,开阳,天枢等等,这些人不仅年轻,而且对容瑾和沐清漪忠心耿耿,等到这一次科举过后,必定会有更多的年轻人进入朝堂,整个西越朝堂也多了一种生机盎然之意。

云月封告退之后走出了书房,却正好遇到了迎面而来的小皇子容沧溟。因为天气还有些凉,小娃娃还穿着厚厚的蓝色锦衣,摇摇摆摆的走在屋檐下仿佛一个水蓝色的小包子。身后跟着一群宫女太监,虽然担心小包子摔到自己却也不敢上前去搀扶他,只得任由他自己在前面走着。

“见过殿下。”云月封恭敬地见礼。

容沧溟自然也认识这个经常跟在自家娘亲身边的人的,点了点头,眨眼问道:“云大人,娘亲在忙么?”

云月封笑道:“沐相已经忙完了,小殿下可以进去了。”

“有劳云大人。”小包子笑眯眯地道。

“不敢。”看着圆滚滚地小包子往书房的方向滚去,云月封忍不住莞尔一笑。小殿下虽然才两岁多,却总是喜欢做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总是让人忍俊不禁。

“娘亲……”皇宫的门槛总是格外的高,小包子趴在含章宫书房外的门槛上,可怜巴巴地望着里面得沐清漪。沐清漪忍不住抚额一笑,起身上前将他抱了进来,笑道:“进不来怎么不让人抱?”后面跟着一大群人,只可惜容沧溟从连话都说不囫囵的时候就有个毛病,除了亲近的人以外就不喜欢人碰。从能自己走路开始就再也没有让身边的奶娘和宫女太监抱过。也因此养成了一个看起来有些慢吞吞地习惯,小娃娃么,跑开了容易摔倒,小包子可是十分聪明的,怎么会让自己在同一个错误上痛两次?

但是这副模样,用秀庭公子的话说是温文尔雅有君子之风,用容九公子的话说是天生的懒骨头,跟吃不饱饭似的。听了自家父皇的评价,小包子也只是抬眼慢吞吞地望了父皇一眼,慢吞吞地继续吃饭。用小包子自己刚刚学会的词语形容,这叫做——优雅!

“娘亲放下,重。”一进了书房,小包子就立刻要娘亲放下自己。沐清漪好笑地抱着他走到书案后面坐下,道:“你能有多重?抱一会儿还能累着娘亲?”小包子伸手摸摸娘亲清丽的容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娘亲辛苦,沧儿心疼。”

“真是个好孩子。”听到儿子如此孝顺,哪个做娘亲的能不感到?

搂着小包子在自己腿上坐下来,沐清漪含笑问道:“今天做什么了?”

小包子低头想了想,道:“大伯教沧儿写字,还有怪老头儿又来求沧儿拜师。娘亲,沧儿不想拜怪老头儿做师傅,沧儿喜欢义父。”沐清漪挑眉,“你义父武功可没有…怪老头儿高。”小包子笑眯眯地道:“没关系,还有大伯、夏伯伯和父皇,我看到了…那天义父一小子就把怪老头迷昏了。义父最厉害!”

好笑地拍拍他的小脑袋,道:“你义父最厉害的是医术,沧儿想要学医术么?”

“沧儿要学,把怪老头迷晕,把父皇迷晕……”小家伙开始掰着手指算计要迷晕的人的名单。其中,天天缠着他的怪老头和总是跟他抢娘亲的父皇首当其冲。就连去年跟他抢桂花糕的庄王伯父家的二孙子都名列其中。足可见这圆滚滚的小包子虽然年纪小,但是,小气,记仇。

小包子可算是这天下最受宠的小娃娃了,最难得的是就连一向不近人情的莫问情都跟他十分投缘。应该说,是小包子单方面的喜欢黏着莫问情,一来二去,莫问情每年在皇城里住的时间竟然不少了。于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小包子终于拜了莫谷主为义父,气得容九公子恨不得捏死自家这个吃里扒外的儿子。

听着小包子的名单越来越长,沐清漪忍不住一头黑线,“你还太小了,不行!”说对医术感兴趣,不如说这小包子对毒术感兴趣。但是让这么一个三岁不到的小娃娃成天更剧毒混在一起,就算沐清漪自诩开明也觉得有些承受不了。

“娘亲…沧儿要保护娘亲。”小包子可怜巴巴地道。

“你娘亲不用你保护!你给我好好地跟着魏无忌学写字!不然我就把你丢到南疆给你舅舅,让你再也见不到你娘亲!”容九公子一脸黑线的进来,从沐清漪收留拎起小包子阴测测地道。被拎在手里的小包子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挣不脱也就不在意了,任由自家父皇拎着,傲娇地轻哼,“父皇坏,我要去看义父!”

容九公子脸色更难看,一抬手将小包子扔了出去,跟在身后的天枢稳稳地接在怀中。

“把这小子拿去给莫问情,就说本公子送他了!”

“呀……”小包子傻眼,“娘亲…父皇不要沧儿了?”

容瑾轻哼,“去你义父哪里,为跟你娘亲再生一个就是了。”

“唔…哇,娘亲不要沧儿了…”

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沐清漪起身抱回了小包子,“不哭了,你父皇说笑的。沧儿最乖了……”

“哇哇,沧儿乖乖,娘亲别不要沧儿……”小包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穿过沐清漪的肩头望向旁边的某人。容九公子抓狂,本公子算计了别人半辈子,最后被自己的儿子给算计了?!这怎么能忍?!

------题外话------

亲爱哒们,留言有什么要问的尽量用大号哦。用0粉丝值的小号一般会被无视。这种一看就像盗文的小号简直是所有作者的噩梦。至于那些确实就是看盗文的号,麻烦,劳驾各位不要再刷存在感了。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凤也不喜欢说难听的话。但是对于那种看着盗文还专门跑来留言膈应人的人,你跟吃着奶还骂娘有什么差别?我欠你什么吗?稍微要点脸成吗?!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天下卷 314.惊世贺礼 下一章:316.离家出走
热门: 至尊兵王 神魔供应商 诡案追踪2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一切为了道观 要你寡[穿书] 极道飞升 绿胶囊之谜 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