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接二连三的惩罚

上一章:天下卷 312.只张脸蛋不长脑 下一章:天下卷 314.惊世贺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脸青白的命妇和闺秀们望着跟前笑得宛如春风的白衣女子,却只觉得一阵阵凉风直往骨子里渗。沐清漪这个惩罚看着不怎么严重,但是真的实施起来却当真是要人命了。甚至有不少人只怕宁愿挨上十板子挺一挺就过去了,也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闭门抄书。但是望着上面一脸冷漠地盯着他们的容瑾,却怎么也不敢再多说出半个字了。

“怎么?还不谢恩?”容瑾眼神冷冽地盯着一众女眷道。

“多谢…沐相开恩。”众人齐齐跪下,颤巍巍地道。沐清漪勾唇浅浅一笑道:“不必了,都退下吧。月封,回头便将书卷赐下去吧。抄回来的书卷,就以陛下的名义赐给京城附近的贫寒书院。”

“是,沐相。”步玉堂恭敬地领命。

“臣妇告退……”众人也不敢再打什么主意,神色恍惚地告退了。

“等等。”容瑾沉声道,“那个…严婉儿…”

还跪在地上没有起身得严婉儿有些期待的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容瑾,容瑾淡淡道:“拉出去,打二十大板,扔出宫去。”

“陛…陛下…?!”严婉儿大惊失色,没有想到容瑾还是要打自己。容瑾盯着她,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清清不打你,不代表朕也不打你,懂么?”两个含章宫侍卫进来,一左一右毫不怜惜的拎起严婉儿就往外面走去。严婉儿顿时一反方才的柔弱无依,使劲地挣扎着,尖叫道:“陛下!陛下…婉儿错了…饶了我吧!”容瑾冷哼一声,挑眉扫向地下的众女眷,众人只觉得心中寒意四起,连忙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虽说陛下成婚之后脾气就变好了?!

“清清怎么想起让他们抄书呢?”容瑾揽着沐清漪的腰,笑眯眯地问道。沐清漪浅笑道:“能想出这么多事情来,可见都是太闲了。本相帮她们找些事情来做。何况…计谋如此低劣,可见是读书太少的缘故,将四书五经朝十遍,说不定…下次能想出点儿能看的东西。”

云月封抽了抽唇角,四书五经可不是让人来学阴谋诡计的啊。

沐清漪含笑看着云月封道:“月封有什么意见?”云月封连忙摇头道:“沐相高见,下官佩服不已。何况,沐相此举也是造福西越的读书人,西越文人必定会对陛下和沐相感恩戴德的。”这世道,书可不是便宜的东西。四书五经各种经典数十卷,若不是有点家底的人家根本连书都卖不齐,更别说读书了。有的刻苦的,也只能借别人的书来抄,这十来个命妇抄出来的书也能有个一百多卷,虽是杯水车薪却总还是能让不少人受益。最重要的是,皇帝陛下赐书给书院也是一种对读书人的鼓励。陛下登基两年,武勋厚重,但是在文治方面建树尚且平平,这样做也算是对天下读书人的一个表态,皇帝陛下并没有重武轻文。

沐清漪浅笑道:“想多了,我真的只是打算给她们找点事情。以后皇城里这些命妇犯错了就依照此例处置。宫中藏书楼里书卷多得是…当然,本相也不在乎在皇城里在建几个藏书楼供寻常百姓借阅。”

“沐相英明。”除了这个,云月封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挥退了云月封和霍姝,容瑾方才拉着沐清漪做到自己怀里,轻声笑道:“清清何必对他们客气,这些人…不狠狠地收拾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疼!”沐清漪无奈地抬手把玩着他胸前乌黑的发丝,道:“你那叫狠狠地收拾么?你是想要直接把人往死里整治吧?”

容瑾轻哼一声,“杀鸡儆猴,有了榜样了后面的人就知道什么叫分寸了。”

沐清漪摇头,轻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只要有利益在,人是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叫做分寸的。咱们只需要让他们看到,听陛下的话的才能吃到糖,而陛下不想给的,他们无论怎么蹦跶都拿不到。甚至…就连他们原本兜里的东西都会保不住。就可以了。”

容瑾轻哼,亲昵地蹭了蹭她雪玉的娇颜,道:“他们在朝堂上折腾本公子也容他们三分。但是本公子的私事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可惜的就是…皇家无私事。靠着他的胸口,沐清漪浅浅笑道:“只要九公子不动心,他们怎么闹腾都没用不是么?”容瑾愉悦地抓起她纤细的素手放在唇边亲亲,“本公子只要清清一个人。那些庸脂俗粉哪儿比得上清清一根手指头。”

“九公子也会甜言蜜语了么?”沐清漪挑眉笑看着他。九公子不爽地瞪着她,“本公子说的是真心话。”

“嗯,我知道九公子现在是真心认为她们都是庸脂俗粉的。”沐清漪轻声笑道。

容瑾气结,狠狠地瞪着眼前笑得开怀的女子,终于恶狠狠的低头吻住了她优美的菱唇。

“容瑾!被闹…”

“清清说得对,甜言蜜语不对。本公子以行动证明对清清的一片真心。”容九公子笑得格外满足。

“……”

容瑾是真的一点面子也没打算为谁留。以容九公子的性格大约也想不到要为什么人留情面这种事情。严婉儿直接被按到在含章宫门口就一阵棍子打了下来。这些命妇闺秀平日里一个个养尊处优,哪儿见过哪家的千金小姐被这么当众打棍子的。几棍子下去严婉儿的衣服上就见血了。

跟在后面出来的云月封皱了皱眉,沉声道:“今天是小殿下的满月宴,留口气。”闹出人命了对小殿下不吉利,就算这严婉儿要死也得撑几天再死。能够驻守含章宫的侍卫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严婉儿这伤看着是真严重,痛也是真痛。但是绝对要不了命。

他们心里清楚,但是旁边围观的人却不知道啊,只看到严婉儿一声惨过一声的惨叫,就忍不住脸色发白,浑身打斗。再想想自己将要接受的惩罚,丢脸不说,四书五经全部抄十遍他们都能去考科举了吧?等她们抄完了,府里的权利还能在自己的手里么?一时间,众人对严家都多了几分怨恨。浑然望了自己跟着来的初衷并不是真的帮严家找女儿的。

“啊?!”严婉儿趴在地上,一边忍受着一下一下的疼痛,一边还要忍受着过往的人们打量的眼神。这含章宫可不是后宫,是不是就有各部官员来来往往,自然免不了要好奇地看上一眼。严婉儿痛苦不已,心中也是暗暗懊悔不已。早知道会有如此下场,她绝对不会跑来试探沐清漪。但是…她怎么能想到陛下竟然如此狠心…好疼……

二十板子说慢也慢说快也快,没一会儿功夫就打完了。严婉儿原本雪白的衣衫早就染上了一片暗红,看得人触目惊心。整个人也已经是奄奄一息地模样,眼看着就快要不行了一般。霍姝上前一步,按着严婉儿的脉搏检查了一下,不由挑眉,抬头对旁边的云月封道:“没事,躺一个多月就能好了。”严婉儿看着柔柔弱弱的,竟然还挺能撑,二十大板落下居然还没有晕过去。看来那位严夫人说严婉儿身体素来不错,还真没有说谎。不过,正是如此才更该打!装着一副虚弱的模样陷害别人,将全天下的人都当傻子呢?打死了也活该!

“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随便觊觎的。跟咱们沐相抢人,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霍姝幽幽道。站起身来,挥挥手道:“送回去吧,让严大人,不…严老爷好好管教他的爱女。”

“是。”

御花园里,南宫雅等人跟着庄王府的平川郡主一起招呼一众命妇们。平川郡主虽然不是庄王妃所生的,却是庄王府唯一的郡主,从小生母早逝养在庄王妃身边,几乎跟嫡女的待遇也相差无几了。平川郡主虽然论辈分要叫南宫雅一声表姑,但是却只比南宫雅小两岁。以前年纪小也不怎么出来应酬,如今眼看着到了指婚的年纪了,庄王妃自然免不了带着她出来走走。

“雅儿,御花园里好像少了不少人。”唐晓飞纷纷火火的过来,低声道。

南宫雅挑眉,“少了人?是回去陪长公主他们说话了么?”唐晓飞摇了摇头道:“我让人回去看了,没有回去。有不少人,往含章宫去了。”

“什么?!”平川郡主大惊,沉声道:“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一些!”到底是皇室出身,改动的规矩一样不少。平川郡主沉声道:“含章宫是陛下的寝宫,又是前朝,她们跑到哪里去,是不想要命了么?!”唐晓飞问道:“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姜雨嫣摇头否决了道:“不行,含章宫她们不能去,咱们一样不能去。不用担心,含章宫附近肯定侍卫森严,她们想干什么也没用。”

平川郡主点头道:“姜姐姐说得对,咱们不能去。我这就回去禀告母妃和姑姑!”都是一群小姑娘,平川郡主自然也没有什么主意,连忙起身准备回去禀告庄王妃和长公主,“都怪我!居然没有看好她们!”第一次帮宫里办事就出了这样的漏子,平川郡主也有些忐忑。

南宫雅握住她的手轻声安稳道:“御花园这么大,这么多人哪里能怪得了你?谁知道那些人发的什么风?身为命妇居然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你放心,沐姐姐不是不讲理的人,不会怪罪你的。”平川郡主点点头道:“咱们先回去告诉母妃她们吧,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

清宁殿中,南宫雅等人几乎是和那些被罚的命妇一起到达的。看到两路匆匆回来却神色各异的人,庄王妃和长公主都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平川郡主上前一步,请罪道:“女儿招呼不周,让这几位…去了含章宫。请母妃责罚。”

“什么?!”看着眼前这一群灰头土脸的人,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没讨到好。长公主大怒,沉声道:“放肆!含章宫是什么地方,也任由你们去闯?!是不是不想活了?平川,你起来,这事儿与你无关。”平川郡主谢过长公主,跟南宫雅等人一起站到了一边。

长公主冷冷的睨着众人道:“各位说说吧,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长公主确实是不管朝堂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她就能容忍别人触犯宫规,藐视皇家威严。这些人连含章宫都敢擅闯,真是活腻味了。

几个命妇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开口,只是在心中叫苦不迭。刚刚被沐相罚了,说不定现在长公主这里也免不了一顿责罚。他们之中身份最高的也不过三品诰命,长公主要罚他们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启禀公主……”她们不说还有人会说,含章宫总管蒋斌自然不能让这群女人大摇大摆地就这么从后宫游荡到前朝,又从前朝跑到后宫。所以派了几个宫女太监护送她们回来的,既然陛下没有即刻将她们遣送出宫,那就证明她们还得继续参加皇子的满月宴,自然就只能送回清宁殿来了。领头的太监仔仔细细地将事情说了一遍,甚至连皇帝和沐相的处罚都说清楚了。长公主和庄王妃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缕笑意。这位沐相,罚起人来还真是有些意思。

“你们胆子倒是不小?你们是不知道女眷不得擅入前朝呢?还是分不清楚前朝和后宫的位置?”

“王妃恕罪…咱们,咱们一时情急,走错了路。”

“哦?既然走错了路?为何不及时返回?”长公主冷声道,“当真是不知道到天高地厚,知不知道擅闯禁宫是什么罪名?既然沐相心怜小皇子不忍妄造杀孽,本宫也不多说什么。沐相罚的惩罚之外,每人再抄写法华经一百卷。到时候供奉到城外的寺庙也算是一桩善事。”

闻言,众人险些昏死过去。十遍四书五经,一百卷法华经,这几年他们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只是每日埋首抄书就可以了。不只是诰命,几位闺秀也是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被沐相和长公主罚抄写这么多的书卷,等到写完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另外,被公主和沐相罚过的人,别说是进宫,她们还能嫁的出去么?

“怎么?有意见?”长公主淡淡地眯眼道。

“臣妇不敢……”众人颤巍巍地道,跪在地上的身影也摇摇摆摆,仿佛马上就要倒了一般。长公主轻哼了一声,这才作罢。

“公主,王妃,薛公公求见。”

庄王妃连忙让快请。薛任虽然不及蒋斌这个大内总管,但是却是从小看着容瑾长大的,容瑾登基他在宫中自然也颇有脸面。不一会儿,薛任走了进来,先是朝长公主和庄王妃见了礼,方才恭敬地道:“老奴奉陛下和沐相的口谕,平川郡主孝敬淑敏,是为闺中典范。特赐明珠一斛,内造饰品三套,黄金百两。”

庄王妃大喜,“多谢陛下,有劳公公了。”倒不是庄王府有多么看重这些赏赐的价值,而是陛下在这个时候赏赐平川郡主就是在告诉她们,今天的事情跟平川郡主无关,不必担心。这种事情陛下只怕是想不到的,想必也是沐相的功劳。庄王妃暗地里对沐清漪也更多了几分感激。

“不敢,老奴告退。”

这件事,不只是后宫,前朝也同样大受影响。原本一众官员们都聚集在清和殿饮酒闲谈,等着开宴。虽然有不少人心中打量着别样的主意,却也都还是一片和乐融融的模样。魏无忌容瑄等人也坐在殿中闲聊着。一个太监匆匆的进来,在魏无忌耳边低语了几句,魏无忌有些好笑地挑了挑眉,挥手让人退下。

容瑄扬眉道:“怎么了?”

魏无忌笑道:“没什么,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有人不想好好过了。”容瑄也不是傻子,身为西越唯一的实权亲王这些日子朝中上下的事情自然逃不过他的耳目,挑眉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顾秀庭。顾秀庭放下茶杯,敛眉淡笑道:“区区小事,两位何必为此抄心?”

容瑄一笑,“也是,这点小事哪里拦得住陛下和沐相?”连顾秀庭这个亲表哥都不担心,他们自然也用不着担心了。

魏无忌望着顾秀庭挑了挑眉,顾秀庭淡笑不语。

“圣旨到!礼部右侍郎严冀教女无方,纵容女眷擅闯前庭,罪无可恕!圣上感念皇子满月,普天同庆,赦其死罪。礼部右侍郎贬为庶民,严氏一族三代之内不得科举!钦此!”

闻言,跪在地上的礼部右侍郎身子一软立刻跌倒在地。贬为庶民,严氏一族三代之内不得科举。这个一族说得可不是严家一家,还有包括严家五服之内所有姓严的人。只怕就算陛下不要他的命,回头他们也不会被愤怒的族人给捏死。

“陛下!老臣…老臣…”礼部右侍郎颤声道,却半晌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想要为自己辩解也无从辩解。陛下的旨意是说他教女无方…只要是他女儿犯的错,都是他教女无方。可是…擅闯前庭…严冀恨不能当场昏死过去。

所以,有个坑爹的女儿是所有为官者的噩梦啊。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天下卷 312.只张脸蛋不长脑 下一章:天下卷 314.惊世贺礼
热门: 御兽修仙 天才御兽师 天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来不及说我爱你 乡村艳妇 山河表里 旷世妖师 降落我心上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