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卷 312.只张脸蛋不长脑

上一章:311.妃位的诱惑 下一章:312.接二连三的惩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望着突然跌倒在跟前的白衣女子,三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小姐……”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宫中的女子只能是各家进宫赴宴的权贵千金,这样的人自然也不可能一个人在宫里乱闯。果然,沐清漪三人还没说话,就见两个丫头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跌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更是惨叫一声扑了过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霍姝翻了个白眼挑眉看向站在一边的云月封,云月封神色淡漠,俊眸微垂却还是让霍姝从中看到了一丝不屑。

“小姐!你怎了?谁把你推倒的?有没有伤着?”那小丫头扑倒在白衣女子的身边,跌声问道。白衣女子脸色苍白,有些惊惶地望了站在一边的沐清漪一眼,连忙道:“环翠,胡说什么?!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的。”

那叫环翠的丫头有些忿忿地望了沐清漪一眼,显然是不相信女子的解释,同样也没有认出沐清漪的身份来。清宁殿她们这样的小丫头本就是进不去的,沐清漪平常又极少出现在外人面前,这样一个小丫头不认识并不奇怪。何况,这会儿看到眼前的女子跟自家小姐一样一身白衣,容貌也丝毫不逊于自家小姐,自然难免多了几分敌意。

沐清漪也不在意,淡然一笑道:“可有伤着?若是没事就起来吧。现在虽说是夏天,趴在地上也不好看。”

女子轻咬着樱唇,扶着丫头的手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啊呀。”

“小姐,伤着哪儿了?”

“没…没事。”少女苍白着脸道。

沐清漪点点头道:“没事就好,以后走路小心一些。”说罢,便要带着霍姝和云月封二人离开。这些姑娘爱玩什么游戏她没有意见,但是她现在可没有玩游戏的爱好了,更没有兴趣把自己当成游戏道具给人玩儿。

少女半垂的眼眸颤了颤,低着头一副好不可怜的模样。看在旁人眼里倒真是像沐清漪仗势欺人了。沐清漪淡然一笑,越过众人朝着前面的含章宫而去。

“你站住!”看到自家小姐眼角滑落的一滴泪水,那叫环翠的丫头终于忍不住了高声叫道。沐清漪秀眉微挑,似笑非笑地回头看着她。那小丫头气鼓鼓地道:“你撞到了我们家小姐,连个道歉都不会么?”

“我撞到了你家小姐?”沐清漪有些好笑地道,这才侧首真正的打量了一眼那白衣女子。果真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从前她只当南宫雅的容貌在西越皇城里便算是一等一了,但是今天才知道就是在西越也还真的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闺秀。方才在清宁殿中就看到好几个女子容貌都完全不输给南宫雅。而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容貌稍逊一些,但是这楚楚可人,娇弱不胜衣的模样,却是别有一番风味。沐清漪皱眉,她怎么感觉这姑娘有点眼熟呢?

“这位姑娘……”沐清漪有些不确定地道。

身后,霍姝含笑禀道:“礼部右侍郎府庶三小姐,严婉儿。”

沐清漪点点头,“嗯,严小姐,是我撞了你么?”

严婉儿惊恐地望着沐清漪,连连摇头道:“不是…没有,是环翠误会了。请您…请您见谅。”沐清漪微笑道:“那么,我可以走了么?”严婉儿楚楚可怜地望着沐清漪,幽幽道:“我…我…”严婉儿显然是没想到,沐清漪根本就不按理出牌。既不问她的伤,也不发怒,更不为自己辩驳。只是淡淡地问她可以走了么?如果沐清漪就这么走了的话,自己这一番的筹谋不是都白费了么?严婉儿肯定只要她点头,眼前的女子绝对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走。

“我…我…”连说了几个我,严婉儿终于眼睛一闭,直接昏死了过去。

沐清漪无语地扫了一眼倒在自己丫头身上的白衣女子。这就是西越皇城的世家专门培养出来的宫斗人才?

“小姐?!”

“婉儿!你怎么了?!”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昏睡”中的严婉儿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沐清漪有趣地够了够唇角,抬手压下了想要上前得霍姝,神色平静地扫了一眼匆匆而来的一行人。

“婉儿,你这是怎么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三品诰命,也是礼部右侍郎的夫人。自从沐清漪和容瑾大量重用年轻的官员,这些老臣们的权利就被挤压的很厉害了,礼部右侍郎虽说也是礼部的主官之一,可惜头上有一个德高望重的礼部尚书,旁边还有一个深得重用的左侍郎,右侍郎几乎等于是个摆设。

“这礼部侍郎府的规矩真是不错,都是一样的目中无人。”霍姝不悦地沉声道。

众人这才想起来,连忙上前拜见,“参见沐相!”

那扶着严婉儿的丫头环翠也吓了一跳,顿时脸色惨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方才骂的竟然是沐相。虽然她只是一个丫头,但是沐相的名声却还是挺过的。一个丫头对上一国丞相怎么能不怕?但是…但是,小姐…看到昏睡的小姐,环翠心中顿时坚定了。小姐对她有恩,无论是谁,都不能欺负小姐!

“起来吧。”沐清漪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诸位不是应该在御花园么,到含章宫来干什么?”

众人对视了几眼,一个容貌秀丽端庄的蓝衣女子上前恭敬地道:“启禀沐相,是严家小姐走岔了路,杨夫人心急如焚,咱们便都出来帮忙找找。”

走岔了路?沐清漪心中冷笑,要有多晕才能从御花园岔到含章宫来了。这其中差不多要隔了小半个皇宫了。清眸微沉,沐清漪淡淡道:“含章宫属前朝,每日来觐见陛下的文官武将不少,各位姑娘还是当心一些,若是冲撞了…咱们西越虽然不及南方严苛,但是对女子闺誉还是看得极重的。”

闻言,在场的闺秀们不由得脸色一白,羞愧难当。

“严小姐一时走错了,还请沐相见谅。”那蓝衣女子倒是镇定得多,沐清漪挑了挑眉。霍姝上前一步,低声道:“这位是悼恭太子妃娘家的侄女,陈茹。悼恭太子薨逝后便一直养在太子妃身边,今天也是跟悼恭太子妃一起进宫的。”

沐清漪微微点头,“罢了,没撞到什么人便好。只是…这严小姐的身体也太差了一些。回家好好养养吧。先找个御医来看看吧。”

那严夫人捏着手帕,皱着眉道:“咱们婉儿身体素来不错,不知今天这是…。”

霍姝俏脸微沉,沉声道:“严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夫人偷瞄了沐清漪一眼道:“姑娘误会了,我只是想问,婉儿为何会突然昏倒?这…好端端……”一时间,众人看向沐清漪的目光都有些古怪起来,严小姐平素身体都很好,这突然在遇到沐相的时候晕了过去……

沐清漪淡淡一笑,突然觉得跟这些女人周旋很没意思。若是几年前,说不定顾家大小姐还能陪她们玩玩,现在的沐相却没有了这个耐心。

“霍姝,本相看严小姐脸上有只苍蝇,你去帮严小姐拍掉吧。”不知怎么的,众人中觉得这个拍字颇有些深意。霍姝眼睛一亮,笑眯眯地道:“奴婢手重,可别怕严小姐如花似玉的小脸给拍坏了。”云月封淡淡道:“沐相让你拍就拍,严小姐的脸总不会苍蝇更脆弱。拍不烂的。”

霍姝说的是拍坏,云月封却说怕烂。众人惊恐地望着眼前的主仆三人。

霍姝挽起袖子,一脸兴奋地走了过来。

“你…你干什么?!”环翠搂着自家小姐,惊恐地道。

“拍苍蝇啊,万一你家小姐得脸让苍蝇叮坏了怎么了办?”

原本昏睡中的严婉儿嘤咛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我…我怎么了?”

“哟?严小姐醒了啊?醒地真及时。”霍姝有些惋惜地道。严婉儿眼底闪过一丝惊惧,扶着环翠的手站了起来,“母亲,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

严夫人一把握住严婉儿的手,焦急地道:“婉儿,你这是怎么了?谁伤了你?你说出来,母亲一定替你讨个公道。”严婉儿垂眸,眉睫颤了颤没有说话。在众人看来倒是更像是受了委屈不敢言了。

一个性子急的诰命忍不住道:“严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不管是什么人也不能无法无天不是?咱们禀明了陛下,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严婉儿有些惊慌失措地睁大了眼睛,清澈地眼眸里满是惊恐,“真的…真的没什么。母亲,咱们回去吧……”

沐清漪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得一群人,实在不太明白严婉儿演出这么一出戏对她有什么好处?她总不会天真的以为就凭这么一点事儿就能够毁掉一个手握重权的丞相和皇子的生母吧?别说她没有动严婉儿,就算她真的伤了严婉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启禀沐相,陛下有请。”不远处,含章宫侍卫匆匆而来恭敬的道。沐清漪在含章宫门外耽搁了这么久,容瑾不可能不知道。等不及了自然派人来催了。那侍卫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淡漠地道:“陛下请各位一起进去。”

沐清漪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众人各异的神色,再看向严婉儿时唇边勾起了一丝怜悯的笑意。原来如此…不过是一块别人想要过河扔出来的探路石罢了。

含章宫大殿里,容瑾正抱着襁褓里的小娃娃,兴致勃勃地逗弄着。虽然今天事情不少,但是有魏无忌,容瑄,顾秀庭等人在,容九公子还是可以忙里偷闲的陪着儿子玩玩的。

“清清。”看到沐清漪领头进来,容瑾眼睛一亮直接抱着娃娃掠下了殿阶。沐清漪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小心些,沧儿……”

“沧儿喜欢这样,你看他笑了!”容瑾将小娃娃凑到他跟前道。果然,躺在襁褓里的娃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咧着小嘴笑得口水都溢出来了。接过身边得侍女奉上的柔软的手帕,小心的抹掉小娃娃嘴边的口水,沐清漪也不由嫣然一笑,“沧儿倒是胆子大。”

“那是!本公子的儿子胆子怎么会小?”容瑾愉悦地笑道。扫了一眼跟在沐清漪身后进来得众人,淡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求陛下为婉儿做主!”严夫人飞快地往地上一跪,悲切地哭泣道。

容瑾眼神一冷,淡淡地目光扫向站在一边的严婉儿。严婉儿只觉得仿佛一桶冰水从头浇下,瞬间寒彻心扉。

容瑾牵着沐清漪走回点上坐下,将小娃娃交给身边的奶娘才懒懒地问道:“怎么回事?云月封?”

云月封恭敬地上前,正要开口说话,严婉儿突然抢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道:“陛下恕罪!都是…都是婉儿都错。”容瑾挑眉,饶有兴致地俯身望着底下得白衣女子道:“哦?说说看,怎么都是你的错了?”

严婉儿微微垂眸,只半张优美的容颜。即使是沐清漪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模样的严婉儿看起来…非常的美丽,柔弱,惹人怜爱。看来这些家族也没有白教啊。只是不知道,这些对容瑾有没有用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容九公子,沐清漪悠然地向着。

“是婉儿不好。婉儿冲撞了沐相…婉儿一时心急忘了给沐相行礼。母亲是担心婉儿才会误会了沐相的。”

容瑾挑眉道:“这么说,你昏倒和跌倒在地上跟清漪没有关系了?”

严婉儿抬眼望了容瑾一眼,眼波盈盈,很快又羞怯地垂了下去,“是……”

姑娘,您这副模样谁相信这事儿跟她无关?

容九公子满意地击掌,道:“很好,礼部侍郎加的千金果然诚实,那么久…打二十大板吧。”

“什么?!”在场众人,包括严婉儿都忍不住震惊地望着殿上俊美无俦的黑衣帝王。您不是在夸她么?夸完了就要挨板子这是怎么回事?

“陛…陛下?!”严婉儿瞬间脸色苍白,这一次是真的吓白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番表态对容瑾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更没想到容瑾说变脸就变脸。就在她以为就要成功了的时候给了自己重重的一击。

容瑾居高临下,淡淡地睨着地下颤抖的白衣女子,再扫了一眼跪在一遍的严夫人,沉声道:“朕的皇儿满月,居然敢带着庶女进宫赴宴,严家的胆子不小!不想为朕的皇儿贺喜就通通滚出去,贱妾所出的也配踏入清宁殿恭贺朕和清清的皇儿?”

严夫人吓得软到在地,浑身颤抖。人群中不少也带着庶女来的命妇心中也跟着一沉。

只听容瑾继续道:“另外,谁准你们来含章宫的,几个夫人就敢私闯禁宫,好大的胆子。”这一下,底下所有人都忍不住开始双腿打颤了。私闯禁宫这个罪名可不轻,严重的抄家灭族也不无可能。

“陛下…陛下恕罪!臣妾等…一时情急…”

“一时情急?”容瑾冷笑,“什么事情让你们一时情急?就为了一个礼部右侍郎府的庶女?朕看,严冀的右侍郎不想干了。来人,传朕旨意,礼部右侍郎治家无方,罢黜官职贬为庶民。三代之内不得科举!”

“啊?!”这话一出,严夫人险些昏死过去。三代之内不得科举。她的儿子…正好就要准备下一届的科举啊,还有她的孙子,重孙,严家…完了……“陛下!臣妇知错了!求陛下恕罪啊。”严夫人惨叫道。在场的众人也是小心翼翼,谁也不敢为严夫人求情,就怕下一个就落到他们身上。

“陛下…都是婉儿的错。”严婉儿泪光晶莹,楚楚可怜,“求沐相开恩,是婉儿的错,婉儿不该冲撞沐相,一切都是婉儿的错,婉儿愿意受罚,求沐相原谅婉儿吧。”

沐清漪忍不住淡淡一笑,起身漫步走下了殿阶,站在严婉儿跟前。微微俯身,伸手抬起严婉儿满是泪水的娇颜,微笑道:“真是一张美丽的脸蛋儿,可惜就是太不聪明了一点。”

“沐相…求沐相责罚,求沐相原谅婉儿吧。这一切跟父亲和母亲无关,都是婉儿的错。”严婉儿也不傻,如果严家完了的话,她自己也就完了。沐清漪含笑道:“你到底是想要求我罚你还是求我原谅你?”

严婉儿轻咬着唇角,可怜巴巴地望着沐清漪。

沐清漪微笑道:“知道你错在哪儿么?一开始…你就不该跌倒在我面前。就算我按照你的心意走,又有什么用呢?你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就算我最后统一为陛下选妃,也只会讨厌你啊。真是个傻孩子。”

“清清!”容瑾不悦地道。

沐清漪回眸笑道:“我是在教小姑娘该怎么做人,现在的姑娘怎么都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却不生脑子呢?我要是你,就直接跌倒在容瑾面前,不然…生米做成熟饭也可以啊。”背后,容瑾轻哼了一声,沐清漪掩唇笑道:“也对,陛下武功盖世,想要…嗯哼,还真是不容易。”

“清清,跟他们啰嗦什么?那个严婉儿,拖出去打二十大板!其他人,一人十板子!给朕长点教训,以为什么手段都能在朕面前丢人现眼么?”容瑾不耐烦地道。

沐清漪摇摇头道:“今天是沧儿的满月宴,不宜见血。”

容瑾挑眉,沐清漪想了想,笑道:“在场的所有人,各赐四书五经一卷,每人抄写十遍吧。各位可别找人代笔,本相绝不打女眷,但是…发现代笔一次,以欺君论处。”旁边,云月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四书五经一共记起来几十万字,抄十遍这些诰命夫人千金小姐就不用干别的了,所有的时间大概都只能用来抄书了。特别是那些诰命夫人,等到抄完书出来,家里还是不是自己说了算可真是说不准了。

------题外话------

二月鸟~收集月票,去月票啊亲爱哒们。有票票都来砸我吧。给沧儿买奶粉啊啊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11.妃位的诱惑 下一章:312.接二连三的惩罚
热门: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狐媚惑主 又是努力投喂老婆的一天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SCI谜案集第一部 超魔构筑师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不准影响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