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告白被拒

上一章:301.永嘉郡主的请求 下一章:303.竹篮打水一场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永嘉郡主果然足够了解宁谈,接到沐清漪的帖子宁谈立刻便回了信会准时赴约。不管是因为真的跟沐清漪相谈甚欢还是碍于沐清漪的身份不好拒绝,沐清漪都难得有些内疚。虽然也是有想要相助永嘉郡主的心在里面,却到底辜负了宁谈的这番信任。

一大早永嘉郡主就跑来使馆拉着沐清漪出门前往约定好的地点了。一路上永嘉郡主拉着沐清漪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看着她比起往日更加喋喋不休的模样就知道,其实永嘉郡主心中还是很紧张的。看着她故作镇定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得低眉掩唇一笑,“好了,你还是省着点口水,回头跟宁谈说吧。别到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永嘉郡主呆了呆,有些无措地拽着她的衣摆道:“清漪,要是…要是到时候我真的说不出来怎么办?”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沐清漪挑眉道:“平常心,你就当是…寻常普通的跟他说话就可以了。”这种忐忑的少女心,她是当真没有经历过。还是顾云歌的时候,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别人爱慕钦羡的目光,也早早的定下了婚事。成为沐清漪之后,更是有了几分看破红尘之意,若不是容瑾死缠烂打,只怕她今生也不会对什么人动情。

坐在一边的霍姝也跟着劝道:“永嘉郡主,别怕。你这么漂亮,谁会不喜欢?就算…呃,就算真的说不出来,你就当平常相处也没关系,多相处一点以后还有机会。”

“可是…我平时也没跟宁先生相处过啊。”永嘉郡主哀嚎道。

对面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双双看向永嘉郡主:你到底是怎么喜欢上宁谈的啊。

“宁先生…宁先生是好人,我就是喜欢宁先生!”永嘉郡主气鼓鼓地瞪着两人。眼珠子一转,又抱住了沐清漪的胳膊道:“清清,清漪,你陪我一起去跟宁先生说好不好?要是我说不好…你还可以帮我…”

“休想。”沐清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帮你说,那到底是你告白还是我告白?陪你过来已经不错了,其他的别想了。”最要紧的是,容瑾说他不看好宁谈和永嘉郡主。虽然容瑾一向爱胡闹,但是大多数时候说出来的话还是靠谱的。那么她就要预防万一永嘉郡主告白失败了,她如果在场的话永嘉郡主也不好下台。相信以宁谈的才智,就算拒绝了永嘉郡主也不会闹得太难看才对。感情这种事,本就不该外人插手。幽幽地叹了口气,沐清漪有些怀疑自己帮永嘉郡主约宁谈到底对不对。

事先约好的地点在皇城中的一处园子里,本汉虽然不如西越华国风光秀美,皇城中却还是有几处专门供人游玩的地方的。永嘉郡主选的就是城中风光最接近华国的一处园子,虽然此时正值隆冬也没什么可看的,只有院中几株梅树可堪一观。

“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走到一处避风的暖阁里坐下,推窗望去正好可以看到园中大半个景致和园子门口的路。宁谈还没有来,两人也只能在这里等着了。

“小姐,小心着凉。”霍姝挥挥手,跟在身后的丫头立刻上前为她拢上了披风,还有一个精致的紫金雕花暖炉放进怀里。北汉人素来不用这些玩意儿,永嘉郡主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暖炉道:“你的身体可真是不好,以前我还想你跟着咱们一起回北汉来呢,现在看来若是每年冬天都这样,日子可不好过。”华国女子尤其娇弱,很多华国女子在北汉都活不长。而沐清漪的身体更是比一般的华国女子仿佛还要弱一些。

沐清漪无奈地笑道:“天生如此,如之奈何?”

永嘉郡主笑道:“所以,你还是住在暖和一些的地方吧,有空我来找你玩儿。只是可惜了我十一哥…呃,不说这个…”想起自己如今沐清漪已经大婚,永嘉郡主连忙掐断了这个话题俏皮地吐了下舌头。虽然很遗憾清漪不能成为自己得十一嫂,但是既然清漪已经成婚了,作为朋友她就就祝福她才对。虽然她跟容瑾那混蛋不对盘,但是不得不承认容瑾确实是对清漪非常的好。

沐清漪淡淡一笑,并不在意。

“宁先生来了。”站在一边望着窗外的霍姝突然道。两人连忙抬头望去,果然看到园子门口,宁谈撑着一把白色的纸伞披着厚厚地披风漫步走了进来。不知何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雪,远远地看着飘然的雪花中漫步而来的清癯男子,沐清漪突然有些理解为何永嘉郡主明明跟宁谈不熟却能够如此痴心的恋慕了。这确实是一个容易让人觉得喜欢的男子。

“还不快去。”看着呆呆地站着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的永嘉郡主,沐清漪哭笑不得地道。

“啊?!清清,我……”永嘉郡主手忙脚乱,无辜地望着沐清漪。

沐清漪叹气,“哥舒冰,你敢有点出息么?一个男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快去!你不是一向看不起扭扭捏捏的华国女子么?华国女子可没你这么扭捏。”

“我去!”永嘉郡主跺脚,吸了口气一鼓作气飞奔了出去。看着她飞奔出去的艳色身影,沐清漪和霍姝不由得相视一笑。

永嘉郡主飞快地跑到了宁谈跟前,宁谈显然也对突然出现得永嘉郡主有些惊讶。也不知道永嘉郡主跟他说了什么,宁谈往暖阁这边望了一眼,然后便带着永嘉郡主换了个方向往另一边去了。

看着他们的身影在假山后面消失沐清漪才微微松了口气,靠着桌边叹气道:“都怪容九那个乌鸦嘴,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心。”霍姝笑道:“小姐多虑了,永嘉郡主貌美如花,心性纯善,宁先生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沐清漪摇摇头道:“情之一字,这世上谁能说得准?”

霍姝响起自己的心思,也只得点头承认,“小姐说的是。”看着霍姝有些黯然的神色,沐清漪也有些无奈。这一年多,谁都能看得出霍姝对天枢的心思,只可惜天枢看着并不十分冷酷,但是却偏偏就是一副不开窍的模样。既不接受,也不明白拒绝,看得沐清漪这个旁观者都有些为她们着急。但是这也不能全怪天枢,霍姝从未对天枢说过什么,天枢只怕还一直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子吧?

“霍姝,回去跟天枢说清楚吧。”沐清漪淡淡道。

“小姐……”霍姝垂首,有些忐忑。沐清漪叹了口气道:“不管结果是什么,总要有个答案。你能劝永嘉郡主为何自己的事却想不明白?这世上…有些事情你若是一直不说,就可能会错过。就算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至少自己心中没有遗憾。难道你还非要等到哪一天天枢领这个女子到跟前来跟你们说,那是他未来的妻子才会死心?”

霍姝轻咬这唇角,这个平日里办事干净利落丝毫不输男儿的女子,在遇到自己的感情问题的时候也是跟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的徘徊不定。良久,霍姝方才点了点头道:“多谢小姐,我明白了!”

沐清漪点头,微笑道:“别太小看了自己,你不说,他怎么知道。”木头人这个词很时候用在天枢身上,公事上睿智沉稳的天枢,在自己的私事上实在是只能用将就两个字来形容。

“嗯!”霍姝重重地点头。

永嘉郡主和宁谈并没有谈多久,不一会儿就看到永嘉郡主从假山后面跑来出来。却没有往她们这边走,而是朝着园子的门外奔去。远远地可以看到,永嘉郡主在哭。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明白了,很显然是谈崩了。

“去,跟上永嘉郡主。”沐清漪凝眉道。

“是,沐相。”暗处的侍卫应了一声,一道灰色的身影飞快地朝着门外而去。

过了片刻,才看到宁谈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依然是清癯温文的模样,撑着白色的伞漫步而来。走到门口,宁谈收起了伞望着沐清漪有些无奈地叹息道:“在下怎么不知道,沐相什么时候还多了做红娘得爱好?”

沐清漪也跟着叹息,“郎心如铁,看着这样的女子伤心而去,宁先生于心何忍?”

宁谈淡笑不语,踏入暖阁中望了一眼窗外纷飞的细雪笑道:“上次在宫中与沐相对弈,可惜未能尽兴。不如再来一局?”

沐清漪叹了口气,看来宁谈是真心对永嘉郡主没有什么感觉了。只得一笑道:“是我约了先生出来,自然是宁先生说了算。请坐。”

两人相对而坐,棋盘很快便摆了上来。两人都是高手,各执棋子,排兵布阵你来我往你亦乐乎。沐清漪看着正低头思索地宁谈,忍不住问道:“宁先生当真半点也没有心动过么?”

宁谈疑惑地挑眉,反应过来她说得是永嘉郡主方才笑道:“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和谈心动?”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摇头道:“我不及先生。若是我在先生这样的位置,无论有没有心动,我都会……”宁谈是外来人,在排外的北汉永远也不会被北汉权贵们接纳。娶了永嘉郡主,对他来说有百里而无一害。永嘉郡主的父王是哥舒竣少数信任的皇室宗亲,在朝中也颇有权势。娶了永嘉郡主,哥舒竣放心,宁谈背后也有了依靠和盟友。至少…不会在除夕夜独自一人在酒楼里喝酒。

宁谈摇头笑道:“不,沐相说得并没有错。只是…我不需要而已。”沐清漪所说的是作为一个谋士立足朝堂最好的办法,联姻本就是自古以来朝堂之上默认的规则。但是,他不需要这些。

沐清漪轻轻落下一子,笑道:“我不了解宁先生,今天的事情是我自作主张,还请先生见谅。”

“无妨。”宁谈笑道,“能够和沐相手谈一局,今日出宫也不算白费。日后…只怕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两人双双沉默,无论宁谈和沐清漪如何相谈甚欢,也改变不了他们本就是敌对双方的事实。以后还想要坐到一起下棋聊天的机会确实是不多。

“启禀沐相,永嘉郡主回府去了。”门外,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闪身进来,恭敬地禀告道。

“知道了。”沐清漪点头道:“下去吧。”永嘉郡主平安回府了,沐清漪也跟着松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宁谈,却见宁谈正低头思索着眼前的棋盘,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侍卫的禀告一般。沐清漪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将此事放到了一边专心对弈。

下午,告别了宁谈回到使馆,正好看到哥舒翰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出来送客的魏无忌。看到沐清漪,魏无忌挑眉道:“清漪回来了?”

沐清漪含笑点头,看向哥舒翰道:“烈王这是?”

哥舒翰笑道:“奉皇兄之命,请西越帝和各位三日后进宫赴宴。”

“赴宴?这又是什么名目?”沐清漪奇道。魏无忌笑道:“自然是为了给咱们的皇帝陛下洗尘,为沐相压惊。”沐清漪看向魏无忌,魏无忌微微点头,表示容瑾已经答应了。身在北汉,之前推掉了除夕晚上的宫宴,也不能太不给哥舒竣面子了。何况云浮生和萧廷一死一失踪,哥舒竣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当成是没有发生过。

“有劳烈王亲自走一趟。”沐清漪点头道。哥舒翰摇头,淡然道:“顺路而已。帖子已经送到,本王先行告辞。”

“慢走,不送。”

看着哥舒翰离去的背影,魏无忌长叹了口气,赞道:“天下可称英雄者,唯哥舒翰一人。”

沐清漪含笑,“能得魏公子如此盛赞,想必烈王殿下也会深感荣幸。”魏无忌把玩着手中折扇笑道:“我这可不是吹捧。这世间枭雄不少,但是可称英雄的却不多。哥舒翰此人,为人光明磊落,身为绝代高手,不世名将,北汉皇族,他既无野心,更不好杀。他并非不懂权谋,却从不用阴私手段。心性可谓一个正字。只可惜…这样的人,通常命不好。”

听到此处,沐清漪也不由皱了皱眉。西越和北汉必将有一战早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到时候谁胜谁负却未可知。他们只能尽量让自己取得胜利,让自己活下来罢了。

“咱们还是尽快回西越吧,留在北汉终究不好。”沐清漪沉声道。

魏无忌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三天后宴会上容瑾会亲自向哥舒竣要淮阳公主,到时候看哥舒竣的态度,就知道后面的事情会怎么样了。”

“哥舒竣…总不至于想要将咱们全部留在北汉吧?”沐清漪挑眉。魏无忌笑道:“这倒是不至于,但是却不得不防。”

“所以?”沐清漪平静地看着他。魏无忌笑道:“所以,当天我和夏兄不会赔你们去赴宴,你,容瑾,莫兄,还有韩前辈一起去。”沐清漪点点头,有韩问天这样的高手震慑,即使是哥舒翰亲自出手只怕也完全没有胜算。更不用说宫外还有魏无忌和夏修竹接应,除非哥舒竣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不然的话,动手的机会并不大。

“哥舒竣会不会将全部的堵住都压在容瑾身上。”只要容瑾死了,他们这些人其实也是一盘散沙。他们所依仗的便是西越的兵力,但是如果身为西越皇帝的容瑾不在了,他们有八成可能指挥不动西越的兵马。而且在北汉之前西越就要先陷入内乱。

魏无忌笑眯眯道:“如果他连这个都应付不了,就去死吧。”

“魏无忌!你找死么?!”大厅里传出容九公子阴测测的声音。

两人踏入大厅中,便看到容瑾坐在大厅里,冷冷地盯着魏无忌。魏无忌仿佛没看到他的神色,依旧风度翩然,“难道不是么?皇帝陛下连独闯北汉皇宫的勇气都有,怎么会被区区皇宫困住呢?”

“独闯北汉皇宫?!”沐清漪沉声道。

“清清……”一听到沐清漪的声音容瑾就知道要遭,恨恨地瞪了魏无忌一眼道:“清清,我没有…他胡说的!本公子怎么可能一个人闯北汉皇宫?我明明带了人一起去的!”

沐清漪忍不住磨牙,“重点难道不是应该在,闯北汉皇宫么?!”北汉皇宫数万大内侍卫,容瑾以为那是他家么?一个人和几个人区别能有多大?“你确定哥舒竣设宴邀请你,不是想要趁机宰了你以雪前耻?”反正如果她是哥舒竣的话,她就只会想要宰了容瑾这个混蛋。

容瑾连忙赔笑,“怎么会?云浮生刚刚才闹了一场,哥舒竣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咱们早有防备?倒是清清…到时候还是别去了吧。”

“为何?”沐清漪不解。

魏公子笑吟吟地道:“清漪你忘了么?萧廷…被咱们皇帝陛下弄得下落不明了。那可是皇后的亲弟弟,谁知道北汉皇后会不会将这件事算到你的身上。北汉皇后如果要留下你说话的话,容瑾也没有理由拒绝,更不可能跟在身边。”

想起倒霉的不知道埋骨何处的萧廷,沐清漪也可话可说了。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我会小心的,如果真的要针对我,我不去她不能召见我么?”人在屋檐下,人家皇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题外话------

哈哈^_^关于宁谈和哥舒竣的关系,感觉有基情的亲们自己脑补哈,相爱相杀神马滴…可耻的萌了。呃,瓦说多了…总之!瓦木有写这俩cp。纯爱党可脑补基情,剧情党可脑补君臣、兄弟、惺惺相惜等等…简言之,有点复杂。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01.永嘉郡主的请求 下一章:303.竹篮打水一场空
热门: 明枪易躲,暗恋难防 英雄信条 我的大小魔女 花都兵王 宠物天王 (综漫同人)悟子哥·揍敌客 逝者证言:跟着法医去探案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 大师兄喊你回家吃药[穿书] 犯罪心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