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除夕夜游,巧遇

上一章:299.萧廷死,烈王至 下一章:301.永嘉郡主的请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瑾淡淡地扫了哥舒翰一样,一言不发地走到沐清漪身边坐下。倒是魏无忌眉目含笑的跟哥舒翰寒暄着。魏公子是生意人,最擅长的便是跟人寒暄打交道,哪怕他心中已经恨不得将你给生吞活剥了,脸上的表情却依然是和蔼温文,观之可亲。

哥舒翰虽然不喜勾心斗角,却也不是什么单纯愚蠢的人,自然不会将魏无忌这番亲切作态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与魏公子点头回礼。魏无忌做到一边坐下,笑问道:“烈王不是应该还在华国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哥舒翰淡淡道:“现在哪还有什么华国?本王听说梧山有了清漪的消息,就直接赶过来了,本想看看有什么可以相助的地方没有,现在看来本王回来的有些晚了。”

魏无忌笑道:“确实是有些晚了,我们已经准备启程回北汉皇城了。正好相请不如偶遇,烈王不如跟咱们一块儿回去?”哥舒翰点头道:“正有此意。”

看了看坐在沐清漪身边闭目养神的容瑾,哥舒翰方才道:“西越帝身体不适?”以哥舒翰的眼里自然不会看不出如今容瑾武功大跌的事实。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明白这些日子必定是出了不少事。心中也同时开始隐隐为云浮生和萧廷担忧起来了。

容瑾睁开眼睛,暗红的双眸冷漠无情地射向哥舒翰。哥舒翰剑眉微挑不必不善,他虽然跟容瑾不熟,却也看得出来容瑾这副模样跟前之前见面的时候差别颇大,只是在心中暗暗猜测是否是练功走火入魔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魏无忌淡笑道:“有劳烈王关心,不过是前些日子进山里受了点伤,前天晚上又……”哥舒翰面上的不动声色,问道:“之前的事情本王已经听沐相说过了,此事并非皇兄的意思,还请西越帝见谅。另外…不知道萧廷何在?”魏无忌把玩着折扇笑道:“萧廷啊,听说前天晚上宴会开始之前,萧廷就带着人离开了大营。因此,咱们也并没有见过萧公子,还请烈王见谅。”

哥舒翰皱眉,眼眸中闪过一丝怀疑。如果萧廷真的两天前就走了的话,就算他没有赶回皇城,他们在半路上也该遇上才对。但是他们一路过来却连萧廷的半点踪迹都没有看到过。哥舒翰心中虽然怀疑,但是无奈确实是没有证据证明萧廷的下落跟西越有关,只得暂时将此事揭过,道:“这次的事情是靖安侯自作主张,还请各位见谅。等回到北汉皇城,皇兄和本王亲自向各位赔礼。”

魏无忌笑道:“烈王言重了,既然是误会,自然是好说。何况…靖安侯已经不在了,人死债消,咱们西越也不会揪着这一点小事不放的。”

魏无忌点头谢过。

哥舒翰到底还是挂心那些跟着云浮生和萧廷一起来的北汉士兵,跟魏无忌寒暄了一会儿便提出要去看看那些士兵。魏无忌既然之前没有杀这些人,就是已经决定了要将这些人还给北汉了,自然也不在乎早一刻还是晚一刻。十分爽快地让人带哥舒翰出去了。大帐里只剩下三个人,魏无忌挑眉道:“再休息两天,咱们就启程去北汉皇城吧?”

沐清漪凝眉道:“你们还要去皇城?”

魏无忌无奈笑道:“同命蛊的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总不可能还让你一个人留在北汉吧。”

沐清漪抿唇淡淡一笑,她倒是对于是不是一个人留在北汉并不在意。容瑾握住她的手,暗红的双眸望着她沉声道:“一起回去。”沐清漪轻轻叹了口气,莞尔微笑,点头道:“好,一起回去。”

北汉皇城和梧山走得慢也不过是两三天的路程而已,一行人回到北汉皇城的时候正好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除夕。哥舒翰到底还是没有找到萧廷,哥舒翰隐隐明白这世上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萧廷了。最后只得整顿兵马跟着容瑾一行人一起回到了北汉皇城。

原本沐清漪是住在烈王府的,现在西越这么大一群人来了自然不可能都住在烈王府,于是容瑾一行人直接住进了城中早就准备好的西越使馆。推拒了哥舒竣进宫赴宴的邀请,一群人只在使馆里一起吃了个饭当时过除夕夜了。北汉虽然不及西越和华国繁华,过年的时候却也是十分热闹的。晚上,用过了晚膳之后容瑾便带着沐清漪出了使馆往街上去了。

今晚,北汉皇城中有些脸面的权贵世家都进宫赴宴去了,剩下来的便都是一些小官小吏或者平民百姓们了。整个大街上人潮涌动,喧闹不已,人们欢喜的徜徉在人潮之中,欣赏着街边上的小摊贩们摆设的各种新奇玩意儿和五颜六色的花灯,仿佛完全感觉不到严冬的寒冷。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人群中。侧首看着身边面带微笑的清丽女子,容瑾原本阴冷的容颜也多了几分淡淡的笑意。

“清清喜欢么?”容瑾笑道。沐清漪点头道:“自然喜欢的,在梧山住了还不到一个月,倒是觉得仿佛过了许久一般。好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热闹祥和的感觉了。”容瑾道:“咱们西越除夕的时候比这里更热闹,明年我们就在西越过年了。”

沐清漪有些好奇地道:“你怎么知道?”

容瑾笑道:“我也不是每年都会去什么除夕宫宴的,有几次也是跑出来玩儿过,确实是比什么宫宴有趣多了。清清累不累,咱们去那边坐坐。”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容瑾道。沐清漪虽然并不算累,却也不愿拂了容瑾的好意,点头笑道:“也好,那就过去歇息一会儿。”

酒楼前面围满了人,两人好奇地过去才发现酒楼前面竟然还摆着一个小小的擂台。其实也不算是擂台,不过是酒楼老板想出来招揽人气的主意罢了。远远的摆着几个袖口长颈的瓷瓶,只要有人能够将羽箭投入瓷瓶中而瓷瓶不倒便算是应了。又分别以瓷瓶口径的大小,位置的远近等等得到了彩头也是不一样的。最远的一个细口冰裂纹瓷瓶跟前放着的彩头最多,足足有五十两银子。但是去投那一个的人却几乎没有。因为那瓶口十分的狭窄,才不过两指的宽度,前面还摆着七八个其他的瓶子。对于能骑善射的北汉人来说,若是让他们百步穿杨只怕也完全不是难事,反倒是这小小的瓶子却很是为难了不少人。射箭是往远处直射的,而这投箭却是从上往下的。轻不得重不得更加偏不得。几个瓷瓶摆的不远不近,眼力不好的说不准还能看错了。

虽然难度不小,但是投一支只要一百文钱,如果投中了却能够赢到一两到五十两不等的银子,自然还是吸引了许多人上前来,只让酒楼的老板收钱收的笑眯了眼睛。

“哎呀?!没中!”人群中一阵哀嚎,又一个投偏了的北汉男子垂头丧气的挤出了人群。

“再来!再来!”人们跟着起哄。老板看了看刚刚挤进来的沐清漪和容瑾,脸上的笑容更加热情了。一看就不是北汉人,但是却绝对不是缺钱的主儿。连最擅长射箭的北汉人都被拦住了,何况是别的,“公子,夫人,要不要也来试一试。一支箭只要一百文。”

沐清漪好奇地看着递到自己手中的羽箭,回头笑道:“倒是有些投壶的意思。”不过投壶是士人才子之间玩的风雅游戏,而这个老板倒是别出心裁的拿来赚钱了。沐清漪也不在意一百文钱的事情,握着手中的羽箭瞄准了最近的一个瓶口慢慢的将羽箭投了过去。可惜沐清漪技术不佳,羽箭连碰都没有碰到瓶口就掉到一边去了。

老板顿时笑开了花儿,乐颠颠的过来,“夫人,承惠一百文。夫人再来一支如何?说不定这次就投行中了。”沐清漪回头看容瑾,她很有自知之明,“我肯定投不中,还是不玩儿了。”容瑾随手抛出一块碎银子,道:“干嘛不玩儿,闲着也没事儿。”

老板捧着足足有二两的影子欢喜的谢过,连忙招呼人将二十支箭送到了两人面前。容瑾接过一支递到清漪手中道:“清清玩吧。”

沐清漪只得再试一次,依然是最近的一个广口瓶,依然没中只是碰到了瓶口。第三次,还是没中,瓶口晃了晃。转眼间,沐清漪都投出去了十几支箭却无疑所获,不由得有些沮丧起来。她的眼力有那么差么?从前在家里她也是跟大哥们一起玩过这些游戏的好么?

旁边围观的百姓看了都跟着笑了起来,原本输钱的人心情也好了不少。一般的寻常百姓花一两百文钱玩玩也就罢了,哪有人一次连投了十几次都不中的。见到别人输的比自己多,心情自然就好起来了。

沐清漪眨了眨眼睛,回头看容瑾。容瑾淡淡一笑,将一支箭放进她的手中,然后从身后环住她,抬手握住她的执箭的右手,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投吧。”

沐清漪一怔,抬手再一次将箭掷了出去。只觉得一股奇怪的力道牵引着她,投出去的羽箭微微改变了一下方向,在众人的注目中羽箭稳稳的插进了不远处的瓷瓶中。

“呀!中了!”有人惊呼道。显然今晚投中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但是偏偏爱好齐射的北汉人民不能忍受自己竟然败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上,因此今晚倒是让老板赚了不少钱。

老板脸色一僵,神色有些怪异地望了一眼从身后揽着沐清漪的容瑾。这公子连瞄都没有瞄准,只是拉着女子的手随便一投就中了,这…是意外还是巧合?

将一块小小的碎银子送到沐清漪跟前,老板探究地问道:“公子…夫人,你们还玩么?后面可是…越来越难了。”容瑾勾唇一笑,道:“当然要玩儿,箭不是还没用完么?”嗯,他喜欢这个姿势,继续!

十好几次都不中,终于中了一次沐清漪也高兴起来,听了容瑾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浑然没有察觉自己和容瑾在人群中这般亲密的姿势。容瑾满意的一笑,握住沐清漪的手低声笑道:“继续。”

“又中了!”

“啊!又中了!”

“…好厉害,又中了!”接连几次,都是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入品种,瓷瓶连晃都没有晃一下。老板早已经垮下了笑脸,眼巴巴地望着地上的瓷瓶和银子,很明显,这些银子很快都要从他的手里飞走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这是遇到高手了。但是容九公子玩起了兴致又岂是他说停就能够听得。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一块块银子落入容瑾二人的口袋里,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公…公子…还要投么?”老板战战兢兢地道。这最后一个瓶子是他特意选的,按理说他是觉得眼前这男子就算再厉害也是绝对投不中的,但是对上这俊美无俦的黑衣男子他就突然不敢赌了。若是输了,那可是五十两银子啊。足够一个寻常的三口之家用好几年了。他一个月也不一定能转到这么多。

容九公子挑眉道:“自然是要玩儿。”

沐清漪拉拉他的衣袖,道:“容瑾,没箭了。”

容九公子随手抛过去一块银子,“只要一支。”老板捏着银子,想哭的心都有了。只要一支…说明了对方是十分有信心的啊。

“这…公子……”

容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怎么?不让玩儿了?那你摆摊儿干什么?”周围围观得人们也跟着嘘声四起,之前的人可输了不少钱,也不是没有有钱没事干的富家公子来当冤大头。何况,这细小的瓶口,还有这距离,就算是没有彩头他们也想看看这对年轻夫妇能不能够投进去啊。

老板看了看周围,只得咬牙忍了,递过去一支箭道:“公子请,在下也想见识一下公子的神技。”容瑾笑眯眯地把箭交给沐清漪,笑道:“这算什么神技?清清,还是你来吧。”

“还是你来吧。”沐清漪道。她自己什么水平自己知道,如果不是容瑾的话,只怕她就是在这里投到天亮也不会有接过。准确的说,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就算是最厉害的人最多也就是第一个有可能成功。早在容瑾握着她的手投了两次她就明白了,那样的瓷瓶败在地上,就算有眼力好的投中了,如果不能控制力道和位置的话,投进去的羽箭很可能会将瓶子压倒。至于最后这一个,又细又高的冰纹瓶,就算是容瑾来头沐清漪也觉得有些悬。

在她耳边低低的笑了一声,容瑾低声道:“清清对我没信心么?”沐清漪挑眉,容瑾也不管她的拒绝,握住她的手笑道:“慢点来,试试看。”沐清漪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他修长的手指握住,一股力道轻轻地牵引这手臂往上一提,然后羽箭慢慢的出手却不是往前方而去,而是往上面去了。在众人的目光下,只见那长长地羽箭被抛到细口瓷瓶的上方,然后才笔直的垂落了下去。

“呀?!”

羽箭稳稳地落入了瓶口,那高高的细口长瓶微微晃动了两下,却最终还是站住了脚跟稳稳地立在哪里。

“啊!好厉害!”周围一边叫好声,容瑾勾唇一笑,看着那望着瓶子发呆的老板道:“我们赢了,还不把彩头拿过来。”

老板终于回过神来,望了望容瑾和沐清漪,再看看瓶子旁边放着的五十两的银锭子,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的银子…我的银子啊。”

容瑾轻哼一声,抬手一挥银子便被卷到了自己的手中。满意地颠了颠手中的银子,放到沐清漪手中,“清清,请我喝茶。”

沐清漪无奈,“你玩这么久就是喝茶么?”

容瑾笑眯眯道:“自然不是,本公子不喜欢有人在本公子面前卖弄聪明。”当然还有他发现清清专注与投壶的时候,他搂着她在人群中的感觉很好。所以,自作聪明的老板只能自认倒霉了。

看着容九公子得意洋洋的笑脸,沐清漪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容瑾怀中,俏脸微红微微退了一步。容瑾不满地将她拉了回来,“轻轻,我们去喝茶!”

“容公子,容夫人,不如上来一起喝一杯如何?”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酒楼外面这么热闹,酒楼里的人自然也是知道的。楼上的窗户边上一个白衣中年男子倚窗而坐含笑看着他们,显然是已经看了不少时候了。

容瑾并不认识来人,低头去看沐清漪,沐清漪浅浅一笑道:“原来是宁先生,幸会。”

宁谈举杯笑道:“幸会,不知是否有幸请两位一起喝一杯?”

沐清漪笑道:“这是自然,请稍等。”

容瑾挑眉,看着楼上已经无人的窗口道:“这个人…就是宁谈?”

沐清漪点头笑道:“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咱们上去?”容九公子哼哼了一声,还是不愿拂逆了爱妻的意思,任由沐清漪拉着自己走进了酒楼里。身后,只留下那老板手中一堆插满了羽箭的瓷瓶哇哇大哭。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9.萧廷死,烈王至 下一章:301.永嘉郡主的请求
热门: 猎光 斗破苍穹衍生同人 听雪楼系列 碰我超痛的[星际] 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天尊重生 佛本是道 党校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女主有毒[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