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萧廷的悲催处境

上一章:297.云浮生之死 下一章:299.萧廷死,烈王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忙起来,就一直到快天亮了帐篷里才又有了动静。不提沐清漪等在外面的焦急和担心,被人遗忘了的萧廷也险些给冻成了冰棍。天色微曦的时候,帐篷的帘子方才被人揭开,魏无忌站在门口含笑看着沐清漪等人道:“没事了,进来吧。”

东方旭欢呼一声就想要往里面冲,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九哥了,谁知道刚刚过来就听说九哥昏迷不醒正在抢救。这会儿终于没事了怎么能不兴奋。魏无忌挑眉,挡住了他道:“清漪进来就可以了。”

沐清漪莞尔一笑,对东方旭摇摇头道:“东方公子,那个...麻烦你了。”指了指躺在不远处的一角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的萧廷。东方旭有些失落,眼巴巴地望着她道:“九哥醒了,子清让人通知我一声。”

沐清漪点点头转身进去了。东方公子神色狰狞地走向萧廷,看到萧廷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乐了,“哟?还活着呢。”

萧廷冻得嘴唇都发青了,勉力一笑道:“有劳挂念,这位公子贵姓?”

东方旭不经意地踢了他一脚,方才一把拉起他傲然道:“本公子东方旭,看你长得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居然敢绑架沐相,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萧廷笑道:“客气。”

“听说西越帝没事了?”消失了不少时间的凌天霄出现在帐篷前,看到被东方旭抓在手里的萧廷有些诧异的扬眉,显然是没有料到萧廷居然会以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凌霄堡堡主父子俩虽然暗地里有些偏向西越的意向,但是到底还是身在北汉不可能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在了西越这边。就是凌天霄跟着他们也是以之前受烈王所托照顾沐清漪的原因。所以西越和北汉之间的许多事情凌天霄都自动避嫌,譬如说昨晚的事情。这会儿看到萧廷和从未见过的东方旭,倒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凌、凌天霄?”萧廷道。

凌天霄笑道:“没想到还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萧公子?”

“凌霄堡投靠西越了?”萧廷问道。凌天霄笑道:“萧公子言重了,不过是在下和沐相以及魏公子莫谷主有些私交罢了。”凌天霄没有承认,但是也不等于否认了。沐清漪和魏无忌都是西越手握实权的人物,凌天霄跟他们私交甚笃,凌霄堡的态度还需要问吗?只是,这些却也轮不到萧廷来考虑了,他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北汉皇城。

凌天霄显然也明白萧廷的处境,如果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萧廷还能活着回去告他和凌霄堡的秘,那显然他们还真的需要重新考虑凌霄堡的立场了。所以凌天霄只是朝着萧廷笑了笑,挑眉看向东方旭,“这位是?”

天枢淡淡道:“这是西越靖远侯公子东方旭。”

“原来是东方公子,幸会。”凌天霄拱手道。

东方旭撇撇嘴,笑道:“凌少主幸会。本公子先去处理这个。失陪。”晃了晃手里的萧廷,东方旭大摇大摆的拎着人走了。

大帐里,容瑾躺在床上依然昏迷不醒。沐清漪望着床上的人不由地迟疑了一下,问道:“前辈,容瑾他......”老头儿脸上也多了几分疲惫,不只是他就连魏无忌夏修竹等人脸色都有些苍白。大帐中间还放着一个巨大的浴桶,散发着浓浓的药味。老头儿摆摆手道:“没什么大碍,第一次成了,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沐清漪蹙眉道:“以后?还需要几次?”

老头儿道:“不用担心,顺利的话一两次就可以了。就是现在这样,只要好好养着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刺激,应该也没事了。最近不要动武。老夫累了,你自己照看他吧,先走了。”

沐清漪连忙点头道:“有劳前辈了,慢走。”

魏无忌等人也费力不少,沐清漪干脆将他们都打发出去休息了,只自己一个人照看容瑾。看着躺在床上沉睡的人,沐清漪唇边泛起一丝淡淡地笑容,担心了一个晚上,总算是能安心下来了。

睡梦中,容瑾突然皱了皱眉。沐清漪伸手将要抚平他紧皱的眉头,低头时却看到他胸前的衣襟上染上了一抹鲜红的痕迹,心中不由得一颤。抬手轻轻拉开胸前的已经才发现容瑾胸前还有一道长长地口子,最然已经上了药包扎伤了但是鲜血却依然浸透了白纱布染上了身上的中衣。想起容瑾刚刚被莫问情带回来的时候那一身浓浓的血腥味,沐清漪只觉得心中抽了抽,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同样是血腥味,比起你自己我还是希望染得是别人的血。”

“清清......”容瑾慢慢睁开眼睛,暗红的双眸望着眼前有些憔悴的人儿。

“你醒了?!”沐清漪有些欢喜的道。

“一直醒着。”容瑾淡淡道。要知道他浑身上下不下七八处外伤,被丢进滚烫的药水中还有三个绝顶的内功高手同时运功,就算是活死人差不多也该痛醒了何况容瑾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甚至在治疗过程中容瑾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直接爆发将那几个还他那么痛苦的人杀了算了,就算他真疯了又怎么样?但是一来是他根本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内力来反抗,二是脑海里想起清清担忧的眼神他总是提醒自己再忍忍。当然,这些痛楚是没有必要告诉清清的。容瑾朝着里面挪了一下,道:“上来,休息。清清一晚上没睡?”

“你别动!”沐清漪连忙道,“小心你伤!”

容瑾笑道:“不碍事。清清过来陪我一起睡。”已经熬过了最痛苦的时候,这一点小伤容瑾自然是不看在眼里。对上他固执坚持的眼神,沐清漪只得轻叹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躺下来。只是不再向往常一样得靠近他怀中,生怕不小心碰到了他身上的伤痕。容瑾淡淡一笑,也不在意,抬手轻轻压在了她依然没什么变化的腹部。

“容瑾?”沐清漪疑惑地道。

“宝宝。”半晌,容瑾方才淡淡道。

想起腹中尚且不知性别的宝宝,沐清漪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容瑾想了想,认真的道:“清清生的我都喜欢。等到宝宝生下来,咱们就有一个完整的家了,咱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咱们当然会永远在一起。”沐清漪微笑道:“所以,你也要好好的,我们还要一起看着宝宝长大呢。”

“嗯。”锦被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心里只觉得暖暖洋洋,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温暖舒服的感觉,“有清清在,真好。”

沐清漪含笑不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唇边依然带着浅浅的笑花。

容瑾好得很快,虽然武功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只是睡了一觉之后就已经完全恢复了精力。至于外伤,则完全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都没有伤到要害。只有那一双暗红的眼眸,依然让人看着有些担心,但是整个人的气色却变得好了许多。

魏无忌坐在大帐里,看着大摇大摆从外面走进来的某人挑眉道:“果然是打不死的蟑螂,才一个晚上又能活蹦乱跳了?”容瑾冷冷地朝他甩了个眼刀,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是故意得?”

魏公子挑眉,“故意什么?”

容瑾咬牙,轻哼一声并不答话。用内力替他疗伤明明有更温和的方法,但是魏公子却是直接毫不客气的里内力强行梳理他的经脉,让容九公子生生的感受了一把多年前被老头子强行灌注内力的痛苦。不,魏无忌的法子比老头子更粗暴,所以痛苦也绝对是加倍的。偏偏容九公子一开始就为了颜面装昏迷,自然也就不能半途在醒过来给人看笑话了。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很痛,而是明明很痛却要装着若无其事!

魏无忌笑眯眯道:“哦?你说这个啊...谁让我动手的瞬间突然想起来几天前差点被人给暗算了呢?小九,你说我和莫问情当时若是死了,你可要怎么办啊?”

容瑾脸色一黑,冷笑道:“你现在死了也不晚!”

魏公子的笑容更加愉快了,“哎呀,小九,你现在要跟我动手么?你...打得过我么?”要真是现在动手,死得肯定不是他。容瑾精神恢复了不代表他的武功也能那么快恢复,“你现在连莫问情都打不过吧?啧啧...嚣张一世的西越帝,云隐公子突然变成了这副德行,不知道为什么本公子突然觉得心情很不错啊。要不咱们来比划比划,本公子让你三招?!”

混蛋!容瑾危险地眯眼。在雪山上想要弄死他根本就不是他想法出了问题,这根本就是一个在正确不过的决定了。等本公子武功恢复了,就弄死他!容九公子在心中阴测测地道。

魏公子自然也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现在趁着容瑾武功大减欺负两下就算了,若是真的惹毛了,等容瑾好了之后他可就麻烦了。低头喝了口茶,魏无忌淡淡道:“萧廷你打算怎么处理?再不处理北汉皇只怕就要派人来了。”这里离北汉皇城太近了,等到哥舒竣接到消息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他们要处理萧廷可就麻烦了。

容瑾皱了皱,道:“问出什么来了?”

魏无忌耸肩,“还没来得及问。昨天咱们都有些大伤元气,事情也太多。东方旭太嫩了,他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的。”容瑾点点头,道:“把萧廷带过来,正好我也想要见见他。”说到最后,容瑾有些咬牙切齿。对于萧廷容瑾当真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若不是萧廷用什么同命蛊清清怎么会到北汉来,受这样的颠簸之苦?就是现在怀了身孕,留在西越或者建安城都远比在北汉要舒服得多。

魏无忌点点头,挥手让人去带人。

不一会儿萧廷便被人带了进来,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东方旭。东方旭看到容瑾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九...陛下,你没事了?!”九哥没事真是太好了,他和九哥关系好不用说,他们东方家可是刚刚效忠皇帝,若是突然又换人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容瑾偏着头打量着他,有些嫌弃地道:“你怎么来了?”

东方旭嘿嘿一笑道:“微臣这不是担心陛下,想要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么?”

容瑾不屑地撇嘴,转身看向被扔到地上的萧廷,挑眉道:“萧廷?”

“见过、见过西越帝。”萧廷这一天多受的苦不可谓不多。东方旭虽然不专精刑罚,但是对于折磨人还是稍微有几分心得的。虽然想要问出萧廷和北汉的秘密有些不得章法,但是折磨的萧廷浑身难受是绝对不成问题。所以,此时萧廷也只能一副狼狈的模样跌倒在地上了。

容瑾居高临下地望着萧廷,淡淡道:“你想死呢?”

萧廷苦笑道:“能活着谁会想死?”

“既然如此...告诉朕同命蛊的另一个宿主是谁人在哪儿?告诉朕北汉在西越的所有细作名字,还有哥舒竣的秘密。”容瑾道。萧廷一怔,摇头道:“在下从来没有去过西越,西越帝怎么会觉得在下会知道北汉在西越的细作名字。至于陛下的秘密...在下想不出来陛下又什么秘密。”

“没有?”容瑾挑眉道。

萧廷坚定地道:“没有。”

容瑾凝眉,看了魏无忌一眼道:“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身份太低的人本身就不可能知道太多的秘密。”萧廷就算是哥舒竣的小舅子他也已经离开北汉多年,现在也不过才是一个三品官而已。魏无忌耸耸肩不发表意见,容瑾道:“那么...同命蛊?”

“我说了陛下会放过我么?”萧廷问道。容瑾道:“朕会考虑。”

萧廷失笑,摇头道:“陛下在说笑吧,还是陛下觉得萧廷是三岁的孩子那么好骗?”容瑾摇头,冷然道:“不,朕没有这么觉得。朕是觉得你的骨头之所以这么硬,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的吃过苦头。”

萧廷扬眉,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看着他。他是少年时期就开始做细作的,岂会没有经历过专门的刑讯训练。只凭着刑讯逼供想要让他说出真话,根本就是妄想。特别是在这关系到他的生命安危的时候。

容瑾也不在意,只是淡然道:“昨天疗伤的时候,朕突然想到了一个新的玩法,萧公子想不想要试试看?”

萧廷好不闪避地回看着容瑾,显然是并不将他那所谓的新玩法看在眼里。

容瑾唇边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淡淡道:“如果将萧公子放进一个装满了雪水的浴桶里,然后在下面一直加火一直加火,萧公子,你觉得...要多长时间才能将这一桶水给他煮干了?”

萧廷唇边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当然明白容瑾所说的煮并不是为了煮干水,而是......

容瑾冷笑道:“怎么?你以为朕不敢么?”

萧廷脸色有些发白,若是换了一个人或许他还真的绝对对方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但是这话换了容瑾说出来萧廷却知道他说得出就绝对敢做得出来。半晌,方才咬牙道:“西越帝,我是北汉的官员。北汉皇后的亲弟弟。你身在北汉的土地上,无缘无故的抓了在下,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说不过去?”容瑾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地事情,望着萧廷道:“谁能证明是朕抓了你?那些北汉的士兵么?他们只能证明萧公子在云浮生实行计划的前一刻离开了大营。而那时候...朕还在北汉的大营里。至于萧公子之后去了哪儿,出了什么事情,北汉谁能够证明?难道北汉走失了一只小猫小狗,北汉皇也要朕负责不成?”

萧廷神色僵硬,他很清楚容瑾说的没错,“就算如此,陛下难道不会怀疑么?”

“怀疑又如何?”容瑾不屑地道:“仅凭着怀疑朕杀了他得小舅子,哥舒竣就想要跟朕动手么?何况...朕还没找他的麻烦呢,四千兵马围杀朕,北汉皇真是好手段,如果成功了,朕简直都要佩服死他了。废话少说,告诉朕,同命蛊的另一个宿主是谁!”

萧廷咬牙不语。他知道容瑾不会放过他的。只要他不说,他就会多活一刻。相反的,一旦他说了才真正是他的死期到了。

“很好!”容瑾笑容阴鸷,“东方旭,让人将柴火架起来,烧水替萧大人洗一洗。”

东方旭有些牙疼地看着眼前的萧廷,这个洗一洗可不是寻常的洗一洗,这是要直接把人往锅里扔啊。陛下这是......”

“容瑾,这样容易弄出人命。”魏无忌闲闲地道。容瑾哪里好了?!分明是更加变态了!魏公子决定回头去跟韩问天那个老头儿谈谈。

容瑾挑眉,魏无忌道:“他若是叫起来会把清漪引过来的,若是点了他的哑穴或者堵上嘴,说不定真死了都不知道。”容瑾皱了皱眉,想想觉得魏无忌说的似乎有点道理,沉吟了片刻道:“既然这样...先把他的肉给我削几片下来喂马吧。”煮开水...不是常规刑讯,凌迟总是可以的吧?

喂马?马儿吃肉么?

------题外话------

魏公子:死老头子!不是说小九好了么?!这叫好了!

老头儿:哪儿不好了?!身体健康活蹦乱跳!

魏公子:烧开水煮什么的…分明是更变态好了吧?!是不是要哪天他把你也煮了你才觉得他不对劲?

老头儿抹汗:老夫是医身体的,他心理阴暗怪我罗?

众人:不怪你怪谁?

老头儿大怒:一个六岁就能杀人的小怪物,你们凭神马觉得他不是天生心理扭曲?!分明就应该怪他爹,子不教,父之过!

容慕天:……

容璋:……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7.云浮生之死 下一章:299.萧廷死,烈王至
热门: 圣洁之罪 我不是野人 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白莲花 我和对象比命长 不要在火葬场里等男朋友 降落我心上 加倍偿还 锦绣未央 我想当巨星 化装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