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云浮生之死

上一章:296.云浮生惨败 下一章:298.萧廷的悲催处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浮生目呲欲裂,充血的双眸愤怒地瞪着眼前一派风流雍容的魏无忌,忍不住嘶声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闻言,魏无忌不由莞尔,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趴在地上连站起来都困难的云浮生道:“为什么?从靖安侯抓走了清漪投靠北汉那天开始这不就是注定的结果了么?难道靖安侯竟然从未对今日的下场有过丝毫的准备?你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过是因为你还有几分利用价值而已。”此时魏无忌还一口一个靖安侯,但是靖安侯三个字听在云浮生的耳中倒是更像是讽刺。怜悯地看着地上一声狼藉的云浮生,魏无忌惋惜地叹了口气,“其实云门主应该庆幸,此时留在这里的是我跟夏兄。”

如果容瑾还在这里的话,云浮生别说活下来就算是想好好地死只怕也不容易。

云浮生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心中早已经明白魏无忌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他只是不能接受,自己的雄心壮志竟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短短的几个月,从西越到华国,从华国到北汉,他得到了比从前几十年更多的实力,权势和荣光,但是同样,这份成就来得快去的也更快,而代价更是自己的性命和整个云门。

云浮生不会对魏无忌求情,他虽然不择手段但是身为一个高手的尊严还是有的。只是望着魏无忌,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狂笑道:“魏无忌,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儿去?!堂堂魏公子为了容瑾做牛做马,你能得到什么?老夫至少还得到了一个靖安侯之位,你呢?容瑾连一官半爵都舍不得给你,等到他一统天下之时,也就是你兔死狗烹之际!”

魏无忌并不动怒,淡淡笑道:“原来靖安侯对陛下还有如此信心?一统天下?那就承你吉言了。”

云浮生死死地盯着魏无忌,阴沉地声音仿佛诅咒,“魏无忌,你一定会死在容瑾的手中!”

魏无忌叹息道:“我死在何处,就不劳靖安侯操心了。而现在…靖安侯,靖安侯是打算自己动手,还是本公子代劳?”云浮生咬牙不语,魏无忌耸耸肩笑道:“看来是需要本公子代劳了。那么…靖安侯,好走不送。”

魏公子抬手,远远地一掌朝着云浮生挥了过去。云浮生当然不想死,奋力的坐起身想要运气相抗,却惊恐地发现本就所剩不多的内力以一种令他自己都感到恐惧的速度在流失。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魏无忌不杀他只要他动用内力早晚也是必死无疑。

魏无忌出手极快,一道凌厉的掌风扑向云浮生。

“师傅!”一个身影闪过,挡在了云浮生的面前。众人皆是一怔,只见云天恒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云浮生跟前,正好挡住了魏无忌的那一掌,一道血花从云天恒的口中喷出。云天恒很快便委顿了下来。

“天恒?!”云浮生也是一愣,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云天恒竟然会替自己挡下一掌。云门弟子诸多,但是对云浮生来说云门所有的弟子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云苓儿,而云苓儿这个女儿也未必抵得上他的野心。但是在那么多的云门弟子中,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云天恒这个徒弟了。云天恒是他亲自捡回去养大的,亲自教的武功。在他没有被皇家的权势冲昏头之前,他一直是将云天恒当做未来的继承人培养的。但是在他将云门弟子变成了傀儡,在他来到北汉成了靖安侯之后这个弟子虽然还一直跟着他,但是却明显的比起从前沉默了许多。被权势眯了眼的云浮生也不再觉得这个弟子如何的重要,只是当做一个可以用的人罢了。但是现在…。

云浮生望了一眼周围,西越和北汉士兵的厮杀已经到了尾声。荒凉的原野上目光所及之处血流成河。还活着的人们也只是以一种淡漠的目光看着他的落败。唯一的女儿远在北汉皇城,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只有这一个徒弟愿意为他当住敌人的攻击,愿意为他去死。他确实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受门人尊崇,一呼百应的云门门主了。

“师傅……”云天恒的武功比起魏无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受了魏无忌全力一掌早就已经被打得五脏俱损,鲜血不停地从口中喷出,眼看就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了。

“天恒,你……”云浮生怔住,刹那间脑海里竟然从未有过的清醒。

云天恒脸色灰败,断断续续地道:“徒儿…无能,不能、不能劝谏师傅…师傅对徒儿的救命之恩、养育…养育之情,只能…只能以命相报…师傅,你…做错了…云门,咱们、再也回不去了……”云天恒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天恒!天恒……”云浮生焦急地叫道,却清楚地明白这个唯一还留在自己身边的徒弟也已经先自己一步死去了。他错了么?他真的错了么…但是、事已至此,就是错了…又能如何?!

“魏无忌!”云浮生怒吼一声,不只是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抓起落在一边的长剑飞身而起朝着魏无忌此刻过去。魏无忌和夏修竹心中皆是一惊,齐齐后退。虽然剑还未到,但是两人都可以感觉到云浮生这一剑的力道竟是比他之前挥出的任何一剑都要厉害。就算是他们两个这样的实力也没有信心一定就可以抵挡住。这就是天下第一的实力么?

“轰!”魏无忌和夏修竹刚刚落地,却见身在半空的云浮生突然身子一顿,整个愤怒的容颜突然扭曲起来。然后在众人的眼前轰然炸开,只留下七零八落的尸体从空中掉了下来。周围围观的不少人忍不住当场就吐了出来。

魏无忌和夏修竹对视了一眼,双双在心中叹了口气。没想到莫问情所说的爆体而死竟然真的就是如此……他们都能感觉到方才那一瞬间的劲力,如果和云浮生靠的近了,只怕不死也要重伤。

魏无忌叹了口气,侧首吩咐解决了北汉士兵匆匆赶回来的开阳道:“开阳,这里交给你善后了。”

开阳点点头,看了看周围云浮生尸体掉落的地方也是心有余悸,“那些…怎么办?”魏无忌道:“葬了吧。俘虏先用莫兄的药喂下去,回头再送回去给哥舒竣。”他们现在毕竟还是站在北汉的土地上,若是一下子就将四千兵马杀的干干净净,只怕哥舒竣当真要恼羞成怒不肯甘休了。到时候有理的事情也要变成没理了。魏无忌也并不在意这些人,比起容瑾和沐清漪的身体,这区区几千兵马算不得什么。

另一边,沐清漪的帐中。沐清漪睡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便再也谁不着了,只得起身坐在帐子里跟霍姝聊天。帐外的那些北汉士兵很快就被人解决了,但是容瑾等人却一直都没有回来。虽然对魏无忌等人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沐清漪却依然忍不住担心。

大帐门口,一道清风掠过。两人抬头便看到莫问情带着容瑾掠了进来。

“子渊!”沐清漪连忙起身,“容瑾怎么了?”

莫问情沉声道:“去请韩前辈过来!”说话间,莫问情已经将容瑾放到了大帐中的床上,随手抽出几根银针出手如风的刺向容瑾全身的几处大穴。

“不用了,老夫在这里。”这一次老头儿十分靠谱,霍姝还没来得及应声他就已经从外面冲了进来,冲到窗边望着床上的容瑾皱了皱眉道:“怎么样了?”莫问情刺完了银针才微微松了口气,道:“内力耗尽,不过,他体内原本封存的内力也失控了。”几个月前,魏无忌容瑾夏修竹三个人联手都不一定能胜过云浮生,这才区区两三个月,容瑾就算进步再快也不可能立刻就能赢过云浮生了。就如同云浮生,他就算磕了连药王谷都列为禁药的东西,也不可能就能打得过韩问天。刚刚容瑾跟云浮生打了那么久都没有落到下方,凭得全都是他本身的意志,而不是他的实力。若论实力,其实容瑾现在最多也就是比魏无忌和夏修竹高出那么一筹而已。

老头儿抓了抓头大,皱眉道:“无妨,把他扶起来。”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药方要给莫问情道:“这些日子药材我已经收集的太不多了。但是这个要必须现成的做。方子在这里,你去办吧。我来替他理顺经脉顺便护住他的心脉。”莫问情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方子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而去。

“前辈,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么?”沐清漪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老头儿看了看沐清漪,道:“你不会武功,别待在这里碍事,去帮莫家那个小子吧。如果魏小子和小夏回来了就叫他们守着帐篷,别让任何人进来。”沐清漪虽然担心容瑾,却也明白自己此时是真的使不上任何的力,只得点点头道:“有劳前辈了。”

老头儿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便扶着容瑾背后开始为他治伤了。沐清漪拉着霍姝轻轻的退了出去,吩咐人守住了帐篷不许任何人进出,又对身边的霍姝和天枢道:“你们先守在这里等无忌和修竹回来。我去帮子渊。”

“小姐,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霍姝不放心地道。小姐的脸色真的不太好看。沐清漪摇头浅笑道:“不用,就在旁边。你们在这里守着别让人闯进去了。”

“是,小姐。”

旁边的帐篷满是浓浓的药香,莫问情正坐在桌案前仔细的配置着药方。听到沐清漪的脚步声方才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脸色不太好,过来坐吧。”

沐清漪勉力一笑,有些无奈地道:“我有点紧张。”

莫问情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不会有事的。”

沐清漪点点头,微笑道:“我相信你和韩老前辈。有什么我能够帮得上忙的么?”

莫问情想了想,取过几种药材放到她面前道:“磨成粉。”沐清漪也顾不得管这些是什么药材,只是听从莫问情的吩咐小心翼翼的将药材放进药舂里研磨成药粉。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拿主意告诉别人应该怎么做,但是这种时候即使是她也忍不住有些不知所措,脑子里乱成一团。这个时候最舒服的事情大概就是别人告诉她要做什么了。

莫问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配置手里的药。一边道:“容瑾虽然伤得重,但是并无生命危险。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大不了也只是跟之前一样而已。到时候再想办法就是了。”

“谢谢你,子渊。”沐清漪手下未停,淡淡笑道。

帐篷里有些沉默,两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霍姝来禀告,“小姐,魏公子和夏公子回来了。还有…东方统领带着萧廷也到了。”沐清漪抬头,“东方?东方旭?他怎么在这里?”

莫问情道:“你去看看吧。”

“这…”沐清漪犹豫,“让霍姝留下帮你磨药?”莫问情抬头,神色平静地扫了一眼桌上磨好的药粉,随手包起来扔到一边似乎有些无奈地道:“这些药随便找个药店都能买到一大堆。何况…这些药磨成粉跟本不能用。”

沐清漪一愣,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处理得都是一些十分常见的诸如三七、桔梗、当归之类的药材。她方才魂不守舍根本没有发现莫问情面前摆着的药材都是或切片或切段或整个的,根本没有磨成粉的。分明就是莫问情看出来她心中紧张,随便找了点事情打发她罢了。

第一次在人前如此丢脸,沐清漪一时间也有些窘然。莫问情只是淡淡道:“出去吧,魂不守舍的模样不适合你。”

沐清漪莞尔一笑,“多谢你,子渊。霍姝,咱们走吧。”

“是,小姐。”霍姝应声,跟在沐清漪身后走了出去。走到大帐门口无意间回头,霍姝突然觉得那独自坐在大帐中白衣如雪的身影似乎多了几分孤寂之感。

“无忌,修竹,东方公子。”走到大帐门口,夏修竹等人果然都在门口等着了。帐篷里依然没有什么动静,所以众人的心情也有些低沉。只有东方旭有些不知所以然,“沐相,许久不见。九…陛下怎么了?”

东方旭是知道容瑾身体不好的,但是他也一直知道容瑾武功颇高,所以一直认为容瑾的病有八成都是装出来的。但是现在…“陛下受了什么重伤?”

魏无忌摇摇头道:“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好的。”这会儿,魏无忌也没什么心情解说容瑾的情况。东方旭有些担忧地望了一样身后的帐篷也不再说话。

“东方公子,你怎么会出现在北汉?”沐清漪挑眉问道。

东方旭摸摸额头,笑道:“不是陛下和魏公子你们都来北汉了么?我爹原本是想要让我到南宫大将军军中历练一番,如果西越和北汉打起来了也好…嘿嘿…然后刚好听说寒雪楼的兄弟要过来,我就跟着一起过来了啊。”原本靖远侯的意思自然是让东方旭能够在西越和北汉之战中立点军功,将来也好在朝中立足。不然如今这年轻一代的不少将领都跟着容瑾征战华国战功赫赫,东方旭这个长公主和靖远侯之子总不能一直在御林军里混日子。只是没想到东方旭却不是能待的住的人。如果真的打仗了还好说,现在南宫绝也只是领兵驻守在边境罢了,东方旭自然就跟南宫绝磨到了来北汉的差事。

“那个家伙,就是绑了沐相的人么?”东方旭一直不远处,被绑成粽子一般丢在寒风中的萧廷问道。胆子真是不小,居然敢从九哥手里抢走沐相居然还活着。东方公子看向萧廷的目光也不知道是悲悯还是崇拜了。

萧廷被绑得动弹不得,望着眼前的几个人也只得在心中无奈地苦笑。没想到他小心翼翼甚至不着痕迹的将云浮生推出去送死,自己却还是落在了西越人手中。早知道就不该怕陛下怀疑故意拖到最后一刻才离开,如果早一点赶回去……

只是萧廷不知道,其实无论他什么时候离开都注定要落在西越人的手中的。魏无忌为他准备的可不只是一路人马,抓住萧廷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萧廷不仅知道许多北汉的秘密还有他皇后亲弟弟的身份,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将萧廷送出去当成暂时平息容瑾怒火的道具,原本就连云浮生魏无忌也想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只可惜云浮生自己把自己给爆掉了。当然,这个作用如果能用不到的话是最好了,毕竟只是当成出气筒的话也太浪费了。

对上魏无忌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知为何萧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有些疑惑地看向魏无忌,却见魏公子伫立在寒风中依然是风姿卓然,雍容大气,笑容温和沉稳,一派和气。萧廷摇了摇头,也只能当成是自己被扔在寒风里太冷了所至。

又过了许久,老头儿终于从里面出来了,众人连忙上前问道:“前辈,怎么样了?!”

老头儿轻哼一声,傲然道:“老夫亲自出手哪里还有失手的道理。不过…怎么没人告诉我他外伤也那么严重?!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莫小子药配好了没有?!”

“好了。”莫问情出现在众人身手,手一扬一大包东西落到了老头儿的跟前。老头儿连忙伸手接住转身又进去了,帐篷里传来老头儿的声音道:“外面的人别傻着,送热水进来!还有姓魏的小子和小夏,莫小子都进来帮忙!”

------题外话------

终于炮灰掉一个,不过云天恒挂得可惜了,但是我找不到他不挂的理由啊啊。这个人物其实才是个炮灰,谁说炮灰一定是人渣,白莲花,绿茶表?另外:悄悄说一句:我刚刚差点想把莫谷主黑化了,乃们猜我咋想的?猜完了就忘掉吧,男神还是继续做高冷男神比较好。拉拉,爱你们哟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6.云浮生惨败 下一章:298.萧廷的悲催处境
热门: 无限之我有红衣[gl] 情人关系 生随死殉 渔火已归 离婚 烧不尽 新宿鲛 猫饭奇妙物语 天下第一剑 截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