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云浮生惨败

上一章:295.毒术无双 下一章:297.云浮生之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西越帝,是否太过分了?!”云浮生盯着容瑾沉声道。两次交锋,他们这边就损失了七八位高手,剩下的那些脸色也不好看,甚至隐隐有些退缩之意。不管今晚的结局如何,此时在气势上他们就已经输了一大截了。

容瑾挑眉,淡淡道:“不是靖安侯想要比武的么?怎么现在又变成咱们过分了?比武这种事情本就是难免会有意外,自然是生死自负。”

云浮生猛地起身,冷笑道:“生死是自负?”容瑾有些慵懒地换了个姿势,淡淡道:“自然是生死自负,难道靖安侯不是这个意思么?还是说...如果莫问情和开阳输了,你们打算放过他?”

云浮生冷冷地盯着容瑾,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现在在想得是,容瑾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今晚设宴的目的。但是从容瑾那张俊美无俦的容颜上却看不清半分真实的情绪,反倒是那双暗红的眼眸让他心中隐隐有些不自在。好半晌云浮生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连连道:“很好,好一个生死自负。既然如此,西越帝自己的生死也是有你自负么?”

容瑾不屑地勾唇,淡淡道:“难不成...本公子的生死还要由你来负责?”

“很好!”云浮生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手中酒杯猛地往地上砸去,清脆的碎裂声在大帐中响起。帐外,突然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以容瑾等人的耳力自然能够听出,整个大帐已经被人给团团围住了。

云浮生笑道:“西越帝竟然自恃武功高强,那么就让本侯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容瑾抬眼,淡淡道:“多此一举。如果你能杀得了我,无论有没有借口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你杀不了我...死的就是你云门上下满门。明白么?”

云浮生居高临下打量着容瑾,笑道:“容瑾,你身受重伤以为本侯不知道么?别说是现在,你就是完好无损也不是本侯的对手,何况...外面还有几千精兵。受死吧!”

“凭你?!”容瑾冷笑一声,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暗影冲向云浮生。

“侯爷小心!”

“师傅小心!”

云浮生飞身让开,随手拔出手中长剑射向容瑾。容瑾暗红的双眸微微一颤,眼底闪烁着暗色的光芒。看到云浮生的长剑,容瑾不闪不必,毫不犹豫地正面迎了上去。旁边,魏无忌等人也跟着起身,“动手吧。”魏公子广袖一展,如一只惊鸿翩然落入对面的江湖中人之间。手中铁骨折扇一挥,便带起了一片血光。

这帐子本就不算宽大,挤了二三十个人已经有些拥挤了,一动起手来更是束手束脚。容瑾轻啸一声,修罗刀划破了头顶的帐篷便冲了出去。云浮生自然也不甘落后,追着容瑾冲了出去。外面,北汉的兵马已经跟容瑾等人带来的西越侍卫动起手来。只是更多的人却是围着四周,显然是为了预防容瑾等人逃离。

有魏无忌和莫问情联手,云浮生手下那些所谓的江湖高手自然没什么用,不一会儿魏无忌和莫问情等人就从帐篷里走了出来。而帐篷里那些江湖中人却一个也没有动静。

站在帐篷外面,魏无忌抱着胳膊望着打斗中的两个人笑眯眯道:“可以啊,容九的武功又进步了。”开阳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望着魏无忌道:“魏公子,现在不是看打架得时候。”

魏无忌挑眉,“还有什么事情么?”

开阳指了指周围虎视眈眈的北汉士兵,道:“那些人怎么办?”好几千人啊,凭他们这几个人就算是杀也要杀到手软吧。”魏无忌笑道:“那些人不是你们负责么?难道你打算让我跟莫兄上战场?”魏公子自认是江湖中人,不干战场上那粗鲁血腥又没有技巧的事情。开阳语塞,魏无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围观的北汉士兵没有云浮生的命令,也没有冲上前来动手的意思。毕竟西越这帮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说,那位白衣如雪的冷漠公子一出手可是就要倒下一大片的。这世上谁不顾惜自己的命?

开阳皱眉道:“沐相那边不会有问题吧?”

魏无忌淡笑不语。

西越的营地里,另一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这边自然不会听不到。何况,就在方才北汉的士兵突然将整个西越营地团团围住了。沐清漪披着厚厚的披风走出帐篷,站在寒风中望着眼前的一幕微微蹙眉道:“天枢,怎么回事?”

天枢沉声道:“惊扰了沐相,还请恕罪。”

沐清漪摆摆手道:“怎么回事?”

天枢道:“北汉靖安侯邀请陛下和魏公子等人赴宴,然后派兵将我们围住了。北汉大营那边...好像也打起来了。”沐清漪皱眉,“明知道云浮生不怀好意,无忌他们怎么还会同意去赴宴?”下山以后沐清漪怀孕的症状就越加明显的,以至于越来越嗜睡,就连容瑾等人去赴宴的事情她事先也并不知道。

天枢道:“魏公子和陛下都同意了的。魏公子说如果沐相问起就请沐相不要担心,他们心中有数不会有事的。”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道:“我自是相信无忌的。那么现在应该如何是好?”天枢笑道:“沐相不必担心,我们早有准备。霍姝,你陪着沐相回去歇息吧。”

霍姝点点头,扶着沐清漪笑道:“小姐不用担心,咱们回去吧。”沐清漪点头,环望了一眼四周问道:“韩老前辈也去赴宴了么?”

“韩老前辈?”天枢二人一怔,这才想起来沐清漪说得是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那个老头儿,道:“没有,那位...老前辈...”虽然他们都不知道那奇怪的老头儿的真实身份,但是就连魏公子和沐相都要尊称一声韩老前辈,天枢等人自然也不敢怠慢。只是那个老头行踪飘忽不定,就算是在大营中也不一定能够找得到他,所以这会儿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儿了。

“终于有人想起我这个老头子了么?”不远处的帐篷顶上,老头儿轻飘飘的坐在帐篷上,朝着沐清漪挤眉弄眼。沐清漪不由莞尔一笑道:“前辈,容瑾他们......”

老头儿揪着胡须道:“老夫知道,你不用担心。丫头,你还是赶紧进去休息吧。别吓着我的宝贝徒儿。”

沐清漪浅浅一笑,“那就有劳老前辈了。”任由霍姝扶着自己进了帐篷坐下来,霍姝轻声劝道:“小姐不用担心,魏公子和莫谷主他们都不是冲动的人。既然敢去必然是有所准备的。何况,凭着陛下和魏公子的武功,这世上有几个能够抵挡得住?”

沐清漪笑道:“我不担心,天阙城的人来了没有?”

霍姝眼睛一亮,“小姐,你怎么知道?”

“咱们被几千兵马围着,西越大军也不可能这么快赶到北汉,除了天阙城的兵马和寒雪楼,还能有谁?”沐清漪浅笑道。霍姝忍不住赞道:“小姐真厉害。天阙城的人几天前就已经到附近了,还有寒雪楼,寒雪楼的人...陛下吩咐他们去办点事。”

“办事?”沐清漪挑眉。

“抓人。”

“萧廷。”沐清漪肯定的道。霍姝有些无奈,“不管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小姐。”虽然小姐这两天身体不适什么都没管,但是只要说上两句小姐立刻就能够猜到后面的事情。霍姝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有小姐这样的本事。

沐清漪轻轻叹了口气,道:“罢了,既然你们都安排好了,我就不再多管了。这两天总觉得好累。”霍姝扶着沐清漪到床上躺下,一边拉过被子替她盖上,一边笑道:“小姐尽管放心便是。”

北汉大营里,容瑾和云浮生的打斗依然在继续。论实力容瑾与云浮生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容瑾如今的状态却比云浮生强上十倍不止。一往无前,不计生死这样的勇气或许云浮生从来就没有拥有过,否则他也不会明知道增强功力的要存在隐藏的危险,依然还铤而走险的用药提升自己的功力,因为他从来都对自己没有必胜的信心。

在场的人们目瞪口呆的望着半空中两个快地仿佛残影一般的声音,还有刀剑相击是绽出璀璨的火光。云浮生到底内力更胜一筹,趁着空隙一掌拍向容瑾,容瑾闪避不及挨了一张,却也毫不犹豫地一刀破空而至,划破了云浮生胸前的衣襟,只差一点就能在云浮生斩上一刀了。云浮生飞快地后退,低头看着胸口破了一个洞的衣襟脸色阴沉。

容瑾往后退了两步,随意抬手抹去唇边溢出的血迹,勾起一丝冷酷地笑意手中刀光一闪又冲了上去。

“容瑾不是云浮生的对手。”夏修竹抱剑而立,沉声道。

魏无忌也不在意,淡淡道:“这不是原本就预料到的么。无妨。”就算容瑾不是云浮生的对手,云浮生想要杀了容瑾也不是一件易事,他们只要等到适当时候接手就可以了,“莫谷主,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莫问情沉默地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一场两个人得厮杀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从傍晚一直打到了夜晚。云浮生握剑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湿,额边也有一滴滴汗珠顺着脸庞落下。神色凝重的盯着对面一脸阴郁的红眸男子,“容瑾,你打不过本侯,还想要送死么?”

“送死?!”容瑾一身黑衣看不出来什么伤势,但是比刚才更加苍白的脸色和浑身上下的血腥气让人知道他身上已经受了不少伤了。但是那俊美的容颜却没有半分虚弱,反倒是更加桀骜,乌黑的长发在夜色中飞舞,容瑾低低的笑道:“你不就是想要杀我么?我不来送死靖安侯的盘算岂不是白费了?还是...你怕了?别白费心力,今晚这里只有一个结果,你死,我活。”

“大言不惭!”云浮生怒道,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容瑾说的没错,他确实是怕了。不是怕容瑾的武功,他很清楚容瑾的武功比起他依然还要略逊一筹。他怕的是容瑾的意志和战意,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无论他伤到了容瑾哪儿或者是见他打出去多远。下一刻容瑾就依然会站回来,依然桀骜,依然张扬,依然杀意满满仿佛不知道疼痛一般。

如果不是肯定了自己的剑刺进了他身体里,如果不是自己剑锋上的血迹尚未拭去,云浮生几乎都要以为方才以为伤到了容瑾的只是自己的幻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会有如此坚韧的意志,而容瑾,才不过刚刚弱冠而已啊。

容瑾冷冷一笑,修罗刀杀气冲天,“废话少说了。怕不怕,你都得死!”

云浮生气得浑身发抖,“好,老夫就成全你!”长剑猛然往前一挥,剑气纵横,一股澎湃的杀气朝着容瑾铺天盖地而来。容瑾纵身一跃而去,挥刀朝着云浮生斩了过去,“去死!”

这一场世间难得一见的比试吸引了周围所有的目光,北汉的士兵们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两人目醉神迷。突然,容瑾长啸一声,暗红地眼眸中血光更甚,凶气毕现,“去死!”

“动手!”一直在一边观战的魏无忌突然朗声叫道。同时魏无忌和夏修竹一左一右朝着云浮生扑了过去,莫问情跟在两人身后也跟着扑了出去。而同时,几路兵马飞快地从暗夜中杀出,骑兵疾驰而至在转眼间就已经将北汉士兵的包围圈冲得七零八落。开阳眼前一亮,飞身一跃而起高声道:“听我号令!杀!”

天阙城的人都认识开阳,一看到开阳挥出的令旗立刻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奔去,同时整个大营里响起了一片砍杀声。

另一边,魏无忌和夏修竹掠过容瑾身边的时候一左一右飞快地一掌拍向容瑾,两个绝顶高手的实力生生的将原本想要冲上前去的容瑾拍了回去。然后两人同时冲向对面的云浮生,“靖安侯,还是我和夏兄来陪你玩玩吧。”

莫问情一把接住容瑾,容瑾却仿佛根本没认出是自己人一般,拔刀就砍。莫问情毫不犹豫的往他颈后刺入了一针,容瑾不管不顾的跟云浮生大了几个时辰,内力早已经耗得不足一成,莫问情一针下去立刻便昏死了过去。莫问情淡淡地看了众人一眼,拎起容瑾飞身往大营外而去。

“魏无忌,你这是什么意思?”云浮生脸色难看的道。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魏无忌和沉默不语的夏修竹,云浮生怒道:“你们想要打车轮战?卑鄙!”

魏无忌笑道:“靖安侯,难道北汉帝就没有告诉过你,朝堂之上甚至是两国之争,胜者为王,没有卑不卑鄙的?既然靖安侯如此有江湖道义,又何必涉足朝堂?”

云浮生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剑,一丝血痕从手下顺着剑柄流了下来。云浮生心中暗暗懊恼,他太小看容瑾了,以为他受了重伤,但是容瑾的实力却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分明高出了不止一成。虽然他将容瑾伤得不轻,但是事实上他自己也同样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凭着容瑾的意志最后谁输谁赢犹未可知。

“靖安侯,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速战速决吧。”魏无忌朗声道,同时手中折扇已经飞快的挥了过来,同时夏修竹手中长剑也跟着一剑刺出。两个绝顶高手左右夹击,云浮生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看来内力并不代表真是的实力。”魏无忌挑眉笑道。云浮生的内力虽然比他们强,但是论打斗的经验和招式的磨砺却未必比他们强。之前凭着高深的内力压制着他们,现在云浮生自己受伤了实力大打折扣,一时间招式在魏无忌和夏修竹眼里就变得破洞百出了。

云浮生一边应付着魏无忌和夏修竹,一边发现北汉士兵被突然出现的兵马打得节节败退,心中更是乱成一团,出手也就更加的没有了章法。不过三五百招,夏修竹的长剑便已经刺穿了他的肩头。魏无忌冷笑一声,趁着云浮生受伤随手甩出折扇,铁骨折扇狠狠地撞在了云浮生的背脊上,云浮生只觉得一阵专心的疼痛几乎吐出一口血来。连忙挥手拍向夏修竹,夏修竹飞快的抽回了长剑,再次出手一剑扫向云浮生握剑的手。

哐当一声,云浮生的剑颓然落地,魏无忌一掌打在了云浮生的胸前,云浮生终于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跌落在地上撞出七八丈远。

魏无忌和夏修竹双双落地,却并没有在上前。魏无忌平静地看着云浮生,淡笑道:“天下第一?也不过如此。”

“卑鄙!”云浮生坐在地上,恶狠狠地等着魏无忌气得双眸充血。

对此,魏无忌并不在意,笑道:“卑鄙?靖安侯诱咱们来赴宴,却兵分两路想要围杀我们,难道不卑鄙么?”云浮生连连咳血,他之前受的所有伤加起来也不及最后魏无忌打得这一掌重。魏无忌这一掌彻底震伤了他的心脉,就算是逃过了这一劫,没有一两年功夫也别想恢复。

仿佛看出了云浮生所想,魏无忌笑道:“云门主,你还想要恢复?难道药王谷的人没有告诉你,你用的那个药一旦伤及心脉,很快便会经脉逆行,武功全失,全身经脉尽断最后吐血疯癫而死?”

------题外话------

抹汗…去盆友家做客,小宝宝粉可爱,好想带走。晚上去吃火锅,好晚才更新,见谅。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5.毒术无双 下一章:297.云浮生之死
热门: 心尖上的你 返回2006 和女二手拉手跑了[穿书]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七公主非要让我吃软饭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幽灵猎手 地海传奇3:地海彼岸 忏悔的手,微微颤抖 黄龙真人异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