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毒术无双

上一章:294.鸿门宴 下一章:296.云浮生惨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望着眼前那副恨不得将他给撕碎了的狰狞容颜,开阳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那一剑原本明明是要刺向那个女人的肩膀的,谁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一个大挪移跑到了脸上,而且还悲剧的是脸的正中央,将一张原本就扭曲狰狞的脸开出了一个从左至右横贯整张脸上的口子。开阳突然觉得有点愧疚,这种伤痕别说是在一个女人脸上,就是在男人的脸上也要吓死人了。

“臭小子!我要杀了你!”阴姬的尖叫声难听的刺耳,让人忍不住皱眉。开阳却顾不得这些,足下一点连忙避开了迎面而来的鞭子,飞快地提剑去挡,“你这女人讲不讲理啊,都说了不是故意的!更何况…这种伤痕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差别啊。”

开阳不说这句话还好,话音未落阴姬便更加疯狂起来。任是什么人受了这样的伤还被罪魁祸首冷嘲热讽也会受不了的。坐在旁边观战的江湖中人与阴姬关系不错的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怒道:“你这臭小子,找死!”

两个中年男子各自提着兵器一左一右的配合阴姬夹攻开阳。却不料人还未到开阳跟前,就只觉得手脚一麻砰砰两声手中的兵器掉落在地上,人也跟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阴姬被这突入起来的变化吓得一怔,却正好给了开阳机会,一剑击落了她手中的长鞭,剑锋指上了她的脖子。

“怎么回事?!”在座的众人也顾不得阴姬,纷纷看向躺在地上的连个人。之间那两人脸色发黑手脚僵硬,抽搐了几下便断了气,让人连抢救都来不及。所有人纷纷将惊悚的目光望向坐在一边的莫问情。却见莫问情一身白衣如雪端坐不动,只是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似乎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方才淡淡道:“塞北双鬼,死有余辜。”

闻言,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在座的这些人,能够投靠云浮生的就没有几个在江湖上名声好的,真正名气好武功高的人多少也要点面子怎么可能去做别人的马前卒?而这些人中有大半都是作恶多端的江湖败类。刚刚死了的塞北双鬼就是其中之一。世人皆知药王谷主莫问情冷漠无情,从不会过问江湖是非,也不会做什么行侠仗义的事情。但是并不表示如果有不长眼的江湖败类撞到他跟前,他就会当成没看见。莫问情之所以让江湖中人十分忌惮,不仅仅是因为他神鬼莫测的毒术,更因为他杀人从不需要理由。甚至有传言,有的人根本没有得罪过他,只是从他面前路过就会被毒死。现在想来,这些人只怕都是跟塞北双鬼这样的倒霉催了。

一时间,在座的江湖中人都忍不住将警惕的目光望向莫问情,同时也在心中暗暗盘算着自己到底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情惹到药王谷主。

坐在主位上的云浮生眼睛也跟着一缩,阴冷地盯着不远处的莫问情。他也没有看到莫问情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毒!甚至,他现在也不敢出手要莫问情的命。不仅仅是因为容瑾和魏无忌坐在莫问情的前面,更是因为以他的功力,已经可以感觉到莫问情整个人周围都漫布着一种让他觉得十分危险的东西,虽然看不到,却并不代表不存在。这个莫问情,绝对是他的心腹大患,今晚必定要跟着容瑾一起除掉!

被众人遗忘了的开阳望着眼前满脸鲜血仿佛恶鬼一般的阴姬,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道:“那什么,胜负已分,咱们就此罢手如何?”

阴姬咬牙,沉默不语。开阳扬眉道:“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啊。”说完,便抽回了宝剑,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只见身后的阴姬眼底闪过一丝阴毒,一抬手朝着开阳射出一枚暗器。开阳听到风声,飞快地往旁边让了一步,回身,拔剑,刺出。暗器钉在了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北汉侍卫的额头上,同时开阳的剑也刺进了阴姬的心口。

看着阴姬惊愕的眼神,开阳笑眯眯地道:“阴姬老前辈,我是真的没想杀你。”奈何你自己要找死,我也无可奈何啊。手中长剑一拧,飞快地抽了出来。一道绚丽的血花跟着从阴姬心口涌出洒满了跟前的地毯。阴姬喉咙里咯咯作响,却只能盯着开阳半晌也说不出话来,最后绝望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大帐里一片宁静,魏无忌凝眉叹息,“开阳,不要见你在战场上的风气带到这种地方来,太难看了。”弄得到处都是血,还让人怎么吃东西?幸好他们都提前吃的差不多了。不过对面的人就比较倒霉了,阴姬心口被开阳开了一个大窟窿,三个人躺在血泊中整个大帐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想要作呕。

开阳耸了耸肩,无辜地望着魏无忌。容瑾睁开眼睛,淡淡道:“确实很难看。”开阳有些沮丧得低下了头,不过他还是觉得陛下口中的难看和魏公子所说的难看绝对不是一回事。

才刚刚开始,对方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自己这一边就已经是四死一伤,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人误杀的云浮生脸色铁青,阴郁地盯着开阳。如果不是魏无忌等人在场,只怕他当即就要起身亲手拍死开阳了。

虽然被一个绝顶高手满怀怒意的盯着,开阳到底是战场上杀出来的,比起普通的江湖中人的承受能力还是强上不少的。虽然额边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脸上的神色却丝毫不变,不动声色地转身往自己得位置上走去。

魏无忌眼眸微挑,手中折扇一展隔断了云浮生盯着开阳的目光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下手不知道轻重,靖安侯勿怪。接下来…不知道贵方可还有人愿意出来讨教?”

云浮生轻哼一声,扫了一眼底下的众江湖中人。几个长相奇特的男女站起身来,为首一人桀桀笑道:“我等师兄弟想要向莫谷主讨教一番。”

跟莫问情讨教自然不是讨教武功了。魏无忌挑眉笑道:“北汉毒龙谷四杰?”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天生的对头。比如容瑾和哥舒竣,比如赵子玉和哥舒翰,再比如药王谷和毒龙谷。药王谷和毒龙谷一个地处西越深山,一个在北汉以北,本是相隔千山万里。但还是无奈,药王谷以医术立身,而毒龙谷却是以毒术见长。不少中了毒龙谷的毒的人都会前往药王谷求救或者运气好被药王谷的人给救了。如果只是如此倒也无妨,而这一代药王谷偏偏出了一个医毒双修,医术无双,毒术比医术更无双的莫问情。如果问起江湖中用毒第一人是谁,十个人有九个半都要说是莫问情。一个莫问情,竟然就将整个毒龙谷的弟子衬得黯然无光,怎么能让人不恨?毒龙谷的人并非投靠云浮生的江湖中人,北汉本就是他们的地盘自然用不着投靠云浮生。他们是云浮生专门请来对付莫问情的。

为首的男子阴测测地笑道:“魏公子果然见多识广,正是毒龙谷四杰。”

魏无忌笑道:“见多识广倒是说不上,只是…刚刚听说有四个人到处找莫兄。这江湖上,除了看病求医以外还能来找莫兄的,大概就只有毒龙谷了吧?”莫问情可不是好结交的人,除了求医的就是寻常的,而一般人就算莫问情真的得罪过除非是血海深仇也没有几个敢特意来寻仇。

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瘦小男子眼角的青筋跳了跳,冷笑道:“魏公子这么多废话,该不会是莫问情不敢应战吧。”

魏无忌把玩着折扇叹息,“当真是不识好人心,本公子也是想让几位再多看看这个世间。毕竟…人生还是很美好的不是么,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魏无忌,你话太多了。”旁边,容瑾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目光在对面的四个人身上打转。暗红色的双眸闪烁着一股莫名的光彩,让对面的四人不知为何感到有些胆战心惊。

魏无忌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对莫问情做出一个请便得手势。

“莫谷主是打算在这里比,还是出去比?”

莫问情连抬眼都懒得抬,直接从旁边取过四个酒杯倒了四杯酒道:“喝下去,你们还活着就算我输。”

对面四人脸色微变,其中一个穿着红衣的中年女子咬牙道:“这不公平!”

莫问情淡漠地看着他们。四人对视了几眼,各自掏出一些东西放在了酒杯里,同样是四杯酒放到了莫问情面前。中年女子傲然道:“同样的,你喝下这四杯酒,若是还活着,算我们输。”

开阳好奇地看着眼前得酒杯问道:“输了如何?赢了又如何?”

莫问情淡然道:“输了就死。”赢了自然就能活着。

这种毒法其实一点儿也不合毒龙谷四杰原本的打算,他们是想要跟莫问情比试下毒的本事和手法,但是莫问情却直接跟他们毒解毒和制毒的本事。虽然结果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旁观的人的看点却要少的多。就算是赢了也凸显不出来毒龙谷毒术的厉害,最多只能证明毒龙谷有比药王谷厉害的毒而已。但是莫问情既然已经开口了,他们自然也不能拒绝。

“谁先开始?”中年女子问道。

莫问情不答,只是抬手端起跟前的一杯酒直接一饮而尽。毒龙谷那边,最先开始的却是那矮小的青年男子,端起酒杯望着眼前清澈的酒水却没有莫问情那般的爽快。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咬牙喝了下去。很快,众人便看到他原本有些蜡黄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暗灰色。

“四弟!”中年女子惊呼道,连忙将一枚药丸塞进那男子的嘴里。但是却并不能阻止暗灰色的满眼,不过眨眼的时间整个人就看不到属于人该有的眼色了。矮小男子眼中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神智却还十分清晰,飞快的身手点住了自己全身的几处大穴,然后取出各种药丸往自己嘴里塞。有些要有用有些药却全然无用。所以男子的脸上一会儿灰败,一会儿白皙,一会儿潮红一会儿铁青,变了好几次之后终于从七窍溢出了丝丝鲜血,睁大了眼睛轰然倒地。

再看坐在一边的莫问情,依然冷漠平淡仿佛世外仙人。别说是变色就连皱眉的动作都没有过,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册子和炭笔,正唰唰唰的写着什么。

“完了?”等莫问情写完了,方才抬眼看了一眼众人,直接伸手去端第二杯酒,依然是一饮而尽。这一次莫问情的脸上稍微有些变化,微微蹙眉道:“有点意思,不过…七心兰这种奇毒对你来说是浪费。如果让你师傅来炼说不定比较有用一点。”

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咬牙切齿:我师傅不就是死在你的手里的么?!

只见莫问情也不吃解药,一根银针飞快地往自己身上刺了几针,然后伸出手一道起劲冲破了指间,几滴黑色的血液顺着之间流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沉默男子咬牙道。七心兰炼成的奇毒,他用了十二种毒虫一起练成的,就算不能入口夺命,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逼出体内。莫问情淡淡地点评,“七心兰本就是世间奇毒,你用的十二种毒虫纯属多此一举。”

男子握着酒杯的手直发抖,也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因为恐惧。男子并没有立刻就喝下去,而是沾了一些在手指上闻了闻,然后让酒杯里撒了一些药粉然后才喝了下去。喝下去之后果然没有丝毫的不适,阴沉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药王谷主,也不过如此。”

莫问情并不理他,继续伸手去拿第三杯,喝下之后神色平静的看着那中年女子。中年女子脸色有些发白,看了一眼地上七窍流血的四弟手指有些颤抖的端起酒杯送到唇边,惊愕地发现她根本看不出这杯酒里到底有没有毒,犹豫了良久方才喝了下去。

女子喝下酒之后,先是一愣。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了某种变化,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二姐,你……”她自己看不见,但是旁观的众人却看得清清楚楚。那中年女子已经有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容貌尚可却早已经芳华不在。但是当她喝下酒的时候,整个人却突然容光焕发起来,常年接触各种毒药而显得苍白的容颜也变得红润娇嫩仿佛芳龄二八的少女一般美丽动人。但是很快她的容貌又开始发生变化,开始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美艳,然后恢复了三十多岁的妇人模样,再往后韶华消逝,暗色的斑点染上了苍白的容颜。

中年女子惊恐地抬起手,发现自己受伤开始出现了苍老的斑痕和皱纹。垂在胸前的发丝开始变得灰白,甚至渐渐变成雪白。

“怎么会…这是…”女子惊呼道,然后惊恐地听到自己嘶哑的嗓音。

莫问情皱眉,打量着眼前鸡皮鹤发的女子皱眉道:“红颜枯骨。”低头在跟前的册子上写了几笔,这是根据红颜杀改变出来的药,还是第一次使用看起来效果比红颜杀更加可观一些。

莫问情话音未落,中年女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地上的女子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原本莹润的肌肤干瘪消瘦,仿佛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一般,看上去倒像是七老八十的模样。方才众人刚刚见识过她娇艳如花的模样,如今却看到这副模样,果真应了莫问情的那句红颜枯骨之名。在座的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该你了。”莫问情平静地看着最后一名男子,也是毒龙谷四杰中的老大。随手往跟前的酒杯中丢了一粒药丸,莫问情端起酒侧首捏起开阳的下巴直接将酒倒进了他的嘴里。开阳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险些呛死,“咳咳…莫谷主,你想整死我啊!”莫问情淡淡道:“不胜酒力。”

“我不会被毒死吧?”开阳苦着脸道。

莫问情没什么诚意的安抚道:“只要还剩一口气,你都不会死。”

所以我会被毒个半死?!

为首那中年男子却是忍不住变了颜色,他拿出的是毒龙谷最厉害的镇谷的剧毒,毒龙谷历经几代都还没有研制出完全克制的解药。莫问情就只是随意的丢了一枚清毒丹进去就行了?他虽然毒术不如莫问情,眼里却还不错,自然看得出莫问情丢进去的当真只是一枚普通的清毒丹。而先前的最后一杯酒…他也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有什么。

“莫谷主,你将酒给别人喝了是什么意思?”中年男子咬牙道:“难道莫谷主也怕死了,想要找个踢死鬼?”莫问情淡淡道:“他不会死,现在,你可以死了。”

中年男子的脸扭曲了一下,冷笑道:“我三弟还没死,之前说好的,如果你输了就要死。只要我们这边还活着一个人也算我们赢了!所以,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莫问情皱眉,“你不想喝么?”

男子沉默,他当然不想喝。他的毒术在毒龙谷算是最厉害的,但是他却看不出来酒杯里到底是什么毒,甚至…他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有没有毒,他怎么敢喝?

莫问情冷峻的容颜终于有了表情,一瞬间阴沉下来,“你在耍本座么?”

中年男子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沉声道:“是又如何?是你自己说的,活着算赢,输了去死。你已经输了,最后一局当然可以不赌了。”

莫问情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也去死吧。”这话却是对站在一边的沉默男子说的。他话音刚落,只见方才还神色如常的青年男子突然惨叫一声,浑身上下出现无数的伤痕一时间血流如注。

“莫问情,你违反规定!”中年男子厉声叫道。方才三弟明明好好的,现在却突然中毒,分明就是莫问情再一次对他下了毒!莫问情平静地道:“谁告诉你,毒一定是立刻发作的?”

“……”看了一眼地上死状各异的三个师兄弟妹,中年男子飞快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往门外冲了过去。莫问情皱眉,身影一闪便到了门口拦住了中年男子的去路。中年男子怒吼一声,伸手抓向莫问情的肩头,之间那只手上黑色的指甲上闪动着诡异的绿光。莫问情皱眉,抬手抓住中年男子的右手轻轻一折,只听咔嚓一声中年男子惨叫一声。同时口中吐出一枚暗器射向莫问情,莫问情侧首让开,一脚将人重新踢了回去。

中年男子正好倒在三个师兄妹的身上,捧着被折断的右手连连后退。背后却抵上了魏无忌的桌子。魏公子手中的折扇轻轻敲了敲中年男子的肩膀笑道:“何必如此,莫谷主请你喝酒你就老老实实的喝下去吧。不给他面子你就不怕他一怒之下毒死你整个毒龙谷的人?”

中年男子惊恐地道:“魏公子…魏公子饶命…”

魏无忌叹息,“这事你应该跟莫谷主说才对。在下可管不了莫谷主的事情。”

“不…莫谷主…我认输…”中年男子叫道。

莫问情端着酒站在他跟前,淡漠地道:“输了,就去死吧。”抬手捏开中年男子的下巴,将酒直接倒了进去。中年男子痛苦的捏着自己的喉咙想要将酒抠出来,甚至望了自己身上还有不少可以解毒的丹药和药材,就像是个普通的不动医毒的寻常人一般痛苦的挣扎着。

大帐里,众人沉默地看着中年男子痛苦的挣扎着,最后慢慢的失去了声息。再看看站在帐中的白衣男子,依然是白衣无尘没有沾染半点尘埃,仿佛高山上的白雪一般的干净。然后他的脚下却是四具死状各异的尸体,这幅画面,让人不由自主的心中寒气暗生。就是这些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放在桌下的手也忍不住暗暗颤抖起来。

药王谷主绝对是江湖上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题外话------

莫谷主威武!下章收拾云浮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4.鸿门宴 下一章:296.云浮生惨败
热门: 第九条尾巴 妖娆神音师 白日事故 妖怪管理员 剧情崩了关咸鱼男配什么事 穿成苦情女主的渣A老妈 张公案 灼寒 诡域档案 死亡通知单2·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