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云浮生的邀请

上一章:292.下山,魏公子的劝告 下一章:294.鸿门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帐里,魏无忌含笑看着坐在一边喝茶的云浮生并不言语,俊美的脸上只是带着一丝让人看不明白的笑意,也让云浮生的脸色更加阴沉起来。云浮生放下茶杯,看向魏无忌道:“魏公子,西越帝为何还不出现?”他特意亲自过来拜访,容瑾却迟迟没有出现,让云浮生心生不悦地同时也不由在心中暗暗怀疑容瑾是否当真是受了重伤。

魏无忌淡笑道:“靖安侯稍安勿躁,陛下刚刚回来总要休息一些时候。何况,就算陛下不需要休息,沐相总还是要休息的。”

“是么。”对魏无忌的解释,云浮生不置可否。但是只看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还是不相信居多的。魏无忌也不在意,含笑不语。

“陛下驾到!”外面的侍卫朗声通传,云浮生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将大帐的帘子被人猛地掀了起来,一个黑色的声音快步走了进来,一闪身便已经坐到了主位上。容瑾的心情和脸色一样的不好,冷冷地盯着云浮生道:“靖安侯有什么事?”

云浮生一怔,很快便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了容瑾一番方才笑道:“听说西越帝和沐相平安归来,本侯特来道贺。”

容瑾轻哼一声,暗红的眼眸有些危险地盯着云浮生道:“就这些?”

即便是云浮生这样的人物,对上那双冰冷无情的暗红色眼眸也忍不住心头一寒,连忙道:“本侯特意准备了一些酒水,想要为西越帝和沐相洗尘,还请两位赏脸光临。”

“赏脸?”容瑾带着玩味的笑意看着眼前的云浮生,半晌才慢悠悠地道:“朕不赏脸,又如何?”

“你……”云浮生显然没有想到容瑾居然如此不给面子,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其实只要想想容瑾单枪匹马就敢硬闯北汉皇宫,就该知道容瑾如果不乐意谁的面子都是不会给的。如果云浮生只是因为自己靖安侯的身份和武功就觉得容瑾会给他面子,显然是高看了自己。

“嗯?”容瑾挑眉,淡淡地望着云浮生,显然是完全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让人恨不得掐死他的话。

云浮生心中暗惊,之前他和容瑾等人都动过手,就算是容瑾和魏无忌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是方才,他竟然有一瞬间完全被容瑾的气势压制住了,险些就一败涂地。虽然并不是没有武功略低一些的人在气势和心智上胜过强者的例子,但是那也绝对不可能是他们这样巨大的差距的时候。他能够以一敌三的实力并不是说笑的。

因为这一瞬间的震惊,云浮生勉力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吸了口气道:“本侯真心为陛下和沐相庆贺,陛下何必如此?”

魏无忌垂眸,淡淡道:“陛下,靖安侯既然由此心意,咱们何必推辞?就算是给北汉皇一个面子罢。”容瑾侧首,若有所思地看了魏无忌一眼,好一会儿才慢慢道:“既然如此,就依你所言。”

云浮生笑道:“如此,本侯就在营中恭候各位大驾了。”面上虽然笑着,云浮生心中却早就恨不得将这两个人碎尸万段。魏无忌虽然是在劝说容瑾,但是言下之意还是将他贬得极低,摆明了是说他们赴宴是给哥舒竣面子而不是给他云浮生面子。就算如此,也无所谓!云浮生心中冷然一笑,过了今晚…本侯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送走了云浮生,大帐里一时间有些沉寂了下来。魏无忌也不在意,淡定地坐在一边喝着茶,任由容瑾阴鸷的目光时不时的从自己身上扫过。

许久,才听到容瑾沉声道:“魏无忌,你想干什么?”

魏无忌挑眉笑道:“怎么是我想干什么?靖安侯不是来请你的么?”容瑾不屑地嗤笑道:“靖安侯,不过是一直不知所谓还到处蹦跶的蚂蚱罢了。”

魏无忌笑道:“可惜…这只蚂蚱比较大,你暂时捏不死他。”

容瑾眯眼,盯着魏无忌道:“你想要用激将法?魏无忌,你真以为本公子疯了么?”魏无忌望着容瑾,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若是真的疯了反倒好些,至少比较好糊弄。问题就在于容瑾本身很清醒,脑子也完全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心性和想法扭曲,但是他自己却完全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容瑾本身就是个极为自傲甚至是自负的人,一旦他认为自己没有错,那时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幸好,他还有在意的人,他还在意清漪的感受。他也还知道自己的想法即便他觉得是对的但是世上大多数人还是不会认可的。

平静地望着容瑾,魏无忌悠悠地道:“你现在坐在这里,不就是说明了…你打算跟我合作了么?”

容瑾冷哼一声并不反驳。魏无忌含笑道:“不管你是不是看我们不顺眼,你总还是要承认就凭你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没有办法解掉清漪身上的同命蛊带着清漪回西越的。更加不用说是想要报复哥舒竣或者是一统天下什么的了。甚至,你现在就连云浮生都打不过。容瑾,既然你觉得自己没有疯,就稍微用点理智思考问题如何?不要再对自己人出手了,虽然伤不到人,但是很伤感情的。”魏公子对于险些被自家兄弟半夜里宰了这件事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虽然现在跟容瑾将道理论情分是没什么用的,但是他会记着的,总有一天……

容瑾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本公子什么时候跟你有感情了?知道了,本公子暂时不会对你们出手,只要你们别来烦我。”

但是本公子忍不住想要对你出手啊。看着眼前一脸桀骜地容瑾,魏公子不由得在心里磨牙。以前性格恶劣的容瑾虽然让人忍不住想要收拾他,但是现在这个家伙哪里只是恶劣而已啊,如果他不是容瑾魏公子觉得自己都想要将他人道毁灭了。

魏公子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算了,你记得就好。别忘了无论是夏修竹还是莫问情都是清漪的朋友。她现在有孕在身,受不得什么惊吓。”幸好,魏无忌觉得自己已经摸到了会让容瑾动杀念的原由。除了韩问天和他这样一直就被容九公子记恨的人以外,剩下的就是和清漪关系太久或者是惹九公子不爽的人。容九公子还远没有到那种见人就杀的地步。

容瑾一脸的无谓,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只是懒洋洋地问道:“云浮生想要干什么?本公子记得…这儿是萧廷在主事?”

魏无忌笑道:“显然,萧廷是个聪明人。知道惹不起九公子自己往后退了,靖安侯到北汉已经有不少时间了,虽然封了侯却一直没有实权,如今正憋着想要立一大功出风头呢。正好这一次若是将咱们这一群人给灭了,那可不就是大功了,简直就可以一跃成为北汉第一功臣了。当然,前提是…他没有被哥舒竣给兔死狗烹了。”

容瑾不屑地冷笑,“混江湖的就老老实实地在江湖中混着,不懂朝政还往里面趟,自己找死。”

魏无忌笑道:“可不是么,这一点来说凌如狂就比云浮生聪明得多。”云浮生和凌如狂这两个人,名字和各自的行事作风却截然迥异。朝堂哪里是那么好混的,朝堂上并不是谁武功高就可以,说到底,凭得还是一个帝王心术,平衡之道,左右逢源。而这些,凭云浮生这种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躲在云门里自以为是的人,只怕下辈子也未必能够学得会。如果云浮生只是抱着靖安侯的爵位过日子说不定还能有个善始善终,若是真的想要插手北汉的局势,只有死路一条。

容瑾点点头道:“本公子知道了,云浮生既然活得不劳烦了,本公子便送他一程。还有那个萧廷…他以为他躲得掉么?”

“甚好。”魏无忌满意地点头,只要容瑾肯配合,大多数时候还是很不错的嘛,“云浮生手下还是四千精兵,我想你可以处理好?”

“不用你费心。”容瑾冷哼一声,起身往门外走去。却在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嗖的一道指风贴着魏无忌的耳侧射了过去,容瑾冷笑道:“魏无忌,这次本公子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还想要利用我,先看看你给不给的起利息。”看着耳边滑落的一丝黑发,还有门口摇曳的帘子魏公子无奈地苦笑,“怎么就不让他便笨点呢?傻了才好呢。”至少没这么麻烦,在脑子幻想了一下傻乎乎的拉着自己衣摆叫哥哥的容瑾,魏公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浮生回到自己的帐篷又是发了好一通脾气。云天恒站在一边眼观鼻子鼻观心,萧廷坐在一边神态悠然的把玩着折扇。虽然已经回到北汉了,但是十几岁就呆在华国,萧廷多多少少还是沾染了一些华国读书人的习性。

“靖安侯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在西越那边出了什么事儿?”虽然自己的差事被云浮生给抢了,但是萧廷却完全不气恼,即便是他被迫要给云浮生打下手。聪明人就需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他敢趁着容瑾腾不出手来的时候钻空子算计沐清漪,却还没有那个勇气直接去对上容瑾。

云浮生冷哼一声,脸色十分难看。这段时间,有很多时候云浮生都在心中暗暗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进入朝堂封侯什么的真的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好么?这些日子他摸不到半点权利不说,就连行事都处处受制。比起从前在云门就是自己的一言堂,相差了何止千万里?但是如今,西越却是回不去了,他想要再退也不是那么容易。想到此处,云浮生神色有些不善地扫了萧廷一眼。当初若不是这个小子巧舌如簧,他如何会动这样的心思?

只是想到这个的云浮生却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他自己野心勃勃打着别样的主意,就算是萧廷舌灿莲花,又怎么可能说动得了他这样的一方巨擘?

萧廷自然也察觉到了云浮生的目光,却也不以为然。他不认为云浮生现在会有那个勇气为了这点事情杀了自己。江湖和朝堂,终究还是有些分别的。

“本侯邀了西越帝等人明日前来赴宴。”云浮生道。

萧廷剑眉微皱,看着云浮生道:“靖安侯是想要……”云浮生道:“不日容瑾等人就要准备启程回北汉皇城了,咱们来了一趟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见陛下吧。”

萧廷心中苦笑:在他看来他们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是做的最好的了。但是云浮生却显然不这么认为,傲然道:“容瑾回去之后必然还会因为同命蛊的事情与陛下发生冲突,与其如此,还不如咱们就先一步替陛下解决了这个麻烦。”

萧廷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淡淡道:“在下只问一个问题——靖安侯有把握对付西越帝等人么?西越帝,魏公子,夏修竹,莫问情,甚至是西越帝和沐相身边的随身侍卫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靖安侯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够对付他们?”

云浮生冷哼一声道:“萧公子太喜欢算计了,有的事情却是不必算计那么多。只要有足够压制对方的实力,再多的算计也是枉然。”

萧廷不语,眼底却多了几分嘲讽:问题就是,你有那样的实力么?

“咱们带着四千兵马还有我云门的弟子和一干江湖中的高手,何愁不能收拾掉容瑾那几百个人?”云浮生道:“更何况,本侯自然还有别的办法。”

萧廷皱眉道:“候爷的办法该不会是下药吧?有莫问情在什么样的药能够奏效?”

云浮生道:“自然不是,到时候…萧公子自然就知道了。”

见云浮生执意要卖关子,萧廷也无疑多问,起身道:“既然靖安侯执意如此,在下也不便多说。毕竟…陛下是说过的,一切以靖安侯为首。不过在下能力低微,只怕也不能帮靖安侯出什么力了。”

云浮生巴不得他不插手,自然高兴,“萧公子随意。”

看着萧廷退出去,云天恒方才道:“师傅,萧公子师傅并不看好师傅的计划,是不是……”云浮生冷笑一声道:“胆小如鼠,能成什么大事?何况,还有一件事情本侯没有告诉他罢了。”

云天恒疑惑地抬眼,云浮生道:“容瑾受了重伤,虽然他一直做出一副无事的模样,但是怎么逃得过本侯的眼睛?”云天恒这才有些了然,“师傅今日特意亲自走一趟,就是为了查看西越帝是否受伤?”

云浮生得意地点头道:“不错。容瑾脸色惨败,眉宇暗青,气息也与往常全然不同,时断时续,时快时慢,分明是重伤之相,本侯还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不仅是容瑾,还有魏无忌也同样受了伤。只是魏无忌不如容瑾那般严重罢了。不知道…他们在梧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云浮生对此也并不是十分关心,转念道:“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那个老头儿查清楚了没有?”

云天恒摇了摇头,道:“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个老头儿,而且那个老头儿进了西越的驻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也没有跟人打过什么交道。谁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过据说他时常给莫问情在一起,或许…应该是一个大夫。”

云浮生皱眉,道:“那当初劫走沐清漪的人呢?当初劫走沐清漪的人武功绝对不在我之下。”对此,云浮生感到有些不安。如今在北汉靠着一个没什么实权的靖安侯之位过日子,云浮生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自己堪称天下第一的武功,如果连这个都没有了,云浮生只怕每一天都要寝食难安了。

云天恒摇了摇头道:“还是没有线索。弟子已经派人进山去查看了,不过恐怕要过两天才能够回来。”其实跟萧廷一样,云天恒也觉得师傅这一次操之过急了。但是却也知道师傅现在根本就听不进自己的劝告,也只得作罢。看着眼前穿着一身富贵的侯爵服饰的男子,云天恒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十分陌生。这真的还是那个当年将他捡回云门抚养长大教他武功的师傅么?

“废物!”云天恒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云浮生怒骂道。幸好,云浮生还知道眼前这个弟子已经是自己为数不多的能够信任的人之一了。倒是没有像平常那些惹他动怒的人一样直接一掌劈过去。深吸了一口气,云浮生压下了心中澎湃的怒火,沉声道:“算了,你去安排吧。千万要小心,明天的事情绝对不可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云天恒垂首,恭敬地应道:“弟子遵命。”

看着眼前恭谨顺从的弟子,云浮生这才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满意地点点头道:“很好,师傅除了你师妹以外也没有别的弟子,将来师傅的一切还不都是留给你的。你去吧。”

“是,徒儿告退。”云天恒转身出了帐篷,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茫茫荒原,年轻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他不想要什么师傅身后的一切,如果能够回到曾经的云门该多好?曾经那个有着许多熟悉的师兄弟姐妹,让他能够为之努力,为之期待这的云门,而不是现在这个不知所谓的靖安侯府。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关心,其实冬天多多少少都会感冒个一两次吧。瓦算是身体十分不错的人了,去年一整年差不多也就小小的感冒了两三次。嗯嗯…希望亲爱哒们也要注意防寒哦,感冒喉咙痛流鼻涕还是头痛都很烦躁哒。希望大家每天都棒棒哒~群抱抱~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2.下山,魏公子的劝告 下一章:294.鸿门宴
热门: 迷雾中的小镇 没钱 笑傲江湖 万能数据 超级军工霸主 窈窕珍馐 我不做人了 汤家七个O 飞剑问道 穿成人间失格了怎么办[综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