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下山,魏公子的劝告

上一章:291.唯一的牵制 下一章:293.云浮生的邀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果然,第二天一早再见到容瑾的时候容瑾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淡淡地看了魏无忌三人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便拉着沐清漪出门去了。一行人略微收拾了一番,便带着众人下山去了。

从被老头子无缘无故的抓上山,到出来前后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北汉草原上已经是到了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下山之后一眼望去只见枯草连天,草原上许多地方也同样被薄雪覆盖着。在山里的时候到处是雪还没有觉得怎么冷,反倒是下山来被寒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清清,冷么?”容瑾握住沐清漪的一只手,将内力缓缓地送了过去。走在旁边的魏无忌和莫问情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多说什么。魏无忌紧锁的眉宇却展开了不少。给不会武功的人输送内力取暖是一种极为费神的精细活儿,容瑾还能够从容不迫的做到说明至少他的内力还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会出现突然失控爆体而亡的情况。

沐清漪回头微笑道:“还好。”

等候在山下的众人就驻扎在山下两里外的地方,从驻扎地就能看到他们一行人下山来了,还没走到山脚下众人就齐齐地迎了上来。

“见过陛下,见过沐相!”

沐清漪点头,道:“起来吧,这些日子你们辛苦了。”天枢沉声道:“不敢,沐相和陛下平安归来便是。”

“小姐!”霍姝冲上前来,往日里坚强美丽的女子此事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这些日子霍姝的压力不可谓不大,小姐是在她的手上丢的,如果小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霍姝,让你担心了。”沐清漪含笑朝她点了点头。霍姝连忙抬手抹掉眼角的眼泪笑道:“小姐回来就好。”

“清漪,一切可好?”夏修竹站在一边,等到众人都说完了方才开口道。说话间,夏修竹敏锐地看了容瑾一眼,直觉告诉他容瑾此时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沐清漪笑道:“一切都好,修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夏修竹是跟着莫问情一起来的北汉皇城,这些日子只怕也跟着操了不少心。

夏修竹摇头,“举手之劳。”

沐清漪平安回来,众人都十分高兴正有说不完的话,却见容瑾将沐清漪往自己怀中一带,拥着怀中的人儿直接走了,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莫兄,魏兄?”夏修竹皱眉,疑惑地看向魏无忌而人。魏无忌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挥挥手让众人都散了方才道:“一言难尽,咱们回去说。”

“魏公子,听说西越帝和沐相回来了?”一行人正要回驻扎地,云浮生带人赶了过来。魏无忌含笑看了一眼跟在云浮生身后那一大群人,挑眉道:“靖安侯消息好灵通,陛下和沐相确实是回来了。”

云浮生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很快又笑了起来,拱手道:“如此,正该恭喜西越帝和沐相平安归来才是。”魏无忌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算计,淡笑道:“多谢靖安侯,不过…陛下受了些轻伤,只怕需要休养一段时日,暂时就不请各位喝酒了。”

云浮生笑道:“魏公子见外了。不知…西越帝是打算启程回北汉皇城养伤,还是……”

魏无忌道:“还是先休息两天了,沐相身体弱,只怕经不起颠簸。在下先行告辞。”

“魏公子自便。”

看着魏无忌带人离去,云浮生眼底变幻不定。好一会儿方才道:“让人去查查容瑾是不是受了重伤?”站在旁边的云天恒微微蹙眉道:“师傅,魏公子不是说西越帝只是受了轻伤么?”

云浮生轻哼一声,冷笑道:“轻伤会需要留在这种地方修养?皇城距离此处就算走得再慢三天也该走到了,若真是为了沐清漪,何必在这种荒凉阴寒的地方修养?”帐篷在舒服也比不得真正的房屋,更何况,这里也比不得皇城里面什么都有,哪里是让人修养的地方?

“师傅的意思是?”

云浮生冷声道:“容瑾肯定是受了重伤,或者出了什么问题根本不能回皇城去。等等?!刚刚魏无忌身边是不是还站了一个人?!”云浮生突然神色一变,厉声问道。云天恒一愣,沉默了半晌方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好像…是有一个六七十岁模样的老年人。但是,徒儿没看清楚他的模样。”

这其实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那老头人就站在魏无忌旁边,既没有蓬头垢面,也没有故意遮遮掩掩,但是云天恒就是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那老头儿长什么模样。如果不是师傅提起的话,他可能会直接将这个人忽略了。

云浮生沉着脸询问身边的几个人,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的,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顿时更加阴郁起来。

“师傅,怎么了?”云天恒不解地道。

云浮生沉声道:“去跟萧廷说,查查看那个老头儿的身份!”不管那老头儿是什么人,云浮生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是一个武功极高的人。即便是他现在的内力也做不到完全收敛气息到让人几乎将他忽略的地步。如果说那个老头儿真的是一个完全没有存在感的人,云浮生也是不会相信的。那老头儿明显是跟着魏无忌等人一起从山上下来的,但是,有谁看到他上山过?

“是,师傅。”

回到驻扎地,容瑾早就拉着沐清漪去休息去了。魏无忌等人进了大帐里坐下,夏修竹方才看向大摇大摆地坐在一边的老头儿,道:“这位前辈是?”夏修竹早就注意到这个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老头儿,只是他性格沉稳,魏无忌等人没有先介绍在外面他便也不问。

魏无忌笑道:“这位,是韩问天韩老前辈。”

夏修竹一怔,即使是到了他这样修为的高手,韩问天对于他们这些习武之人来说也还是一个传奇。自古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练武之人当真要分出个第一第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比如说如今这一代他们这些年青一代的高手也没有谁当真觉得自己就能够力压群雄了。但是韩问天却不一样,早在**十年前韩问天就已经是当之后无愧的天下第一高手。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大多数人都认为韩问天早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见过前辈。”夏修竹拱手道。

老头儿满意地点点头道:“这个小子十分不错。”这些日子他见过的这些人,容瑾性格太过恶劣,莫问情太冷,魏无忌又太过圆滑。所以看到性格沉稳也不像是狡猾奸诈的夏修竹,老头儿顿时觉得十分不错。

魏无忌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夏修竹也看出这老头儿有些古怪,并不多话侧首将话题拉回来了正题,问道:“容瑾怎么了?”

“你看出来了?”魏无忌苦笑道。

夏修竹凝眉,道:“也没看出来什么,只是直觉的感到一丝…危险。”是的,夏修竹从容瑾身上感觉到的就是危险。其实这种感觉从这一次在北汉皇城再次见到容瑾的时候夏修竹就感觉到了。只是当时只觉得是因为沐清漪的失踪容瑾心中怒气难消,何况容瑾脾气本来就不算好,自然是多了几分危险的戾气。但是现在,容瑾找到沐清漪已经有些日子了,现在已经安全下山了容瑾身上的戾气反倒是更重了,那就有些不对了。

魏无忌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听完,夏修竹也跟着沉默了起来。好一会儿,夏修竹方才道:“如今云浮生正对着我们虎视眈眈,你这个时候将他引下山来,是想要利用云浮生来解决他的问题么?”

魏无忌把玩着手中的铁骨扇,淡笑道:“不行么?也算是物尽其用吧?有咱们在旁边看着,也不至于让云浮生伤了容瑾。韩老前辈还要提容瑾治病,还是别动手的好。”

夏修竹沉声道:“我不担心云浮生伤到容瑾,但是如果容瑾把云浮生给打死了怎么办?别忘了,咱们现在是在北汉,云浮生是北汉靖安侯。”就算哥舒竣自己也看云浮生不顺眼,云浮生也还是刚刚投靠了北汉新封的候爷,皇妃的父亲。若是就这么随随便便给西越帝打死了,哥舒竣的面子也不好看。

魏无忌笑眯眯道:“这个么…怎么会是我们打死了云浮生?应该是云浮生先动手咱们被迫还击的吧?等到回到北汉皇城,正好还可以问北汉皇讨个公道,西越皇帝和丞相在北汉境内遇袭,哥舒竣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

夏修竹淡淡地看了魏无忌一眼,他也知道自己不长于算计,也就不费这个脑子了。只是问道,“清漪和容瑾呆在一起,没有问题么?”魏无忌挑眉看莫问情,莫问情摇头道:“无妨。”

夏修竹点点头,“那就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多谢夏兄。另外,忘了说…清漪有身孕了。”魏无忌道。夏修竹一怔,有些意外地道:“这些日子,总算是有了一件好事。”魏无忌点头笑道:“此事暂时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先不要传出去。”低头望着桌上茶杯里热腾腾的茶水,魏公子眼底掠起一丝兴味的笑容。云浮生,就让本公子来陪你玩玩吧。

另外一边的帐篷里,沐清漪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有些无奈地望着坐在床边的人,“容瑾,我没事。”

容瑾低头望着她,声音温和却不容拒绝地道:“我知道,但是你还是要休息。死老头说了,前几个月要十分小心,北汉太冷了,你身体又不好。”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道:“这些日子你不在我也不在,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既然已经回来了……。”

“我来。”容瑾沉声道。抬手压住了她想要起身的动作。走到一边桌案上抱过厚厚的一摞折子又回到了床边,直接坐在床边翻看起了这些日子堆积下来的折子。一般的事务魏无忌已经提前处理了,还会堆在这里的自然都是需要沐清漪或者容瑾亲自做决定的事情。侧首看了一眼还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的沐清漪,容瑾抬手揉揉她的发丝道:“睡吧。”

“我睡不着。”沐清漪轻声道。

容瑾想了想,将折子扔到一边拿过一本游记道:“我念书给你听。”犹豫了一下,沐清漪还是点了点头。容瑾当真坐在床头上,翻开书页慢慢地年轻来。容瑾的声音非常好听,低沉悦耳,不知什么时候起又多了几分从前没有的冷厉之感。但是当他念书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感情,却不会让人觉得冷漠,沐清漪听着听着眼皮便开始忍不住往下垂了。

容瑾神色温和的望着她渐渐沉睡的容颜,一边低声念着手中的书,不时抬头看看她美丽的容颜。宽大的帐篷里,依旧燃着明媚的炭火将这个帐篷里熏得暖融融的,与外面的寒洌仿佛两个世界一般。

容瑾走出帐篷,就看到魏无忌站在帐篷外不远处。冬日的寒风吹起他紫色的衣摆在寒风这飞舞,更多了几分雍容洒脱之意。听到容瑾的脚步声,魏无忌转过身来含笑道:“清漪休息了?”

容瑾脸色一沉,暗红的眼眸阴郁地盯着魏无忌。魏无忌低头苦笑,无奈地道:“你不用防着我。我不会跟清漪说什么的。何况…你以为我不说她就猜不到么?容瑾,不要让你心中的恶念控制了你自己。”

容瑾冷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魏无忌淡淡道:“你是因为我和莫问情知道你在梧山做的事情而想要杀我们么?因为我们知道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你觉得如果连我们都能够看出来,跟你朝夕相处的清漪会不知道么?清漪并没有因为这些而对你有什么不一样,你也不要辜负了她的信任。现在你能够控制自己,但是如此放纵自己心中的恶念,你就不怕有一天连你自己也控制不住了么?平心而论,你自己觉得你是为了杀人灭口才想要杀我们的,还是单纯的只是想要为自己的杀戮找一个借口?”

听着魏无忌的话,容瑾的脸色更加阴鸷起来,站在猎猎风中,寒风见他一头的黑发刮得翻飞不定,更让人觉得多了几分魔魅阴冷之感。

“与你无关!魏无忌,少多管闲事。你以为本公子不敢杀你么?!”暗红的眼危险的眯起,容瑾沉声道。

魏无忌笑道:“怎么会与我无关,容瑾,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我的兄弟。”

容瑾不屑地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总之,你好好想想。你若是真的不在意,又何必怕清漪看到你如今的样子。容瑾,你可有照过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如果你看过了就会知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清漪,还有我们都不会抛弃你的。”

说完,魏无忌抬手将一件东西丢了过去。容瑾伸手接住,正是他昨天晚上抛下的修罗道。魏无忌挥挥手,笑道:“你的东西,还给你。看都不看就伸手去接,说明你多少还是相信我不会害你的吧?”见容瑾变色,魏无忌毫不犹豫地拂袖而去,“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照顾好清漪吧。”

容瑾站在空地上沉默了许久,他手我这手中的修罗刀拔开,一道绯色的寒光闪过,容瑾在明亮的刀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模样。依然是俊美无俦的容颜,从前因为常年的病体不适而有些发白的薄唇不知何时变得暗红,那一双修长的凤眼里是一双暗红色冷漠无情的眼眸,配上那一头纷飞的黑发,刀面上显现出来的男子三分像人,倒是有七分像是一个美丽的…魔。这副模样,若是行走在江湖上,只怕什么都不用做就要被人当成人人喊打喊杀的邪魔外道了。原来…我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么?

容瑾快步走进帐篷里,走到沐清漪的床边站定。望着床上沉睡的人儿,清丽的容颜,沉睡之后显得更加温婉的气质,还有那秀美轻蹙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的模样…如此沉静幽雅干净的仿佛世外仙人一般的人儿。

容瑾侧首扫了一眼放在一边桌上的铜镜,突然对自己的这副模样有些深恶痛绝起来。这么难看…这么丑,清清真的不害怕么?

坐在床边,容瑾沉默的伸手轻抚着她白皙如玉的面庞。如果这副模样跟着清清一起走在外面,别人一定会觉得十分的怪异,清清真的不在意么?容瑾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清清当然不在意,就是因为她表现的太过自然,他甚至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但是这样子…确实是不好吧?

“容瑾……”有人一直在自己脸上作乱,沐清漪有些困扰的睁开眼睛。半梦半醒间,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又慢慢地闭上了,“别闹了,困……”

“不闹了,你睡吧。”抬手轻轻替她拂开了耳边的发丝,容瑾柔声道。

“嗯。”

“清清,我不会让你害怕的。”许久,轻轻在她额间落下一吻,容瑾柔声道。

“启禀陛下,北汉靖安侯求见。”门外,侍卫沉声禀告道。容瑾垂眸,淡淡道:“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1.唯一的牵制 下一章:293.云浮生的邀请
热门: 从西藏来的男人 万界天尊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幻夜 老板总摸我尾巴 仙君座下尽邪修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周天·卜月潭 寒武再临 龙骨焚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