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唯一的牵制

上一章:290.寻见,暗夜杀机 下一章:292.下山,魏公子的劝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嗤的一声轻响,一团淡淡的火光在房间里燃起。莫问情转身将旁边桌上的油灯点亮,回过头来平静地看着房门口的黑衣人。容貌俊美,神情阴鸷,还有那烛光下暗红的双眸,不是容瑾是谁?

比起莫问情的淡然,魏无忌便显得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望着站在一边神色冷漠的容瑾,魏无忌沉声道:“容瑾,你还记得我们是谁么?”容瑾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半晌才嗤笑了一声,道:“魏无忌,你以为本公子傻了么?”魏无忌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容瑾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魏无忌闭了闭眼,有些索然地道:“这么说...确实是你自己想要杀了我们?”

容瑾不屑地冷笑。

“清漪怎么样了?”魏无忌问道,“还有其他人。”就算清漪不会武功听不到动静,但是韩问天的武功却比他们都要高,没有道理也没有听到动静。

容瑾阴测测地笑道:“你放心,清清好好地在房间里休息呢。等到杀了你们,我再去杀了那个死老头......”容瑾也不废话,直接飞身朝着魏无忌扑了过来。原本他是打算先解决掉莫问情的,但是现在既然两个人都醒着,自然是先解决武功更高一些的魏无忌才对。魏无忌袖中折扇划入手中,抬手挡住了朝着他斩来的修罗刀。一掌拍向容瑾,同时直接从窗口窜了出去。容瑾冷笑一声也不管莫问情,直接追了出去。

莫问情走出房间,就看到魏无忌和容瑾在院子里打了起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院子里的其他人却一个都没有惊醒,看来容瑾不自知对他们下了毒。如果不是他天生便对所有的迷药有极大的抵抗能力,只怕今晚当真让容瑾杀光了所有的人也没人知道。想了想,莫问情不管正在缠斗中的两人,转身朝着老头儿住的房间而去了。

果然,另一边的书房里老头儿趴在书桌上睡得真香。显然是还没来得及回房间休息就被容瑾药倒了。原本已老头儿这样的功力,普通的迷药对他也不会有效果,但是他显然对容瑾没有丝毫的防备,也不知道容瑾对他下了多少药。

看着趴在桌上睡得真香的人,莫问情皱了皱眉。一抬手指间多了一枚寒光熠熠的银针。莫问情毫不留情的朝着老头儿几处穴道扎了下去。

“啊呀?!谁扎我!”老头儿惨叫一声,猛地跳了起来,再看到站在跟前的莫问情不由得一愣,“你这小子在这里干什么?!老夫...怎么睡着了?”

莫问情淡淡道:“容瑾给你下了迷药,现在跟魏无忌打起来了。”

“怎么会?你们不是一道儿的么?”老头儿有些头痛地道:“那混小子从哪儿弄来的沉梦?”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中过迷药的感觉,能有这种效果的也只有药王谷的沉梦了。

莫问情神色淡漠地看着他。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么?

老头儿烦躁的挥了挥手,一闪身传了出去。

院子里,魏无忌和容瑾从院内一直打到房顶上,魏无忌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心中不由得苦笑。之前还觉得容瑾跟他不过是势均力敌,没想到容瑾实际上武功已经比他高出一筹了。魏无忌一时间有些忍不住想容瑾到底是最近才提升了武功的,还是一直就隐藏着真实实力防备着他。虽然明白容瑾眼前的情形有些不太正常,但是魏无忌心中还是难免感觉有些心灰意冷。

修罗刀险险地从魏无忌胸口划过,魏无忌连忙后退,看着自己胸前被划出一道裂缝的衣衫,沉声道:“容瑾,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容瑾站住了脚步,挑眉道:“想杀就杀。”

“除了我,你还想杀谁?”魏无忌问道。

容瑾勾唇低笑,“你,莫问情,还有那个死老头子,还有山下那些人...你们都要死!你以为我疯了么?你们这些人真是讨厌,不杀了你们本公子心里就十分不舒服。所以...领死吧。”修罗刀划出几道炫目的绯色,朝着魏无忌毫不留情的席卷而来。魏无忌也不再跟他硬碰硬,以折扇挡开了一道劲力飞身闪开,一边道:“你是不是打算连清漪也一起杀了?”

容瑾手下的攻势一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轻声笑道:“我怎么会杀清清?杀了你们就再也没有人打扰我和清清了,这样不是很好么?也没有人来伤害清清,惹清清不开心了。等到你们都死了,我再下山去把哥舒竣那些人全部杀了,然后再杀了顾秀庭和慕容熙...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清清在哪儿,再也没有人来烦我们了。”

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眉飞色舞,一边欢欣的模样,魏无忌心中寒意更甚,叹了口气道:“杀了这么多人,你觉得清漪不会难过么?别忘了...清漪中了同命蛊还没有解呢。杀了莫问情和韩老前辈,难道你会解毒?”

容瑾轻哼一声,“既然如此,本公子会留着莫问情一条小命。清清才不会为了你们这些人难过!受死吧!”魏无忌地话显然激怒了容瑾,回身一刀斩向魏无忌,魏无忌闪避不及,只得抬手还击。却见一个灰色的人影从雪地里掠起,一道剑光当空斩下,顿时将容瑾的刀气斩落。

“死老头!多管闲事!”容瑾怒斥一声,一刀看向来人。老头儿气得哇哇大叫,手里却丝毫不停,一时间寒光四射剑气纵横,“臭小子,你吃错药了是不是?!”

“去死!”

魏无忌松了口气,见老头儿并不需要他帮忙这才飞身下了房顶,朝着站在屋檐下的莫问情道:“容瑾这是怎么回事?”莫问情摇摇头道:“应该是他已经失控了,但是...他还保持着清醒。”这样的人更难对付,如果彻底疯了的话他不会有什么想法,直接就会动手。但是像容瑾这样的人,明明心性已经失控,但是却依然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才智才是防不胜防的。就像是今晚,他不表现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有问题。

魏无忌也忍不住一阵后怕,今晚若不是莫问情说不定真的就如容瑾所说的那样把他们都杀光了。

“容瑾到底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发难?”既然没有完全失去神智,就不可能是随意想杀就杀。如果真是如此,一照面容瑾就应该砍人了。莫问情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道:“杀人灭口。”

“什么?”魏无忌一怔,不解地道。他们有什么好被灭口的?

莫问情道:“白天他问过我们从哪儿来的,当时他的神情有些不对。但是我没想到这个。他很可能认为我们知道他不对劲了,但是他却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

“所以,他就要杀了我们灭口?”魏无忌一脸阴郁。

“他现在虽然没有完全失去神智,但是...应该也不会思考他盘根错节的事情,这是最直接的想法。所以他才会用迷药,而不是直接动手。因为...他不想让清漪知道。”莫问情淡漠地指出。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我去叫醒清漪。”

“不行。”莫问情沉声道。

“为何?”魏无忌皱眉。莫问情淡淡道:“一旦清漪看到他这副模样,他没有了顾及只会变得更厉害。”

魏无忌抬头望着正在打斗中的两个人,叹气道:“那要怎么办?”莫问情沉默不语。

容瑾跟魏无忌打了不少时候,在对上老头儿自然不敌。费了好半天力气,老头儿终于将他一脚踹了下来跌落在了雪地里。老头儿飞身落在院中,望着地上的容瑾也跟着气喘吁吁,没好气地道:“这小子今晚是怎么回事?!”打得他老人家快要累死了,难道没有人体谅一下他老人家的年纪么?

容瑾坐起身来,唇边溢出一丝血痕,脸上的神色却更加阴郁起来。白晃晃的雪光映着他阴鸷的俊容和暗红的眼眸,更加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却见容瑾抬手随意的抹去唇边的血迹,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老头儿再一次扑了过去。老头儿惊呼一声,连忙闪开,气呼呼地道:“臭小子!你到底醒了没有?!”

容瑾冷笑一声,“去死!”

“混蛋玩意!”老头子挥剑刺向容瑾我这修罗刀的手,却被容瑾飞快的避开了。旁边魏无忌见状也跟着加入了战团,二打一总算是占据了上方。但是容瑾能坚持的时间却也让两人惊愕不已。仿佛完全不知道伤痛,也完全不计较自己受伤,只要还能动容瑾就不停地往前冲,竟然也给两人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容瑾?容瑾!”雪夜的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清越的声音,容瑾挥刀的手顿了一下,魏无忌趁机一扇子扫在他的手臂上,修罗刀应声落地。

“容瑾,你在哪儿?”房间里传出沐清漪有些焦急的声音,还有轻缓的脚步声。显然是清漪突然醒来发现容瑾不见了起身准备出门寻找。原本还在院子里跟魏无忌二人对峙的容瑾身形一闪,已经到了门口。房门被人从里面轻轻拉开,沐清漪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站在门里,看着站在门口的容瑾疑惑地道:“你在外面做什么?方才是什么声音?”

“没什么?这么冷你出来做什么?”容瑾轻声道,抬脚踏入房间里将她拥入怀中,跟着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清清怎么醒了?”沐清漪眨了眨眼睛,道:“不知道,突然就醒了。这几天明明睡得很好,可能是...有点冷吧。”

“我陪你,不冷。”俯身抱起她放回了床上,容瑾拉着被子小心地替她盖好,柔声道。

沐清漪一手拉着他的衣摆,低声道:“好,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

“嗯。”容瑾俯身,轻轻在她唇边落下一吻。沐清漪浅浅一笑,慢慢闭上了眼睛,很快呼吸又平缓了下来。看着她沉静的睡颜,容瑾温和的俊颜很快又阴冷了起来。暗红的眼眸冷冷地扫了一眼门口得方向,轻哼了一声想要抬手将清漪抓着自己衣摆的手拉开。却见沐清漪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眉,抬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容瑾...怎么还不睡?”

“没事,睡吧。”容瑾低声道,跟着拉开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将两人裹在了一起。沐清漪唇边泛起一丝浅浅的微笑,清丽的容颜贴着他的胸口蹭了蹭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容瑾低头望着她静谧的睡颜,低头轻轻落下细细的吻,“清清,你真的不怕我么?”房间里寂然无声,只有沐清漪浅浅的呼吸和唇边淡淡地微笑。容瑾唇边露出一丝淡笑,抬手为她小心的盖好被子也跟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屋外,魏无忌捡起地上的修罗刀,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看向站在一边的莫问情道:“这样太危险了。”谁敢说容瑾就真的绝对不会对清漪动手?容瑾对他们动手他们至少还有还击之力,但是如果换了清漪,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莫问情侧首道:“如果容瑾会对清漪动手,你觉得他还救得回来么?”如果连清漪都无法让他控制住自己,那么就只能证明容瑾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就算是至少了他他也不会变的跟从前一样了。那样的话,他们也只能鱼死网破了。

“现在看起来,还不算糟糕。”房间里一直很安静,显然并没有出现让魏无忌担心的事情。魏无忌把玩着手中绚丽寒冷的修罗刀,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我大概是被容瑾给吓着了。”

“我不会拿清漪得命冒险。”莫问情道。他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笃定了容瑾是不可能对清漪动手的。而且这也是最好最直接的办法。

沐清漪自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醒来,而是莫问情趁着容瑾被魏无忌和韩问天缠住的时机去叫醒了她。容瑾也知道,但是他却没有再一次杀出来,说明情况还不算是最坏。

老头儿蹲在一边的屋檐下,捧着脑袋头痛地道:“这小子越来越厉害了,真要拼个你死我活的话,老夫还真的不知道谁输谁赢呢。”当初韩问天将自己一半的内力都灌注给了容瑾,虽然容瑾没有完全消化掉,但是他只会变得越来越强。而且这段日子不断地跟韩问天这样的高手过招,更加加速了这个过程。他只会越打越厉害,而且他心性越来越偏执,根本就不会考虑受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些事情。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从气势上他们就要输掉一筹了。打起来更是不想伤了容瑾而束手束脚,哪里能不败?

三人面面相觑,神色都有些不好看。魏无忌叹了口气道:“前辈可有什么办法?”

老头儿看了看跟前紧闭的房门,挥挥手道:“换个地方说。”

三人重新移驾到老头儿的书房坐下,老头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魏无忌皱眉道:“这样行么?容瑾现在心性虽然有些问题,但是却不妨碍他的脑子清醒。未必你想让他怎么样他就能够怎么样的。另外,万一伤到容瑾怎么办?”虽然因为今晚的事情有些难过,但是魏无忌也明白这怪不得容瑾。何况,容瑾不是别人,容瑾是他从小到大除了义父义母之外认定的唯一的亲人,他的兄弟。

老头儿道:“除了这个办法没有别的。就算让人说服了他让我医治,真到了动手的时候他自己也会控制不住的。只能让他的内力全部耗尽再来动手。至于伤不伤的,不打死总能养好。”

“化功散有用么?”莫问情问道。

老头儿沉吟了许久,摇了摇头道:“若是真的用化功散把所有内力都化掉了,反而没法治了。消耗殆尽跟用药化去不是一个道儿,说不定会弄得他武功全失甚至四肢瘫痪。另外...化功散你能下到他身上?”容瑾对所有人都带着警惕,除了沐清漪实际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接近他。如果由沐清漪下药,成功了还好,若是失败了就是弄巧成拙,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更加刺激到容瑾。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那就只能打了,有韩前辈,我,还有夏兄,应该可以。”容瑾就算再变态,现在功力也绝不会高于云浮生和韩问天的。”

老头儿点头道:“还是按照原计划,明天下山吧。”

看着老头儿揪着胡须一脸纠结的模样,魏无忌忍不住心中默默腹诽:若不是这个老头子当年一时兴起,哪儿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明天...容瑾那里......”响起容瑾今晚的模样,魏无忌有些迟疑地道。

莫问情摇头道:“不用担心,明天他不会动手得。至少,不会当着清漪的面动手。”如果容瑾是为了不让清漪发现他的不对劲而想要杀了他们的话,那么就绝对不会在清漪面前动手。

魏无忌无奈地耸肩道:“好吧,竟然如此只能劳烦清漪一直跟着他了。”原本是担心清漪的身体和处境,如今看来需要担心的反倒是容瑾了。

老头儿有些没精打采地挥挥手道:“你们先走吧,老夫也要准备一下,明天一早下山。”

魏无忌挑眉看了一眼老头儿,起身点头道:“也好,前辈早些休息。”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90.寻见,暗夜杀机 下一章:292.下山,魏公子的劝告
热门: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我真没膨胀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草根石布衣 重生之将门毒后 武极宗师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花都兵王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