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过往的恩怨

上一章:288.危险的感觉 下一章:290.寻见,暗夜杀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丫头,过来。”沐清漪坐在床边看书,却听见老头儿鬼鬼祟祟的站在窗外朝自己招手。这老头儿两个甲子的年岁都不止了,偏偏平日里行为诡异,为老不尊。面对容瑾的时候就更加的乱七八糟哪里有半点的高手风范,以至于沐清漪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当年据说呼风唤雨天下无敌的天下第一高手韩问天跟他跟他看成是同一个人。

“进来吧,容瑾不在。”沐清漪放下书卷,淡淡笑道。

“咦?那小子居然舍得出来?不是粘着你不肯放手么?”老头儿惊讶地道。沐清漪挑眉,淡淡笑道:“就算在亲密也还是两个人,他总是要去做一些他自己的事情。前辈还是说说你有什么事吧?难道您是觉得无聊来找我聊天的?”

老头儿进了门,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叹了口气道:“可不就是找你两天的么?这两天那个混蛋小子看的紧,老夫连跟你说句话的功夫都找不到。”

沐清漪淡淡微笑道:“让前辈见笑了,你有什么话要说?”

老头儿警惕地扫了一眼周围问道:“那臭小子去哪儿了?”沐清漪道:“他说去山里走走,看能不能猎到什么猎物。冬天还长着呢,总不能只吃之前储存的东西。”其实是容瑾看她不喜欢吃风干了的腊肉,所以才想着出门看看能不能猎一些新鲜的猎物。

“那就好。”老头儿松了口气,看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模样,沐清漪秀眉微蹙,道:“前辈想要说什么?”

老头儿望着沐清漪叹了口气,显然是有些为难的不知道怎么说好。沐清漪也不着急,只是安静地等着他开口。好一会儿,老头儿方才道:“你注意到他的眼睛里的血色一直都没退了吧?”

沐清漪点头,“这个很严重么?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老头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又不是番邦野人,眼睛变成那样子怎么可能没问题?何况…就算是那些西域的蛮夷,也是生下来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哪里还有二十多岁再变一个颜色的?肯定是有问题啊。何况,那小子经脉絮乱的一团糟,若是寻常人是那样的脉搏,老夫早让他自己找个坑去躺着了。”

沐清漪脸色微变,“这么严重,那前辈为何……”

老头儿叹了口气,纠结地抓了抓头上的乱发,道:“药王谷那个小子应该告诉过你们,他一旦控制不住就会神智混乱,嗜血成性,最后甚至会爆体而亡吧?”

沐清漪点点头,老头儿盯着沐清漪道:“我怀疑,他现在其实已经失控了。”

“什么?!”

“按常理,以他现在的武功和内力是绝对打不过老夫的。但是这两天动手好几次老夫都险些伤在他手里。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住了,但是每次他收刀的时候眼里的血色会变得更重。”老头儿揪着胡须道。

沐清漪蹙眉道:“但是,他并没有丧失理智,也并没有嗜血成性啊。”

“所以,这也是麻烦的地方啊。”老头儿苦着脸道:“他的心智强悍只怕这世上无人可及。即使他的经脉已经失控了,但是他还是可以以无可比拟的心智控制住自己。这就像是…一个得了绝症的人,如果他求生的意志无比坚定的话,他获得时间往往会比一般得了绝症的人要久的多,甚至可能会创造出奇迹。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说所有的一切都受控于他的意志,一旦他的意志产生动摇,他可能立刻就会崩溃甚至是爆体而死,连中间的缓冲都会直接省了。”

沐清漪定了定神,问道:“什么情况下会让他的意志动摇?”

老头儿沉思了许久,道:“我估计着,他现在好好地就是因为你。一旦他神智全无的话,根本不认的人会连你也一起杀了。若以为了你他也会经历控制自己的。所以,你就绝对不能出半点意外,同样的,你也绝对不能疏离他。这两样…无论哪一件都有可能让他……”

沐清漪叹了口气,望着眼前的怪老头儿,笑道:“前辈这是在考验我么?先跟我说他随时可能会失控,甚至会杀了我,再告诉我不能疏离他?”

老头儿摇头道:“老夫说得都是真的,他真的有可能突然失控。到时候…你是距离他最近的人……”

沐清漪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我相信,即便他真的失控了,也不会杀我的。”

老头儿轻哼一声道:“既然你这丫头有这样的信心,老夫就不多说什么。希望你说到做到。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嘴上说的好听,真的出事了跑得比谁都快的人见得多了。”

沐清漪也不生气,只是笑道:“前辈专程挑这个时候来找我,总归不是只为了来吓吓我吧?容瑾的病,前辈可有什么办法?”老头儿点头道:“办法是有,但是现在用不了。”

“为何?”

“到时候动作太大了,别说这院子,这山谷能不能保得住都不一定。但是如今这雪山里面,别说是高手比拼内力可能会产生的影响,就算是寻常大吼大叫说不定都有可能引起雪崩。你想我们都被埋在这山谷里啊?”老头儿道。

沐清漪蹙眉,“我对内功并不了解,前辈的意思是?”

老头儿道:“老夫豁出去跟他打一场,把内力一次耗尽了然后再医治。这其中有五六天的缓冲时间,虽然不多却也差不多。若是一次不成,就来第二次。如此循环个三五次,老夫不信还理不顺他的经脉!”

所以,老头儿想了这么久想出来的法子也只是以暴制暴。将人暴打一顿耗尽了力气没法动弹了再治。若是还没治好又开始蹦跶了,那就再打。虽然沐清漪觉得这法子极端的不靠谱,但是她对这个毕竟还是不懂,眼前这老头儿才是行家,“既然在山里不能治,那么我们便下山再说吧。到时候也可以顺便问问莫谷主。”

“你不相信老夫!”老头儿瞪着沐清漪,沐清漪低眉浅笑道:“前辈跟容瑾之间有什么恩怨,晚辈现在也都还不得而知。你让我,如何相信你?虽然你一直在帮着我和容瑾,但是,容瑾对你的态度并不太友好。前辈也是知道的,出嫁从夫。他不相信你,我怎么能相信你?”

“他凭什么不相信我!”老头儿几乎要气得蹦起来了,气鼓鼓地道:“若不是老夫,他能有这么厉害得武功么?!”

沐清漪垂眸,眼神微凉,幽幽道:“所以…当初是前辈你将内力灌注进他体内的?”

“呃?!”老头儿神色一僵,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你…你怎么知道的?”

沐清漪望着他道:“这世上,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舍得下血本,一下子将几十年的内力灌注到一个孩子的身上了。”内功靠的不只是天赋,还有时间。就如同魏无忌容瑾这些年再怎么天纵奇才内功跟韩问天这种老古董比起来还是要差一大截的。韩问天当初灌注在容瑾体内的内力,容瑾到现在都还不能完全消化完,也不知道当初他到底灌注了多少进去。

许多民间传说话本里所谓的灌顶**,普通江湖中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做,都是当成一个传说罢了。但是韩问天偏偏做到了,而且还是灌注给了一个根本没有武功底子的孩子。

老头儿嘿嘿干笑,道:“这个…也没多少…大概,可能有一半儿吧?我也很亏啊,你看看我老成什么样子了?十年前,老夫可还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

“那前辈有没有考虑过,一个才十二岁根本没有练功武功的孩子,要怎么消受你这半辈子的功力?”沐清漪淡淡问道。

“这个…”老头儿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只觉得眼前这个文文静静的丫头有些吓人,眼睛忍不住东转西转,“是他自己说想要变强的么,正好老夫也想要培养一个绝世天才出来。何况…传他内力之前我可是用灵药为他打磨过身体了,要不然就他那病歪歪的身体早就死了。何况、何况他现在不是活着么?你这丫头…就算老夫一时思虑不周,也还是对他有救命之恩吧?忘恩负义的坏丫头!”

沐清漪哭笑不得,容瑾这些年的痛苦都是因为这个老头儿的一时兴起,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容瑾有今天,也有大半要归功于这个老头儿。如果不是他强行灌输的内力让容瑾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拥有了天下第一流高手的武功,容瑾的路只怕也不会这么顺利,“当初你还把他从悬崖上扔下去了。”沐清漪淡淡地指出。

“这个…谁让他装死的?而且,我知道下面是天阙城啊,天阙城那个小子的武功医术都不错,那混小子掉下去也不是死啊。那小子,那小子还派人追杀我!他也不想想,那些小辈能追到老夫么?!”老头儿不负责任的道。说白了,就是他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容瑾这小子不好玩儿,也没有因为他灌输的半辈子内力一下就变成绝顶高手。还装死想要骗他逃走。一时间,觉得没趣了伤心了的老头儿就拍拍手把麻烦丢给快要死了的天阙城主自己跑了。却没想到,等到过了几年容瑾缓过气来完全掌握了天阙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满天下的追杀他。虽然老头儿武功高强天阙城派出去的人连他的毛都摸不到一根,但是老是被人追着到处跑也是挺烦人的,于是老头儿就跑到北汉梧山来藏着了。

这一次,沐清漪彻底无语了。如果她是容瑾的话,也会忍不住看到这老头儿就想要挥刀砍他。当真是完全的不负责任,而且显然对自己造成的后果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没有,否则他也不会处处让着容瑾还想方设法为他医治了。但是,这老头儿的态度实在是太欠抽了!

老头儿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沐清漪道:“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我把他给治好还不成么?!当初我也想过收他做徒弟慢慢教啊,但是就凭他那破身体,就是练二十年也练不出什么来啊。还不如这样快一些,你看现在…他不是武功高强,身体又好了么?我又没做错……”

沐清漪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道:“我知道了,咱们还是尽快下山吧面得夜长梦多。”

“那,你跟那小子说,让他别砍我了。”老头儿希冀地道。

“你自己去说!”沐清漪俏脸阴沉,不想理这个糟老头子了。就算客观上明白这老头儿对容瑾也并非全是坏事,但是想起每次容瑾病发的时候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老头儿一眼。

老头儿失望地瞥了沐清漪一眼,委委屈屈地走了。沐清漪静坐在房间里默默出神,好半晌才有些无奈地苦笑,摇了摇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如今这一切,就都是因为一个老头儿多年前一时兴起的胡闹…

“清清。”容瑾进来看到沐清漪正坐在桌边做着针线,连忙走过去从她手里将针线取了过去扔到一边,道:“不是说了么,有了宝宝还做这些对眼睛不好。”

沐清漪笑道:“只是偶尔做一下,宝宝生下来了重要用的吧?咱们现在在北汉,哪里准备过这些东西?”容瑾不以为意,道:“等到下山了,想要什么找不到,用不着清清亲手做。”

沐清漪也不怎么坚持,靠着容瑾笑道:“好,听你的。”

“这才乖。”容瑾愉悦地在她眉心落下了一吻,问道:“今天宝宝有没有听话?”沐清漪忍不住掩唇笑道:“宝宝才两个多月,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就算是听话吧。”

“一定会听话的,不乖的话等他出来了我教训他。”容瑾低声笑道。

“不是出去打猎了么?可有什么收获?”沐清漪好奇地问道。容瑾微微一怔,笑道:“如今大雪封山,那些畜生都狡猾得很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只猎到了一只雪兔,已经送到厨房里去了。”

沐清漪笑道:“那也很不错,我都有许久没有吃过新鲜的肉食了。平时虽然吃素多一些,不过时间久了还是想要吃一些肉食。”

容瑾搂着她,道:“清清喜欢,明天我再去猎。”

沐清漪摇摇头,笑道:“偶尔吃一次就可以了。而且,过两天我们就下山吧。免得无忌他们在山下等急了。”容瑾皱眉,有些不悦地道:“不用这么急下山,清清不喜欢这里么?咱们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多好啊。也没有人打扰。”

沐清漪含笑点点头的眉心,笑道:“确实是挺安静的,不过这山里太冷了。我还是想要住在比较暖和的地方。”

“清清冷么?”容瑾连忙替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摸了摸有些微凉的脸颊,歉疚地道:“我没有想到这个,清清,抱歉……”沐清漪含笑在他眉心落下一吻,笑道:“也没那么冷,我只是比较喜欢暖和一点的地方。这里太小了,放眼望去除了雪什么都没有。”

容瑾点头道:“好,过两天天气好一些了,咱们就下山。”

“好,容瑾,我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弹琴?”容瑾疑惑地道:“这里没有琴,我也不会做。”沐清漪低声笑道:“我之前看到韩老前辈在书房里藏了一具很不错的瑶琴,你去偷过来我探给你听?”

“好!”清清说什么容瑾都觉得很好,也不耽搁直接起身一闪身消失在门口。望着空荡荡地门口,沐清漪轻声叹了口气,秀丽的眉宇间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忧郁。

容瑾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一会儿功夫就抱着琴出现在了门口,“清清说的不错,那死老头居然藏了这么好的东西。”那时一具梧桐树制成的古琴,虽然不知其名,但是观其外形,听其音色就知道是非常不错的古琴。容瑾轻轻将琴摆在沐清漪的跟前,自己也跟着坐在她身边,从身后将她搂入怀中笑道:“清清试试看。”

沐清漪伸出手,轻拨琴弦,指间流出琤琤的古朴之音,“果然是好琴。”

很快,琴声悠悠地在小院里响起。古朴清正的琴音只让人觉得心清气爽心旷神怡,仿佛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一般,只是安静地听着那悠扬的琴声,觉得身体的每一处都无比的舒适愉悦。

容瑾也跟着伸出手,跟沐清漪一起在琴弦上拨动着,不像是弹琴倒像是跟着捣乱。沐清漪无奈,只得任由他弹奏。容瑾动也不动,就这这样的姿势奏了一曲,然后又笑嘻嘻的拉起沐清漪的手道:“清清来。”

沐清漪含笑抬手,曲声幽幽。

听着清幽的琴声,容瑾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搂着沐清漪静静地听着琴声,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沐清漪柔声叫道:“容瑾?”背后靠着她肩膀的人却并没有出声,耳边只有舒缓的呼吸。沐清漪垂眸,指间微动,流淌出来的曲声却是一变,更多了几分古朴安宁悠远之意,却是一曲安神曲。

午后的小院里,院外依然是茫茫白雪,院子的一角一树红梅开的正艳。房间里,一双璧人正相依相偎的坐在桌前,女子专心抚琴,男子却双手搂着跟前的人儿纤细的腰,靠着女子的肩头静静地沉睡着。

------题外话------

其实老头儿也是个蛮可怜的人,一百多岁了无儿无女也木有徒弟。年纪大了就有些任性胡闹,他是真没觉得他做错了,但是他其实又很关心九爷。一句话——爷关心的不是徒弟,是寂寞!

老头儿不是好人,也没有什么坏心。就是…欠抽!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88.危险的感觉 下一章:290.寻见,暗夜杀机
热门: 竹木狼马 寂寞空庭春欲晚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龙族2哀悼之翼(龙族前传) 教授,你的龟! 一座城,在等你 我靠科技苏炸整个修真界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我的极品女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