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不想见的寻仇人

上一章:285.君与臣的关系 下一章:287.终相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梧山对于西越那样的十万大山连绵不绝的地方来说并不算大,但是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地方,放眼望去什么标示物都没有只要白茫茫的一片,想要在这里找个人或者物,也是很困难的。

对于这样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最有经验的非莫问情莫属了。但是即使如此,一行人在雪山里整整找了两天也没能找到丝毫线索。若不是担心动作太大可能会引来雪崩,众人只怕早就沉不住气想要大肆破坏看看能不能将人引出来了。

站在白茫茫的雪山上,魏无忌抬头望了一眼天上又开始飘落的雪花叹了口气道:“又开始下雪了,咱们先下山吧。”虽然他们几个都有内力护体,并不算太冷,但是手底下的人却都有些吃不消了。若是再下两天大雪只怕这山上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容瑾神色冰冷,站在雪峰上居高临下的眺望着远处的景色。万里冰封蔚为壮观,只是此时却没有人有心情欣赏。容瑾脸上的神情冷漠阴郁,淡淡道:“你们先走,我继续找。”

“我们已经找了两天了,什么都没有找到。眼看就要下大雪了,万一被困在这里……”魏无忌皱眉,不悦地道。容瑾脾气不好不算什么缺点,但是一碰上清漪的事情就昏头这却真的是一个极大的确定。若不是如此,只怕哥舒竣也不会想要拿清漪来做人质。

容瑾侧首,冷冷地看着他道:“你们走,我知道怎么找到那个老东西!”

“你真的知道是谁带走了清漪?”魏无忌有些惊讶,之前他以为荣幸只是有些猜测,现在看来对方倒是实打实的真是认识容瑾的人了,“对方没有恶意吧?”

容瑾眼底闪过一丝寒光,“不知道。”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让他们下山,我留下陪你。”

“全部退下山去。”容瑾冷冷道。

面对容瑾的固执魏无忌也无可奈何,半晌方才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雪果然越来越大,许多内力薄弱的侍卫即使穿着厚厚的毛皮大氅,也忍不住战战兢兢的大气寒战来。魏无忌只得领着一群人匆匆下山去了,看这个天气,再不下山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回头望了一眼依然站在雪峰山临风而立的黑色身影,原本墨色的身影几乎都要被鹅毛般的大雪彻底淹没了一般。跟在魏无忌身边的天枢皱了皱眉,沉声道:“魏公子,当真就留下陛下一人?”

魏无忌有些无奈地苦笑道:“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他不会拿清漪的命开玩笑的。”就算容瑾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总还是要顾及清漪的,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天枢自然也明白,只得叹了口气跟着魏无忌下山去了。希望沐相和陛下都没事吧,若真是出了什么事情,麻烦就大了。

一行人刚走下山,就看到萧廷等人已经带着人早早的等在那里了。看到众人下来,萧廷脸色微变很快又带着和善的笑容迎了上去,“魏公子,莫谷主。”

魏无忌挑眉,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眼前的众人道:“萧大人,云门主,你们怎么来了?”再看看萧廷和云浮生身后那一群人,魏无忌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萧廷道:“陛下听说西越帝和魏公子几位匆匆赶来梧山,想必是有了沐相的消息了。陛下担忧沐相的安危,特命在下带人前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魏无忌抬手往萧廷肩膀上一拍,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本公子正好有是求萧公子出手相助呢。”

萧廷谨慎地看着魏无忌,道:“魏公子请讲。”

魏无忌一指身后巍峨延绵的群山,无奈地道:“陛下非要找到沐相否则便不肯下山,但是咱们在山里找了两天也没有什么线索,手下的人实在是撑不住了只得下来。因此还麻烦萧公子派些人进去帮我们找找陛下,最好是…能够劝他出来。若是再晚一些,只怕山里面真的就寸步难行了。”

你自己的人撑不住了就派我的人去送死?

萧廷默默地望着眼前一脸和煦笑容的魏无忌心中暗自吐槽。

“萧公子,意下如何?”魏无忌殷切地望着萧廷问道。

萧廷沉默了良久,方才道:“只怕是不妥,魏公子手下高手如云都撑不住,在下带来的不过都是些寻常侍卫,只怕是更加经受不住。”魏无忌顿时有些不高兴了,皱眉道:“既然萧公子不愿帮忙,那你带着人来干什么?这些侍卫自然是帮不上忙,但是云门主和云门弟子却都是武功高强之辈,难道也不行么?”

如果魏无忌不说这话,说不定云浮生自己就会往山里冲。但是他谁出来云浮生反倒是不愿意进去了。他不得不怀疑说不定是魏无忌和容瑾在山里布置了什么陷阱让他去跳。他虽然武功高强并不惧危险,但是手底下的云门弟子却已经不多了。他在北汉根本没有信得过的人,这些仅剩的傀儡弟子和少数没有服过药的云门弟子就是他仅有的势力了。

云浮生轻哼一声,转身走到一边早已经搭建好的帐篷里坐下休息。显然是没有打算给魏无忌和萧廷面子,萧廷无奈地朝魏无忌叹了口气道:“在下哪儿劝得动靖安侯?”虽然面上表情无奈,但是萧廷心里却还是有几分高兴的。即使他跟云浮生关系也不怎么好,但是现在他们也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自然不乐意云浮生的人被魏无忌给算计了。

对此,魏无忌也不怎么在意,淡淡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等到大雪停了之后再进山去找人。”

萧廷抬手拂去肩膀上的雪花,才几句话的功夫,肩头上就堆积了不少雪花了,“看着情势,雪只怕短时间是停不了的。”萧廷是土生土长的北汉人,对北汉的了解自然比魏无忌这些人要深得多。闻言,魏无忌沉稳的眼眸中也不由得掠过一丝担忧。

雪山深处的小院子里,沐清漪依然如之前的每一日一般去书房里选一本自己感兴趣的书看看。这老头儿虽然除了武功和医术大多数东西都是半吊子,但是不可否认他会的东西确实是很多,而且许多都是沐清漪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过的。因此,想要在这满满的一屋子书里面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书也就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了。除了那些武功秘籍,所有的书她都很想要搬回家。

抬起头,看来一样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老头儿,沐清漪秀眉轻挑淡淡地翻过了一页书。这老头儿今天也不知道是哪儿吃错药了,不是扭来扭曲仿佛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就是坐在一边发呆,神色是一脸的…扭曲。仿佛有什么让他十分为难的事情一般。

“丫头啊。”好一会儿,老头总算有些忍不住了,轻咳了一声引起沐清漪的注意,见她望了过来才问道:“如果,有一个你十分不想见到的人来找你了,要怎么办?”

“有人来寻仇?”沐清漪扬眉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老头儿苦着脸,有些扭捏地道。沐清漪想了想道:“我没有十分不想见的人,无论是多讨厌的人我都不会十分不想见。”

“为什么?!”老头儿瞪大了眼睛不信的望着沐清漪。人在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不想,不愿,不乐意,不敢或者不能见的人吧?

沐清漪笑道:“你若真不想见他就更加要见一面了,想法办把事情解决掉,或者…弄死他。以后就再也不用见了。不然,你躲过了这一次,也未必能躲过下一次。说起来……”沐清漪有些怀疑地打量着老头儿道:“听说前辈在这梧山里待了好几年,该不会就是为了躲人吧?”

“弄死……”老头儿想得有些出神,回过神来之后连连摇手道:“不行不行,怎么能弄死他?要是可以弄死他我何必躲这么多年?”说到此处老头儿才警觉被人套了话,有些沮丧得垂下了头。

沐清漪好笑地看着眼前蔫头耷脑的老头儿,忍不住笑道:“真有这么严重?该不会是您老年轻时候欠了什么风流债吧?”

“狗屁!我老人家都一百多岁了!就算有风流债…不说了,你这丫头忒坏了!”老头儿恨恨的瞪着沐清漪道。他这把年纪,就算欠了什么风流债那被欠债的人也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好不好?小丫头片子真是没眼力。

沐清漪无所谓的耸耸肩,她对老头儿的八卦也没有什么兴趣。

可惜,老头儿沉默了片刻又待不出了。窜到沐清漪身边戳了戳她的手臂,神秘兮兮地道:“丫头,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来找我了?”沐清漪翻书的手顿了一下,淡淡道:“能在这种天气还冒险来找你的,肯定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能这么问,自然是我认识的人了?”沉吟了一会儿,沐清漪抬头看向眼前的老头儿,问道:“是容瑾,还是无忌?”

“咦?”老头儿一呆,“你…你怎么猜到的?!”

沐清漪神色平静,淡淡道:“这种天气还能进山来的,找你说法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你不想见又不想杀我还认识的人就更少了,我听你偶尔说话的声音,你从前已经应该是常住西越的,修竹认识你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子渊的话,他正在为解我的同命蛊费神,如果他认识你不会不提。”

老头儿呆了半天,方才垮着脸道:“那你说…到底是容、瑾还是魏无忌?!”

“容瑾。”沐清漪含笑看着眼前的老头儿,问道:“刚刚说容瑾的时候,前辈您…是在发抖么?”

“狗……”

“别说粗话,宝宝听到会学坏的哦。”沐清漪笑吟吟地道。

老头儿憋屈的将后面那个字咽了回去,有些不服气的道:“你不过是运气好猜到的罢了!你猜对了又怎么样?老夫是不会放他进来的,你死心吧。”

沐清漪打量着他,幽幽道:“前辈你是在害怕么?”

“我才不会害怕!”老头儿大怒,“老夫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那个臭小子!就让他在外面冻着吧,哼哼…今天又下大雪了,他已经在山里待了两天了,不出一天,他肯定会被雪埋了。到时候,嘿嘿…老夫把他玩出来做成冰雕送给你。”

沐清漪眸中闪过一丝担忧,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当初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容瑾的事情,所以才不敢见他是不是?你还想要收我的宝宝做徒弟?你放心,等宝宝生下来了,我就会告诉他,他父亲是被想要受他做徒弟的人害死的。”

“等你把乖徒弟生出来,我就把你赶走!”老头儿得意地道。

“哦?你会照顾孩子么?华国和西越的孩子可比北汉的孩子娇弱得多,你确定李大婶能帮你照顾么?另外,你不知道么,聪明的人还没生下来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能听得懂人话。我在我娘亲肚子里的时候才六个月就能听懂她跟人聊天说话,我娘亲还念书给我听。所以我半岁就会说话,一岁就能背千字文。”看着老头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沐清漪悠悠然道。

“不可能!”老头儿瞪大了眼睛,“老夫就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所以你没我聪明。”沐清漪笑道:“你一百多岁,还躲在山里面不敢出门。我还不到二十岁,就是一国丞相。这一屋子书你看了一百年都没看明白,我才看了不到一个月,看过的上百本书每一本都能倒背如流。我的宝宝,自然是比我更聪明。”

“怎么会?!”老头儿有些呆滞地望着沐清漪,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反驳的话。小娃娃在肚子里听不懂人说话么?反正他是没听懂,但是…眼前这个丫头好像真的可能懂啊。呜呜…怎么办,他的乖徒弟……

看着老头儿抓着头发苦思冥想的模样,沐清漪轻声道:“前辈,你帮我把容瑾带进来,我让宝宝拜你为师可好?”

“不行不行!我不能见那臭小子!”老头儿连连摇头道。

沐清漪笑道:“不管你做过什么事情,我都会劝容瑾在这里不要给你为难的。他肯定是为了我才来这里的,只要找到我他心里一高兴,说不定过往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何况,你不是说了么,他又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老头儿眼睛一亮,“真的?!你让他不跟我为难?”半点儿也没有注意到沐清漪话里的陷阱和不确定性。

沐清漪道:“难道你真的想要害死他让你的徒弟没有了父亲?”

“呃,我不想见他。这样吧,你写封信我帮你交给他放他先回去。等你把娃娃生下来了你就可以走了。这样不是两全其美。”

你觉得等到春暖花开了的时候,你还跑得了么?沐清漪心中暗暗道,面上却顺从的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让他早些下山去总是安全一些的。也罢,我去写信。”

“很好很好,快去吧。我马上就把信给他送过去。”

深山雪域之中,容瑾一身墨色锦衣神色冷肃的在雪地里行走着。他并没有用轻功飞掠,而是一步一脚的行走在雪地上。虽然有内功加持,只在雪地上留下了浅浅的脚印,但是这样行走其实反倒比直接用轻功更加的费劲。他也没有固定的方向,只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随心所欲的拐弯甚至是转身掉头,让暗中观察着的人忍不住着急。

这个臭小子到底要去哪儿啊?!

突然,容瑾停下了脚步。不知何时,他前面不远处的雪地上出现了一封信函。此时下着这么大的雪,但是雪花却还没有完全淹没信封,说明这封信也是刚刚出现在这里不久。随意扫了一眼周围,容瑾低头拆开信封看完了里面的内容,随手一扬手中的信函就化作无数的碎片跟漫天的雪花一起飞走了。

这…这么会这样?!

容瑾半点也没有下山的意思,依然固执的往前走着,仿佛不知疲惫一般。隐秘处,穿着一身白色斗篷几乎与雪山融为一体的老头儿恨恨地瞪着走远了的人。这小子怎么还在三上转,真的不怕冷死饿死被雪压死么?容瑾一直在山上到处走着,依然是漫无目的。一直走了两个多时辰眼看着天色昏暗,雪也下的越来越大,他的速度才终于慢了下来。暗中跟随着的老头儿得意的在心中哼哼:死小子,终于走不动了么?不过…这小子居然走到了这么近的地方,该不会真的被他找到了吧?

正担忧的想着,之间面前的人身子突然晃了晃,然后轰然倒在了雪地上。

“咦?”老头儿吃了一惊,望着倒在雪地里的人犹豫了许久却都不见对方动弹一下,眼看着落下的雪花将原本的黑衣变成了白色,老头儿跺了下脚终于忍不住还是冲了出去,“臭小子,臭小子!”抬手探了探他的胡须,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再一探脉搏忍不住叹气,“真是个不要命的,就这样的身体还敢…不对?!”

只见眼前一道红光闪过,雪地上的人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猩红的眼眸里满是杀气。容瑾袖中修罗刀发出一道绚丽的绯色朝着老头儿当面砍了过来,“果然是你,去死!”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85.君与臣的关系 下一章:287.终相逢
热门: 混沌轮回决 苍黄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唐门高手在异世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血之罪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 黄金牧场 重生之围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