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梧山秘地

上一章:284.大兵压境,容瑾驾临 下一章:285.君与臣的关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眼前俊美阴郁的仿佛修罗转世一般的青年男子,哥舒竣只得在心中暗叹自己倒霉:朕这是造了什么孽才惹上这么一个煞星?虽然说抓了沐清漪,但是朕半点好处没拿到还供吃供喝这么长时间好不好?!现在倒好,被人家打上门来弄得颜面扫地不说,居然又一次成了人家的阶下囚!

“大胆!放开陛下!”哥舒竣正思索着怎么摆脱容瑾这个煞星,云浮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云浮生接到皇帝召见的旨意刚刚进宫就看到宫里一片混乱,匆忙赶到朝阳殿跟前却看到哥舒竣被容瑾挟持的一幕。云浮生就算是再不懂朝堂上的权术也不会不明白救驾到底是多么巨大的功劳。更何况,还是面对让他心存忌惮的容瑾。容瑾的资质实属他平生仅见,若不趁自己现在武功比他高弄死他只怕再过几年就是自己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得到的实力也有可能输给容瑾了。当下,云浮生也不细想凌空一掌拍向抓着哥舒竣的容瑾。

容瑾却仿佛根本不见云浮生看在眼里一般,只是轻蔑的勾唇一笑根本不为所动。

见状哥舒竣却是大惊,怪不得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容瑾根本就不是君子。那一霎间他不得不怀疑容瑾之所以一动不动是不是打算在云浮生掌力到来的时候把自己退出去挡。

幸好,容瑾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所以他也没有将哥舒竣推出去挡云浮生的掌力。而是在同一时间宫墙之外另有两道人影飞快地掠起,正好拦下了云浮生的身影。三人相遇的瞬间各自对了一招,双方倒退了十来步,一青一紫两个人影落在了容瑾身边,不是夏修竹和魏无忌是谁?

夏修竹一言不发,魏无忌跟哥舒竣却是有过数面之缘的。笑容可掬地拱手笑道:“北汉皇,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看了一样跟着魏无忌和夏修竹随手出现的一身白衣神色冷淡的莫问情,哥舒竣面无表情地道:“你看我像是别来无恙么?”

魏无忌有些歉疚地朝他笑了笑,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弟弟不听话啊,做哥哥的也没办法。何况他还不是亲哥哥呢,想起某人的那些亲哥哥的下场,魏公子暗暗在心里为自己摸了一把汗。幸好不是亲生的啊。

哥舒竣挥挥手示意云浮生不要再动手了,方才转向容瑾道:“西越帝,沐相失踪的事情确实是与北汉无关。以对方的身手,如果真的想要对沐相不利的话,只怕无论是在北汉还是在西越都是一样的结果吧?当然了,沐相在北汉始终,朕也要附上一定的责任,朕可以保证,尽一切力量帮你找到沐相,只要她还在北汉。现在,你可以放开朕了吧?”

容瑾轻哼一声,道:“若不是你抓走清清,清清怎么会失踪?”

哥舒竣无奈地摸摸鼻子道:“两国相争素来都是不择手段,如果西越帝有机会抓到朕的皇弟,你难道还会放过么?何况,朕从头到尾可没有伤害过沐相一根头发丝儿。朕暂时不想跟西越动手,有沐相在自然比一纸合约要牢靠得多。”当然如果能够拐到沐清漪投靠北汉就更好了。只是现在看来……哥舒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时不与我,奈何之?

看着哥舒竣一脸郁闷得模样,魏无忌稍觉解气,也跟着劝道:“现在先找到清漪才是最重要的。”

容瑾沉吟了片刻,这才略有些不甘的放开了哥舒竣。

莫问情将解药给了被容瑾放倒的一干宫中众人之后,一行人才进了朝阳殿里坐下。虽然已经和解,但是哥舒竣还是深深忌惮着喜怒无常的容瑾,因此还是将云浮生也一起留下了。虽然别的事情云浮生帮不上忙,但是至少如果容瑾再动手的话,云浮生现在的武功还是可以压制住容瑾的。

容九公子显然也很明白这个道理,一双猩红的眼眸时不时的往云浮生身上扫两样。饶是云浮生这样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人被那双眼睛顶上也不由得觉得心头一颤。

哥舒竣将沐清漪失踪的前因后果仔细的说了一遍,这些容瑾等人自然早已经听霍姝讲过了,与哥舒竣所说的也并没有什么出入。魏无忌皱眉道:“难道北汉皇就连一点线索也没有?”

哥舒竣脸色也有些难看,在自己的京城里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失踪了他们还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如果今天失踪的不是沐清漪而是他自己,那岂不是说就连救自己的人都没有了?

“我们已经试过了,若要突破烈王府的防御悄无声息的从京城里将人带走,对方的武功最少也该跟靖安侯差不多。事实上,就算是靖安侯,也没办法从王府里不惊动任何人带走一个女子。”哥舒竣沉声道。

魏无忌等人对视一眼,比云浮生的武功还高?这世上到底有多少高手?!虽然都说强中自有强中手,但是他们也都有足够的自信他们这些人已经算是天下顶尖的强者了。云浮生那样用药物催生出来的不算,天下也没有那么多的灵药。或者,是早已经退隐了的老前辈?

但是哥舒竣都说到这里了,众人也知道他大概也确实是不能知道更多了。想要找到清漪,最后只怕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送走了容瑾一行人,哥舒竣忍不住摸了摸额边的冷汗,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去找宁谈去了。

外面虽然已经是严冬,宁谈住的地方却依然温暖入春。有些简单朴素的小楼里甚至还是养着十几盆各色的花草。宁谈坐在窗边对着窗外的雪景和眼前的棋盘一个人自娱自乐。

听到脚步声,宁谈方才抬头看了一眼起身见礼,“见过陛下。”

哥舒竣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多礼,走到宁谈对面坐下望着眼前的棋局出身。宁谈俊眉微挑,淡笑道:“听说刚面方才很热闹?可是西越皇帝陛下来了?”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哥舒竣有些无奈地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宁谈听了不由一笑,赞道:“西越帝对沐相果真是情深意重。”哥舒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就是怕太过情深意重了,若是沐相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怕真要如容瑾说的那般血洗北汉皇城了。

宁谈蹙眉沉吟了半晌,问道:“沐相失踪的事情,陛下真的没有一点线索么?”

哥舒竣摇摇头,道:“完全没有。谁能想到竟然有人会从北汉皇城里绑走了沐相。幸好如今华国已灭,就算有什么剩下的势力也不成气候,否则朕都要怀疑是不是华国的人想要挑起北汉和西越之争从中得利了。”

宁谈摊手轻轻落下一子,道:“陛下也不必太过担心,我觉得…沐相并不像是福薄之人,吉人自有天相。”

“朕现在也如此希望。”哥舒竣有些无奈地苦笑道。

“陛下既然如此担心,就好好安排一番吧。如今又靖安侯相助,陛下不妨请烈王回来。有了这两位,就算到时候西越帝当真要失控了咱们也容易应付一些。”宁谈道。

哥舒竣点头同意,确实是需要好好筹谋一番了。容瑾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最好就别动手。但是却不得不防,如果容瑾先动手的话他也不得不尽力而为了。

容瑾果真是个祸害!最后,北汉皇帝陛下在心中恨恨地想着。想他从登基开始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自从今年年初遇见容瑾这个祸害之后就百事不顺!不,那两口子都是祸害!

容瑾等人并没有在北汉专门准备的使馆里落脚,而是住进了魏无忌在北汉皇城的一座院子。虽然魏无忌在北汉明面上的产业都被哥舒竣用各种办法折腾的一干二净,但是名下却还有不少的房产和暗地里的生意之类的。哥舒竣自然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查哪些房子是魏无忌的,更何况还有不少是挂在别人的名下的呢。就算查出来被封了,财大气粗的魏公子也表示,没事,他还有很多呢。

大厅里,气氛有些凝重。霍姝跪在地上半句话也不敢多说,小姐是在她手上丢了的,就算陛下要她的命她也不能觉得自己冤枉。

“行了,霍姝先起来吧。这事儿也怪不得你。”魏无忌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对方能够在那么多暗卫和烈王府侍卫的包围中悄无声息的将人带走,只怕就算是霍姝贴身的跟着清漪寸步不离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霍姝看了看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容瑾,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自从回来之后陛下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实在是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魏无忌揉了揉眉心,沉声道:“本公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怎么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位神秘高手?”

夏修竹抬眼道:“这个高手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方势力?若是不在世上走动的隐世高手,又为何要跟清漪为难?”魏无忌想了想,垂眸道:“应该不是什么大的势力吧?当今天下能够有些本事的势力咱们就算不是全部知道也应该知道个*成。何况,若是一方势力初冬的人势必不少,若是如此,不可能不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这些天朝堂上,朝廷外的,江湖的,在野的,黑的白的各方势力他们都打探过了,当真是没有半点消息,来去无踪踏雪无痕。

“北汉地势平坦,不像西越随便藏进个深山老林里说不定你一辈子也找不着。但是各路人马都没有得到消息,只能说对方藏起来了。”

莫问情皱眉,“北汉这样的地方,带着清漪一个弱女子,要往哪里藏?”清漪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华国女子容貌本就异于北汉女子,更何况她那样的容貌无论放到哪儿都是极为出众的。聪明才智更是不凡,但凡她自己还有意识必然会设法给他们消息的。但是如果她昏迷不醒着,不管是一个还是几个人,带着一个昏睡不醒的女子行踪只会更惹眼。

魏无忌摸着下巴思索着,“应该不会往人多的地方走,北汉人十分排外,对方身份不明还带着一个女子,绝对不会留在人多了的地方。只能是藏在了什么渺无人烟的地方。没有人去的地方,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了。”

众人默然,魏无忌说得道理他们都懂,但是问题是北汉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就是骑着快马横穿也要跑上大半个月。渺无人烟的地方多了去了,清漪到底是在哪儿呢?

“公子,有位凌公子求见。”门外,管家匆匆而来恭敬地禀告道。

“凌?凌天霄?”魏无忌皱眉,“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凌天霄便匆匆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大厅里的众人有些谨慎的选了个离容瑾远一些的位置。见状,魏无忌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有些担忧地看了容瑾一眼。容瑾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很冷静,完全没有发生什么他们预先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但是看着那双日渐猩红的眼眸,却还是让人忍不住在心中胆战心惊。原本魏无忌是该留在西越帮忙盯着西越朝堂上下的动向的,就是因为不放心容瑾担心万一发作起来夏修竹和莫问情压不住他魏无忌才跟了过来。将所有的事情托付给了还远在建安城的顾秀庭和慕容熙。

“凌少主,是否有什么消息了?”魏无忌也不客气,直接了当地问道。

凌天霄沉吟了片刻道:“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用的消息,不过我想着还是应该来告诉你们一声。上次莫谷主来访之后父亲命人将北汉境内最近二十年出现过的高手都踪迹都调查了一番。北汉能够名扬江湖的绝顶高手并不算多。上一次去建安城又折损了不少,这些人确实是有可能因为建安城的事情而怨恨沐相,但是他们这些日子的行踪都在这里。另外,这些人武功虽然高,但是其中最高的大概也就是跟我父亲在伯仲之间,只怕没有本事劫持沐相。”

见众人都在认真听他说话,凌天霄继续道:“另外,还有曾经隐退的一些隐世高手。北汉这地方,其实不怎么好隐居,所以这些高手的行踪费些心思也能找到。所有七十岁以下隐退了的高手凌霄堡都有些消息,其中有几个死了,有几个离开了北汉,如今还活着的只有三位,他们都没有出现在北汉皇城附近过。”

“如果是那种从未出世过所以连凌霄堡都完全没有听说过的绝代高手的话……”凌天霄皱眉道:“要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让一个从未涉足尘世的绝世高手亲自出手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所以,和一条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般能够成为绝代高手的,不管善恶,心胸气度还是有一些的。说得明白一些,亲自出手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有*份。更何况,隐世高手总不至于是为了什么名利。隐居世外修炼到七老八十才出来争名夺利不成?

魏无忌皱眉道:“凌少主亲自前来,总不会只有这些消息吧。”

凌天霄点点头道:“确实还有另外一些消息,但是…这些都不怎么靠谱,若是运气好撞上了说不定是能找到沐相,但是若是错了,那可就……”平白耽误了救沐清漪的时间。连他父亲都觉得不靠谱的消息,凌天霄实在不觉得他们的运气有那么好。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凌少主请说。”

凌天霄道:“北汉境内有两个地方算得上是禁地。一个是北汉和西越靠近边境处的一处叫着黄沙谷的地方,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众人点头,黄沙谷就在北汉和西越交界处,不只是对北汉人对西越人一样是个禁地。

“另一处,就是梧山。”

“梧山?”莫问情皱眉,前几天他还打算去梧山,并没有人听说那是禁地。

凌天霄摇摇头道:“梧山是北汉境内最高的也是唯一的群山。梧山禁地并不在梧山主峰,而是主峰之外的一处秘谷。之所以不闻名于世,是因为大多数人根本就找不到那个地方,而去过那地方的人鲜少有活着出来的。梧山除了盛产药材,也没什么稀奇之处,会去的大多也只是一些采药人罢了。一年中有五个月是大雪封山的,自然也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若是如此,凌公子特意提起是?”魏无忌问道。

凌天霄道:“咱们凌霄堡名下有一位药师曾经去过梧山才要,他说当时正是十一月,本想上山去找找看有没有雪莲。不想正好碰上了雪崩,险些被压死在雪下,当时他被一个形容消瘦大约六七十岁模样的老头儿给救了。据他回忆,那老头把他从雪堆里拧出来之后就走了。虽然没用上轻功,但是他记得当时那老者从雪地上走过之后雪地上是没有脚印的。那药师并不是习武之人,当时遇到雪崩被吓得不轻,连道谢都没有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已经走远了地上却没有脚印,回到家里又被吓病了一场,还以为是遇到鬼了。”

踏雪无痕……

众人齐齐地对视一眼,若是用轻功的话做到踏雪无痕他们这些人都没问题,但是如果真的如那个药师所言的那老者是走着离开的,那么…也难怪那药师要被吓病了。这样的高手,绝对是堪称绝世的…。

“容瑾,你说……”魏无忌侧首看向容瑾,却只见眼前一道黑影飘过,再去看时容瑾原本坐的位置上哪里还有人影?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84.大兵压境,容瑾驾临 下一章:285.君与臣的关系
热门: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夜行 天誓 老衲要还俗 只差一个谎言 盘龙 万界天尊 这昏君的黑月光我当定了 三线轮回 横滨第一重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