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大兵压境,容瑾驾临

上一章:282.包子来袭 下一章:284.梧山秘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有宝宝了?

有些浑浑噩噩地回到自己之前醒来的房间,坐在床头边沐清漪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抬手轻轻抚上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然后在用左手试了试自己的脉搏。无奈她实在是医术不精,莫问情都没能够把出来的脉,她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结果?再如何聪明绝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沐清漪这也是两辈子第一次做母亲,如今又被困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心中怎么能不惊惶?若只是她一个人,沐清漪断不会有什么害怕恐慌之意,但是如果真的有了宝宝……

“沐姑娘。”门外,传来了之前领路的那位老妇人的声音。沐清漪这才回过神来,平静地道:“请进。”

那老妇人端着一盅药走了进来,笑看着沐清漪道:“老爷说姑娘有了身子,吩咐老奴熬得安胎药,姑娘快趁热喝了吧。”老妇人将托盘放在桌上,小心的倒了一碗药送到沐清漪跟前,道:“原本没想到姑娘会有了身子,咱们也没有准备安胎的药。还是老爷前儿带着姑娘回来之后又冒着大雪特意出去了一次。幸好咱们这梧山如今虽然大雪封山,但是山里的名贵药材却不必那些名山大泽的少。才能够找齐了药材。不然只怕还要出山去买药才成。”

沐清漪接过药碗,点头道:“有劳了。”喝下了药汁,苦涩的味道让沐清漪不由得皱了皱眉,旁边的老妇人已经送了一杯温水到跟前笑道:“姑娘漱漱口去去苦味吧。咱们这山里清苦也没有什么甜嘴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姑娘的身份,却也看得出来你不是北汉人,肯定也是没吃过苦的。”

沐清漪淡淡一笑,她并非没吃过苦,相反的她受过的苦一般人也不会受。只是说起来,她确实是没有过过什么清苦的日子。除了当初刚刚落入天牢的那段日子,之后就算是在萃红阁,日子过得痛苦归痛苦,却也称不上清苦。

那老妇人看看了沐清漪,将她并没有什么不满和难受的模样,心中也更加喜欢起来。若这真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娇小姐,这日子可不好过。

“还未请教大婶贵姓。”

老妇人笑道:“老奴家里姓李,咱们一家也只有三口子了。早前姑娘见到的那小子是我儿子,我们一家三口早几年被老爷救了性命,就一直留在这里伺候老爷。我家里的老头子平日里在灶房里生火,姑娘若是什么时候想要吃什么了千万别客气。如今可不比寻常时候。”有些慈爱的望着沐清漪平坦的腹部,李大婶脸上满满的都是高兴和羡慕。她儿子都三十多了,若是一般人家孙子也该十来岁了。只可惜他们家当初糟了难,媳妇儿孙子都没了,儿子伤心之下也不愿再娶,因此李大婶看着别的人有了孩子既高兴又羡慕。只想着那一天自己也能够再抱上孙子便好了。

“多谢。”沐清漪浅笑道。虽然接触还不多,但是她已经能够察觉到这李大婶还有她那儿子都是老实人。想必哪位李大叔应该也是个寻常老实人,这个院子里唯一不好糊弄的就是那个性情古怪的老头子了。

“李大婶,这里…一直就只有你们四个么?”沐清漪不经意地问道。李大婶点点头道:“可不是么,老爷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除了隔三五个月出一趟门之外也不见有什么人往来。早几年听老爷的意思…是在躲着什么人。”摇摇头,李大婶道:“我也不懂这个,老爷救了我们一家的命,还跟了咱们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咱们就要报答老爷。”

“原来如此,之前在书房忘了问,那位老先生高姓?”

李大婶一脸茫然地摇头,他们都习惯了叫老爷老爷,却没有想过老爷到底姓甚名谁?

沐清漪虽然无奈却也只得在这小院里住了下来,却不知道外面早就已经闹翻了天。哥舒竣下令全城搜索也没有找到沐清漪的半个影子,凌霄堡同样也是各路探子进出,更不用说西越在北汉的细作也纷纷派出,但是沐清漪却像是当真凭空消失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也没有人敢隐瞒,立刻快马加鞭的命人回西越禀告了容瑾。北汉皇城距离西越边境也快马加鞭也不过三四天的路程,沐清漪始终的第九天边境上便有六百里加急的快报送到哥舒竣面前。因为严冬,西域各国占不到便宜已经纷纷撤兵,但是容瑾却并没有就此消停,而是调转兵力陈兵百万与两国边境之上,随时都有可能会打过来。闻言,北汉朝堂上下顿时一片震惊。哥舒竣被赵子玉牵制在华国,北方边境虽然蛮族暂时也被风雪所阻,却也不得不防。如今若是再跟容瑾的百万大军硬拼,只怕最后两败俱伤,反倒是让喘过气来的蛮族等到开春之后恢复元气趁火打劫。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跟容瑾全面开战。

“众卿,你们说现在该如何是好?”拿着刚刚收到的急报,哥舒竣望着殿下的权臣沉声问道。

众臣议论纷纷却是各执一词,有说打的也有说和的,谁也不肯让着谁,听得哥舒竣脑门一震抽疼。

“丞相,你怎么说?”哥舒竣挥挥手,望着站在最前面的文官之首的白丞相。北汉文武官员,文官自然是白丞相而武将却是以烈王哥舒翰为首。可惜白丞相虽然有为官之首的命好,但是无论是名声还是身份都比不得哥舒翰,更不用说北汉本身就重武轻文,他这个百官之首倒像是个摆设。

白丞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启禀陛下,微臣认为此时绝不宜和西越动武。”

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一片反对声。在北汉朝堂上主战派永远都比主和派更多。立刻有一个武将站出来道:“丞相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咱们北汉怕了西越不成?”

白丞相道:“咱们自然是不怕西越,但是现在烈王远在华国未回,虽然北汉已经占据了华国一半的疆土但是我北汉人风俗习惯与华国大为不同,也不善治理。时日久了华国遗民未必愿意臣服于北汉。而北方蛮族未平,这个时候若是再与西越全面开战,现在尚且好说,只怕时日久了咱们也吃不消。”

武将轻哼一声道:“不肯臣服又能如何?难不成那些弱鸡似的华国人还能够造反不成?”

白丞相淡淡地看了对面一脸狂傲地男子一眼摇头道:“他们未必会造反,但是百姓却可以逃到南方去归顺西越。”

“那不是正好?北汉的土地就应该由咱们北汉男儿享用。”北汉男子大多数是看不上华国男子的文弱的,一拳下去能打死两个,这种人若是在他们北汉草原上根本活不下去。如今华国虽然一半的土地给他们占了,但是那土地上住着的却还是那些文文弱弱的人,有什么意思?

“白相担忧的有道理,咱们北汉本就是地广人稀,而且不善耕种。这些人若是不肯臣服,北汉那大片的土地谁来种?粮食从哪里来?”一直沉默不语的萧廷突然出声道。

殿中众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萧廷,萧廷年纪太轻虽然已经是三品官的职位但是一向在朝堂上不怎么说话的。那些军功显赫的武将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了。众人惊讶的倒不是萧廷开口说话,而是萧廷居然会附和白丞相的话。萧皇后膝下有一位皇子,白婕妤去年也生下了一位皇子。虽然白婕妤的位份不高,但是白家却是北汉的大世家。白丞相是文官,但是并不代表白家没有武将。而萧家却刚好跟白家相反,萧皇后是六宫之首,但是萧家的家底却有些薄,若不是如此,也用不着萧家公子萧廷亲自跑到华国做探子博前程。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北汉人再不善权谋,也知道这两家是注定了不会太对付的。

殿上看着满殿吵吵嚷嚷的官员,哥舒竣心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早年北汉各部分裂的时候,满朝武将英勇过人事件好事。但是如今北汉已经志在天下的时候却不能如此了。虽然打天下要靠武将,但是只会往前冲的武将有时候却反而要拉后腿。北汉历代皇帝也不是不想改变这样的局面,但是北汉民风尚武,战场上立战功可比苦巴巴的读他们都不喜欢的诗书要容易多了。而且,各个武将世家个个功勋卓著,位高权重,就算有几个文官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局面,反倒被他们弄得一塌糊涂。这也是哥舒竣一继位就大力扶持自己的亲弟弟哥舒翰的原因。他宁愿相信哥舒翰的人品和忠心,将来多一个功高盖主的皇弟,也不想再忍受这些武将世家了。

只是如今看来…还是不够啊。别的国家是重文轻武,打仗的时候没武将可用。他这是重武轻文,武将太多聪明人没有。做皇帝…都不容易啊。

“难道就这么任由容瑾欺负到头上来?就算咱们不开战,谁知道西越会不会先下手为强?”有人不甘心地嘟哝道。

“萧廷,你怎么看?”哥舒竣垂眸问道。

萧廷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微臣认为,以容瑾的性格如果真的想要开战的话,根本就不会废话,直接百万大军碾压过来就是了。他既然只是陈兵百万在边境上。说明他也不想开战。毕竟…沐相现在下落不明。”他们都知道沐清漪肯定没有死,如果沐清漪死了的话,这会儿另一个人同命蛊的宿主也该死了。

哥舒竣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

萧廷道:“微臣认为,西越帝这会儿只怕已经往北汉皇城来了。”

“这……”哥舒竣有些不信,容瑾当真能够将沐清漪看的那么重。堂堂一国帝王以身犯险,这可能么?

萧廷却显然对自己的推断很有信心,“陛下莫要忘了,西越还有个南宫绝。就算西越帝亲自来北汉,他也未必会怕。”如果有南宫绝压阵再加上北汉边境的百万大军,想要动容瑾他们还真的需要掂量掂量。更何况,容瑾本身就是绝世高手,想要他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提起南宫绝,殿中的将领们也渐渐地冷静下来了。这几年风头最盛的武将是哥舒竣。但是如果放到二十年前,南宫绝的名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不是当时的西越帝容慕天突然自暴自弃弃用了南宫绝,只怕现在天下的格局也不是这副模样了。

哥舒竣抬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既然如此,传令边境上的守将严加防守,随时做好应敌的准备,但是…不得轻易和西越动手。”

“微臣遵旨。”虽然还有些人心中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到底没有人再出言反对了。挥挥手,哥舒竣沉声道:“退下吧。丞相和萧廷留下。”

“是,陛下!”众人看了看萧廷和白丞相,恭声告退。

大殿里顿时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哥舒竣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两人,皱眉道:“沐相的下落,有什么消息了?”白丞相摇摇头,“微臣无能,现在只能确定沐相确实是已经不在皇城里了。”

萧廷也跟着请罪道:“请陛下降罪。”

哥舒竣烦躁地皱眉道:“现在说什么降罪?找到沐清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若是早知道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朕还抓她干什么?”人不在自己手里,根本没法子威胁容瑾。不知怎么的,一想到要面对面对上容瑾哥舒竣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白丞相和萧廷都不敢多言。哥舒竣叹气道:“看着吧,不只是容瑾和莫问情,朕猜测着夏修竹和魏无忌肯定也会跟着来的。派个人去,宣靖安侯进宫来一趟,朕有事相商。”

这个时候,云浮生总算是能够排上一点用场了。还有凌如狂,不,凌如狂还是再等等……

“是,陛下!”

“陛下!陛下!不好了!”正说话间,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内侍连滚带爬的跑进来急匆匆地道:“陛下!有贼人闯进宫来了!”

“什么?!”哥舒竣勃然大怒,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有贼人闯进宫来,还把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北汉建国上百年也没有遇到过如此荒唐的事情,“大内侍卫何在?!还不去给朕拦下贼人!”

“贼人…那贼人武功高强,已经闯到朝阳门了!”朝阳门就是跟朝阳殿就隔着一道宫墙的距离,若是走得快要不了半刻钟就能够过来,“还请陛下快移驾避一避吧。”

哥舒竣眼睛一眯,轻哼一声道:“你是说,只有一个人?”

“正是。”

哥舒竣脑海里一丝灵光闪过,起身往外面走去,“一群废物!”

刚刚走到殿外,果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喧杂的人潮声和兵器相击的声音。萧廷远远地望着那正往这边移动的黑衣人,当在哥舒竣身前低声道:“陛下,是容瑾。”

“容、瑾!”哥舒竣咬牙切齿,“他好大的胆子!”堂堂一国皇宫竟然被一个人就这么光天化日的闯进来,让哥舒竣感到大失颜面。

“哥舒竣!”容瑾的声音从远处响起,然后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他抛下了围着他打斗的北汉侍卫,飞身而去犹如一只黑色的巨鹰朝着哥舒竣这边扑了过来。

“快来人!护驾!”白丞相连忙叫道。守护者朝阳殿的侍卫们纷纷上前当在哥舒竣跟前,将他离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容瑾却并不在意,甚至看到那些侍卫手中的弓箭也不躲不闪直接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放箭!”见此情形也顾不得容瑾现在能不能杀了,分明就是不杀容瑾倒霉的就是哥舒竣啊。

可惜,箭还没放出去,围着哥舒竣的侍卫们就突然呯呯碰碰倒了一地,就连哥舒竣萧廷和白丞相也是身子一软到底不起。尚在半空中的容瑾冷冷一笑,抬手一挥手中的鞭子就卷住了哥舒竣将人从人群中拉了出来。两人齐齐落到地上,等到跟在后面的侍卫赶了过来却发现自家陛下已经落入了敌手。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你用毒!”哥舒竣大恨,没想到容瑾居然如此卑鄙,不用想也知道那毒药必定是莫问情提供的。除了莫问情,没有几个人有这种见效如此之快还能一下子毒倒一大片人的毒药。

容瑾侧首,嘲讽地看着哥舒竣,“你当朕是傻子么?哥舒竣…朕的清清哪儿去了?”

哥舒竣刚要开口,却有些惊讶的发现容瑾跟几个月前竟然有了很大的不同。那一身更加冰冷危险的气息自不用说,那双泛着猩红的眼眸看上去确实格外的下人。虽然此时他浑身上下都透着危险和恶意,但是那双猩红的眼眸却带着愉悦之感,既让人不明白他在愉悦什么,也更让人觉得诡异而可怖。

哥舒竣本能的咽下去了原本想要嘲讽的话,谨慎地道:“朕也不知道,但是…朕可以保证她还活着。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个意外,陛下应该知道,沐相在北汉这些日子朕可没有亏待她。”

容瑾笑眯眯地望着他道:“是么?你最好祈祷清清真的没事。不然的话…朕保证这北汉皇城里的人一个也活不了。”哥舒竣低头,看着容瑾把玩着手中的长鞭这才发现那条鞭子上竟然浸满了鲜血。刚刚卷到他的身上身上的龙袍也染上的血腥。而容瑾望着那暗红的血色的眼神却是格外的愉悦,仿佛那是什么让他觉得十分喜爱的事物一般。哥舒竣心中不由得一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82.包子来袭 下一章:284.梧山秘地
热门: 修真聊天群 官心病 降维碾压[快穿] 重生之神级学霸 暗夜狩神 校花的终极护卫(校花的全能保安) 大田园 云海鱼形兽 魔天记 穿越之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