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失踪

上一章:280.自作自受 下一章:282.包子来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眼前足有六尺长四尺宽的画作,在座的众人无不惊叹。不仅是坐上的帝后画的栩栩如生,但凡是朝中颇有地位的权贵都能够在上面找到自己的身影。北汉的女眷沐清漪见过的并不多,但是如永嘉郡主这些人却也都是画得惟妙惟肖,足可以想见这幅画花费了多少心思。虽然不是什么传世名家之作,但是这却是北汉第一幅如此精妙的皇室宴会图,放上个几代也未必就不是价值连城的传世巨作。

即使北汉的权贵们并不精通书画,却也明白要画出这样一幅巨作只怕是并不容易。看向站在殿中的女子的神色也更多了几分钦佩。北汉男儿敬佩强者,但是这强者也并不单单指身体上的强壮。沐清漪虽为女子,但是其才华其能力却也足以让在座的北汉众人心服口服。

看到这幅画,座上的哥舒竣和萧皇后也不由动容。萧皇后忍不住起身走下殿来,看到画卷上自己和哥舒竣并肩而坐的模样更是忍不住红了眼睛。她到底还是个女子,虽然明白丈夫心怀天下并无半分私情留给自己,却也不能让她就完全跟哥舒竣一样半点也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如今看到这幅画,心中却也多了几分念想。只要这幅画还在,无论如何至少也证明她和陛下才是真正的夫妻,只有他们才可以并肩坐在一起受世人跪拜的。

“沐相,多谢你。这份礼物本宫十分喜欢。”皇后拉着沐清漪的手,轻声道。

沐清漪微笑道:“清漪身无长物,皇后娘娘喜欢便好。”

哥舒竣也朗声笑道:“早就听说沐相才华卓著,今日一见没想到书画也是一绝。来人,将沐相的画送入藏珍阁收藏,以流传后世供子孙后代瞻仰。”

“是,陛下。”哥舒竣身边的内侍应了一声,上前小心翼翼的接过霍姝手中已经收好的画轴捧着出去了。

沐清漪淡淡一笑,朝皇后和哥舒竣拱手一礼,转身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其实,沐清漪的对书画一道虽然颇有些心得,但是比起那些传世的名家到底还要差一些。若是专精于书画一道的话,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为并不能成为一代名将。只是沐清漪心思却并不在这上头。但是这幅画却也花费了不少心力和巧思,上面的人物和作画的人身份也都不凡,所说是作为传世之作却也无不可。

大殿里,满殿的欢声笑语不断。北汉的名门贵妇们也都纷纷上前与沐清漪攀谈。就是一些朝中权贵也跟着上前攀谈几句。北汉男女之防本就不及华国和西越,何况沐清漪的身份也不可以寻常女子度量,这些北汉权贵们见她并不如一般的华国女子羞怯扭捏,而且言之有物,也就更加乐意跟她接近了。只是有了淑华公主的教训,倒是谁也不敢再跟沐清漪喝酒了。也就是让沐清漪以茶代酒意思一下便是了。

一场宴会下来,皇后很高兴,皇帝很满意,权贵们看了一出好戏又见识了西越女相的风采也是十分满意。唯一不高兴的大概就只有云浮生父女俩了。原本云浮生还准备了两件西越带来的珍贵礼物做寿礼,比起北汉权贵们都是差不多的金饰,宝石,绸缎,玉石等等更多了出彩。只可惜被沐清漪拿出来的画作一压,倒也显得平平无奇了。

比起一个不知道来历的靖安侯和未来皇妃,人们明显对名震天下的一代女相更感兴趣一些,一丝沐清漪跟前的人络绎不绝,云浮生父女俩就显得更加被冷落了。都到宴会结束出宫的时候,云浮生的眼刀还不住的往沐清漪身上甩。

“那个云浮生,你小心一些。”出了宫,沐清漪和莫问情一起坐上了烈王府的马车。烈王府的下人也颇懂规矩,见到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子跟着沐清漪一起上马车也没有表示出什么异色,等到两人坐稳了马车便缓缓地朝着烈王府的方向驶去。

听了莫问情的话,沐清漪掩唇笑道:“我知道,你放心,现在云浮生绝不会对我动手的。至少…绝不会用武功来压我。”

“哦?”莫问情挑眉。

沐清漪笑道:“其实…云浮生这一次实在是走了一遭昏棋,他若是不急着来京城受封什么靖安侯而是留在军中帮助烈王的话,将来烈王回朝或多或少哥舒竣也得给他一个实缺的位置。何况,以他的武功在战场上立功岂不比一般将士容易千百倍。如今却…到了皇城他就算是武功天下第一也得按照规矩来了。这对于他来说恰恰是最不利的,云浮生最擅长的是武功,最不擅长的便是朝堂应对,偏偏他却要舍弃自己所长而就自己之短……如今天下双分,西越他已经得罪死了,云门在西越的势力也必然不复存在。北汉的武林中如今已凌霄堡为首,他就算想要退回江湖也要看凌如狂答不答应。所以,云浮生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留在皇城里一步一步往前走。这个时候…他只要不是傻子就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莫问情微微蹙眉,对于朝堂上这些纷争其实他也并不擅长。只是看到沐清漪说话间神采奕奕的模样,就突然觉得她说得必然都是对的。淡淡一笑道:“虽是如此,还是要小心。”

沐清漪笑道:“云浮生野心勃勃,志在权倾天下,他怎么会为了我区区一个女子而冒险让到手的一切烟消云散?只怕就算现在我真的去打他的脸,他也必然是要忍着的。子渊你放心,我不会刻意去招惹他的。”

莫问情点头,“我并非不信你的判断。只是,云浮生的心绪只怕不稳,你若是刻意激怒了他,他自己也未必控制得住。”

“哦?”沐清漪有些惊讶,她倒是没有考虑过还有这种可能。一般野心勃勃的人自制力都不会太差,云浮生…“难道她身体又什么问题?”莫问情点头道:“他从药王谷拿走的药是多年前义父配置失败的药。虽然失败了,但是威力确实是巨大,所以义父也舍不得毁掉。云浮生仗着自己本身内力高强又有灵药辅佐,虽然保住了神智,却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个…跟容瑾的情况也是一个道理。只是容瑾是以外来的内力强行灌注,自身经脉不能承受而损伤了自身,只要不死不疯总有一天能够将所有的内力都收为己用。云浮生却是以药物激发自身的所有潜力和生机,力量来得突然即便是自身产生的却也同样会让经脉无力承受。更何况…容瑾的伤只要好了不影响寿数,但是云浮生…如果没有奇遇,不出五年,他就算不死也必定会变成废人。”

听到莫问情的话,沐清漪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云浮生在用药的时候知不知道这药会有这样的后果?或许,即使是知道他还是一样会用的吧。像云浮生这样的人,只怕是天生的便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别人如何了,自己未必就会如何。

“我知道了。”沐清漪郑重地点头道。

莫问情道:“过两天我便要出发前往梧山,你在皇城千万小心。”沐清漪颔首,蹙眉道:“你自己小心才是。”听了永嘉郡主的话,沐清漪总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我知道。”

在府门口告别了莫问情,沐清漪带着人转身回到了烈王府。打发了霍姝去休息,沐清漪重新在灯下坐了下来,方才在宴会上觉得无聊困乏,但是除了宫门吹了一阵凉风反倒是清醒了不少。了无睡意只好坐在桌案后面随手拿了一本书来看。

正看到妙处,眼见的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沐清漪心中一惊连忙抬头望去,却见眼前一个人影飞快的闪过,然后跟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沐清漪不由得在心中苦笑:难道她真的算错了云浮生?如今在这北汉暗卫环绕的地方连夏修竹都轻易不敢进来,还能够悄无声息的闯进来的也就只有云浮生了罢?

霍姝在隔壁的厢房里,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详之感。连忙起身往沐清漪的房间而去,推开门看到的却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滑落在地上的书卷。霍姝脸色不由得一白,连忙转身出门。

“霍姑娘,出什么事了?!”烈王府中,隐藏在暗处的暗卫看到霍姝连披风都没批就匆匆跑出来,连忙出来问道。他们虽然是被哥舒竣派来监视沐清漪的,但是却也算是另一种保护。毕竟,若是有人对沐清漪不利总是要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过的。霍姝哪儿还顾得了这些?厉声叫道:“小姐不见了!”

“什么?!”

皇宫里,哥舒竣半睡半醒间听到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立刻睁开了眼睛沉声道:“什么事?”殿外,内侍太监急匆匆地道:“启禀陛下,刚刚烈王府来报,沐相不见了!”

“什么?!”哥舒竣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沉声道:“西越人救走了她?!他们不要沐清漪的命了?!”

“不是…说是沐相可能是被绑走的。那位霍姑娘…还在,沐相失踪前,是在看书。说是书卷散落在地上,沐相应该是被人弄晕了带走的。”

哥舒竣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怒道:“那些暗卫是干什么吃的?!”

内侍战战兢兢地道:“来者应该是个绝顶高手,烈王府的侍卫还有暗卫都完全没有看到对方的声音。沐相…就像是悄无声息的便失去了踪影。”

“绝顶高手?”哥舒竣轻哼一声,“如今天下能有几个这样的绝顶高手?”带着人匆匆赶到御书房,霍姝还有烈王府的郑总管都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了。看到哥舒竣,郑总管立刻上前跪倒,“属下办事不利,请陛下降罪。”

哥舒竣有些烦躁地挥手道:“先起来,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沐相好端端的在烈王府怎么就失踪了?”烈王府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来随走就走的地方,就算是没有暗卫的存在那也算得上是戒备森严。

郑总管原本坚毅的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茫然,他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沐相那么大一个人总不能凭空从房间里消失了吧?

“霍姑娘,你说说看。”哥舒竣望着霍姝,沉声道。

霍姝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沉声道:“回到王府之后小姐便吩咐我下去休息,原本我已经睡下了,但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就想去看看小姐睡了没有,没想到……”哥舒竣定定的盯着霍姝,似在确定她有没有说谎。好一会儿才垂眸道:“难道,沐相就这么不见了?对方到底知不知道…她中了同命蛊?”

霍姝脸色又是一白,中了同命蛊两个宿主根本就不能离开的太远太久了,若是对方将小姐带离了皇城,就算是不杀小姐,那也……

霍姝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还请陛下相助,尽快找到小姐。”

“这是自然。”哥舒竣点头道。他还不想真的惹毛了容瑾那个疯子,“这么晚了,对方肯定还没有出城,立刻派人挨家挨户的搜,一家也不能放过。不,另外派人,城外也一起搜!”

“是,陛下。”郑总管恭敬地应道,沐清漪一失踪他们就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了,但是总归没有皇帝下令来的名正言顺。有了哥舒竣的命令就不用避讳任何地方了。只盼望…沐相还没有被带出皇城。但是,以对方来去烈王府无影无踪的能耐,这个希望只怕是……

这一夜,半夜三更整个北汉皇城却都热闹起来了。大队的兵马挨家挨户的敲开了城中百姓的大门,进门严加搜查。不管是名门权贵还是草民百姓无一幸免,一时间让整个皇城都有些惶惶不安起来。不知道内情的还要以为是在搜查什么胆敢谋朝篡位的逆贼。

而云浮生的靖安侯府正是首当其冲。原因无他,如今整个北汉皇城里有这个实力又跟沐清漪有仇的就属云浮生了。

半夜被人吵醒还要仿佛抄家一般的搜查,云浮生自然高兴不到哪儿去。在江湖中狂傲惯了的云门门主哪儿经历过这种事情。大厅里,云浮生阴沉着脸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抱歉靖安侯,我等也是奉命行事。并非只是针对靖安侯府一家,整个皇城所有的人家通通都要搜查。仔细搜,不可放过一丝一毫!”领队的侍卫沉声道。听了对方的解释,云浮生怒气稍歇,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侍卫头领看了云浮生一样,道:“沐相在烈王府中被人挟持,不见了踪影。”

躲在云浮生身边的云苓儿这才探出头来,有些不满地道:“不过是一个人失踪了而已,用得着这么大题小做么?闹得咱们家鸡犬不宁的。”

“云小姐这话错了。”站在一边看着的郑总管沉声道:“沐相身为西越丞相,如今在北汉做客却下落不明。若是处理得不好,只怕北汉和西越之间便要全面开战了。”虽然北汉和西越如今也在打,但是也不过是在原本华国边境上小打小闹罢了。如今双方西边边界都不安稳,谁也不想真的弄得一发不可收拾。

“更何况,沐相下落不明还不知是被什么人绑走了。若是只是寻仇或求财还好说。若是有人心怀不轨想要挑起西越和北汉之间的仇恨从而渔翁得利的话……”

“你是什么人?!谁要你插嘴的?”被人如此毫不留情的反驳,云苓儿大感没面子。再看眼前的中年男子面貌平平无奇,身上的衣着也不像是大富大贵之家,不由得怒道。

郑总管淡淡道:“在下烈王府总管,原为烈王殿下麾下三品将军。”

“……”一个总管自然不如靖安侯的身份高,但是问题是,他是烈王的总管。即使是云苓儿出生江湖又初到北汉却也明白烈王对于北汉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北汉的统治者是哥舒竣这个皇帝,但是哥舒翰却是北汉百姓心中当之无愧的战神。若是哥舒翰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北汉的军心当即就要崩溃大半了。

云浮生眼眸微沉,淡淡道:“原来各位是怀疑本侯绑了沐相。既然如此,各位随意。”

“多谢候爷。”当下众人也不客气,整个靖安侯府一分一毫都不肯放过的翻了一遍才告辞离去。望着众人离去的身影,云浮生同样垂眸若有所思:难道…有人想要栽赃他?

靖安侯府外不远处,夏修竹和莫问情凝眉看着进去又出来的侍卫,“看来这事跟云浮生无关。”

夏修竹点头道:“云浮生回府后没有离开过靖安侯府,云浮生手下也不会有这样的高手。”虽然烈王府不好进,但是靖安侯府的消息却很好大厅,西越的探子早早的就已经潜入靖安侯府了,这点消息却是手到擒来。

“莫兄可有办法找到清漪?”

莫问情皱眉,摇了摇头道:“北汉太冷了,我虽然在清漪身上下了迷踪蝶的药粉,但是这个季节根本就不管用。”夏修竹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希望不大,否则莫问情现在也不会在这里而是已经动身去找沐清漪了。

“希望清漪不会有事。”

说话间,一个不起眼的矮小男子突然出现在两人跟前,低声对夏修竹说了两句然后飞快的离开。夏修竹神色微闪,看着莫问情道:“霍姝说,清漪房间里还丢了一把前两天在街上买的铜剑。”

------题外话------

这不是虐!这是奇遇任务。问题:清清被什么人抓走了,会遇到什么样的奇遇?

ps:其实瓦从来木有虐过清清对不?(顾云歌时候不算),表叫虐哈。另:其实我想写是清清丞相成长史,不是清清九九恋爱史啊,为啥大家都不喜欢捏。好桑心。名字明明是盛、世、谋、臣啊啊啊啊~

pss:2014过完了,2014年,凤写完了嫡妃,出版了实体版和繁体版(繁体好像还没上架),实体谋臣也签出去了。总的来说是丰收的一年,这跟所有的亲爱哒么的支持分不开的,感谢大家。也希望大家在这一年里也有自己的收获,祝大家新的一年更加快乐哟。来个群么么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80.自作自受 下一章:282.包子来袭
热门: 直播之工匠大师 耳语之人 独角兽谋杀案 能面杀人事件 七界武神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金棺陵兽/贼猫 反派邪魅一笑 神职 伦敦罪:奥运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