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公主罚跪

上一章:276.皇家多奇葩 下一章:278.莫谷主vs宁先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哥舒竣快步走过来,淡淡地扫了一眼脸色发表的淑华公主方才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白怡宣,然后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白怡宣显然没有想到哥舒竣会出现在这里,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一丝紧张和惶恐,“陛…陛下……”哥舒竣却并没有看白怡宣,而是转身看向站在一边的沐清漪道:“皇妹无礼,请沐相海涵。”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不敢,本相如今寄人篱下,只求能够苟全性命罢了。”

哥舒竣被堵得噎了一下,默默无语地望着眼前一脸淡定的女子。你这个样子真的像是只是为了苟全性命的模样么?

“皇兄!”原本淑华公主确实是挺害怕的,淑华公主虽然骄横但是对于哥舒竣这个皇兄却还是不敢太过放肆。但是此时看到皇兄对于沐清漪如此客气,却有些忍不住了。就算沐清漪再怎么重要,现在也不过是北汉的一个俘虏而已,皇兄却对她如此礼遇甚至问都不问就怪罪自己,怎么能让她心服口服?

“皇兄做什么对她这么好?不过是个西越女人而已,难道真的像外面的人说的那样?皇兄也看上这个女…。”

“啪!”哥舒竣毫不犹豫地转身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淑华公主的脸上。哥舒竣看着温文尔雅的不像是北汉人,但是力气却不小。一个耳光而去淑华公主的脸被打偏到了一边,一丝鲜血从唇边溢出。

“哥舒岚,你真是欠教训!”盯着淑华公主哥舒竣冷冷地道。

“你…你…”长这么大,淑华公主还真没有被人甩过耳光。若是换了别人她必定要报复回来,但是动手的人却是掌握着她的人生和未来的哥舒竣的时候她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上哥舒竣阴郁的眼神,淑华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淑华姐姐,你怎么了?”跟在淑华公主身后的云苓儿连忙扶住了再哥舒竣的注视下险些站立不稳的淑华公主,焦急地问道。淑华公主这才回过神来,蓦地发现刚刚这边的闹剧已经招来了不少人。不过原本是她刁难别人的戏码,现在却换成了所有人一起看她丢脸。

“皇兄…你……”发现自己被许多人看了热闹,淑华公主羞愤莫名。

“淑华,闭嘴!”道路的另一头,皇后带着众人匆匆而来。显然是刚刚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看到在场的众人皇后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臣妾管教无方,还请陛下降罪。”

哥舒竣挥挥手道:“此事跟皇后无关,不过淑华公主确实是该好好管教一番。”

“是。”皇后应道。

哥舒竣轻哼一声,盯着哥舒竣道:“你既然这么喜欢跪,就在这里跪两个时辰吧。”

“什么?!我……”淑华公主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瞪着哥舒竣。

“跪下!”哥舒竣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淑华公主连忙惊恐地望向皇后,希望皇后会替她求情,却不料皇后根本连看都不看她,只是对旁边的沐清漪道:“让沐相见笑了。”

“陛下,淑华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别罚她好么?”淑华公主的人缘并不好,但是却也还是有人替她求情的。云苓儿一开口,花园中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这个有些眼生的小姑娘身上了。云苓儿长得很漂亮,虽然不是绝色美人却也算是个娇俏佳人。但是在皇室这样美人如云的地方,这样的美貌却显得不足了。所以,即使是跟在淑华公主这样并不以美貌见长的公主身边,淑华公主一身皇家娇养出来的贵气也足以将她压得黯然无光。除了之前在大殿里因为她的身份,还真没有多少人注意这个即将成为帝王嫔妃的少女。

但是此时云苓儿一开口就不一样了,所有人都不由惊讶地看向这个女子。在皇后都没有开口求情的时候为淑华公主求情,当真是为了和淑华公主交情么?还有这别致的求情的话…

哥舒竣皱眉,淡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对云苓儿的印象并不深,即使云苓儿是他亲自册封的准备纳入宫中的妃子。冷冷地扫了一眼云苓儿,哥舒竣道:“皇后,好好派人教教靖安侯千金规矩。其他人都散了吧。”

显然是十分的不给面子,云苓儿娇俏的容颜顿时红得充血。泪珠也跟着在眼眶里打转。沐清漪看在眼里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想必过不了多久云苓儿就会明白,这一招在皇家其实并不太好用的。在此之前…大约总是要撞那么几次南墙的。

“臣妾遵旨。”皇后恭敬地拜道。

哥舒竣这才点了点头,看向沐清漪道:“让沐相受惊了,朕有些事情与沐相商,不如随朕到朝阳殿如何?”

“皇帝哥哥,我也要去!”永嘉郡主眼睛一亮,连忙跳出来道。哥舒竣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脑门道:“胡闹,朝阳殿是议事的地方,你以为是随便来玩儿的么?”

永嘉郡主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可怜巴巴地望向沐清漪,沐清漪掩唇一笑淡淡道:“陛下请。”

哥舒竣这才不放心地又瞪了永嘉郡主一眼,方才转身离去。

只看哥舒竣对永嘉的态度就知道,即使永嘉是堂妹而淑华公主是亲妹妹,但是其实永嘉郡主比淑华公主要得宠得多。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淑华公主一直跟永嘉郡主不对盘的原因。

另外,沐清漪注意到除了一开始哥舒竣拉了白怡宣起来以外,从头到尾哥舒竣都没有看到白怡宣一眼。显然淑华公主也不是完全的胡言乱语,哥舒竣似乎确实是有些不待见白婕妤。

看着沐清漪和哥舒竣一前一后的离去,淑华公主呆呆地站在一边脸上刚刚被摔了一个巴掌正火辣辣地作痛。

“皇嫂……”委屈地望向萧皇后,萧皇后叹了口气道:“陛下的旨意谁敢违抗,好好的跪着吧。回头去向沐相和陛下认过错,这事儿也就算是过去了。”

所以,还是要跪!堂堂一国公主,被罚跪在人来人往的御花园里…淑华公主气得神色扭曲却也不可奈何。哥舒竣留下了两个身边的内侍,正一脸严肃的站在一边等着,显然是准备监督淑华公主受罚的。

在众人或无奈,或担忧,或嘲弄的眼神下,淑华公主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跪了下去。十月的北汉比起别的地方要冷得多,一跪到地上刺骨的寒意便从膝盖上攀上了全身,淑华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看着没有自己什么事,皇后便转身回宫了。今天是她的生辰,事情却也不少,可没有多少时间一直耗在一个公主身上。看到皇后离去,永嘉郡主更加高兴起来,笑眯眯地站在淑华公主面前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模样。

“你别得意!”淑华公主咬牙切齿地道。

永嘉郡主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得意?本郡主就是喜欢看别人挨耳光罚跪唉。”哼哼!谁让你吃饱了撑着来拦本郡主的路,本郡主要带清漪去看…那个谁啊。

“白姐姐,你没事吧?”

白怡宣在白净月的扶持下摇了摇头,淡笑道:“多谢郡主关心,我没事,先回去了,郡主也别贪玩,早些去皇后娘娘哪儿吧。”永嘉郡主笑道:“我知道,你放心便是。”看着白怡宣被人扶着离开,永嘉郡主也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白姐姐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啊,但是皇兄怎么就不待见她呢?

哥舒竣带着沐清漪进了朝阳殿却并没有去大臣们聚集的正殿,而是直接进了另一边的暖阁。一进去,暖阁里被炭火烧的浓浓的暖意就迎面扑来,将原本在外面沾上的一身寒气尽数洗去。暖阁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榻上独自一人下棋自娱自乐,听到脚步声方才抬头起身道:“见过陛下。这位…就是沐相么?”

哥舒竣点头,对沐清漪笑道:“这位是宁谈先生。”

哥舒竣并没有介绍这个宁谈的身份,只是淡淡地说了个名字,沐清漪这些日子在皇城中确信是没有听到过这个人,如此想来这人应该是哥舒竣私人的幕僚或谋士,并不在朝堂上为官。

沐清漪含笑点头道:“宁先生,幸会。”

宁谈笑道:“不敢,能够见到沐相,才是在下三生有幸。不如有缘,不如对弈一局如何?”沐清漪道:“宁先生有此兴致,自然奉陪。只是棋艺拙劣,只怕污了先生的眼。”

“沐相过谦了,请。”宁谈也不多言,直接抹掉了桌上原本已经下了一半的棋子纳入棋盒中,示意沐清漪先请。沐清漪也不在意,执起白子略微思索了一下便伸手落下一子。宁谈淡淡一笑,也跟着落の。

哥舒竣对棋道也颇有些心得,便坐在一边看两人下棋。只见两人你来我往的毫不相让,宁谈下棋的速度素来是极快的,第一次跟他下棋的哥舒竣甚至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每一次他苦苦思索半天对方却立刻就能落子的下法还曾经给过哥舒竣不小的压力。但是哥舒竣很快就发现了,沐清漪却并没有这样的困扰,宁谈快她就快,宁谈慢她也不着急跟着慢下来。神色平静气度悠然的模样倒是比哥舒竣这个旁观的人还要像是自身局外。

一局棋足足下来将近半个时辰,最后还是以沐清漪胜出了一子收尾。宁谈也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扬眉赞道:“沐相果真是过谦了,在下好多年不曾如此爽快地下过棋了。若是有空,必定要再跟沐相请教几盘。”

哥舒竣笑道:“宁先生实在说跟朕下棋不爽快么?”

宁谈挑了挑眉笑而不语,显然是默认了哥舒竣的话。哥舒竣棋艺不错,但是在北汉这样的地方根本就找不到人切磋,所以也只是不错而已,还远远称不上高手。只可惜,除了哥舒竣这个不算高手的高手,宁谈甚至找不到人陪他下棋,所以自然免不了三不五时的算计着不着痕迹的让让某人,面得把哥舒竣打击狠了连这唯一的一个棋友都没了。

“宁先生原本是…西越人?”沐清漪有些好奇地问道。宁谈看上去就不像是北汉人。之所以猜是西越人也只是因为华国人一般很少会来北汉,就算是在华国活不下去了大多数也会选择去西越。因为初到北汉的环境,若不是有人相助普通的华国人几乎是活不下去的。就像是沐清漪,即便是有人精心照顾,也依然大病了一场。

宁谈摇头,淡笑道:“不,是华国人。”

“华国?倒是少有华国人会到北汉来。先生许多年没有回过华国了吧?”能够被哥舒竣如此礼遇的问绝对不会是庸碌之辈,但是沐清漪却从未听说过宁谈这个人的名声,想必是从来没有在华国出现过的。

宁谈笑容浅淡,似乎有些惆怅地点头道:“一转眼…也有十多年了。”

十多年?那就是说哥舒竣尚未登基的时候宁谈就已经到了北汉了。如果那时候他和哥舒竣就认识的话,那么这人就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是哥舒竣的心腹了。宁谈现在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模样,十几年前…说不定未及弱冠就已经跟着哥舒竣了。

“先生不打算回去么?”

宁谈摇摇头笑道:“在下孑然一身,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何况我已经习惯了北汉…在一个地方习惯了,就懒得再起改变了。其实北汉是个不错的地方,住久了沐相也会习惯的。”

沐清漪含笑不语,旁边哥舒竣笑道:“沐相,你这该不会是打算拉拢宁先生吧?宁先生可是朕重要的谋士,还请沐相手下留情啊。”沐清漪笑道:“陛下言重了,宁先生难道不是在劝说本相?”

哥舒竣叹了口气道:“好吧,如果沐相愿意留在北汉的话,朕同样可以以大丞相之位相待。虽然不能……,但是朕的皇弟也是顶天立地的北汉好男儿,难道沐相当真是看不上眼么?就算是宁先生…也完全可以商量啊。”

听了哥舒竣的话,沐清漪忍不住一脸的黑线。哥舒竣为了拉拢她倒真是无所不用极其,或者说,是为了打击容瑾吧。毕竟,沐清漪再自恋也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就重要到如此地步了。

“宁先生大才绝不逊于清漪,陛下如此舍近求远就不怕宁先生难过么?”沐清漪挑眉笑道。

哥舒竣有些无奈地道:“正是因为宁先生不肯出仕所以朕才更加看重沐相啊。若是能得沐相和宁先生一起辅佐,又有十一弟征战沙场,北汉何愁不能一统天下?”

不得不说,如果不算立场的话哥舒竣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皇帝。至少对于大臣来说哥舒竣这样的皇帝其实比容瑾这样的要好伺候得多。而且,哥舒竣虽然记仇,但是他很清楚事情孰轻孰重。如果是容瑾站在哥舒竣这个位置的话,只怕就只会想到砍了她而不是依然费尽心思的想要拉拢她,即使是知道机会不大。作为一个皇帝,哥舒竣是比容瑾要称职得多的。

“宁先生为何……”沐清漪有些不解地道。既然宁谈能做哥舒竣十年幕僚,又为何不愿意入朝为官辅佐哥舒竣?幕僚和臣子是完全不同的,虽然都是为帝王所用,但是臣子的待遇显然是比幕僚要好得多的。

宁谈把玩着手中的棋子,淡淡笑道:“在下对官场上的事情…并不太精通。”

其实沐清漪也未必真的精通,但是她有一个肯为她披荆斩棘扫去所有的阻碍的皇帝容瑾。但是哥舒竣显然不是这种人,哥舒竣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也就注定了他绝对不会全然的信任某一个人,就算他真的全然信任,也绝不会为了他不顾一切。有时候,就算提出的建议是对的,他也必须要衡量左右,甚至不得不将人推出去做牺牲品。宁谈不是北汉人,这样的情况就更严重了。如果宁谈做了什么危机到北汉权贵的利益的话,哥舒竣未必会出手保他。

宁谈显然将这些看的非常清楚,清楚的吓人!正是因为清楚这些,所以宁谈宁愿做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幕僚,而不是朝堂上翻云覆雨的权臣。所以,遇到不一样的人,人生就可能完全不一样。如果当初沐清漪先遇到的是哥舒竣,或者她跟着哥舒翰回到了北汉,只怕如今这天下也不会有沐相这个人。她和宁谈,都是清楚而冷静的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双双莞尔一笑。才刚刚见面,却似乎对彼此都十分了解一般。这样的感觉倒是十分奇特,颇有些相逢恨晚之意。

哥舒竣坐在一边看着两人,忍不住皱了皱眉。他看不明白这两人为何而笑,但是却能够确定自己不喜欢这种感觉,“看来沐相和宁先生果真十分投缘?”

沐清漪淡笑道:“本相确实是有不少事情想要像宁先生请教。”

“这个好办,虽然宁先生住在宫中,却也可以随时出宫。沐相若是有意,也可以进宫。”沐清漪对宁谈有兴趣哥舒竣自然是求之不得,有兴趣才能相交,相交了才能说话,只要给宁谈机会说话,哥舒竣相信就算不能说服沐清漪,总还是会有不少的收获的。

“那就多谢陛下了。”沐清漪淡淡一笑,朝宁谈点了点头。其实两个非常聪明的人是很难喜欢对方的,即便是互相欣赏其中也难免多了几分较量之意。但是沐清漪性格温文尔雅,宁谈虽然身在北汉却也没有染上北汉人的彪悍和强势,果真是如华国世家教养出来的大家公子端方如玉。这两人相处起来倒是显得格外的投契了。

------题外话------

清清和这位宁先生没有任何暧昧啊,以后也不会有只是互相欣赏而已。毕竟…各自都有情缘了嘛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76.皇家多奇葩 下一章:278.莫谷主vs宁先生
热门: 斗破之舔狗降临 盛世安 西夏死书4·克格勃和中情局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长大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 史上第一祖师爷 黑驴蹄子专卖店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吃掉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