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同命蛊

上一章:267.擅动禁药者,死 下一章:269.初到北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到突然出现的莫问情,云浮生眼神猛地一缩死死的盯着莫问情。但是很快仿佛想起了什么有立刻放松了下来,冷笑一声道:“莫问情,你早已经和药王谷毫无瓜葛,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当初药王谷因为慕容煜陷害驱逐了莫问情,之后慕容煜和灵枢先后身死但是莫问情却并没有再回到药王谷。药王谷是由原本的长老素问主事。

莫问情神色漠然,“擅动药王谷禁药,死!”

云浮生眼眸一沉,突然放声狂笑起来,好一阵之后方才停住笑声,冷笑道:“死?就凭你么?”莫问情的武功并不绝顶,即使是从前没有服用药物的云浮生也比他厉害。更何况如今内力几乎瞬间增长了三倍堪称天下第一人。莫问情用毒确实是很厉害,但是寻常的药物对云浮生根本没有效果。就如同方才,云浮生同样也中毒了,但是他也只是有感觉到自己中毒而已,却没有半点中毒的症状,只要给他一点时间,随时可以将毒逼出来。而一些特别厉害的毒,却大都有比较严苛的下毒条件,即使莫问情毒术了得,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下得了的。否则这天下也没有江湖高手什么事了,全都去学毒术就是了。

莫问情似乎并不动怒,只是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成群呆立着的云门弟子。眸色深沉让人一时间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莫谷主。”萧廷上前一步,看着莫问情道:“北汉并不想和莫谷主为敌,咱们双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还请莫谷主性格方便不要为难。”

如果莫问情单纯的只是来找云浮生的麻烦的话,萧廷希望他可以考虑等到他们回到北汉皇城以后。只要顺利将沐清漪送到北汉皇城,萧廷可没有心情管云门的死活。

莫问情淡然道:“可以,将她交给我。”

众人齐齐望向他指着的人,不是沐清漪是谁?萧廷心中一跳,“沐相是我皇陛下的贵客,只怕不能交给莫谷主,还请莫谷主见谅。”无论如何,萧廷还是不愿意得罪一个医毒双修的高手的人。莫问情这样的人,跟平常的江湖高手可不一样,无论是谁都不敢保证自己没有求到他身上的一天。所以一般人不是万不得已也绝不会得罪一个名扬天下的医者。

沐清漪显然也没有想到莫问情竟然回来救自己,心中感动之余同样也担心起了莫问情的安全。以武功来说,莫问情是绝对不是云浮生的对手的。而现在,云浮生只怕也视莫问情如肉中刺一般恨不得立刻就出手抹杀了。摇了摇头,沐清漪开口道:“莫谷主,云门人多势众,你还是先行避开吧。清漪多谢你特意走一趟。”

“人多势众?”莫问情挑眉,突然终身而起如一朵白云一般飘向站在一边的云门弟子。云浮生心中一跳,飞身而去朝着莫问情扑了过去,“大胆!”

之间莫问情周身突然腾起一股淡紫色的烟雾,将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云浮生虽然仗着自己武功高强,但是不了解到底是什么毒之前还是不想以身涉险的,身子稍微顿了一下却已经给了莫问情可趁之机。只见莫问情当空一挥,不知有什么白色的粉末落下,原本还如木头一般呆立的云门弟子突然痛苦的哀嚎起来。

莫问情轻巧的落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树上,反手从腰间取下一只绿色的玉箫吹奏起来。众人原本还有些茫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见那些云门弟子身子顿了顿突然疯狂的朝着云浮生扑了过去。

“放肆!”云浮生大怒,却震惊地发现那些傀儡弟子已经不再受他控制,无论他如何怒斥这些原本乖巧的傀儡根本就不听他的话。原本他自鸣得意的一张王牌,如今却成了他麻烦的来源。

“还不快来帮忙!”云浮生怒道。虽然他武功高强不至于被这些人伤到,但是被这么多高手缠住一时间总是脱不开身的。云浮生愤怒地扫了一眼依靠在不远处树上的莫问情。更加愤怒地发现,这些傀儡有的在打斗中自己就突然倒下去七窍流血而死了。原本据说这些傀儡至少能够活三五年的,但是现在莫问情的出现显然加速了这个过程。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他都注定要失去牺牲了这么多精英弟子而做出来的高手傀儡了。

站在沐清漪身边的萧廷望着这一幕,只觉得心中阵阵发冷。莫问情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好对付也不好得罪。如果已经得罪了……

“弓箭手!杀了莫问情!”萧廷往莫问情的方向一指,沉声道。

“我劝萧公子还是三思。”旁边,沐清漪淡淡道。

“怎么?”萧廷扬眉道:“沐相舍不得。”沐清漪道:“萧公子确定,一旦莫谷主受伤那些傀儡不会转而攻击我们?”

“何以见得?”

“猜的。”沐清漪浅笑道:“萧公子不妨试试。”萧廷犹豫了一下,一挥手让身边的弓箭手收起了弓箭笑道:“无妨,看起来这些傀儡也撑不了多久。不过…真是可惜了。”不得不说,这些傀儡绝对是绝佳的战斗力。内力高强不畏生死,只怕就是容瑾魏无忌这样的高手也绝对能够拖得住。只可惜,竟然被莫问情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毁了。

有众多高手的加入和弓箭手助阵,虽然傀儡的数量也不少,但是也没有花太多的功夫就被解决了。一腾出手来,云浮生就毫不犹豫的扑向莫问情。自从他武功大进以来,一直都是诸事顺畅,就是容瑾魏无忌这些人也不敢直缨其锋,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莫问情手里吃了一个大亏。

“莫谷主,小心!”沐清漪惊呼道。

莫问情手中玉箫一收,衣袖轻轻一拂,一道暗红色的粉尘从袖中喷出。云浮生连忙后退,亲眼看到莫问情跟前不远处的一块草地瞬间仿佛成了一片漆黑的焦土。可想而知,这样的东西若是落在人身上,甚至即使是人踩上了……

“把沐清漪留下,你们可以走。”莫问情淡然道。

云浮生冷笑一声,莫问情以为他的毒厉害他就没有办法了么?云浮生运气与双手,好不犹豫地一掌击向地面,地面上原本焦黑的土壤被掌风激起,夹带着凌厉的劲力扑向莫问情。莫问情可以不惧剧毒,但是云浮生那深厚的宫里只怕是十个莫问情也抵不过。眼看将要被云浮生的掌风所伤,一个黑影突然从远处飞快的扑了过来。一掌拍向莫问情身后。莫问情眼神一变,毫不犹豫地推出一掌,竟然轻松地将云浮生的劲力化解开了。

然后黑影终身而起扑向跟前的云浮生。云浮生也是一怔,拔出宝剑挡了一招,两人过了几招之后方才将人一剑逼开,沉声道:“又是你,容瑾!”

来着果然是容瑾。只见一身黑色锦衣的男子俊美绝伦的容貌上仿佛染上了一层阴霾,暗红的双眸定定地看向跟前的云浮生,却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即使云浮生明知道自己的武功比对方高得多,在这样的目光下也忍不住产生了一丝退意。

沐清漪微微蹙眉,只看容瑾的神色就知道他的情况不对。

有容瑾拦住了云浮生,莫问情便转身走向了沐清漪。或许是方才莫问情的手段太过骇人,众人竟然谁也不敢挡住他的去路,毕竟,他们可没有云浮生那样近乎百毒不侵的体质。

“莫谷主,你还是别过来的好。”萧廷警惕地扣住了沐清漪挡在跟前,“在下不想伤害沐相,但是如果未及到在下的生命的话,在下也就只有得罪了。”

莫问情在几步外停了下来,“放开她,本座给你留条活路。”

萧廷冷笑一声,“在下很想相信莫谷主,但是却不敢相信西越皇帝陛下啊。更何况,若是带不回沐相,在下回到北汉只怕也是死路一条。既然都是要是,说不得在下也只有赌一把了。另外…不知道莫谷主有没有听说过同命蛊?”

莫问情脸色微沉,“你以为本座会相信你?”

“哈哈,实话实说…沐相在下必须带回去。因为同命蛊的另一个宿主已经回到北汉皇城了。莫谷主学究天人,应该知道一旦长时间两个宿主相隔的太远会发生什么事情。另外…一旦沐相带不回去,陛下必定会觉得另一个人没有用处了。若是如此…一旦陛下下手杀了另一个宿主……”

“莫谷主,现在不比管我,北汉皇不过是要请我去做客罢了。劳烦你先设法将容瑾带回去。”沐清漪轻声道。

莫问情皱眉,神色肃然的望着眼前的女子。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我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容瑾……”容瑾的状况实在是不容乐观,即使她对医术并不精通也能够看得出来。

正在跟容瑾动手的云浮生脸色也有些阴沉,他震惊的发现容瑾的武功竟然比之前高了不少。虽然还是不如他,但是要知道他是靠着药王谷的禁药强行提升的,现在虽然还没什么问题但是绝对不可能毫无后患。而容瑾,还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这样可怕的资质和实力…一定要除掉!

想到此处,云浮生下手也更加狠辣起来。但是容瑾手中的修罗刀也不是吃素的,几十招下来,竟然也完全奈何不得他。

萧廷见这情况,不由得挑眉一笑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先赶路吧。莫谷主,告辞了。”

莫问情冷漠的盯着萧廷,直到萧廷感觉头皮有些发麻,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绷不住了方才淡淡道:“她若是有半分损伤,本座保证让北汉皇城变成一座死城。”

萧廷心中不由得一颤,强笑道:“莫谷主多虑了,陛下只是想要请沐相去做客而已。何况,在下相信莫谷主医者仁心,必定不会对北汉无辜的百姓出手的。沐相,咱们走吧。”

沐清漪幽幽叹了口气,“莫谷主,拜托了。”

莫问情沉默了片刻,方才点头道:“放心。”

沐清漪暗暗松了口气,有莫问情在容瑾的情况相比会好上许多。

容瑾虽然一直在和云浮生过招,但是却并没有忽略他们这边的情况。看到萧廷等人离开,立刻放弃了云浮生毫不犹豫地朝着这边扑了过来,“放箭!”萧廷对容瑾的恐惧之深更甚于对莫问情的忌惮,毫不犹豫地开口命令道。

容瑾轻哼一声,修罗刀平平的斩出,数十支羽箭还没有到他跟前就被斩落在地。身后云浮生的长剑再次袭来,容瑾连头也不回,反手一刀挡住了云浮生的软剑,逼开他之后再一次朝着这边扑来。

“好厉害!”凌天霄低声叹道。众人侧首纷纷看向凌天霄,凌天霄苦笑道:“云浮生的武功至少比西越帝高处一倍,这样的情况下不但能击退云浮生还有余力扑过来抢人,这样的人……。”这分明已经不是人了吧?跟那些云门弟子都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仿佛根本不知道痛苦感觉不到压力一般。若是寻常武者,在云浮生这样的气势压迫之下实力都要大减,绝不会如容瑾这样越战越勇。

沐清漪心中暗惊,但是现在却绝对不能让容瑾住手。她或许可以叫停容瑾,但是一旦容瑾停手面对的就是云浮生的夺命一剑。闭了闭眼,沐清漪从未如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无能。

“咦,有人来了?”凌天霄沉声道。果然,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就在看到几匹马出现在视线内的时候,沐清漪也看清了马背上的人,立刻开口叫道:“带容瑾离开!快点!”

马背上跟着来的魏无忌和夏修竹都是一愣。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从未听到过沐清漪如此焦急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从马背上跃起,夏修竹长枪划出一道银光直指云浮生面门而来,魏无忌却是一把抓向容瑾的衣领。同时莫问情足下一点也飞了出去,但是莫问情并没有去抓容瑾,而是指间一弹,一颗药丸在容瑾身边炸开,容瑾身子一顿魏无忌立刻趁机点住了几处大穴见他拉出了战圈。

已退出战圈跟在魏无忌身后众人立刻上前护在了他们身边,魏无忌却是忍不住脚下一软,苦笑地看向莫问情,“这到底是什么药啊。”莫问情皱眉道:“软筋散,看来对他还是不够。”魏无忌站得远些都腿软了,但是容瑾却是依然长得直直的,只是被魏无忌点了穴不能动弹,脸上的神色却越加阴狠起来。

沐清漪微微松了口气道:“萧公子,我有话要跟容瑾说。”

“这……”萧廷自然不放心,虽然他有挟持沐清漪的底牌,但是却也不敢保证就能十拿九稳。沐清漪淡笑道:“现在双方人马都差不多,萧公子确定你现在能走得了?”

萧廷脸色有些难看,强笑道:“现在是在北汉的土地上。”无论如何还是他们占优势一些。犹豫了一下,萧廷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希望沐相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这是自然。云门主,修竹,停手吧。”云浮生和夏修竹各自退了几步,退回了各自的队伍。云浮生神色阴冷地盯着对面的人,夏修竹,魏无忌,容瑾,还有莫问情,每一个都有着得天独厚的资质,让他痛恨不已。

萧廷放开了沐清漪,沐清漪方才上前走到了容瑾跟前,柔声道:“容瑾?”

容瑾眼神一动,“清清…好疼……”

“哪儿疼?”沐清漪问道。

“头疼…全身都疼…”

沐清漪望向莫问情,莫问情淡然道:“上次发作之后没好好调理,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加上怒急攻心…一旦失控,他会变成一个只会嗜血的疯子。”主要还是容瑾身体里强行灌注的内力加上他本就可称得上逆天的资质,导致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身体所能承受的。但是偏偏容瑾病痛多年,身体本来就称不上好。一旦发作起来就格外的厉害,但是容瑾已经算是不错了,若是换个人早就已经爆体而亡了。这样的情况,确实是跟云门那些傀儡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云门弟子是以药物激发自身的潜力,是以寿命和神智为代价,就算没人动他们,最多三五年内也绝对会油尽灯枯而死。而容瑾是外力介入,只要容瑾的身体经络能够容纳这样的力量就没有问题,但是这个过程却是分外痛苦,而一旦失控不是疯狂就是爆体而死。

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抬手默默容瑾的额头,微凉的手心温度让容瑾有些眷恋的蹭了蹭,“清清。”

沐清漪轻声道:“先跟无忌他们回去,我等你来接我,可好?”

容瑾眸中闪过一丝红光,魏无忌和夏修竹一看不妙,同时出手几乎一瞬间制住了容瑾身上所有的穴道。莫问情皱了皱眉,取出一口黑色的丹药塞进容瑾口中。容瑾眼眸开始有些涣散起来,却依然固执地盯着沐清漪,“清清……”

“我等你来接我。”在他彻底昏过去之前,沐清漪轻声道。

眼看着容瑾彻底昏睡过去,莫问情才道:“强行封锁穴道只会让他更加失控。”说罢,同时拉起沐清漪的手把了把脉,皱眉道:“却是要去一趟北汉,自己小心。”言下之意,沐清漪确实是中了同命蛊。沐清漪问道:“同命蛊是什么?”

莫问情道:“也是一种毒,但是与寻常的毒不一样。除非同时解毒,否则一旦另一个宿主死亡,就算研制出解药也救不了你。何况,解除同命蛊的解药的药材早已经绝迹。我需要时间。”

“麻烦你了。”沐清漪并不十分着急,只是看向魏无忌等人道:“无忌,西越和容瑾就麻烦你和大哥他们了。”

魏无忌点点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容瑾醒过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制得住他。”容瑾的武功明显已经比他和夏修竹高了,只是短短两天时间而已啊。难不成以后他和夏修竹都要随时随地守在容瑾身边?

沐清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哥舒竣竟然如此煞费苦心。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愿赌服输,她落在哥舒竣手里是事实,但是这并不表示她就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你们回去吧。”沐清漪道。

魏无忌皱了皱眉,霍姝上前一步道:“我跟小姐一起去北汉。”

对面,萧廷凝眉,思索了片刻霍姝虽然武功不错到底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只要同命蛊一天解不了西越人绝对不敢将沐清漪带走,这才是他最大的王牌。既然如此,他倒也不介意让沐清漪高兴一点,“可以。”

霍姝大喜,连忙走到沐清漪身边。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那就辛苦你了。”

霍姝笑道:“小姐这是什么话?跟着小姐本就是我的职责。”去北汉虽然危险,但是绝不会比留在西越面对陛下更危险的。

“清漪,保重。”魏无忌沉声道。

沐清漪淡淡浅笑,“这么多事情都过来了,这点小事能奈我何?”

魏无忌莞尔一笑道:“说得是,看来要担心的应该是哥舒竣才对。”

沐清漪跟众人告辞,最后看了容瑾一眼方才转身带着霍姝走回了萧廷这边。魏无忌也挥挥手带着其他人转身而去了,他们不走,萧廷等人绝不敢先转身离开的。

看到魏无忌等人离开的背影,萧廷也跟着松了口气。若是魏无忌等人不顾一切非要跟他们拼个死活的话,最后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不过,他们也不可能不在意沐清漪的性命。这个女子…萧廷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依然面色平静只是眉宇间略带了几分担忧的沐清漪,这个女子…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成为了左右西越和北汉最大的变数。如果可以,萧廷甚至希望立刻杀了她。变数什么的,自然是越少越好。可惜…陛下不这么想。何况,萧廷也绝对不愿意自己对沐清漪动手,他无法承担杀死沐清漪的后果。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以后,有劳萧公子了。”

萧廷笑叹道:“沐相言重了,都是在下份内之事。”带着沐清漪回北汉交差,然后得到他应有的赏赐和殊荣,让萧家成为北汉名副其实的第一名门,这是他一直以来出生入死的目标和动力。

------题外话------

嘿嘿,木有完全之策萧廷肿么敢抓清清?那是找死啊。九爷要爆发,九爷要碾压全天下~呜呜好怕怕,我不是故意的,九爷求放过~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7.擅动禁药者,死 下一章:269.初到北汉
热门: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九天神帝 兽王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大牧场主 麒麟之翼 大地主 水车馆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