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擅动禁药者,死

上一章:266.选择,别来无恙 下一章:268.同命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帐里一时间有些宁静,帐中的将领都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容貌秀雅,年轻的有些不可思议同时气度却分外沉稳的女子。这便是…西越的女相?!这些人,有的曾经见过沐清漪有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无论怎么说,就凭着这样的气度和心智,就足以让这一群北汉的将领肃然起敬了。

萧廷是知道哥舒翰对沐清漪的想法的,因此也格外的有些担心。如果烈王殿下一时心软将沐清漪给放了,那他们这次可就是真的功亏一篑了。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挡住了哥舒翰的视线,萧廷挑眉笑道:“沐相,咱们又见面了。”

沐清漪淡然的望着萧廷,道:“萧公子好手段。”

萧廷笑道:“能得沐相一赞,也不枉费肖某费了诸多的心力。”

沐清漪淡淡道:“萧公子费了这么多心力抓本相来此,是为了要挟西越么?”萧廷连连摇头笑谈道:“沐相实在是太小瞧您的价值了,在下不需要用你要挟任何人,单单只是你被抓了这个事实…想必就足够让整个西越大乱了吧?”

“本相倒是没有萧公子这么大的信心。”沐清漪道。萧廷笑道:“既然如此,咱们不妨拭目以待?烈王殿下,你意下如何?”哥舒翰轻哼一声,沉声道:“本王打仗,不需要任何人质!”

萧廷笑道:“如此便好,属下有意尽快启程护送沐相前往北汉,还请烈王务必拦住西越的追兵。”

哥舒翰沉默地点了点头。

萧廷带着人有些不放心地退了出去,回北汉皇城的路上还要准备不少的东西,而且哥舒翰说要单独跟沐清漪说话,他虽然不放心却也不能违抗哥舒翰的命令,也只得无声地退了出去。

彻底安静下来的大帐里只剩下哥舒翰和沐清漪两人,望着坐在椅子里神色宁静的白衣女子,哥舒翰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想到,你我再次相见竟是如此光景。”

沐清漪平静地道:“两国交锋各为其主,烈王何必愧疚?若有一日战场相遇,我同样不会对烈王手下留情的。”

哥舒翰笑容有些苦涩,望着沐清漪道:“我不知道皇兄想要做什么,但是…我不能放你走。”

沐清漪并不意外,若是哥舒翰会不顾北汉的利益将她放走,她才要奇怪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哥舒翰了。如今华国已灭,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特别是在容瑾和哥舒竣都是同样的年轻又野心勃勃的情况下,西越和北汉已经注定了必然会成为死敌。这个时候,哥舒翰放走她这个西越丞相,就等于置北汉的安危和哥舒竣的雄心壮志与不顾。别说整个北汉的人要唾弃他,只怕无比信任他的哥舒竣也不会再信任他了。就如同,如果有一天哥舒翰落到了她的手中,她也绝不会放虎归山是一个道理。他们身后站着的都不是只有彼此自己,而是数十万的兵马和一国的百姓黎民。

“烈王多虑了,这次…是本相自己不谨慎,落入敌手还能怪得了谁?”沐清漪淡淡一笑道。

“我会让人传话给皇兄,他…不会为难你的。”犹豫了一下,哥舒翰还是沉声道。沐清漪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她相信哥舒翰的诚意,但是却不会相信哥舒竣会绝对听从哥舒翰的话。如果是寻常时候或许哥舒竣不在意给战功显赫又忠心耿耿的弟弟一个面子,但是一旦北汉真正的遇到危险需要利用她的时候,哥舒竣是绝不会手软的。虽是如此,沐清漪还是含笑点头道:“多谢。”

哥舒翰眼神微黯,他明白沐清漪的想法,甚至他也知道她的想法是对的,但是除此之外,他也无法再做得更多。他甚至无法陪着沐清漪一起回皇城,因为解决了这样的事情,北方还有一群凶悍而对他们的草原虎视眈眈的蛮族在等待着他,“你的选择…是对的。”我永远也无法像容瑾一样将你看的比天下更重,即使那不是我的江山。我无法将任何人看的比北汉更重要,包括我自己。

“烈王殿下,我们该启程了。”门外,萧廷沉声道。萧廷确实是着急,容瑾给他的威胁感太大了,即使有大批高手甚至是云浮生这样的绝世高手护驾,一日不到北汉皇城,他依然一日无法安心。

哥舒翰匆匆看了沐清漪一眼,转身走到桌边提笔写了一封信封号,方才让萧廷进来,“将这个交给皇兄。”萧廷接过信,神色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哥舒翰的目光已经淡淡地落到了他的身上,沉声道:“把信亲手交到皇兄手里,稍后无也会另外派人送行回去给皇兄的。所以……”

萧廷神色一变,连忙道:“属下领命,一定将信亲手送到陛下跟前。”

哥舒翰点点头,望着萧廷道:“你很聪明,但是…凡是最好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萧廷心中不由得一颤,飞快地望了哥舒翰一样,后者却已经转过身去跟沐清漪告别了。原来…列王殿下也并非真的是只会打仗的莽夫么?

“清漪,保重。”

沐清漪点头,“多谢,告辞。”

沐清漪一行人离开不过半个时辰,打仗外便传来了西越大军叫阵的声音。哥舒翰神色肃然的坐在大帐里沉默不语。

“烈王殿下,西越帝容瑾率军杀过来了。”这一次不是平常两军交战规规矩矩的叫战。容瑾是完全不管不顾的直接杀了过来。哥舒翰抬眼,沉声道:“看来咱们要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了。”容瑾来势汹汹,寻常的将领根本就挡不住他。北汉那边…皇兄想必自己有打算吧?

“殿下,我们现在……”手下的将领问道。

“战!”

西越大军杀气腾腾,北汉大军同样也不是吃素的。若以单兵而论,西越大军甚至还不如北汉,一时间两军胶着,根本无法分出胜负。西越大军阵前,赵子玉等人都有些担心的望着坐在马背上神色阴沉的容瑾。容瑾此时显然什么都不愿意多想,一心就只有杀敌。而且赵子玉隐隐察觉,容瑾已经在将要失控的边缘了,特别是在容瑾两次试图闯入北汉大营而被北汉大军挡了回来之后,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越加的危险。

“不对!清清不在这里。”突然,容瑾低声道。站在他旁边的魏无忌一怔,道:“你说什么?”

容瑾抬手一指对面的大营,沉声道:“清清根本不在大营中,哥舒翰在拖延时间。”

魏无忌心中也是一沉,如果沐清漪不在大营中那就只能是被押回北汉皇城了。过了这道边界,即使北汉的地盘,就算他们要去救人也根本呆不了多少兵马,只能带着少数的高手轻装简行。还未及细想,容瑾已经一拉缰绳飞快地准备离开了。魏无忌心中大急,朝着赵子玉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暴起朝着马背上的容瑾冲了过去。这段日子,容瑾匆匆从西域赶回建安城根本还没完全歇息过来,又两天之内从建安城到边界走了两趟,若不是有高深的内力撑着只怕早就已经倒了。此时被魏无忌和赵子玉同时袭击,虽然反应极快的将赵子玉给打了回去,却没能躲过魏无忌的那一击,眼前一黑直接从马背上跌了下来。

魏无忌连忙上前扶住他,还不放心的抬手另外点了两道穴位这才松了口气,对赵子玉点点头道:“这里就麻烦你了。”赵子玉沉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大帐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容瑾,天枢等人脸色都有些难堪,“魏公子……”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陛下是想要去找沐相的,如今却被魏公子打晕了,若是耽误了找沐相的事情,陛下醒来…后果不堪设想。

魏无忌摇摇头沉声道:“再折腾下去他要撑不住了,根本不知道清漪他们走得哪条路,何况…别忘了还有云门的云浮生和那群活死人在,他这样去只能是去送死。”响起容瑾昏迷是那双淡红的双眸,魏无忌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若是这个时候容瑾在病发一次或者是更加严重,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叹了口气,魏无忌吩咐道:“立刻派出所有北汉境内的探子,务必要找到清漪的行踪。另外,让他们千万小心不可贸然行事,一切以沐相的安危为重。”

“是,魏公子。”天枢等人齐齐应道,这个时候沐清漪被抓容瑾昏迷,也只能够听从魏无忌的话了。如果他们能够在陛下醒来之前找到沐相的下落,或许还来得及在他们打到北汉皇城之前将人救下来。毕竟,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就算再怎么赶路也绝不会比他们更快的。

低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容瑾,魏无忌叹了口气道:“另外,拍人去找莫问情的下落,请莫谷主务必到军中来一趟。以防万一…”容瑾的病,看了这么多年也只有莫问情知道些眉目,还是早些将人请过来以防不测。只是莫问情素来行踪飘渺,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这两年,他们都过得太顺了,如今突然来这么一下,真是……

长长地叹了口气,魏无忌转身出了帐子去处理那些容瑾和赵子玉无暇处置的杂事。外面还在打仗,赵子玉对上哥舒翰,很难说谁能够占到上方,但是现在整体的形势对他们却并不太有利。

但是,魏无忌在帐中坐下还不过半个时辰,守着容瑾的帐子的侍卫便惊慌失措的前来禀告,“魏公子!陛下不见了!”

“什么?!”魏无忌大惊,掷下手中的狼毫笔飞身出了大帐,“这个祖宗真是会折腾!”

前往北汉的一条小道上,沐清漪神色平静的站在一条小溪边默默出神。萧廷显然还担心有人追来,他们一行人并没有走宽阔平坦的官道,而是选了一条少有人行走的小路星夜赶路前往北汉皇城。一路上不仅有云浮生这样的绝顶高手和众多云门弟子相随,更有萧廷带着的一众北汉高手以及萧廷不知怎么网罗到的好几个江湖高手。另外还有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凌天霄也跟着他们一道,整个队伍也浩浩荡荡的足有一两百人。

押送她这样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女子竟然需要这么多的高手,也不知道该赞一声萧廷谨慎还是大题小做了。

“沐相心情不好?”凌天霄走到沐清漪身边,含笑问道,“今晚看起来要连夜赶路,沐相还是坐下歇歇吧。”

沐清漪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忙着准备吃食的众人,淡笑道:“凌少主不是跟凌堡主回北汉了么?怎么又?”凌天霄有些无奈地耸肩,道:“有人拜托我照看你呗。”原本老头子跟沐清漪说好了要他以后跟着沐清漪,所以老头子离开之后他自然就找个地方待着好等建安城的事情完全了结了再趁机混入顾府。但是谁知道,他刚到顾府沐清漪却被云浮生那个老不死的抓走了。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准备回北汉了,碰巧哥舒翰找他帮忙照顾沐清漪,凌天霄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

“凌少主这样…可是有点危险。”扫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云浮生,沐清漪道。云浮生顾忌着她的身份不会杀她,但是对于凌天霄可没有这份顾虑。原本的话还有凌如狂可以稍作震慑,但是现在,凌如狂根本不是云浮生的对手。云浮生若是想要杀凌天霄的话,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凌天霄不在意的一笑道:“云浮生是绝顶高手没错,但是他的宝贝女儿可不是。我若是被他杀了,老头子自然会杀了他女儿替我报仇,有什么可担心的。至少…没了我,老头子说不定还能再生一个,但是云门主……。”凌天霄抛给她一个选照不宣的眼神。沐清漪含笑摇了摇头,朝云浮生那边看了一眼示意他不要胡说,武林高手的耳力可是很厉害的。

“没想到,你现在成了阶下囚还这么安稳。”一个有些娇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齐齐回头便看到云苓儿站在身后不远处,一脸怨恨地盯着沐清漪。如今云苓儿望着沐清漪的神色再也没有了当初故作纯善的可爱懵懂,只剩下了恶毒的仇恨和幸灾乐祸。

沐清漪回头,淡淡地看着她道:“云姑娘,你的伤好了么?”

“沐清漪!”云苓儿脸色一变,咬牙道:“你以为本姑娘不敢动你么?不过是个阶下囚而已!”沐清漪淡然道:“既然如此,云姑娘不妨试试?”

云苓儿猛地抬起手就想一个耳光甩过来,“苓儿!”

“云姑娘!”

两个声音齐声响起,云苓儿身后云天恒抓住了云苓儿扬起的手。皱眉道:“你干什么?”

萧廷也连忙赶了过来,沉声道:“云姑娘,沐相是我们的贵客,还请你自重。”陛下还对招降沐清漪打击容瑾抱着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虽然他并不看好陛下的打算,但是在陛下没有放弃之前作为臣子就必须履行陛下的命令将沐清漪完好无缺的带去北汉皇城。更不能在路上伤害她让她不快。更何况,以烈王殿下对沐清漪的重视,现在折辱伤害沐清漪就是跟烈王作对,现在他可没有打算去得罪北汉军功最盛的烈王殿下。

云苓儿不悦地轻哼了一声道:“什么贵客,不就是你们抓的俘虏么?还是我爹爹抓的,我为什么不能动她?”

凌天霄笑眯眯地道:“这个么…云姑娘难道不知道,别说云门主和北汉皇的交易,就算你做了北汉皇后,如果沐相愿意投靠北汉的话,对于北汉皇来说她的用处依然比你高。”以才智取胜,和以色事人的区别就在这里了,更何况,云苓儿连色都没有。沐清漪这样的女子,别说她美貌绝伦,就算她长得相貌平平甚至是貌如无盐,想要她的人依然多得很,无论到了哪儿,只要她愿意都能够被人奉为上宾。

云苓儿不甘的含恨咬牙道:“本姑娘才不信,不就是个女人么!”

“苓儿,别闹了。沐姑娘也没说什么。”云天恒沉声道,自从去了建安城师妹的脾气就越来越怪了,师傅除了练功和关心他的大事也不关心任何事情了。还有那些犹如傀儡一般的师兄弟…云天恒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和苦涩。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甚至也不知道以后到底会怎么样。

“师兄!连你都帮着这个女人?!”云苓儿不信地瞪着云天恒愤怒地叫道。一把推开云天恒,云苓儿转身往云浮生身边跑去。

“爹爹,他们欺负我!”

云浮生慢慢睁开眼,冷漠地扫了众人一眼,道:“萧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廷拱手,正色道:“门主,陛下的旨意是完好的将沐相带到皇城。”云浮生冷笑一声,“本座是卸了她的手了还是打断她的腿了?”萧廷皱眉,有些不悦却依然和气的道:“沐相身体娇弱,只怕受不得苦。沐相若有丝毫闪失,陛下和烈王都不会放过在下的。还请门主三思。”

云浮生垂眸,沉吟了片刻,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见状,萧廷方才暗暗松了口气。若不是为了提防容瑾前来抢人,他是一点儿也不想跟云浮生这些人一道走。云苓儿见自己的父亲也不肯帮自己,顿时红了眼睛,“爹爹,连你都帮着外人欺负苓儿。”

云浮生沉默的抬手拍拍女儿的脑袋,柔声道:“等到了北汉,爹爹自然会给你出气的,稍安勿躁。”

云苓儿这才轻哼了一声,挑衅地望着沐清漪。若是以往,云苓儿必定还要再闹的,但是现在,别说是别人了就是云苓儿自己对自己的父亲也忍不住产生了一丝恐惧。所以大多时候都是见好就收,或者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云浮生的底线。只要云浮生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云苓儿立刻就会放弃自己的坚持撒娇弄痴的讨父亲欢心。云苓儿虽然不是聪明绝顶,但是却也绝对不蠢。

沐清漪挑眉,看来云浮生对这个女儿果真是十分在意。难怪凌天霄能有如此的把握和自信了。

萧廷转身看着沐清漪,含笑叮嘱道:“沐相,若是想平安到达北汉皇城,还请沐相暂停三寸不烂之舌。要知道…在下不是每一次都能够劝得住云门住的。”

沐清漪莞尔一笑,“多谢萧公子提醒,本相知道了。”

“沐相…当真是让在下叹为观止。”

“公子谬赞。”

“什么人?!”静坐在一旁的云浮生突然站起身来,警惕地盯着皱眉。众人皆是一惊,正在用膳的侍卫们纷纷站起身来警惕地望着附近。却不想,刚刚起身,几个侍卫就抱着肚子倒了下去,其中更有几个甚至是直接七窍流血而死,明显是中了剧毒。

这样的毒…所有人心中不由得一惊。要知道他们所吃的都是自己带的干粮,所用的水也都是自己随身携带的,就连旁边小溪里流动的活水都没有用过。实在是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人赚了破绽才被人下了毒。

云浮生站起身来,扫了一眼四周。突然一抬手将不远处的火堆灭掉了。中毒的都是最靠近火堆的人,显然出问题的并不是粮食和水源,而是燃烧的柴禾。

“好大的胆子!鼠辈,还不给本座滚出来!”云浮生厉声道。其他人或多或少也都中了毒,唯一幸免的也只有站在溪边距离火堆最远的沐清漪和凌天霄了。就连萧廷和云浮生都隐约有些中毒的感觉。只是这点毒对于云浮生来说显然并不在意。

云浮生身影一闪,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时却已经到了沐清漪身边,一抬手直接将沐清漪抓到了自己身前,“出来!”

话音刚落,旁边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白衣身影漫步走了出来。白衣男子俊美的容颜冷若冰霜,一身白衣似雪无尘,望向众人的眼眸更是没有半点情绪,只有淡淡的寒意。

在场的人,认识他的并不多,但是却也并非没有,“莫问情!”

莫问情冷淡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失声惊呼的云苓儿,在慢慢地扫过站在不远处呆滞的犹如傀儡木雕一般的云门弟子,方才看向云浮生,“擅动药王谷禁药者,死。”

------题外话------

咔咔,猜到有不少亲会不爽烈王了,但素我尊滴木法些烈王为了清清放弃北汉这种桥段啊。至于说是双全之法…两国之间注定了是死敌,没有双全之法。这不是烈王或者清清能够决定的。如果烈王选择退隐的话…这其实也会另一种形式的背弃吧。so,嘤嘤就酱紫了。另外,有木有人记得,烈王只见过清清几次…捏哈哈哈,情到深处…烈王这个真心不够啊~烈王是个好男子,如果木有敌对立场的话,嫁给他应该很幸福。但是他是个英雄,有英雄情结的才能嫁,不然…你知道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6.选择,别来无恙 下一章:268.同命蛊
热门: 命师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哑舍1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我不想当老大 沉默的证人 乡村少年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黑驴蹄子专卖店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