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选择,别来无恙

上一章:265.调虎离山 下一章:267.擅动禁药者,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建安城里,沐清漪难得有些懒懒地倚坐在窗前看书。如今建安城的江湖中人和北汉探子已经基本上绝迹了,云月封也确实是手段了得从被抓获的那些探子口中问出了不少东西。赵子玉那边也有容瑾和夏修竹一起赶去,自然是稳超胜算。沐清漪便也难得的清闲了下来,不再埋头于那些令人头痛的政事,坐下来翻看了一本刚刚送来的杂记。

魏无忌进来就看到淡淡的暖阳下,清丽绝尘的白衣女子披着一件浅金色的披风倚坐在窗口看书。淡淡的暖阳从窗外斜射而入正好洒在她清丽如玉的娇颜上,整个人仿佛都被一种淡淡的七彩光晕笼罩着一般,仿佛来自九天之外的仙子。

“无忌?”

听到魏无忌的脚步声,沐清漪抬起头来,却见他望着自己并不说话,沐清漪这才秀眉微蹙开口问道:“可是出什么事了?”魏无忌回过神来,有些歉然地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已经有一部分得宝藏收回来了,这是册子拿来给你看看。”

沐清漪接过账册一边翻看一边笑道:“这些事情你看着差不多就行了,难道我们还信不过你不成?真不错…看来华皇的宝藏确实是不少,难怪能够让哥舒竣如此动心。”只是一部分有上千万两白银,若是将宝藏全部找出来,不仅这一次出征华国的消耗和损失能够弥补,西越的国库还能够再丰厚一些。西越本就是三国之中最为富庶的,如今又有了华国最丰饶的一半土地,未来的发展自然要比身在北方的北汉要顺畅的多。

“无忌坐下说话吧。”随手将账册放到一边,沐清漪坐直了身子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微微皱眉。魏无忌依言在她对面的椅子里坐下,挑眉道:“清漪有什么心事?”

沐清漪摇摇头,皱眉道:“那倒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容瑾和修竹走了之后,我就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沐清漪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自己胡思乱想还是真的是要出什么事情的预感,但是这种感觉却生生让她一向平稳的心境有些躁动不安。这也是她这个时候没有处理政事反倒是坐在一边看闲书的原因之一。

魏无忌皱眉,向他们这样内功极为高深的人对于突如其来的危险通常会有一种反射性的直觉。但是这与其说是直觉不如说是武功高到了一定程度而让身体对外力的敏锐程度更强了。但是沐清漪明明不会武功,别说是暗地里隐藏的危险了,就算是有人从身后拿剑想要暗算她她也未必能够察觉。但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沐清漪蹙眉沉吟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道:“就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才觉得有些心烦意乱。”如果知道的话只要直接去解决就可以了。

魏无忌想了想,笑道:“是不是顾公子和慕容公子说是要走了,清漪舍不得?”顾秀庭和慕容熙在建安城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是他们也并不是闲着没事的闲人,南疆还有一大堆的烂摊子需要他们回去收拾呢。如今看到建安城里一切都上了轨道,容瑾也回来了顾秀庭自然能够安心离去了。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大概是吧。”大哥要走,她原本不该挽留的。大哥和表哥都有自己的正事要办,但是临别之际总还是有几分不舍。

“我倒是真没见过哪家表兄妹感情这般好的,难怪容瑾老是看秀庭公子不顺眼呢。”魏无忌忍不住调笑道:“别说是表兄妹,就是说你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只怕也是有人相信的。”

沐清漪淡淡一笑,她和大哥可不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么?

两人正说话时,院外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魏无忌不由皱眉,猛地起身沉声道:“出事了!有人闯进来!”

“哈哈哈!就凭几个虾兵蟹将也想挡住本座!”云浮生的声音从院外传来,魏无忌和沐清漪都不由得变色,沐清漪神色微沉,“云浮生还在建安城?!”

不过是片刻间的功夫,云浮生就已经到了书房外面,笑道:“看来运筹帷幄的沐相也没有想到本座还在建安城吧?”云浮生这一次武功突飞猛进,就是夏修竹魏无忌容瑾三人也不过是堪堪打个平手,此时只有魏无忌一个人在,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云浮生也不是一个人来的,此事院外打斗声依然十分激烈。

沐清漪心中虽惊却并不慌乱,站起身来望着窗外淡淡笑道:“云门主是来杀本相的么?”

云浮生有趣地挑眉一笑道:“不,本座想要请沐相跟我走一趟。”如果要杀沐清漪的话,他完全可以悄悄潜进来按下杀手,根本不必打草惊蛇,“当然,如果沐相实在是不肯走的话,本座也不介意带一具尸体离开。”

“大言不惭!”魏无忌冷笑一声,挡在了沐清漪前面。云浮生不屑地扫了魏无忌一眼,如果是几天前,云浮生可能还会慎重一些,但是现在,魏无忌的武功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别说是一个魏无忌,就是这院中的侍卫暗地里隐藏的寒雪楼的杀手,他一个也没有看在眼里。

抬手一指沐清漪,云浮生笑道:“沐相,本座有今天也算是拜你所赐。”

沐清漪不动声色,淡淡道:“哦?云门主所说的,请恕本相不明所以。”云浮生轻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笑道:“如果不是沐相逼人太甚,本座大约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如今看来,却要多谢沐相了。”不得不说,天下第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曾经他还会嫉妒魏无忌容瑾等人的资质,明明比自己小了二十来岁,武功却几乎相差无几甚至可能更高。但是现在…他的武功足以碾压任何一个绝世奇才,这样的感觉,让云浮生怎能不得意非凡?

闻言,沐清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还当真是本相自作孽了。”

“哼!既然沐相识相,就跟本座走吧?”

沐清漪还没回到,身边的魏无忌已经飞快的扑了出去,于此同时,原本隐藏在院子的各个角落的侍卫也跟着一起扑向了站在院中的云浮生。对此云浮生并不在意,他的武功跟这些人包括魏无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除非有四五个魏无忌这样的高手,否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自然也不着急。

更何况,还有外面的那些云门弟子,就算建安城里有千军万马,在这小小的顾府里又怎么施展得开?而那些云门弟子,只要不死却都是不知疼痛不知疲倦的。

沐清漪站在窗口,秀眉紧蹙地望着外面的打斗。即使是她完全不懂武功,却也能够看出来院中的局势对他们来说极为不利。云浮生的武功真的是太厉害了。

天枢和霍姝一左一右站在沐清漪身边,同样警惕地盯着院中打斗的众人。

很快,云浮生一掌震开了魏无忌。魏无忌身体失控地撞向旁边的墙壁,又颓然的跌落了下来。顿时鲜红的血丝从唇边溢出,脸色也变得有些灰败起来。

“无忌……”沐清漪和天枢二人连忙上前扶起了魏无忌,“无忌,你怎么样?”魏无忌有些无奈地抬手抹去了唇边的血迹道:“这个老不死的到底从药王谷偷了什么药竟然这么厉害!”

眼看着周围的侍卫已经无力支撑,天枢和霍姝也跟着提剑冲了上去。虽然车轮战有的时候也会奇效,但是如果对手实在是太强了的话,你就很难估计到底要多少人多长时间才能将敌人拖垮。至少现在,已经打伤了魏无忌,整个院子的侍卫也都死的死伤的伤,云浮生却依然没有看出有半点疲惫的模样。

很快,院外打斗中的人也渐渐地冲了进来,原本就不算大的庭院开始有些拥挤和喧闹起来。直到看到几个云门弟子模样的人押着顾秀庭慕容熙和南宫雅等人进来,沐清漪一直平静的容颜上才开始泛起了波澜。云浮生一看到门口进来的众人,立刻停手退到了一边,一把抓过顾秀庭笑道:“沐相,你何必再多做挣扎?你便是再怎么聪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是无济于事的。你现在能选的就是,自己跟本座走,还是等本座将这顾府里的人都杀光了再走。”

“清漪,不用管我们。”顾秀庭淡淡道,望着沐清漪的目光依然平静而柔和。闻言,云浮生似乎有些乐了,“看来顾公子是打算陪着沐相一起死了?果真是兄妹情深。可惜,无论沐相管不管你们,她都是都不掉的。本座给你们选择是为了不想伤到沐相,但是如果实在是不行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不是么?”

沐清漪垂眸,思索了良久方才叹气头来道:“我跟云门主走。但是…云门主怎么保证不会伤害到顾府的其他人?”

“现在你只能赌本座会守信。”云浮生道。沐清漪淡淡摇头道:“既然云门主希望带着活着的沐清漪离开,那么就证明,活的和死得之间总还是有区别的,不是么?本相跟云门主走,也希望云门主言而有信。否则…一个人想要杀死别人或许不容易,但是…如果想要弄死自己的话,却未必有多困难。”

云浮生有些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显然她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沐清漪还敢威胁他。但是偏偏,沐清漪猜的没有错。活着的沐清漪和死去的沐清漪指间的差别可是打得太多了。若不是如此以他对沐清漪的痛恨,早在一开始就一掌拍死她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的啰嗦。

好一会儿,云浮生终于点头道:“好,你过来。”

沐清漪站起身,漫步朝着云浮生的方向走去。

“清漪!”

“沐相!”

“小姐?!”

众人齐齐惊呼,痛恨地盯着眼前一脸得意的云浮生。如果眼睛能够伤人的话,云浮生只怕早就已经被射得千疮百孔了。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不碍事,无忌,后面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魏无忌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沐清漪。沐清漪笑容淡然自若,竟然已经注定了拼不过,又何必在白白的牺牲那么多人命呢?这一次…确实是她奇差一招。或许…是自从重生以来都太过顺利了吧。

沐清漪走到云浮生跟前,淡淡笑道:“云门主,请放开他们吧。”

云浮生深深地看了沐清漪一眼道:“不管怎么说,本座还是佩服你的胆子。”说罢,云浮生猛地一掌将顾秀庭退了出去,然后一把抓起沐清漪便掠了出去。同时还不忘对着还留在院子里的云门弟子下令,“拦下他们!”有些狭窄的院子里打斗声又起,等到魏无忌跃上墙头的时候,哪儿还有沐清漪和云浮生的影子?

那些仿佛傀儡一般的云门弟子虽然个个武功高强,不知疼痛,但是傀儡和活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院子里的云门弟子一个不留全部被清楚干净了。云浮生带着这些人来,显然是根本没有打算再将他们带回去。只不过是当成绊住他们的弃子用了就直接丢弃了。

望了院子里满地的献血和尸体,魏无忌抬手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容瑾回来了,要怎么跟他交代?

顾秀庭站在屋檐下,神色同样阴沉森冷。在自己眼前,眼睁睁地看着妹妹被人绑走,这种感觉……从前顾秀庭从来不觉得自己不会武功是什么缺陷,但是直到此时他方才知道…如果他武功高强的话,或许,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秀庭公子不必自责,云浮生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魏无忌沉声道。就算顾秀庭等人没有被抓,云浮生一样可以杀光了他们这些人再抓走沐清漪。无论是能力还是时间都完全来得及。顾秀庭笑容有些苦涩,淡淡道:“虽是如此说,却还是在下连累了清漪。”

魏无忌摇摇头,知道这种事情须得自己想通,也就不再劝了。沉稳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云门!好一个云门!”云浮生以为投靠了北汉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哥舒竣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云浮生那种不受控制的绝代高手…他以为哥舒竣就不会提防他么?

“希望清漪……”

“清漪不会有事。”顾秀庭沉声道:“云浮生应该是和哥舒竣做了什么交易。他若是想要得到足够的报酬便要将清漪活生生的交到哥舒竣的手里。否则,他大可以方才就直接杀了清漪。”云浮生并不是能够忍耐的人,既然方才他坚持要或者的沐清漪,就证明他跟哥舒竣所做的交易非常重要。

“希望如此。”魏无忌微微点头,心中稍安了一些。但是一想到容瑾回来…头又开始痛了。

容瑾回来的很快,从建安城去战场用了四个时辰,但是他回来却只用了两个半时辰。但是…即使如此,却依然已经晚了。

一进顾府,容瑾就感到一丝淡淡的不安。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还没有完全散去,所有的侍卫们看到容瑾的神色也都有些躲躲闪闪的不敢与他对视。容瑾忍住心中的急躁直接施展轻功冲进了书房里,看到住在书房里的却是魏无忌,慕容熙,顾秀庭,云月封,太史衡等人。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却是全然的不见踪影。

“清清去哪儿了?!”容瑾沉声问道。

魏无忌沉默不语,容瑾脸色一沉,“魏无忌!清清去哪儿了?!”魏无忌叹了口气,望着容瑾道:“你回来晚了一步…清漪、被云浮生抓走了。”

原本就因为耗尽全力的赶路脸色有些难看的容瑾脸色顿时更见苍白起来。整个俊美的容颜仿佛是一张白纸一般的不真实,只剩下那双泛着淡淡的红光的眼眸和同样失血的薄唇还有颜色。

魏无忌心中有些不安,定定地望着容瑾沉声道:“容瑾,你冷静一点。清漪只是被抓走了,我们可以将她救回了!”容瑾冷冷地扫了在座的众人一样,却完全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一时间,众人都纷纷松了口气,同时也更加不安起来。魏无忌起身,看向顾秀庭道:“秀庭公子,城里的事情麻烦你了。”顾秀庭沉默的点头,魏无忌这才连忙跟了出去。

云浮生虽然狂妄却也不是傻子,他一个人再厉害顶不过千军万马,更何况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女人。所以,一离开建安城他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点了沐清漪的穴道,骑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最好的千里马飞快的冲向西越和北汉正在交战的边界。

北汉大营里,哥舒翰正坐在大帐里与属下的将领议事。这两天交战下来,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事情进行的也并不如之前萧廷计划的那么顺利,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云浮生能够带着沐清漪回来了。否则这一次,哥舒竣冒险让哥舒翰放弃了北方边境的战事金蝉脱壳回来的计划就便的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且,一旦败给了北方那些蛮族,后果可比跟西越打输了要糟糕得多。

萧廷坐在帐下垂眸低头并不说话。他面上虽然镇定但是心中却并不是不紧张的。这一次,华皇的宝藏没有拿到,北汉多年苦心经营在华国布下的探子全部被连根拔出,边界上的战事又没有任何进展,如果连沐清漪都带不回来的话,回到北汉皇城他只怕真的只能以死谢罪了。

“王爷,赵子玉用兵素来谨慎,更是擅长坚守,咱们这样耗下去真的没问题么?”一个哥舒翰帐下的心腹将领有些心直口快地道。赵子玉当初还年少的时候带着几千人就能在几万北汉大军的包围中坚守数十日还突破重围,如今两边的兵马都差不多,他们真的能够在短时间内取胜然后赶回北方么?被匆匆从北方战场上突然调过来,让人实在是有些不明白皇帝陛下到底在想些什么。

哥舒翰沉默了片刻,抬头道:“三天之内若是还没有进展,我们便启程北汉。蛮族那边绝对不能出问题。”

“是,王爷。”哥舒翰帐下的几个将领纷纷应是,想好王爷的脑子还没有出问题。至于那些原本驻守在此的将领自然更加没有话可说。他们本来就是北汉将领,如今打仗却还要烈王千里迢迢的带着自己帐下的将领前来支援,就算说不上是为将之耻,却也绝对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萧廷,你有几分把玩?”哥舒翰望着沉默的萧廷问道。

萧廷定了定神,道:“只要不出意外,属下有十成把握。”云浮生的武功给了他足够的信心,何况…云浮生的女儿还在大军之中呢,他就不信云浮生会舍弃自己的宝贝女儿和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

哥舒翰点点头道:“好,本王等着。”

“启禀王爷,云门主回来了!”门外士兵朗声禀告道。萧廷猛地站了起来,高声道:“请云门主进来。”大帐的帘子被拉开,云浮生抱着一个披着淡金色披风的人走了进来。萧廷心中一喜,“云门主,成了?”

云浮生轻哼一声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哥舒翰起身,问道:“她怎么了?”

云浮生将人放到旁边的椅子里,披风的兜帽滑落下来露出一张沉静清丽的绝色容颜,不是沐清漪是谁?云浮生挑眉道:“没什么,点了穴道昏睡过去了。”沐清漪的智谋云浮生是见识过的,未免路上出什么意外,云浮生一离开顾府就直接点了她的穴道。

抬手一指解开了沐清漪的穴道。片刻之后,原本沉睡中合起的眼眸动了动,沐清漪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入眼的便是大帐里简单的陈设还有一众齐刷刷地盯着她的人。沐清漪坐起身来,慢慢地转身看到站在跟前不远处的哥舒翰,不由得淡然一笑,“烈王殿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哥舒翰沉默良久,方才扯了扯嘴角道:“许久不见。”相识许久,你我之间却终究只能称一声烈王殿下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5.调虎离山 下一章:267.擅动禁药者,死
热门: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朽木充栋梁 逃婚后被总裁收留了 人民的名义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乌云遇皎月 无限神经[无限] 爆款创业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X档案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