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调虎离山

上一章:264.胜负自知 下一章:266.选择,别来无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边界上依然是两军对垒的局势,虽然西越大军尚且不及北汉悍勇,但是赵子玉能够与北汉对峙这么多年而未落下方,自然也不是易于之辈。几日下来,双方的兵马依然未能越过雷池半步。赵子玉这边自然是不着急,他们本就是防守的一方,只要不妨敌人越过边界直逼建安城,就算是赢了。但是北汉那边却没办法跟他耗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容瑾不在,又调走了南宫绝,简直就是攻占建安城绝佳的机会,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何况,南宫绝虽然被调去平乱了,但是北汉将领心中也清楚,华国那些被萧廷忽悠的乌合之众在南宫绝手下根本撑不了两天。一旦等到南宫绝班师回城,那这一次的算计便是完全落空了。

赵子玉坐在大帐之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北汉使者。这才短短几日功夫,北汉倒是已经拍了第二拨说客前来游说他归降北汉了。赵子玉只觉得万分可笑,到底是北汉人太过自信了还是以为他赵子玉当真是毫无廉耻的墙头草?

那使者自然也察觉到了赵子玉的心不在焉,其实他也很无奈,赵子玉这样的人别说他如今已经归降了西越,就是战死也绝没有再叛降他国的道理。就算是当初华国还在,就凭这安西郡王府和北汉的深仇大恨,想要招降赵子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上头有命令,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即使是知道上一个说客已经被赵子玉毫不犹豫地推出辕门斩了。

见那使者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住了口。赵子玉方才淡然道:“看来大人是无话可说了?那么……”

使者脸色微变,连忙道:“安西郡王何必如此固执?我主素来礼贤下士,只要安西郡王归于北汉,在下保证绝对比跟着西越要好得多。何况,如今的情势如此,安西郡王觉得西越的将士真的会服从郡王的命令么?”这几日,北汉使者前来劝降的事情并没有被隐瞒下来,反倒是传的沸沸扬扬。虽然赵子玉当即斩了那北汉使者,但是军中的那些西越将士依然还是感到有些不安。更何况,赵子玉本就是华国降将,但是却一跃居于众多西越将领之上统领大军地位几乎可与南宫绝相提并论,这有让人如何能不暗生妒意?

赵子玉冷笑一声,漠然道:“大人既然敢来,想必是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此时又何必在巧言令色拖延时间?”一句话,赵子玉是铁了心要杀他了。那使者脸色有些发白,高声道:“郡王,陛下有言只要郡王愿意归降北汉,陛下愿将永嘉郡主下嫁郡王为妻。郡王年近而立却尚未得良配,我国永嘉郡主容貌绝代,性情爽朗岂非正是天赐姻缘?还请郡王三思。”

赵子玉脸上露出一丝好笑的神色,他跟永嘉郡主是有过数面之缘,对于那个美丽娇颜性格迥异于华国闺秀的女子虽然有两分好感,但是那也只是寻常的欣赏而已。难道北汉人以为地位财富不能打动他,反倒是美色就能打动他了?更何况…安西郡王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想要未来的妻子天天叫自己小白脸儿。

“拖出去,斩了!把首级送回去给北汉主将吧。”赵子玉淡淡地道。

“是,将军。”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起那使者就往外拖去。

“且慢!”站在一边跟着那使者一起前来的侍卫中突有一人沉声叫道。就在众人一愣的刹那间,一道剑光流泻而出朝着赵子玉的方向激射而去。赵子玉的武功虽然不如夏修竹魏无忌等人,但是比起寻常的武将却不知道高了多少。他到底也是前代安西郡王的嫡亲传人,即使心思不在武功上也能学给六七分的模样。当下右手在桌案上一拍,放在桌上的宝剑一跃而去握在手中便毫不犹豫地朝着来人斩去。

赵子玉的佩剑是原本华皇御赐的宝剑,而那刺客用的却不过是一把普通的软剑。双剑相撞,那软件顿时被弹了回去,虽然因为质地柔软并没有碎裂却也有些破损了,足可见赵子玉此剑之威。

“什么人?!”赵子玉长身玉立手持宝剑直指下方的刺客。那刺客因为兵器不佳倒退了数步方才站定,却是一个并不认识的北汉中年男子。而他身边站着的正是云门大弟子云天恒。

赵子玉凝眉一思,长剑慢慢划过那中年男子和云天恒,淡然道:“飞云马场场主烈明?云门大弟子云天恒?”

那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道:“安西郡王好眼光,可惜已经晚了!动手!”

站在他们身边的几个侍从大半的男子毫不犹豫地朝着帐中的侍卫扑了过去。反倒是那北汉的使者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望着眼前的一幕。显然,连他自己都并不知道自己的随性队伍里竟然是这么一些高手,而他们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刺杀赵子玉。说白了,他这个游说的使者不过是个将这些刺客不引人注意的带入西越大营的炮灰罢了。这会儿这些刺客自然没有人会估计他的性命了。一时间,大帐里一片混乱。

帐外自然不可能听到这么大的动静。但是一来大帐门口就那么大,根本不可能大队人马冲进来。二来,大帐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人,不分敌我弓箭手自然也不能从外面放箭。

赵子玉眼眸一沉,高声道:“拆了大帐!”

外面的士兵得令,立刻开始动手。里面的刺客见此情形,手下的攻势也更加狠毒起来。正在此时,大营外面却也响起了一阵震天的战鼓声。

“启禀将军,北汉大军攻过来了!”

赵子玉闻言并不慌乱,沉声道:“留下两队人马围住此处,其余人等,暂由副将统领出营迎敌!”

见赵子玉面临陷阱还丝毫不乱的吩咐属下,那飞云马场场主烈明冷笑一声,提剑朝赵子玉冲了过去。帐中的侍卫怎么会让他得逞,虽然外面的士兵不能全部进来却总是能够源源不断的冲进来几个。立刻便有几个人侍卫上前挡住了他。烈明沉声道:“云公子,还不动手!”云天恒看着眼前的一幕,闭了闭眼一脚踢起地上的一柄长剑朝着赵子玉刺了过去。

赵子玉也不示弱,两人在帐中交起手来倒也势均力敌。大营外,战鼓震天喊杀声不断,大帐内同样血腥弥漫,兵器撞击声响不觉。赵子玉心急与外面的战事,并不想和这些人多做纠缠,足下一点避过了云天恒的纠缠,手中宝剑当空一划便从打仗顶上冲了出去。见状烈明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抛下跟他交手的几个侍卫跟着赵子玉一起冲了出去,两人就站在大帐顶上交起手来。

赵子玉的武功略逊于烈明,两人纠缠在一起地下的弓箭手也无可奈何。跟着云天恒也跟了出来,与烈明一道夹击赵子玉。原本军中高手就不多,普通士兵哪里是这些江湖中人的对手,一时间赵子玉便有些左支右绌难以为继了。只是他常年征战沙场,意志力之坚韧却不是这些江湖中人能够相比的,及时落了下方也并不慌乱,烈明和云天恒又要警惕底下的弓箭手,一时间竟然奈何他不得。

但是此时情形对赵子玉也并不有利。烈明武功高于赵子玉,而云天恒也不相上下,只要一着不慎赵子玉便是落得身死的结局。虽然赵子玉并不惧死亡,但是身为将领未能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刺客手中总归是一种遗憾。何况,如今外面正在两军交战,一旦赵子玉被刺西越大军必定士气大损。

赵子玉明白这个道理,刺客自然更加明白。所以烈明下手也越发的狠辣起来。一不小心赵子玉身上便多了一道伤痕。看到赵子玉受伤,烈明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道:“安西郡王,既然你不肯归顺,那就去死吧!”长剑一挥,夹带着无人可挡的气劲朝着赵子玉袭来。同时背后云天恒一剑也已经刺到。

“将军小心?!”底下的士兵纷纷忍不住叫道,几个弓箭人也顾不得更多放箭朝着两人射去。但是这两人距离赵子玉太近,武功也不弱,弓箭手的箭矢纷纷落空,甚至有一箭险些射中了赵子玉。

眼看着前有狼后有虎,近似无处可退。赵子玉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不避不让的抬手一剑斩向烈明根本不管身后的云天恒竟是要同归于尽。烈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他武功比赵子玉高,即使受伤也可以杀了赵子玉,当下也并不闪避一剑赶紧利落的斩下。

就在所有人都为赵子玉暗暗捏了把汗的时候,只听“嗖”地一声,一道银光破空而至,正好挡下了烈明刺向赵子玉的长剑。赵子玉一怔之下反应也是极快,飞快的转身一剑架住了云天恒刺来的剑,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

射向烈明的那道银光在烈明的剑上一撞将他逼出几步远便拐了个弯往另一边飞去。烈明心中暗惊,只觉得握剑的手隐隐发麻,循着银光遁去的反响望去,之间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男子神色淡漠地站在不远处盯着他。沉静的目光却让烈明有一丝不敢直视的感觉,男子手中握着一柄银色的长枪,显然正是方才击退了他的兵器。烈明眯眼,看向站在大帐之下的青衣男子,“来着何人?”

来人,自然是夏修竹。看到自家师兄赵子玉也跟着松了口气,反手一剑将云天恒避开,飞身跃到了夏修竹身边,“师兄。”

夏修竹点点头,看了看对面的烈明和云天恒皱眉道:“云浮生不在?”

赵子玉一怔,有些不解地摇了摇头,“没看到。”

夏修竹剑眉皱得更紧,“你先走,这里交给我。”过来的时候夏修竹远远地看了一眼外面的战场,夏修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自然看得明白,西越大军的形势并不乐观。赵子玉点头,“有劳师兄!”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了萧廷的声音,“安西郡王,以在下之见你还是留下吧。”

萧廷带着一群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营里。赵子玉微微蹙眉,虽然跟在萧廷身后的那些人个个面无表情仿佛木头人一般,但是从他们额边微微凸起的穴位便能看出,每一个都是内力不凡的高手。如今整个大军都在外面营地,剩下的士兵只怕也未必敌得过这些人。

依然站在大帐顶上的云天恒望着底下站在萧廷身后一群面无表情的男子,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萧公子。”赵子玉跟萧廷并不熟悉,也只是见过而已。但是却也知道这些日子建安城里的事情都是萧廷一手策动的,看到萧廷出现在这里,脸上的神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萧公子果然胆识过人。”

萧廷笑道:“夏公子确实是武功绝顶,不过…我北汉同样是高手辈出,安西郡王,你说是不是?”夏修竹神色凝重地盯着他身后的一众云门弟子道:“云浮生当真是不在乎门下弟子的死活么?”

萧廷笑道:“门下弟子?有了权势想要多少弟子都可以再收。何况,云门主不是一手将这些人都培养成一流高手了么?夏公子,你觉得以你一人之力能够敌得过多少个一流高手?”

夏修竹沉吟了片刻,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只是一个人?”

萧廷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不是一个人?难道魏公子还是西越帝也来了么?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相见?”萧廷思索了片刻,突然笑道:“看了来的人是西越帝了,去战场上了么?就算是如此……你们以为,只有容瑾才会金蝉脱壳么?”

闻言,夏修竹和赵子玉都不由得一愣。赵子玉反应极快,眼神一闪沉声道:“哥舒翰!”

“不愧是连烈王殿下都称赞不已的安西郡王!”萧廷得意的大笑起来,“有安西郡王和南宫大将军坐镇安建安城,我皇既然志在必得,又岂会不调烈王殿下前来相助?”

“云浮生在哪儿?”夏修竹突然开口问道。

萧廷敛眉,低声笑了起来,笑声里却充满了得意和恶毒的笑容,“夏公子现在才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晚了?”夏修竹脸色一沉,一把抓起赵子玉往外面的战场的方向掠去。萧廷脸色一沉,厉声道:“拦下他们!”

他身后,听到命令的云门弟子毫不犹犹豫地上前拦在了夏修竹的跟前。夏修竹手中长枪毫不留情的扫向扑上来的人。但是这些人却仿佛完全不知道疼痛一般,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在就回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在一起扑上来。而且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内里雄厚的高手,一时间竟然脱不得身。赵子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夏修竹的神色也知道必定事出了大事,手中长剑一挥,一把将夏修竹送出了包围圈,沉声道:“师兄你去叫人回来,这边还能撑得住!”

夏修竹回眸看了他一眼,足下一点飞快地朝着战场的方向掠去。

虽然萧廷手下的都是高手,但是人数上依然是赵子玉占上方,一时间倒也不至于完全撑不住,只要夏修竹能够尽快回来。

杀声震天的战场上,容瑾却已经跟哥舒翰交上手了。看到出现在战场上的哥舒翰容瑾俊美的容颜一沉,哥舒翰看到容瑾神色却还平静,显然早已经从萧廷的口中得到了容瑾的消息。两人一动手便是惊天动地,就是交战的双方将士也不敢靠的太近了。所以夏修竹一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正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人。夏修竹提起内力凝声成线,传入容瑾的耳中,“云浮生还在建安城!我们上当了!”

容瑾脸色一变,手中修罗刀刷刷两刀挥向哥舒翰,同时整个人往东边退去,“交给你了!”

哥舒翰却显然明白容瑾的意图,根本不理会夏修竹,直接追了过来再一次将容瑾拦住。夏修竹同时还挂心着里面的赵子玉,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直接提枪上前,与容瑾联手对哦付哥舒翰。没几个回合,哥舒翰便轻哼一声受了一些轻伤。

双方落到地上,混乱的战场就在身边,他们的跟前却似乎显得格外的安静。哥舒翰望着容瑾,道:“这一次,你们输了。”云浮生就在建安城里,而这里距离建安程就算最快也要半天时间才能赶回去。说不定现在建安城里就已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容瑾面色阴沉如水,定定地盯着哥舒翰,手中修罗刀泛起森冷的血光,“清清若是有半点损伤,朕要你北汉皇族从此灭绝于世!”

哥舒翰沉默不语,人却依然坚定不移地挡在了容瑾的前面。

夏修竹沉默的插入了容瑾和哥舒翰之间,沉声道:“这里我来,你先去帮子玉!”夏修竹的武功完全可以挡住哥舒翰和,何况哥舒翰方才还受了些轻伤。只要将赵子玉放出来战场的局势立刻就可以控制,容瑾便可以脱身离开。

容瑾现在也无心和哥舒翰纠缠,轻哼一声,纵身朝着大营的方向而去。哥舒翰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夏修竹挡在了身前。夏修竹淡然地看着他道:“今日之举,你当真不会后悔?”哥舒翰对沐清漪的情谊夏修竹当然也是知道的。

哥舒翰手中长剑挽出一朵剑花,淡然道:“本王即为北汉臣,死亦是北汉魂。虽死不悔。”连生死都不在意,又何况是感情。即使他对那个女子有多再的好感,也绝不会重于对北汉的感情。因为就连他自己,也都是拍在北汉之后的。

夏修竹点头,“既然如此,领教烈王高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信念,不能说谁对说错,所求者为不悔二字而已。

“请!”

大营中虽然不及战场上声势浩大,却也同样是刀光剑影生死相搏。容瑾的出现,更像是一股黑色的龙卷风一般的席卷而来,修罗刀不时掠起的血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容瑾不会给那些活死人一般的高手再一次扑上来的机会,因为他一出手这些人边都是一刀毙命再也爬不起来。

旁边观战的萧廷也忍不住变了颜色,之间容瑾短刀滴血,黑衣如墨,淡淡的站在血泊之中仿佛修罗在世一般。侧首看了一眼旁边的赵子玉道:“走。”

赵子玉重重地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转身而去。他是将军,属于他的领域是在战场上而不是和这些活死人逞凶斗狠。没有人敢拦赵子玉,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身黑衣的容瑾吸引了。就连烈明面对他也只感到一股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萧廷,你很好。”

萧廷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僵硬和勉强,强笑道:“西越帝过奖了。”

容瑾冷哼一声,手中红光一闪直接朝着在场的武功最高的烈明而去。烈明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那炫目的绯红色光芒已经到了眼前。不由得寒毛直竖,连忙想要提剑相抗,却不想到了眼前的修罗道只是虚晃一招,他的剑还没来得及提起来,只觉得喉头上一凉,容瑾已经在他几丈以外了。

烈明喉咙咯咯作响,却半晌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头眼睁睁的看着源源不断的鲜血落下染红了身前的衣襟。然后再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中轰然倒地。

仅仅一招,便杀死了一个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萧廷飞快的退入了那些云门弟子的人群中,谨慎的望着容瑾。却将容瑾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俊美的凤眸染上了淡淡地红光,“回去告诉哥舒竣,如果清清出了什么意外,本公子保证,让他看到北汉皇室的所有人一个一个的死在他面前!”

说完,容瑾身子倒退着跃起,飞快地朝东方而去很快就变成一个红点消失不见了。

萧廷沉默地望着地上烈明的尸体,想起容瑾那双淡红的双眸不知为何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题外话------

咳咳,先说一下不要跟我叫烈王黑了啊,烈王没黑,他是北汉王爷,一切为了国家是对滴。要是为了个女人就放弃自己的国家,那叫神马…那才是黑了啊!烈王殿下绝对是个响当当的汉纸!只是立场不同,酱紫…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4.胜负自知 下一章:266.选择,别来无恙
热门: 解罪师:菊祭 总裁他非以为我是替身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绝世天君 影帝霸总逼我对他负责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汉侯 武破九荒 逆光[重生]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