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九爷归来,公子救美

上一章:262.沾沾自喜 下一章:264.胜负自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果真如沐清漪等人预料的,第二天下午便传来了北戎大军越过了双方划定的边界向前推进的消息。收到消息的同时,沐清漪下令赵子玉率领三十万大军迎敌,如此一来,出去赵子玉和南宫绝带着的人和之前分别派往各地驻守地方与华国归降的将领交接的将士,驻守建安城的兵马就不足二十万人了。当然,对于只有区区数千人的江湖中人,以及人数绝对不会比江湖中人更多的北汉探子,西越在建安城依然占据着绝对的上风。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廷的表情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

听了属下传回来的消息,依然还在城外的萧廷脸色铁青。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沐清漪居然敢用赵子玉。要知道只要赵子玉有半点别的想法,将兵权交到赵子玉手中的沐清漪就是死路一条。就算身边又高手相互勉强逃过一死,也绝对会引起西越朝廷上下极大的不满。萧廷自问,如果换了自己在沐清漪的位置上他敢不敢用赵子玉。沉思良久萧廷还是在心中摇了摇头,他不敢。长期隐姓埋名做细作的经历让他习惯了怀疑一切,他根本不肯能对一个刚刚归降的将领做到完全信任的地步,更不可能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一个完全不熟的人。

也正是他这份多疑,让他错估了沐清漪的心思和想法。也造成了如今可能会有些麻烦的局面。虽然萧廷依然认为沐清漪的这个决定并不会太过影响大局,但是超出掌控以外的事情总是让他难免产生一丝恼怒的情绪。何况…事到如今,双方可算得上是图穷匕见了,只怕之前沐清漪刻意维持的温文与和平也要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萧公子信誓旦旦的不会有问题?”凌天霄靠着一颗大树,懒洋洋地望着不远处表情阴沉的萧廷,嘲讽的调侃道。

萧廷脸色更沉,回头看了凌天霄一眼,沉声道:“凌少主不必担心,沐清漪已经入了局,无论她怎么安排这一局她都是注定了要输的。”

凌天霄不以为然,挑眉道:“是么,本公子拭目以待。”

萧廷轻哼一声,道:“凌少主尽管看着便是。”

旁边,舒亚轻声提议道:“公子,咱们是不是可以派人去跟赵子玉接触一下?”萧廷眼眸微微一眯,含笑赞道:“难怪陛下看重舒亚,倒是与我想到一处去了。”眼角的余光撇到凌天霄不以为然的神色,萧廷道:“就算不能真正的劝降赵子玉,就算沐清漪不疑心赵子玉,本公子就不相信西越的将士和官员人人都信任赵子玉。赵子玉那种人…无论到了哪儿总是要碍着不少人的路的。说不定不用我们动手,就会有不少人帮着咱们除掉他。”

“公子英明。”舒亚笑道。萧廷道:“这是舒亚去办吧,不管赵子玉是什么反应,一定要将这个消息传得天下皆知。”

“是!”舒亚脆声应道,干净利落的转身而去。

萧廷回头,看着凌天霄笑道:“凌少主觉得舒亚如何?”凌天霄挑眉,仿佛不解萧廷为何有此一问。萧廷笑道:“在下见凌少主似乎对沐清漪颇有些好奇,其实…我北汉的女儿更加不错。华国女子娇柔无用,西越女子娇纵无礼,哪里比得上我北汉女子英姿飒爽。”凌天霄垂眸,淡淡道:“牡丹国色与路边野草,根本没有比较的必要。”至于谁是牡丹谁是野草,自然是听者自明。看到萧廷还想要说什么,凌天霄不耐烦地打算了他道:“萧公子有功夫担心这些,还不如好好想想改怎么对付沐清漪。输给女人一次是不小心,两次是意外,要是三次四次可就难看了。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下一步沐清漪只怕就要对付萧公子了吧?”

萧廷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淡笑道:“这个么…自然是需要凌堡主和凌少主鼎力相助了。凌少主不用担心,此事本公子早有安排,断不会再让沐清漪占了上方的!”说到最后,萧廷的语气也有些咬牙切齿起来。他素来自傲才智卓绝,却三番两次被个女子逼得手忙脚乱,怎么能不怒?

凌天霄耸耸肩没有再多少什么刺激萧廷,横竖他也想看看萧廷还能有什么本事跟沐清漪斗法。

“沐相,皇陵被打开了。”

顾府书房里,沐清漪神色平静的批着折子,静谧的容颜上完全看不出据此百里之外正在打仗的沐清漪。看到大步进来的太史衡沐清漪方才抬起头来搁下了手中的笔笑道:“这么多天,终于打开了?”

太史衡笑道:“这说明魏公子和夏兄还有南宫大将军联手设计的机关很靠谱啊。当然,华皇本人也功不可没。”如果不是华皇为自己斥巨资修建了皇陵,他们就算有天大的本是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布置出一个可以忽悠那么多人的藏宝地。

沐清漪清丽的眸中掠过一丝杀气,“很好。云月封。”书房外的花厅里,云月封快步走了进来,恭敬地拱手道:“沐相请吩咐。”沐清漪沉声道:“传本相的命令,令邵晋即刻起关闭内外城门,不许进也不许出,所有胆敢携带兵器,行踪鬼祟之人,杀无赦!这些日子暗查身份可疑之人,全部下狱,若有反抗,就地处决!”

“传本相命令,令霍元方即刻率领三万兵马围住皇陵,所有现在人等闲半个时辰内退出皇陵。若有不从,以亵渎皇室之罪杀无赦!”

“令南宫羽率五万兵马把守来往建安城各处要道,没有通关文牒者,杀!”

“令寒雪楼所属,分成十队随时等候调遣。一旦收到本相的令牌和名单,立即执行命令,暗杀名单上所有的人。最后…抓到的探子全部有你处置,月封,最晚明天中午,本相要知道北汉在西越和华国境内的所有探子和据点,你可明白?”

云月封心中一凛,很快便回过神来朗声应道:“微臣遵命!”

沐清漪点点头,道:“去吧。”

“属下告退!”云月封不敢有丝毫耽搁,飞快的转身而去。太史衡有些感叹的望着神色清冷的沐清漪,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沐清漪抬眼看了他一眼,提笔写下了几行字递给太史衡道:“我要知道这上面所有人的下落和情况。”

太史衡飞快的扫了一眼,不由得嘶地吸了一口凉气,“你真的打算将整个江湖中的高手都清楚干净?”

沐清漪挑眉道:“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国库财富也想染指,这些人太不知道轻重了。”太史衡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为这些江湖中人的命运叹息。国库确实是一个国家重中之重,虽然这是华国的国库。但是江湖中人插手此事原本就已经违背了河水不犯井水的原则,沐清漪要对付他们谁也说不出个不是。只是这一次过后,整个江湖中只怕要元气大伤了。

“你想清楚了,若是有漏网之鱼,甚至…是这些人的亲故,可是会有不少人来刺杀你报仇的。”太史衡道。

沐清漪淡淡道:“我什么都不做,他们难道就能看得起我?”说到底,这些江湖中人敢将手伸得这么长,还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即使她再厉害,对于这些人来说也只是听说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将一个女人放在眼里。人都是如此,没有真正打在自己身上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叫痛的。

太史衡叹了口气道:“明白了,明天一早一定交给你。”

沐清漪点点头,“多谢你了。”太史衡苦笑,“我该做的。”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跟随沐清漪,想要参与和关注这个纤弱的女子想要造就的宏图伟业,那么这些都是他份内之事。

沐清漪嫣然一笑,起身道:“这些事情除了你也没有人能够办到。”

看着她像是要出去的模样,太史衡有些好奇地道:“你要去哪儿?”沐清漪笑道:“自然是去处理萧廷的事情,我们还答应了要替凌如狂解决萧廷的问题呢。”凌霄堡虽然会江湖门派,在北汉朝堂上说不上话,但是对于民风悍勇的北汉来说,江湖门派的影响力其实远比华国和西越要强得多。所以身为凌霄堡少主的凌天霄才会和哥舒翰成为莫逆之交,所以哥舒竣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才会第一个想到找凌如狂合作。如果是换了华皇或者是容瑾的话,就绝对不会想到这种事情。如果凌如狂真的有意与西越合作,那么对于未来西越在北汉的情报等等方面都会成为极大的助力。

“自己小心。”太史衡叮嘱道。沐清漪含笑点头,“我知道,我不会孤身冒险的。”她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冒险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她也不会将自己置身于险境去挑战自己的运气和临危应变的能力。

城外的皇陵里,厚重的皇陵地宫终于在众人的不屑努力之下轰然打开。早已经疯狂了的江湖中人纷纷冲入其中。看着眼前完全不亚于一座皇宫一般的地下陵寝,这些江湖中人或多说少都升起几分羡慕嫉妒之意。只是一个死后埋葬的陵墓就有如此规模,这样的气势却是江湖中人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的。更不用说,这地宫中还藏着能够让他们这些人世世代代都锦衣玉食的宝藏了。

“看到了!好多黄金!”有人眼前一亮,指着远处金灿灿的地方惊叫道。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背后一阵剧痛便倒在了地上,临死前最后看到的是一张熟悉而狰狞的脸。

这样的事情却并不是特例,事实上这几天已经发生了无数次。所有人再为皇陵中的宝藏疯狂的同时也对身边的人的戒备达到了最高点。没有人知道会不会什么时候就被自己原本最亲近的人从背后砍上一道。

“真的好多…好多宝藏…”有人望着远处仿佛无边无际的金黄色,语气都多了几分迷梦的感觉。往地宫深处走去,就能看到几件金碧辉煌的寝殿。里面的一桌一椅无不是精雕细琢,黄金美玉打造而成。就算没有那些国库里的真金白银,将这座陵寝拆了也足够他们发一笔财了。

一时间,地宫里再一次混乱起来,兄弟,好友,师门,长辈,在令人炫目的财富之下,所有人都仿佛迷乱了心智一般的疯狂起来。无数的鲜血染红了大半个地宫。有的人甚至临死之际也还死死的抱着手中的金黄色的物件。

“真是壮观啊。”地宫入口处,萧廷带着一行人听着里面传来的打斗声和地上的血渍愉悦地叹道。就如江湖中人永远看不上朝堂上的人一样,朝堂上的人同样也看这些桀骜不驯不知规矩为何物的江湖中不顺眼。虽然是自己一手挑起了这一场腥风血雨,但是萧廷却没有半点愧疚只有。只要能有用,哪怕能杀死西越一个人,他也愿意配上这些本身就很讨厌的江湖中人的所有性命。横竖,除了这个他们也没有别的用处了不是么?

“凌堡主,后面的事情就麻烦凌霄堡了。”萧廷笑道。

凌如狂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一挥手,一行穿着同样服饰的壮年男子飞快的冲进了地宫中。这些都是从北汉来的凌霄堡的精英高手。对付一般的江湖中人绝对足够以一敌十。就是皇宫的大内侍卫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哥舒竣之所以找凌霄堡合作,便是为了让凌如狂手下的这些高手来牵制西越的高手。但是萧廷显然不这么认为,萧廷一行想要在计谋上赢过沐清漪,反倒是将凌霄堡的高手拿来对付这些江湖中人。不过凌如狂也不在乎,比起西越他自然更乐意对付这些乌合之众的江湖中人。

不过这些江湖中人也不全都是乌合之众,其中也有几个门派势力并不比凌霄堡差多少,只是这两天各方混战下来互有损伤,倒是都被凌霄堡压住了一头,在加上萧廷手下的北汉高手相助,不过一个多时辰,整个地宫中的江湖中人就被剿灭的干干净净了。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逃了出去萧廷也并不在意。

踏过足下满地暗红的血迹,萧廷走进了那黄金做成的寝殿。盯着眼前黄金做成的桌子凝视了半晌,突然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桌子,沉声道:“一群蠢货!动手之前连看看真假都不会么?快去找!看看地宫中到底有没有宝藏!”

如果是一张黄金做成的桌子,是绝对不可能被萧廷一脚踢翻的。很显然,这是假的。其他人脸色顿变,萧廷身边的北汉探子立刻四散分开,去地宫的各个方向查找。

此时地宫里,还活着的不是一流高手就是一方霸主,听到萧廷的话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但是他们现在都受了不少的伤,萧廷这边人多势众他们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

很快,萧廷手下的人都回来了。很明显,这座皇陵只是一座空荡荡的皇陵而已。华皇还活着,甚至连原本应该有的陪葬品都还没来得及放进来。和当初萧廷曾经猜测过的一样,这就是一个纯粹的陷阱。只是萧廷依然想要碰碰运气罢了。

虽然失望,但是萧廷并没有失去理智。比起那被藏在不知名的地方的宝藏,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萧廷一挥手,沉声道:“走!西越兵马很快就会过来,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凌天霄不悦地道:“萧公子,我们是为了宝藏来的,现在宝藏在哪里?”

萧廷垂眸道:“离开这里再说!”

凌天霄冷笑一声道:“我们凌霄堡只答应了帮萧公子得到宝藏,但是现在萧公子连宝藏的地址都还没有找到,我们却已经牺牲了这么多人。这后面的事情,请恕凌霄堡就不参与了!”

“你!”萧廷怒瞪着凌天霄,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随你的便!现在不走,若是无法脱身不要怪本公子没有提醒凌堡主!”

“萧公子,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一个清雅的声音从外面悠悠传来,众人齐齐回头便看到一个披浅绿色披风的女子漫步而来,后面跟着几个气度不凡的男男女女。地宫中的众人都是内力不凡之辈,同样也听到了地宫外无数士兵和马匹沉重的脚步声。整个地宫,显然是已经被人围起来了。

虽然沐清漪如今很有名,但是在场的大多数人却都是第一次见到她的真容。没想到,名扬天下的西越丞相竟然真的是以为美丽绝俗的妙龄女子。

沐清漪含笑望着萧廷道:“萧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虽然这些日子建安城里双方斗法从未停止过,但是出了当初刚刚破城的时候在宫中见过一面,沐清漪和萧廷都未再见过对方,此事一间,倒是十分陌生。

萧廷神色冷肃,盯着沐清漪冷声道:“沐相好算计。”

沐清漪微笑道:“萧公子这话过了,这一切不是萧公子的算计么?本相过来只是想要提醒各位…华国随灭,但是毕竟曾为皇族,诸位如此随意践踏华国皇陵未免太过失礼。”

华国灭亡,眼前这个笑语嫣然的女子便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这世间,谁都可以怜悯华国亡国的悲惨,但是这话从沐清漪的口中说出来,萧廷只会觉得可笑。沐清漪会可怜华国皇室?真是笑话!

“沐相倒是推得一干二净。”萧廷冷笑道。

沐清漪微笑,“哦?那各位江湖高手都在,萧公子不如说说看,本相做了什么?”

萧廷哑口无言,沐清漪什么都没做,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但是现在的结果却是,沐清漪带着一群人将他们堵在了地宫之中,一不小心,便是全军覆没的结果。幸好…萧廷暗暗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气,幸好他一开始就怀疑藏宝图可能是沐清漪的陷阱而事先做了准备。抬头看了一眼沐清漪身后的夏修竹,魏无忌,天枢等人,萧廷不由在心中庆幸着。

“沐相是想要将咱们都杀了么?”萧廷问道。

沐清漪浅笑道:“这就要看萧公子打算怎么做了。如果萧公子准备去顾府做客,那么咱们也可以好好坐下来喝杯茶。”

这怎么可能?!落到沐清漪和容瑾手里会是什么下场萧廷清楚的很。北汉现在还有一位王爷和王妃落在西越手里生死不明呢。

其他的江湖中人也都警惕地盯着眼前看上却有些纤弱的清丽女子,沐清漪微笑道:“各位不必紧张,本相不是不讲理的人。”

“各位还会别相信他的话比较好,落在沐相手里的人可没有几个能活得舒坦的。”萧廷冷声道。看着这些人依然戒备的盯着自己,隐隐有些偏向萧廷的模样,沐清漪并不怎么遗憾。这些人原本就是计划要死的,既然他们也铁了心要寻死,她自然要成全她们。

“萧公子,若只是如此,你恐怕没有胜算。”

萧廷冷笑一声道:“只是如此?本公子自然不会只是如此。若是如此…本公子岂不是看不起沐相的才能!云门主,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云浮生?!”一直作壁上观的凌如狂突然开口道。

“哈哈哈…凌如狂,你聪明一世居然被个女人堵在地宫里,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地宫入口,有一群人涌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几日不见的云浮生。但是让凌如狂震惊的却并不是云浮生的出现,而是几日不见,云浮生的武功竟然明显的增长了许多。就连凌如狂一时间也有些看不清楚云浮生的实力了。更让他震惊的是,不仅会云浮生,还有云浮生带来的云门弟子,竟然每个人的武功修为看上去都不弱于凌天霄。要知道,凌天霄的武功在他们这样的超一流高手眼里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出去容瑾魏无忌这样的妖孽资质,放在江湖中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中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如今云浮生一下子变出来一大群这样的高手,若是放在平时想要云门都足以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大派了。而放在现在这个江湖中人几乎死伤殆尽的时候,更是一把大杀器。无怪萧廷有这样的自信了,只是…云浮生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北汉勾搭上的?

不仅会凌如狂,魏无忌和夏修竹神色也有些变了。同时不著痕迹的上前一步将沐清漪挡在了中间。

萧廷志得意满地望着沐清漪笑道:“沐相,现在你看咱们谁胜谁败?就算你在地宫外面布置了几万大军又如何?只要有沐相在手他们还敢轻举妄动么?南宫绝已经走了,沐相觉得赵子玉挡得住北汉大军么?就算赵子玉挡得住…一旦没有了沐相,西越的将领还会信服他么?”

沐清漪抬眼,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好一个暗渡成仓。本相倒是没想到云门居然会投靠了北汉。”

云浮生冷笑一声,望着沐清漪道:“你现在可以想想明年的今天会不会是你的死期!”言语间,杀气纵横。云浮生心中对沐清漪的仇恨决不亚于萧廷,沐清漪将他和云门的名声弄得一团糟。虽然建安城里大多数的江湖中人都死在了这两天,但是那些消息还是已经传扬了出去。只要一想到这些,云浮生就想要杀了沐清漪和所有的江湖中人。

“云门主,凌堡主,劳烦两位拿下沐相!”萧廷沉声道。

云浮生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朝着沐清漪扑了过去。魏无忌和夏修竹立刻上前一步,顺手将沐清漪送到了天枢和霍姝身边,联手拦住了云浮生。凌如狂犹豫了一下,还会加入了战团。地宫里四个人顿时打成一团。

“凌如狂,你到底是帮忙还是捣乱的!”打斗中,云浮生不悦地怒斥道。

凌如狂冷笑一声道:“老夫看你不顺眼!”

“本座回头再跟你算账!”云浮生轻哼一声,一剑逼开了魏无忌和夏修竹转身就朝沐清漪的方向扑去。云浮生的武功确实是突然进步了很多。就算是有凌如狂在一边时不时捣乱,魏无忌和夏修竹联手竟然也只是勉强打了个平手。如此骇人的实力,可说得上是骇人听闻了。至少以魏无忌如此资质,他觉得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也绝不会有这样的实力。

云浮生的身影仿佛一道虚影扑向沐清漪,夏修竹飞身去拦竟然扑了个空。天枢和霍姝同样也会变色,双双上前当在沐清漪跟前。云浮生不屑地道:“滚开!”

一道劲力扑面而来,天枢二人被毫不留情的甩出几丈远。眼看着云浮生伸手抓向沐清漪,一道黑影突然飞快的插入两人之中,一掌推出。云浮生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也跟着一掌拍出。两掌相接,顿时罡风四溢,站在左右的人竟然被两人之间溢出的气劲震飞出去。同时,身后夏修竹和魏无忌的兵器也跟着袭来。云浮生知道一击失效,只得长啸一声纵身而起生生的避开了魏无忌和夏修竹的合击。

“咳咳……”站在沐清漪跟前的黑衣男子容貌俊美无俦,乌发如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俊美的容颜上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清清,果真本公子一天不在你身边都不能放下心呢。”

------题外话------

回家真好,感觉缓过气儿来了。努力码字码字码字~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2.沾沾自喜 下一章:264.胜负自知
热门: 贤惠O穿成凶狠上校后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凶手在隔壁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鹰坟 侯卫东官场笔记6 十二事务所 等风热吻你 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