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沾沾自喜

上一章:261.合作与试探 下一章:263.九爷归来,公子救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华皇皇陵的外围,萧廷带着人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神色沉静的望着皇陵入口处一片兵荒马乱的场景。站在他身后的舒亚和淮阳公主神色各异,却都没有说什么话。自从上次淮阳公主被舒亚警告过之后,就安分了许多。萧廷虽然有些诧异,但是现在他琐事缠身,淮阳公主安分一些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就没有再关注这个问题了。

看着入口处那些拼得死去活来的江湖中人,萧廷俊挺的容颜行露出一丝冷漠的笑意。

“公子,我们就在这里等这么?”舒亚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些江湖中人......”如果那些宝藏真的被华皇藏在了皇陵的地宫里,那些江湖中人闯进去岂不是让他们抢先了。萧廷不以为然,淡然道:“那些江湖中人能成什么事?了不起让他们拿走一点而已。何况...你以为如果真的有宝藏在里面,那些江湖中人有多少能够活着回来?”江湖中人最喜欢的就是打打杀杀,为了一点小事也能拼的你死我活,更不用说那么多的宝藏在跟前了。都恨不得自己全部据为己有哪有可能会想要跟人共享?即使那么大一座金山他们根本就吞不下去。

“何况...我们还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不是有宝藏,就算有宝藏,就凭咱们这些人,又怎么能从建安城运回北汉,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咱们不用着急。”

舒亚神色微变,蓦地恍然大悟道:“公子是说......”

萧廷淡然笑道:“等着吧。”

淮阳公主皱了皱眉,她听不明白萧廷和舒亚在打什么哑谜,也不明白她们说得这些欲言又止的话里有什么深意。但是她知道自己很不喜欢这样的情形,就好像自己是个需要被防着的外人,只有萧廷和舒亚才是自己人一般。

“萧廷,你们在说什么?”

萧廷抬手拍了拍淮阳公主的手臂,轻声安抚道:“没什么。你现在身体重要,这些琐事就不要抄心了。你只要安安心心的等着,咱们很快就可以回北汉了。”

“是么?”淮阳公主有些黯然的低喃,垂眸掩去了眼中的无措和茫然。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一日舒亚对她说的话,如果没有了肚子里的孩子,萧廷真的还会对她那么好么?如果萧廷只是为了孩子,那么等到孩子生下来了,她这个敌对的西越公主又算是什么?

萧廷笑道:“这是自然,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北汉去了。”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看了看萧廷不以为然的模样,淮阳公主有些黯然地道。萧廷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不远处山下的皇陵上,自然也没有心思去关注淮阳公主的想法和心情。只是挥了挥手,叮嘱道:“不要回城里,累了就回营地去歇着,这两天咱们不回城里了。”

看着淮阳公主离去,舒亚方才问道:“公子是暗中已经做好了什么安排么?”

萧廷淡笑道:“跟沐清漪和魏无忌斗,不事先做好安排怎么可能?你猜猜看,咱们在城外这么大的动静,沐清漪和西越的大军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

舒亚心中一跳,道:“难道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陷阱?”

萧廷道:“陷阱...确实是有可能。”舒亚道:“既然公子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为何还要......”萧廷接口道:“为何还要往里面跳?不错,这皇陵确实是有五成的可能是个陷阱。但是同样也有半数的可能是真的。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宝藏确实是在这里,但是同时这里也是不轻易设计的陷阱。不过,这个不重要,因为无论这里是不是真的宝藏,我们都找不到别的什么地方了。这些日子城里的探子拼尽了全力,连顾府的核心地方都进不了更何况是打探其他的消息?”

舒亚不解地道:“公子,如果是假的,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萧廷冷笑一声,道:“前功尽弃...之前陛下不慎落入了容瑾的手中才让西越抢先一步,这一次...可就不好说了。”舒亚眼眸一转,顿时恍然大悟,笑赞道:“公子大才,只要建安城是咱们的了,还怕找不到宝藏?不过,西越那几十万大军只怕也不好对付。”

萧廷不以为意,“容瑾不在,虽然有一个南宫绝,不过...本公子自有法子招呼他。”虽然萧廷不愿意承认,但是在心中却也明白,这些日子北汉和西越的暗地里的交锋,或者说是沐清漪和他自己几次或明或暗的交锋中,依然还是沐清漪占了上风的。只看沐清漪从容若定的留在建安城中,无论是江湖中人云集还是各路高手齐至都不见半分慌乱。反观萧廷自己,几次换地方,被迫改变原本的计划,到现在公布藏宝图的位置,一路上都跟萧廷一种自己是在被沐清漪牵着鼻子往前走的感觉。萧廷急需要一场完美的胜利来证明自己并不是不如沐清漪的。

皇陵的厮杀依然在持续着,华皇为自己修建了几十年的地宫显然皇陵显然非常不错的,诸多的江湖高手一边自相残杀一边想要破开皇陵的陵墓,却是事倍功半,一天过去了皇陵的地宫也依然没有半点可以打开的模样。因此人们也更加笃定了无数的宝藏金银就藏在这厚实的地宫大门之后。因为皇帝还未送入皇陵,地宫的大门都是开着的,而这种皇陵的地宫却是紧闭,里面不是藏着宝藏是什么?

但是此时,真正操纵着着一场剧变的人们的注意力却早已经不再这座小小的皇陵里了。

顾府的书房里气氛一片凝重。南宫绝起身出列道:“沐相,臣虽老迈却还能上马开弓,自请前往平定叛乱。”半个时辰前,一个紧急地消息突然传到了建安城。原本已经归降的华国东南两个州突然骑兵叛乱。因为兵力的问题,虽然西越已经控制了整个华国,但是原本一个国家的兵力却要驻守两个国家自然是不够的,于是许多归降的士兵也依然留用。而这些人却是最容易被人煽动的。沐清漪等人虽然一直在留意这个问题,但是天下之大终究是百密一疏,还是出了问题。等到消息传来的时候,叛军已经占据了大半个东南地区,打着复国的旗号朝着建安城的方向杀来。

“请沐相息怒,末将愿意前往劝服叛军!”一直不怎么爱说话的赵子玉也跟着起身,拱手道。以安西郡王府和赵子玉在西越的威名,劝说叛军投降虽然有些难度却也未必不可能。

“不可。”南宫绝沉声道:“此次东南叛乱事出突然,只怕还会有什么后续。安西郡王对建安城更加熟悉,还请安西郡王留守建安城。”以南宫绝的威望和年纪,原本是不用对赵子玉说话这般客气的。但是赵子玉虽然年轻,却俨然有除了哥舒翰以外年轻将领第一人的名望和战绩,南宫绝虽然德高望重倒也不愿倚老卖老。

赵子玉默然,南宫绝的意思他自然明白。只是叛乱的那些人只怕是被有心人挑动的,虽然赵子玉已经归降西越,但是对于那些旧部甚至是根本不明内情被煽动的百姓却还是保留着从前的情分的。南宫绝去平乱自然不成问题,但是如果由他去的话,说不定可以兵不血刃的坚决掉这次麻烦。

沐清漪神色平静地轻叩着桌面,半晌方才问道:“无忌,大哥,你们怎么看?”

顾秀庭想了想,道:“南宫老将军言之有理。这次的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突然之间声势如此浩大,这其中只怕不只是归降的华国将士。若是劝降不成最后兵戎相见,只怕也不是安西郡王所乐见之事。”

赵子玉沉默。魏无忌挑眉,侧首看向顾秀庭笑道:“秀庭公子觉得,这次的事情是谁在暗中作梗?”

“哥舒竣。”顾秀庭也不卖关子,淡淡道:“哥舒竣上次在西越吃了亏,怎么可能不想着找回这个场子?”只可惜之前挑动西域各国出兵西越,本想与西域各国一道夹击西越,却不料自己同样后院失火北方边境先除了问题。如今容瑾远在西域边境,哥舒竣腾出手来怎么可能不想找沐清漪的麻烦?

魏无忌轻轻叹了口气,笑道:“果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看来咱们要小心边界上的北汉兵马了。”魏无忌说的边界自然是指西越和北汉占领华国之后临时划分出来的边界。建安城距离临时边界不过上百里的路程,西越将大部分兵马都驻扎在了建安城附近,而北汉却也同样留下了数十万兵马在北边,与西越大军遥遥对峙。

沐清漪点点头道:“老将军,这次就辛苦你了。”

南宫绝朗声道:“为国征战,是老夫的份内之事,沐相言重了。”

沐清漪道:“南宫将军去准备吧,三十万大军可够?”

南宫绝傲然道:“绰绰有余,安西郡王,建安城就辛苦你了。”赵子玉点头,拱手道:“老将军放心,东南战事,还请老将军多多费心。”

“放心。”都是纵横沙场的人,南宫绝自然明白赵子玉的意思,一口答应了下来。赵子玉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两军交战,与百姓无关,能够少牺牲一些百姓总是好的。南宫绝打量着赵子玉赞道:“安西郡王有为将者的仁心。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南宫绝纵横一生,却是从未对任何一个将领有过如此高的评价。真正的绝世名将不是为了纵横沙场威名显赫,而是为了以杀止杀,守天下太平。前者很多人能够做到,后者却少有人能够做到。而有的人有这样的心愿,却又缺少成为一代名将的资质。赵子玉年纪轻轻却是资质,信念,经验都完美具备。假以时日,超越南宫绝成为西越第一名将名垂史册也不过是时间而已。

“老将军谬赞。”

军情紧急,南宫绝也不耽搁跟众人告辞之后便立即起身走了。等到南宫绝出去,魏无忌方才皱眉道:“清漪,南宫将军带走三十万人,若是真的北汉大军犯境,还有建安城附近这么多江湖中人捣乱,真的没问题么?”

沐清漪浅笑道:“能有什么问题?无忌尽管放心便是了,江湖中人掀不起什么风浪。即使北汉...也无关紧要。但是叛乱之事必须立刻解决,此风绝不可长,否则将来便会麻烦不断。”

魏无忌点头道:“你心里有数便好。”

“子玉,建安城的兵马就交给你了。”沐清漪看向赵子玉道。赵子玉点头道:“末将领命。南宫将军出征在即,末将也先行告辞。”沐清漪点头道:“辛苦了。”

看着赵子玉跟了出去,魏无忌所有所思地道:“你对赵子玉倒是放心。”南宫绝一走,将整个建安城的兵马都交给赵子玉,也就等于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交到了赵子玉的手上,这样的信任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安西郡王并非愚忠之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若是还要防着他,当初我又何必用他?”魏无忌叹道:“清漪心怀宽广,我等男儿也在所不及。”

沐清漪掩唇笑道:“我不会因为你经常奉承我就让你偷懒的。魏公子,皇陵那边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魏无忌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也不反对就算是应了下来,“北汉若是真的想要趁机进攻,萧廷现在只怕已经不再建安城里了。”沐清漪挥手道:“无所谓,就算不再建安城,短时间内他也不会离开的。没有看到我惨败,他怎么舍得离开?”现在离开,就等于是萧廷向沐清漪认输了,自认他不如沐清漪。萧廷是一个骄傲而且有野心的人,他绝对不会容忍自己背着这样的名声默默无闻的离开建安城。那实在是有负他隐姓埋名隐藏在华国这么多年的雄心壮志。无论如何,他至少都要弄出一场惊天动地的胜利然后才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魏无忌点点头,“也罢,我会注意着,不会让他翻出什么花样来的。”

城外,看着远处打着南宫绝的旗号飞驰而去的队伍,萧廷年轻的脸上露出一丝志得意满的笑容,道:“看来这些日子的隐忍总算是没有白费。只要将南宫绝调离了建安城,咱们想要行事就更加方便了。”

舒亚站在他身后,同样望着南宫绝的队伍离去的方向道:“公子神算,沐清漪果然是派了南宫绝前去平乱。”

萧廷轻哼一声道:“沐清漪终究是个女人,多疑却是女人的天性。若是让赵子玉领兵在外,很难说赵子玉最后会不会倒戈相向。这样的气魄本公子没有,沐清漪显然也没有。容瑾不在,如今又走了南宫绝。就算有赵子玉在,赵子玉到底是华国降将,本公子倒要看看出了事还有谁能来救建安城。”

“公子,咱们现在是否通知边界的驻军?”舒亚同样有些兴奋地问道。

“不用通知,他们现在已经出发了。”萧廷略有些得意地道。他早就已经算定了沐清漪必定会拍南宫绝出兵平乱,所以也早就已经通知了北汉的大军。只要南宫绝一出发他们很快就会开始出兵逼近建安城。这个时间却是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太晚了拖延时间容易被沐清漪发现,太早了南宫绝随时可以回援。愉悦地望了一眼远处,萧廷转身换了个方向望向另一处,华国皇陵。笑道:“剩下的事情不用我们插手了,我们只需要专注皇陵的事情就行了。另外...通知留在城中的探子,一旦北汉大军围住了建安城,立刻动手在城中引起骚乱,越乱越好!

“是,公子。”

“看来萧公子一切进展顺利?心情也不错?”凌如狂带着凌天霄从另一个方向漫步而来,凌天霄懒洋洋地笑道。萧廷笑容有些敷衍,淡淡道:“托福,还算不错。凌堡主和凌少主这两天是却哪儿了?”

凌天霄有些不快地道:“还能去哪儿了?北汉皇找了我们来帮忙,但是萧公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自然是自己找地方带着。”萧廷淡笑道:“凌少主言重了,凌少主和凌堡主都是天下间一等一的高手,好钢自然要用在刀刃上。这些日子还请两位委屈一些。”

凌天霄轻哼一声道:“横竖北汉皇是请我们来协助萧公子的,既然萧公子不需要我们协助我等也无话可说。只是若是到时候事情出了岔子,还请萧公子自己去跟北汉皇解释,木妖将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这是自然。”萧廷毫不犹豫地应道。原本他不该对凌如狂等人如此冷淡的,但是这些日子萧廷深深地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些生性狂傲的江湖中人。何况如今一切进展顺利,他又何必要凌如狂和凌天霄来分一杯羹,等到大功告成,所有的功劳都是他的,他实在不觉得如凌如狂这样万事甩手不管,只能使得出一把力气的江湖草莽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分功。

凌天霄深深地看了萧廷一眼,淡然道:“希望萧公子说话算是。”真正认识了沐清漪和萧廷这两个人才明白什么事差距。萧廷这边还在沾沾自喜的算计着沐清漪,却不知道他的谋划早已经被人看穿看透了。凌天霄这才明白父亲会舍弃北汉选择西越,而且还让自己跟着沐清漪是什么意思。虽然跟着一个女人身边还是为了学习显得有些丢脸,但是凌天霄在心底也承认这个自己从前并不以为然的女子确实是非同凡响。

萧廷有些奇怪地看了凌天霄一眼道:“凌少主似乎对在下没有什么信心?”

凌天霄垂眸,淡然道:“萧公子这些日子的表现,似乎没有什么机会让本公子信任。”接二连三的被一个女子逼得手忙脚乱暴躁不已的人就该有些自知之明。

萧廷踌躇满志地道:“一时的胜负算不得什么,这一次...凌少主不妨看看。”

“启禀公子,刚刚探子来报,地宫里面确实是有宝藏!”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匆忙来报。

萧廷心中一喜,其实原本他对地宫里面有宝藏抱的希望也不是很大的,却没想到沐清漪竟然会用真的藏宝图当诱饵,这简直是个意外之喜。

“太好了!地宫打开了?”萧廷问道。

“还没有,地宫的大门和机关修建的非常精妙。从外面根本无法打开,有精通缩骨功的人和摸金的人勉强打了个洞进去。”侍卫禀告道。萧廷皱眉,有些失望地道:“还是不能进去?”

侍卫摇了摇头,就是那个一般的成年男子根本进不去的洞也让江湖中人打红了眼,更不用想地宫打开之后会怎么样了。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江湖中人自然是死得越多越好。

萧廷沉吟了片刻,方才道:“也罢,设法让他们继续。务必尽快将地宫打开!”

“是,公子。”前来禀告的侍卫再一次匆匆而去。只留下萧廷低头思索着,只要确定了地宫里面确实是有宝藏,这些江湖中人也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华皇的皇陵的机关确实是不同凡响,如今连地宫都还没有打开,被机关杀死的江湖高手就多大近百人。若是由他们的人自己去的话,不仅容易被沐清漪发现,而且损失惨重也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毕竟北汉的探子就算再厉害,论武功却也比不上那些江湖中人。

“看来要恭喜萧公子。”凌天霄将萧廷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气收在眼底却只当没看见一般,挑眉笑道。

萧廷拱手笑道:“同喜,陛下得到这笔财富,自然也少不了凌霄堡的好处。咱们都是提陛下做事的,本就是份内之事。”凌天霄扬眉一笑,道:“萧公子说的不错。不如...本公子亲自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快一点。”

“这点小事不用劳烦萧少主。刀剑无眼,若是伤了凌少主如何是好?何况,现在还不到凌少主和凌堡主出手的时候,这些粗活就交给那些江湖中人去干吧。”一时得意的萧廷全然忘了眼前站着的就是两个江湖中人,轻蔑的语气完全没有隐藏。让站在身后的凌如狂和凌天霄都皱起了眉头,凌天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题外话------

横店游终于结束鸟~今年第一次出门游玩好了哦,不过出去走走也不错哒。有亲去横店玩儿的话推荐一定要看梦幻太极和龙帝惊临的表演,龙帝4d效果超赞啊,连着玩了三次还想玩儿,不好意思了都又赶时间,只好走了。想念阿九的菇凉们可以准备鼓掌鸟,明天阿九会回来,要是木有,我把明天的内容都吃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1.合作与试探 下一章:263.九爷归来,公子救美
热门: 长安第一美女 Omega上司有尾巴 厨修 刺青 惟我神尊 暗杀1905 第2部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1:失落的英雄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陪太子读书 橘生淮南·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