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合作与试探

上一章:260.欺软怕硬 下一章:262.沾沾自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萧廷传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华皇藏匿的宝藏就在京城外三里处华皇为自己修建的皇陵离。这消息一出,原本满是江湖中人的建安城顿时空了一大半。所有的人们都纷纷朝着城外的皇陵涌去。整个建安城倒是突然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了。

建安城东门的城楼一角的阁楼里,沐清漪和南宫绝,魏无忌,顾秀庭正对坐着喝茶。门外的城楼上,身披戎装的将士手持兵器严阵以待,高高的城楼上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即使是自诩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也不敢轻易冒犯。何况,如今江湖中人也没有几个还有还对城楼上的西越大军有兴趣了,因为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城外的皇陵上了。一大早就有人不断的冲向华皇的皇陵,也算是华国历代先皇的运气好,跟华皇的陵墓并不是修在一起的,否则的话,只怕也要一并被这些江湖中人给冲撞了。

但是皇陵也不是那么好进去的,别的不说,江湖中人谁都不希望别人跟自己分享那么一大笔巨大的财富,光是江湖中人自相残杀就足够将从建安城门口到皇陵短短几里路用鲜血染得通红。

城楼上,看着底下人来人往打杀声不断的道路,沐清漪垂眸平静的喝茶跟前的清茶。南宫绝侧首看了看魏无忌和顾秀庭还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说。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腥风血雨,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一个尚且不满二十的妙龄女子之手。

魏无忌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笑道:“清漪,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何感想?”

沐清漪抬眸,浅浅一笑道:“需要什么感想?这些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既然他们不再建安城内,我即便是西越丞相也不能霸道的完全不许别人打架解决私人恩怨吧?”

可不是么?国库的宝藏是华皇藏起来的,那些江湖中人是自己来的,宝藏的地址是萧廷泄露出去的,这一切跟沐清漪都毫无关系。

“这个萧廷…倒是有些意思。”魏无忌若有所思地笑道。虽然他们能够猜到萧廷想要干什么,但是外面那些已经被金银珠宝迷住了心智的江湖中人却未必能够明白。大抵也不过是萧廷不能确定皇陵里到底有没有宝藏,又或者是皇陵里到底有多少危险,那些江湖中人不过是被他推出去探路的替死鬼罢了。如果那些人以为萧廷是迫于江湖中人的压力而公布了宝藏的位置的话,就只能说这些江湖中人的想法都太过天真了。

顾秀庭抬手为其他三人添了一杯茶,方才为自己添了一杯,淡淡笑道:“确实是有些意思。”

“哦?秀庭公子也这么认为?”魏无忌挑眉笑道。顾秀庭低眉饮茶,一边淡淡道:“如今这个时候,淮阳公主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完全没有用的弃子了,但是以萧廷的性格和心智居然还一直将她带在身边,难道不是很有意思么?”

“淮阳公主怀了萧廷的孩子。”魏无忌没什么诚意的解释道。顾秀庭挑眉,投给他一个“你确定不是在说笑”的眼神。萧廷这种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敌国公主肚子里的孩子而随意犯险,将不确定的因素留在自己身边。

魏无忌摸了摸下巴,问道:“那秀庭公子觉得是为什么?”顾秀庭淡笑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觉得有意思啊。”

南宫绝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交谈,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年纪太大了,对于年轻人说的话就会开始觉得听不懂了。至少魏无忌和顾秀庭所说的这些话,南宫大将军就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听出来这和现在眼前的情形有什么关系。叹了口气,南宫绝问道:“难道就任由他们这么厮杀下去?”

魏无忌笑道:“老将军不用担心,只要这些江湖中人不要危害到普通百姓的安危,他们想要干什么就随便干什么吧。”

南宫绝扬眉道:“他们现在确实是没有危害到普通百姓,但是魏公子能够保证以后他们也不危害到普通百姓?特别是等到杀红了眼的时候他们还能分得清楚哪些是普通百姓哪些是江湖中人?”很多时候,一旦杀红了眼就是六亲不认,哪儿还记得什么朝廷律令和百姓安危。

沐清漪微笑道:“所以,到时候就需要南宫大将军出面了啊。”

“沐相的意思是?”南宫绝谨慎地问道。

“镇压。”沐清漪淡笑道:“既然江湖中人危及西越安宁,那么…朝廷也不必再手下留情。何况,这些日子本相一直没有动手,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吧?”

南宫绝心中一震,望向沐清漪的目光中难掩震惊和敬畏之色。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但是却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儿都更加擅长杀伐决断。如果她出神武将世家,习得一身好武艺的话,必然会成为光芒万丈的一代名将。继凌如狂之后,有一个当世高手忍不住暗叹,生子不如沐清漪。

沐清漪侧首,遥望着窗外远处遥遥在望的华国皇陵目光悠远而宁静,“这些江湖中人,既不受教也不知收敛。一点小事就恨不得能搅和的天地变色。这样的人,无论是对于西越安定还是对于西越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如此…南宫将军又何必对他们心慈手软?”

南宫绝忍不住在心中一笑,什么时候自己这个纵横沙场的老将还不如一个妙龄女子来得干净利落了?他是将军,所关注的就只是上阵杀敌而已,陛下的剑指之处,就是他纵马挥军所向之处。西越山河永固,一统天下,方才是他平生的夙愿和追求。

南宫绝苍凉而老迈的眼神渐渐地坚定起来,有些无奈地笑道:“一代新人胜旧人,沐相当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末将明白沐相的意思了,请沐相放心便是,老夫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沐清漪满意地点头,笑道:“如此就辛苦老将军了。”南宫绝忙道不敢。

“沐相真是好算计。”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众人齐齐转身,南宫绝灰白的剑眉一扬,沉声喝道:“什么人?!”

“久闻南宫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凌堡主,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沐清漪淡淡笑道。说话间,凌如狂和凌天霄父子俩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凌如狂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浓眉一挑看着顾秀庭笑道:“这位便是秀庭公子?”

顾秀庭拱手,淡然道:“凌堡主,幸会。”

凌如狂笑道:“不敢,顾公子在南疆的手笔可是让老夫佩服不已,果真不愧是华国名相之后。”顾秀庭神色平淡,淡笑道:“凌堡主,过奖了。”

沐清漪浅笑道:“凌堡主,现在这个时候两位居然还能如此悠闲?”

凌如狂笑道:“咱们不过是别人请来的打手,用不着的时候,自然是悠闲得很。倒是沐相,这个时候在此隔岸观火,未免有些不太厚道吧?”沐清漪放下茶杯,淡然笑道:“难道是我逼着他们去的么?凌堡主请坐。”

凌如狂确实是江湖中难得一见的极为清醒冷静的人,也难怪有着这样一副张扬不羁的脾气凌霄堡却依然能够几十年如一日的傲立于江湖而不倒。

凌如狂踏入房间里坐下,凌天霄倒是难得的规规矩矩的站到了门口的角落里,全然没有往日的傲气和情况。沐清漪亲自为凌如狂倒了杯茶,一边笑道:“凌堡主这个时候能来这里,想必是萧公子已经不再建安城里了。”

凌如狂扬眉道:“沐相的心智谋略,只怕是世间男子能比得上的也没有几个。”沐清漪低眉淡笑,“凌堡主是打算坐在这里与我互相吹捧么?至少…论胆识,沐清漪便对凌堡主甘拜下风。能够在北汉和西越之间自在游走的只怕也只有凌堡主了吧?”凌如狂神色微变,片刻方才笑道:“果真是瞒不过沐相的眼睛。老夫也不过是为了凌霄堡的将来罢了。”

“这么说…比起北汉,凌堡主是更加看好西越了?”魏无忌挑眉笑道。

凌如狂淡笑不语,但是在座的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凌如狂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代表了眸中态度。

顾秀庭侧首看了一眼旁边的凌天霄,微笑道:“不知道,凌堡主的态度是否能够代表凌少主的态度?”凌如狂微微蹙眉,盯着顾秀庭道:“顾公子这是什么意思?”顾秀庭道:“听闻凌少主与北汉烈王是至交好友。凌少主当真跟凌堡主一样,觉得跟西越合作比跟北汉合作更加可靠么?”

凌天霄神色平静地道:“现在凌霄堡做主的人是我父亲,在下的意见应该左右不了大局吧?”

顾秀庭淡淡道:“西越需要的是长期稳定的合作,而不是随时可以倒戈相向的人。凌堡主虽然是凌霄堡现在做主的人,但是…凌少主却代表着凌霄堡的未来。不是么。”

凌如狂默然,顾秀庭能够以一个文弱的读书人的身份在南夷那样的地方地立足甚至是渐渐掌控大半个南疆,果真不是简单的人。或者说…沐清漪身边的人,谁都不是易于之辈。

沐清漪神色淡然的望着眼前的凌如狂和顾秀庭,似乎对顾秀庭的问题没有丝毫的惊讶和异议。或者说,顾秀庭问的也正是她想要问的。凌霄堡在北汉的实力雄厚,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但是如果凌如狂是打着看谁占了上方再选边站的话,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这样的合作者。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凌如狂方才抬头道:“沐相的意思老夫明白,但是…沐相要怎么保证凌霄堡不会被北汉皇迁怒?”

沐清漪挑眉道:“凌堡主需要什么样的保证?”

凌如狂道:“至少…建安城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虽然萧廷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事后冷静下来却未必不会想到什么蛛丝马迹。因此…萧廷还有北汉所有知情的探子,绝对不能或者离开西越。”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摇头道:“凌堡主所说的,本相不能保证。但是…本相可以保证这次的事情绝对不会牵扯到凌霄堡。”凌如狂扬眉看着沐清漪,显然是不信她的话。沐清漪也不勉强,只是轻声笑道:“这次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需要凌堡主做的。凌堡主只要不跟西越为敌,便是与本相最成功的合作了。而且本相保证,事后即使北汉皇不给那一百万两白银,本相也会为凌堡主补上的。但是,凌堡主要怎么保证阁下的诚意?”

这一次凌如狂沉思了更久,一抬手将一本书扔到了沐清漪跟前的桌上。沐清漪有些好奇的挑眉,看了看桌上放着的那本有些陈旧的书。凌如狂道:“这是凌霄堡的武功秘籍,如果老夫爽约的话,沐相可以让人研究出凌霄堡武功的弱点,传遍天下,到时候自然会有凌霄堡的仇人来替沐相找老夫的麻烦。或者干脆将整本书刊刻发行,到时候,世上将再无凌霄堡。”凌霄堡是一个江湖门派,其立足的根本自然是高强的武功,凌如狂将这个交给沐清漪也确实是显示除了足够的诚意。

沐清漪伸手拿起秘籍,随手交给坐在旁边的魏无忌。魏无忌随手翻了翻,朝沐清漪点了点头表示这是真的,沐清漪方才笑道:“凌堡主果真是诚意十足,本相明白了。想必,凌少主也没有什么异议?”

“我是凌霄堡的少主。”凌天霄漠然道。就算他跟哥舒翰是至交好友,但是首先他却是凌霄堡的少主,一切必定是以凌霄堡的利益为先。

沐清漪满意的笑道:“本相明白了,多谢凌堡主。”

凌如狂点头道:“老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凌堡主请说。”沐清漪笑道。

凌如狂道:“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老夫想让犬子跟着沐清漪一段时间。”

沐清漪有些不解,“凌堡主这是何意?”

“沐相年纪轻轻,才智能力却是老夫也佩服不已。犬儿能够跟在沐相身边学的一两分的本事,老夫也心满意足了。”凌如狂认真地道。沐清漪有些意外,侧首看向凌天霄,却见凌天霄抱胸站在一边,虽然没有高兴的意思,却也没有什么不满之色。犹豫了一会儿,方才道:“学习不敢当,凌少主若是有意,不妨留在西越做客一段时间。”

闻言,凌如狂神色也缓和了许多,点头道:“如此多谢沐相。”

------题外话------

下午从横店回到杭州,好晕啊。然后跟人去西湖逛了一圈。楼外楼的东西味道真心一般,服务也一般,给差评不解释。八点过才回酒店,觉累…更晚了,明天就回家,让大家久等了,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60.欺软怕硬 下一章:262.沾沾自喜
热门: 后备干部 吞天决 总有人追着我要芥川奖 双界代购 穿成恶毒女配的哥哥后我带妹妹走上人生巅峰 单身钙族相亲实录 武逆乾坤 伪装失忆 前男友总撩我[娱乐圈] 比克斯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