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欺软怕硬

上一章:258.令人心寒的师徒情 下一章:261.合作与试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到沐清漪走过来,云苓儿仿佛恐惧极了一般飞快地往后退了两步。又在发现自己的动作之后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紧咬着嘴唇不敢说话。跟着云苓儿的几个云门弟子中也有见过沐清漪的,连忙上前两步将云苓儿护在身后,警惕地望着沐清漪。倒不是他们现在有多迷恋云苓儿,而是云苓儿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回去会后师傅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还要一想起几位师妹的下场,所有人都觉得仿佛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了下来。

沐清漪含笑望着云苓儿道:“云姑娘的伤好了?”

云苓儿戒备地望着沐清漪,“你…你想干什么?”

沐清漪淡淡道:“云姑娘刚刚在干什么?”

对于如此惧怕一个根本不会武功的弱女子的事情,让云苓儿觉得十分的没面子。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不仅在人数而且在实力上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云苓儿倒也不会莽撞的想要跟沐清漪硬拼,只是咬牙道:“别以为我怕你!你敢对我做什么,我爹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沐清漪有些好笑地望着云苓儿道:“你觉得…我怕云浮生?”

云苓儿狠狠地瞪着她却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再一次触怒了沐清漪还是自己吃亏。怨恨地扫了旁边的南宫雅一样,云苓儿方才带着人转身离去。

看着云苓儿离去,南宫雅有些好奇地道:“沐姐姐,她好像很怕你。”云苓儿这种人,南宫雅实在是有些想不出她居然会真的惧怕一个人的模样。但是偏偏,云苓儿对沐清漪似乎就是真心畏惧的。虽然知道前两天云苓儿被打了一顿,但是毕竟不是沐清漪下令动的手,云苓儿这番惧怕实在是有些毫无来由。

沐清漪淡笑道:“不过是个被娇纵坏了的黄毛丫头罢了。雅儿倒是好脾气。”

南宫雅有些羞愧地看了一眼旁边眼巴巴地望着她们的老掌柜道:“掌柜的做生意也不容易,在这里闹大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

掌柜的连连称谢,“多谢姑娘,多谢沐相。姑娘…您挑好的东西。小老儿多谢姑娘,这点东西不成敬意,还望姑娘不要嫌弃。”南宫雅摇摇头,将银两放到一边的桌上,拿起自己的东西拉着沐清漪走了出去。

一出门就看到凌天霄坐在对面茶楼的窗口含笑看着她们。见到沐清漪往上看,凌天霄含笑朝沐清漪举了举茶杯。沐清漪沉吟了片刻对南宫雅笑道:“雅儿,咱们进去喝杯茶吧?”南宫雅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沐清漪,虽然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喝茶了却也不反对,顺从地点了点头。

上了二楼,沐清漪带着南宫雅和夏修竹直接进了凌天霄所在的房间,果然看到凌天霄已经点好了差点坐在里面悠闲的等着他们了。看到跟在沐清漪身后的南宫雅,凌天霄剑眉微挑,道:“这位是…南宫大将军的千金?”

沐清漪淡笑道:“凌少主消息好灵通。这确实是南宫将军的千金,雅儿,这位是北汉凌霄堡少主凌天霄。”

“原来是南宫小姐,在下凌天霄见过南宫小姐。”

西越女子原本就不如华国拘束,何况南宫雅自从见识了沐清漪的本事之后就对女子的人生有了一种全然的认识。此时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也不羞怯,落落大方地点头道:“见过凌少主。”

三人坐了下来,凌天霄慎重地看了一眼夏修竹。对于比自己更厉害的高手,一般人总是多少会感到一丝压力的。

沐清漪笑道:“这个时候,凌少主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总不会是闲着没事做想要散散心吧?”

凌天霄有些慵懒的倚着身后的椅子,笑眯眯道:“怎么就不能散心呢?沐相不是还陪着南宫小姐逛街么?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沐相居然还会放过云苓儿。”沐清漪不在意地道:“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为了她让云浮生发疯了不值得。凌少主还是有话直说吧,凌少主并不是适合拐弯抹角的人。”

凌天霄挑眉,沉默了片刻方才笑道:“也罢,我只是想要告诉沐相…那副藏宝图的位置,萧廷已经查到了。”

“所以?”沐清漪不为所动。

凌天霄有些挫败的叹了口气,道:“还请沐相说句实话,那张藏宝图…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沐清漪给了他一个有些虚伪的笑容,挑眉道:“是真是假?是什么让凌少主觉得我会回答你这种问题?”凌天霄正色道:“在下给沐相的消息难道还不够么?”

沐清漪低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淡笑道:“凌少主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既然如此…本相也不瞒着凌少主。那张藏宝图么…是真是假就看凌堡主和少主怎么决定了。它可以是真的,自然也可以是假的。”

“什么意思?”

沐清漪含笑不语。凌天霄低眉思索着沐清漪话中的未尽之意。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起身笑道:“在下明白了,多谢沐相。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沐清漪微微点头,道:“不送。还请凌少主转告凌堡主,本相…并不想和凌霄堡为敌。”

凌天霄顿了一下,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凌天霄真的相信你说的话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夏修竹突然开口问道。

沐清漪微笑道:“我什么都没说,又怎么谈得上相不相信?只不过是一个态度罢了,凌如狂和凌天霄如果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抉择。”

南宫雅崇拜的望着沐清漪,“沐姐姐好厉害。”

沐清漪无奈地叹了口气笑道:“什么厉害?”南宫雅道:“即使很厉害,若是我有沐姐姐两成的本事,父亲和二哥他们也不会每天都担心我了。”沐清漪抬手点了点她的眉心笑道:“你就别想了,就你这心慈手软的性子…只怕南宫他们还要替你担心一辈子。”南宫雅抗议地撅起了小嘴,她才不是随便对谁都会心软呢,只是对于那些无辜的百姓总是不能狠下心肠而已。

沐清漪微笑道:“你这样就很好,别担心,南宫大将军还有南宫羽他们都会保护你的。”

“可是我也想保护父亲和大哥二哥啊。”南宫雅低声呢喃道。

“那就努力吧。”沐清漪含笑鼓励道。

“嗯,谢谢沐姐姐,我一定会努力!”南宫雅重重地点头道。

很快,萧廷得到并且破解了藏宝图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建安城。这一次,连萧廷一行人暂时落脚的地址也一并暴露了出来。如此一来,每天都有不少人上门来找萧廷一行人的麻烦。原本建安城里是无能动武的,但是之前在别处每一次总是会即使出现在的守城士兵这一次却总是迟迟没有出现过。次数多人,江湖中人也就渐渐的醒悟过来——建安城里不能动武,但是…萧廷这里是例外!

一时间,萧廷一行人被搞得苦不堪言。萧廷绝不相信这些事情跟沐清漪毫无关系,同时也才明白自己的行踪原来从未逃脱过沐清漪的掌控。但是事已至此却也是无可奈何。

“混蛋!”有些狭窄的房间里,萧廷气得脸色铁青怒发冲冠。坐在一边的凌如狂和凌天霄都是一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模样。淮阳公主倒是一副担心的模样,只可惜她却是帮不上什么忙。舒亚站在一边,神色冷淡也并不说话。显然这几天萧廷让她侍候淮阳公主的事情舒亚心中也并不是没有想法。

等到萧廷发完了心中的怒火,稍稍冷静下来了方才看向众人,目光最后落到了凌如狂的身上,道:“凌堡主,对于这些江湖中人你别在下了解,你有什么想法?”凌如狂不以为然,淡然道:“老夫没有什么想法。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江湖中人为了一株灵药一本秘籍一把宝剑就能杀的血流成河,更何况是几千万两白银?萧公子若是想要让他们就这么退去,请恕老夫无能为力。”看到萧廷有些不甘的神色,凌如狂又淡淡地补了一句,“北汉皇请老夫前来只是担心公子的武力有所不及,如果萧公子想要跟什么人动手的话尽管开口。但是如果萧公子想要找一个谋士的话,只怕是找错人了。”

凌如狂就差明说了,打架凌霄堡可以帮忙,但是动脑子算计人的事情还请萧公子自己自便。萧廷是愿意去跟沐清漪斗智还是斗力都随便他,凌霄堡不参与此事。

萧廷虽然有些不悦,却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宜得罪凌如狂,只得忍下了心中的怒火,沉吟了片刻方才道:“若是如此…只怕我们无法从西越人和沐清漪手中取得这么大一笔财富,同样的…陛下承诺给凌堡主的钱只怕也不能兑现了。”

凌如狂轻哼一声,淡淡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当是出来走走散散心便是了。”

凌如狂不肯上当,萧廷心中更加憋屈,脸上的神色也更加难看起来。凌如狂却不管他是什么神色,直接起身带着凌天霄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现在遇到麻烦的是萧廷肯不是他凌如狂。那些江湖中人就算是再不长眼也没有几个敢得罪凌如狂的。所以,无论是凌如狂还是凌天霄出门都是还算顺畅的。只是一旦轮到了萧廷手下的众人,却都毫无意外的被江湖中人围攻。

看着凌如狂父子离去的背影,萧廷神色有些阴郁起来。

“萧廷……”淮阳公主有些担心地望着萧廷柔声道。

萧廷淡漠地扫了一眼淮阳公主,垂眸不语。一时间,淮阳公主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淮阳公主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这些日子萧廷虽然对她也算得上是百依百顺,但是论感情的话却远不如在九皇子府的那两年时间了。许多时候,他都以忙碌为由根本就不愿意与多说什么。虽然是真的忙还是假的忙淮阳公主并不知道,但是一个女人的直接却能够让她知道萧廷对自己的疏离。之前强要舒亚伺候自己,一方面是因为看舒亚不顺,另一方面却是对萧廷的试探。

此时,看着萧廷冷漠的神色,淮阳公主心中地惊惶可想而知。她虽然曾经是一国公主,如今却是什么都没有了。父皇母妃早已经过世,如今的西越帝容瑾和庄王容瑄都跟她不亲,如今西越掌权的沐清漪更是跟她相看两厌。如果不靠着萧廷,淮阳公主甚至无法想象自己将来的日子要如何去过。现在的萧廷,对她来说与其说是一个爱人,还不如说是一根救命稻草。爱的人可能会不爱,但是救命稻草却是死也不能放手的。

“萧廷,你…唔…好疼。”

原本还在出神的萧廷猛地回过神来,望着淮阳公主皱眉道:“你怎么了?”淮阳公主秀眉紧皱,脸上带着一丝痛苦的神色,轻声叫道:“我的肚子…肚子好疼啊。”

萧廷神色微变,上前一步一把抱起淮阳公主回头吩咐道:“舒亚,去请大夫!”

身后,舒亚脸色微臣,终于还是沉默地点了点头道:“是,公子。”他们暂住的小院里就有现成的大夫,萧廷做事情自然是万分周全的,所以人来得也快。不一会儿舒亚就带着大夫进了房间,房间里淮阳公主躺在床上,萧廷正坐在一边嘘寒问暖。

大夫上前把了把脉,皱了皱眉道:“这位…夫人,只是思虑过甚,没什么毛病。老夫回头开两幅安胎药就可以了。”萧廷这才松了口气,点头道:“多谢大夫,有劳了。”大夫摇摇头,转身开药去了。萧廷低头看了看床上的淮阳公主,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舒亚,好好照顾淮阳。”说完,也不看两个女人的表情,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萧……”淮阳公主起身,却只看到了萧廷走出去的背影,有些失望的怔了怔坐了起来。看到站在一边的舒亚脸上嘲弄的笑意,淮阳公主脸上一变,“你笑什么?”

舒亚轻哼一声,冷笑道:“我爱笑什么就笑什么,你管得着么?”

淮阳公主道:“我是主子,你是丫头!本宫不让你笑你就不许笑!”舒亚不屑地轻嗤一声,道:“公主?你以为你还是西越的公主么?西越还承认你是公主么?”

“放肆!”淮阳公主一窒,怒指着舒亚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舒亚上前一步,一把拍掉她指着自己的手指,冷笑道:“无论我是什么,也比你高贵千百倍。现在公子宠着你不过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罢了。我若是你就好好的保护好肚子里的那块肉,否则…一旦哪天孩子没有了,你猜公子会怎么对你?”

淮阳公主脸色一变,气急败坏地骂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舒亚轻蔑地瞥了淮阳公主一样,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出去。

------题外话------

今天去了秦王宫,大秦帝国的壮阔果然不是明清能够相比的,早上五点五十起床,晚上快七点了才回酒店,好累…。今天少一点,有点感冒写不动,亲们见谅…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8.令人心寒的师徒情 下一章:261.合作与试探
热门: 波洛圣诞探案记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死亡循环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 大可爱 何以笙箫默 僵尸医生 他是甜味道 吞天主宰 随身带个侏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