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令人心寒的师徒情

上一章:258.隐忍和恨意 下一章:260.欺软怕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云浮生和云天恒都不在,云苓儿的心情又十分糟糕,整个被云门包下来的客栈都显得空荡荡的。云门的女弟子们自然谁也不想去触云苓儿的眉头,纷纷躲得远远地。也让云苓儿想要喝水的时候也找不到半个人影,只能自己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出门去找谁。

身上的伤痕让云苓儿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同时原本娇俏的容颜也变得更见难看起来。刚出门,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窃窃私语。因为流言的事情,云苓儿变得格外的敏感,便没有做声悄悄地做了出去。果然听到几个女弟子围在一边说话。

“真是没想到…师傅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可不是么…咱们可就惨了,师傅武功高强江湖上的人也不敢得罪他,但是却都看不起咱们。连出门都不敢说着自己是云门弟子。”

“不知道师妹以后跟师傅的感情还会不会那么好。毕竟…师傅也算是小师妹的杀母仇人吧?”自从流言传出来,暗地里弟子们也不再称呼云苓儿的母亲为师母了。原本他们谁都没见过云苓儿的生母,自然对这个师母也没什么认知。如今听说原本是别人的妻子,这个师母如何还喊得出来?

“别傻了,小师妹可不是傻子。比起已经死去多年的云夫人,很明显师傅才能做小师妹的靠山吧?如果跟师傅决裂了,那些来寻仇的人都能将她撕碎了。”

“就是,小师妹一向心高气傲,如果她更师傅决裂了,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只可惜,再怎么心高气傲,摊上这样的名声,名门世家也没有人愿意娶…啊?!小师妹!”说得正高兴的女弟子突然回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神色阴郁的云苓儿心中不由得一颤,吓得惊叫出声。

云苓儿扶着墙壁慢慢走过来,盯着众女弟子道:“你们在说什么?”

“没…我们什么都没说!”众女弟子吓得脸色发白,连忙矢口否认。云苓儿冷笑道:“什么都没说?你们刚才还说得很高兴呢,怎么我来了就什么都没说了?难道…师姐们再说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事情?”

“没有…没有的事情。”一个女弟子强笑道:“小师妹,你误会了。我们就是闲着没事随便聊…啊?!”话还没说完,云苓儿一个耳光狠狠地甩了过去,盯着那女弟子冷声道:“什么都没说?!贱人!你们以为我聋了么?你们不过是我爹爹养大的狗,居然敢背地里说我的坏话!等到爹爹回来,我要你们死得难看!”

闻言,众弟子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望着云苓儿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哀求之意,“小师妹…我们错了,求你原谅我们吧。”云浮生的手段狠辣,对于云苓儿更是偏听偏信,男弟子还好,她们这些女弟子不如说是替云苓儿养的丫头和大手罢了。若是让云浮生知道他们背地里说云苓儿的闲话,只怕是当真如云苓儿说得,死得难看!

云苓儿冷笑一声,缓缓道:“原谅?我凭什么要原谅你们?”这两天她的心情真是糟糕到无以复加,正好可以拿这几个贱人出出气!当真以为她不知道这些女人背地里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幸灾乐祸么?只可惜…就算她现在倒霉了,想要捏死她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师妹……”

“别叫我小师妹!”云苓儿厉声道:“你们不配!我一定要爹爹把你们都赶出去!”

云苓儿高傲地轻哼一声转身就要回房,众女弟子心中一急,其中一人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云苓儿的衣袖,“你想干什么?”

“小师妹…你……”

“你们在干什么?”云浮生碰巧这个时候走上楼来。众人脸色顿变,膝盖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师傅……”

云浮生眯眼,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爹爹……”云苓儿含泪投入云浮生怀中,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感受到泪水染湿了自己的衣襟,云浮生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射向众女弟子的目光更是犹如利箭一般,“你们做了什么?”

“师傅,我们没有……”

“呜呜,爹爹,她们骂我…还说我、呜呜还说我是野种,说爹爹以后再也不会要我了…”云苓儿伏在云浮生怀里一边抽泣着一边道。

“放肆!”这话实在是触动了云浮生的逆鳞。外人这么说也就罢了,就连自己门下的弟子也这么说,这让云浮生如何能忍?毫不犹豫地云浮生抬手对着几个弟子便是一张挥了过去,当场边有两个弟子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其他人也吓得浑身发抖,“师傅!师妹说谎,我们没有…没有说过那种话?”

云浮生冷声道:“这么说,你们没有说苓儿的闲话?”

女弟子微微一迟疑,云浮生便又是一掌过去。云浮生冷声道:“本座不管你们说了什么,敢背地里说那些闲言碎语就是该死!”又是两个女弟子倒了下去。剩下的一个看到四个是姐妹都被师傅打死,也知道必无幸理,竟也全然活了出去,怨恨地等着云苓儿骂道:“云苓儿,活该你是是个人见人厌的野种,你这阴险卑鄙的将人不得好……”最后一个死字还没来得及吐出,胸口一痛就到了下去。

云浮生一口气傻掉了这次带出来的几个女弟子,这几日憋在心中的一口怒气倒是平息了一些。眼神冷漠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也只是轻哼一声丝毫没有后悔惋惜之意。云苓儿靠着云浮生,眼眸恨恨地扫了一眼最后那个女弟子得尸体:这个贱人竟然敢诅咒她,让她死得那么轻松真是她的运气!

“爹爹……”

云浮生按下她的头,不让她看地上的尸体,只是柔声道:“苓儿别怕,有爹爹在谁也不敢伤害你的。”

云苓儿乖巧地点了点头道:“在苓儿心中,也只有爹爹才是最重要的人。不管别人说什么,苓儿都只相信爹爹一个人。”云浮生满意的点头道:“好孩子。”

云天恒走上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也是一惊。幸好整个客栈都被他们包了下来,否则出了这样的事情外面只怕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转身挥手阻止了楼下的弟子们上来,云天恒方才上前道:“师傅,师妹们……”

云浮生冷冷道:“叫人上来处理掉,死有余辜!”

云天恒只觉得心中一冷。这几个女弟子拜入师门也已经有整整十年了,他们的死云天恒虽然没看到却也大概能猜得出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了几句闲话抬手就杀了五个弟子,师傅当真……

发觉云天恒的迟疑,云浮生有些不悦地扫了他一眼道:“还不去。”

云天恒沉默地点了点头,侧首看了一眼靠在云浮生怀里的云苓儿转身下头去了。

五名女弟子的死让整个客栈变得更加沉默起来了。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地生怕得罪了云苓儿惹得云浮生不悦。就连往日里在云苓儿跟前献殷勤的几个男弟子都显得拘谨了许多。对此,云苓儿却全然不觉,有父亲在云苓儿并不觉得这些弟子能够翻出什么浪来。更不用说,云苓儿从来就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过。

房间里,云苓儿坐在垫得软软的椅子里,望着桌上光可鉴人的铜镜修饰着自己的如花容颜。虽然受了伤不能出门,但是云苓儿对自己的容貌依然爱护有加。望着铜镜里显得有些稚嫩而天真无邪的容颜,云苓儿地眼底闪过几分嫉妒。她想起了沐清漪那张美丽无比的容颜,云苓儿并不是没有见过跟沐清漪一样美丽的人。别的不说,江湖中号称第一美人的薛彩衣绝艳动人艳光四射,就是一种跟沐清漪完全不一样但是却也同样美丽的容颜。但是薛彩衣已经老了,云苓儿即使嫉妒她的美丽,却也在心中嘲笑她已经是昨日黄花。而沐清漪却还年轻。不满二十的年纪,美丽绝伦的容貌,还有那温婉尔雅的气质,如果自己有那样美丽的一张容颜……

云苓儿想得出神,门外响起了轻轻地敲门声。云苓儿微微皱眉,门口已经传来了云天恒的声音,“师妹,可以进来么?”云苓儿脸上重新扬起了单纯的笑容,道:“云师兄,进来吧。”

云天恒推门进来,看着云苓儿沉默不语。云苓儿浅笑道:“师兄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找苓儿么?”

云天恒皱眉望着她,沉吟了片刻方才道:“苓儿,七师妹他们是怎么回事?”

云苓儿有些不解地扬眉道:“师兄在说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云天恒沉声道:“七师妹她们我也算了解,就算她们说几句闲言碎语,也绝不会说那么过分的话。何况,都是同门师姐妹,师傅动怒的时候你为何不阻止反而还要火上浇油?”云苓儿不悦地放下手中把玩的发簪,皱眉道:“师兄是来教训我么?她们背地里说我的坏话,难道我还要替她们求情?”

云天恒深深地看了云苓儿一眼道:“是我从未了解过你,还是师妹你真的变了?”

云苓儿一怔,“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天恒垂眸,淡淡道:“师妹你以后好自为之吧。”说完,云天恒也不再理会云苓儿还想要说什么的模样,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云苓儿在房间里愣了半晌,一抬手将桌上的饰品全部挥落到了地上。

这日,南宫雅找沐清漪一起出门游玩。南宫雅来到建安城之后就一直被南宫绝拘在军营中,好不容易说服了父亲进城住进了顾府,南宫雅自然忍不住想要出门走走。沐清漪见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也是微微一笑便带着人跟着南宫雅出来了。

因为与云浮生交恶,沐清漪出门也带上了夏修竹等人随行。虽然建安城中的人不能全部都认识沐清漪一行人,却也知道他们看上去并不少惹。所以即使是两个看起来极为美丽又没有什么武功的女子在街上闲逛也没有人不识相的上来找他们麻烦。

“沐姐姐!快来看。好漂亮啊。”一家饰品店里,南宫雅欢喜地看着眼前的各种精美饰品。虽然这些饰品并不名贵却胜在做工精巧,即使是西越也并不多见的。华国到底和西越不太一样,在许多方面更为讲究,女儿家的饰品和服装更是让南宫雅爱不释手。沐清漪淡淡一笑:“喜欢就买下来。”

南宫雅连连点头笑道:“等我带回去送给别人,她们一定也会非常喜欢的。”说着,兴致勃勃的挑选起来。沐清漪看着南宫雅高兴地模样,也不由得会心一笑,带着夏修竹进了里间供客人休息的茶室歇息。只留下了两个人保护南宫雅的安慰。选好了一大堆东西,南宫雅的心情也格外的明朗,愉悦的让掌柜的将自己选好的东西包起来。做了一笔大生意,掌柜的也十分高兴,自然是殷勤的上前为南宫雅装盒了。

“等等。这个我要了!”一个有些很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南宫雅皱眉回头看到前几日见过的云苓儿正一脸傲气的站在不远处。虽然云苓儿美丽依旧,不过脸色却有些苍白,但是这些完全不损她脸上高高在上的神色。连个眼角都没有施舍给南宫雅,仿佛完全不将她放在眼底一般。南宫雅顿时也有些不高兴起来,明明是她先选好的东西,凭什么让给她?何况,这店里这么多东西,她偏要选自己已经要买下来的东西,分明是存心找茬。

“这位姑娘,这件饰品这位小姐已经买下来了。不如您看看别的吧?别的饰品也是十分精美的。”掌柜的有些为难地劝道。云苓儿不屑的撇嘴,道:“她付钱了么?”掌柜一愣,诚实地道:“这个…倒是还没有。”

“那不就得了。本姑娘出两倍的嫁给。”

南宫雅脸色一沉,一个江湖女子,跟她比谁更有钱么?

俏脸一扬,南宫雅毫不示弱的道,“本姑娘出三倍!”

云苓儿自然也不肯认输,“我出四倍!”南宫雅冷笑一声,看着掌柜道:“掌柜,明明是我先来的,你说怎么办?”掌柜地为难地望着眼前的两个女子,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但是只看这两位姑娘的模样就知道谁也不是好得罪的。看了看云苓儿,掌柜的小心地道:“姑娘,是这位姑娘先来的,您看是不是……”

云苓儿俏脸一沉,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怕本姑娘付不起钱不成?”

“不敢,不敢……”看着云苓儿身后那几个一脸不善的青年男子,掌柜的连连摆手,求助的目光望着旁边的南宫雅。犹豫了一下,掌柜的方才小声道:“姑娘,还请你…行个方便。您买的东西小的算八折给你可好。”

南宫雅叹了口气,见这掌柜一大把年纪了还急出一头冷汗也不由得有些怜悯,摇摇头道:“算了,东西然她拿走吧。剩下的给我包起来。”掌柜的大喜,连忙千恩万谢的谢过了南宫雅。旁边的云苓儿却不干了,挑眉道:“我不要这个了,我要那个。”纤细的手指一指,指着的正是南宫雅选好的那一堆东西。如此模样,找麻烦的姿态在明显不过了。南宫雅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她让着云苓儿可不是因为怕她!

“你什么意思?”

云苓儿挑眉道:“本姑娘看上了这些东西,与你有什么关系?还怕本姑娘出不起钱不成?你把这些东西都让给我,本姑娘赔偿你双倍的价钱。”南宫雅不屑地轻嗤一声道:“你以为只有你云门有钱么?一个江湖中人的女儿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得意的?”

“南宫小姐。”沐清漪安排在外面保护南宫雅的侍卫也走了过来,警惕地扫了一眼对面的人道:“南宫小姐,有人找你麻烦?”南宫雅淡淡笑道:“没什么,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罢了。今天不买了,咱们走吧。”

侍卫犹豫了一下,他们自然不怕云苓儿等人。但是沐相吩咐了他们要听从南宫小姐的吩咐。南宫雅既然不想再起争执,他们自然不能再多说什么。

“你站住!”见南宫雅扔下东西就走,云苓儿并不觉得自己赢了,反倒是觉得南宫雅是看不起自己。气呼呼地冲到南宫雅跟前,却被跟前的两个侍卫拦住了。南宫雅皱了皱眉,回头打量着云苓儿皱眉道:“云姑娘,你脑子有病还是被狗咬过?像疯狗一样的随便乱咬人就是云门的教养?”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骂我!”云苓儿咬牙切齿道。

南宫雅悠然地笑道:“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西越南宫家的女儿。一个江湖草莽之女,连寻常人家的闺秀都不如,还好意思到本姑娘跟前来耀武扬威,果然是江湖中人不知道规矩。听说前两天云姑娘刚刚在应天府里挨了一顿板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健忘了,看来真的应该好好地让邵大人再给你长长记性。”云苓儿的事情南宫雅并不是没有听说过,没有主动提起是南宫雅做人厚道不想给人难看。但是云苓儿这个模样分明就是自己不想要脸面。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再给她留脸面。

“贱人!”云苓儿如今最恨的事情便是有人跟她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如今云门的人自然没有谁敢再提,但是外面的人却不会顾及这个。听到南宫雅的嘲讽,云苓儿顿时便炸开了,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来就想要朝着南宫雅的脸上甩过去。

南宫雅跟前的侍卫怎么肯让她动手,毫不犹豫地抬手扣住了云苓儿的手腕。云苓儿痛得直皱眉头,没好气地瞪向身后的云门弟子道:“都死了么?还不快来帮忙!”云门弟子虽然知道建安城不是动手的地方,但是却谁也不敢违背云苓儿的话,只得纷纷上前将南宫雅三人围了起来。

“贱人!你马上跟我道歉,本姑娘就大人大量放你一马!”云苓儿盯着南宫雅冷笑道。

南宫雅轻哼一声,根本不见她放在眼里。云苓儿却正中下怀,冷笑道:“既然是你自己不识抬举,难就不要怪本姑娘心狠手辣了。把这个贱人的脸给我划花了!”

“这才两天功夫,云姑娘的伤已经不碍事了么?”沐清漪的声音悠悠地从里面响起。其实云苓儿等人刚进店的时候沐清漪等人就知道了,只是沐清漪却并没有立刻出来反倒是站在门里观察了一会儿。看来云门果然还是有些本事的,云苓儿的上才不过几天功夫,竟然就已经能够在外面活蹦乱跳了。

之前云浮生杀了几个云门女弟子的事情沐清漪自然也知道,只是她却并没有去管。她并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菩萨,云门弟子的死活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她绝不会为几个不相干的人去影响整个布局的。

云苓儿听到沐清漪的声音却是一阵,原本就因为重伤未愈而有些苍白的小脸显得更加的惨白,原本得意的笑脸也顿时僵硬在了脸上。慢慢回头果然看到沐清漪悠然的站在门口,含笑望着她们。

“沐姐姐。”南宫雅走过去,轻声唤道。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吓到了么?”

南宫雅笑道:“沐姐姐,我好歹也是南宫绝的女儿,哪儿那么容易吓到?倒是这位…云姑娘,好像吓得不轻呢?”看看云苓儿的模样,哪儿还有半分方才的神气活现,看着沐清漪的目光仿佛看到了什么恶鬼一般。

“你……你怎么在这里?”云苓儿失声叫道。如果问云苓儿现在最不愿意遇到谁,毫无疑问就是沐清漪了。那一天沐清漪带给她的心理压力更甚于邵晋对她的身体的伤害。即使是此刻她依然记得那仿佛令人觉得彻骨的寒意。

沐清漪漫步上前,打量着云苓儿苍白的脸淡淡笑道:“既然知道还怕,怎么还那么不懂事呢?云姑娘…你说,这一次我该怎么招呼你才好?”

望着沐清漪笑盈盈的模样,云苓儿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色惨白如纸。

------题外话------

在横店,今天去了明清宫和广州街,好累哟~亲爱的们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8.隐忍和恨意 下一章:260.欺软怕硬
热门: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裙带关系 无尽丹田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天域苍穹 西游日记 歌王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江湖全都是高手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