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隐忍和恨意

上一章:257.悲剧的云门大小姐 下一章:258.令人心寒的师徒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苓儿被南宫羽扣在手里,浑身发冷的望着眼前美貌如花的白衣女子,只觉得浑身上下寒意阵阵。云苓儿不明白,之前看着一直都很和善温柔的沐清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了。还是说气势现在这个才是她的真面目,之前她们都被她给骗了?

“你想...干什么?”云苓儿有些艰难地问道,眼睛里写满了恐惧。仿佛眼前的女子是要吃人的厉鬼一般。

旁边,云浮生微微皱了皱眉,对于女儿这样战战兢兢的表现有些淡淡的失望。有对比才会知道好坏,从前云苓儿虽然武功不济,但是聪*黠天真可爱,让云浮生虽然有些遗憾不能见云门传给自己的女儿,却也并不算太过失望。毕竟,女儿家习武天赋本来就不如男儿,只要将来为女儿找一个好夫君,也是一样的。但是如今,看到根本不会武功的沐清漪,从容自若的掌控着整个建安城甚至是整个西陵的时候,云浮生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只得承认,自己的女儿比起沐清漪来真是差的太远了。

尤其是现在,沐清漪什么都没做,只是淡淡的恐吓几句女儿就吓得浑身发抖的模样,哪里有半点云门大小姐的威风?

看着云苓儿吓得不轻的模样,沐清漪不由地莞尔一笑道:“云姑娘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没有弄死云浮生之前,我怎么会伤害你呢?你可是对付云浮生的一个好筹码。沐清漪挥挥手,对南宫羽道:“放了云姑娘吧。云姑娘先比是已经收到教训了,以后也不会再犯了吧。不过...为了云姑娘好,以后在建安城云姑娘最好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将建安城里住着不少书香世家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这些老人家最讨厌的便是那些...的人了,若是惹毛了他们联名上书或者弄个死谏什么的,就算是本相,也不得不遵从民意,将各位驱逐出城了。”

一提起这件事,云浮生的脸顿时又黑了。冷冷地盯着沐清漪道:“这件事,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沐清漪眨眼,微笑道:“云门主客气了,本相这也算是礼尚往来,是不是?云门主若是觉得那些是谣言,可以反驳啊。”自古以来,很多谣言便是越辩解外人越相信。何况,云浮生若是解释不清楚云笑生夫妇是怎么死的,他再怎么辩解也只会让人觉得他想要掩饰自己的过错。

邵晋笑道:“云门主既然不辩解,自然就表示他是默认了的。沐相非要人家为自己辩解,岂不是强人所难么?不过话说回来...云门主做的事情虽然有些不地道,但是...能够十几年如一日的对云姑娘疼爱有加,也是堪称一代情圣了。”

“云门主不生别的孩子,不是说是生不出来了么?那里...好像不太好治。”南宫羽有些疑惑地道。

魏无忌笑容可掬地道:“药王谷莫谷主说不定有法子呢。云门主可千万别讳疾忌医,早些请莫谷主看看,说不定还能再生一个呢。云门主还年轻啊。”

“混账!”云浮生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身份地位不凡自视甚高的男人,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自己的某些能力问题,特别是这个事情还已经传扬的天下皆知,云浮生若是还能忍得住的话,他早就变成神龟了。这方面的问题对云浮生的杀伤力绝对比说他杀兄强嫂要严重得多。

云浮生怒吼一声,飞身扑向南宫羽。魏无忌眼睛一眯,手中折扇骤地合起,轻巧的就挡在了南宫羽的前面。折扇轻轻一拨,将云浮生挡了回去。魏无忌淡淡道:“云门主,想要动手本公子与夏兄奉陪。为难一个不是江湖中人的后辈,未免让人看轻了。”

云浮生盯着魏无忌,冷声道:“听说魏公子武功不下于哥舒翰和南宫绝,本座正好也想要领教一番。”

魏无忌手中折扇刷地一声打开,悠然的挥动着笑道:“荣幸之至。”

“我来。”魏无忌身边,夏修竹站起身来淡淡道。夏修竹对武功地执着远远超过了魏无忌和容瑾等人。对于魏无忌和容瑾这样的人来说,武功是一种可以利用的利器,而对于夏修竹来说武功的境界是他的追求。魏无忌也了解夏修竹,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云浮生盯着夏修竹微微皱眉,夏修竹却仿佛没看见他的神色一般,银色的短枪从他袖中落如手中,随手一拉便成了一柄银色的长枪。夏修竹长枪一挺,就朝着云浮生冲了过去。江湖中人多以刀剑为主,也不乏一些奇门兵器。但是精通枪法的人却少之又少。一是枪法易学难精,而是长枪大开大阖利于战场上杀敌,但是一对一的比武却并不占上风。因此,如今江湖中几乎没有人使用长枪了。

夏修竹手中银枪舞出炫目的银光,云浮生也不敢大意,抬手拔出腰间的软剑回击,两人同时闪出了大堂打到了外面去了。其他人对视了几眼,也都跟了出去。

站在屋檐下,看着夏修竹矫健的身影,魏无忌有些感慨地道:“再过十年,只怕我也不是夏兄的对手了。”

沐清漪看不明白,对于一个不会武功地人来说两个人交手的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侧首问道:“修竹和云浮生谁强谁弱?”

魏无忌挑眉道:“论内功修为,云浮生要强点。不过也抢不到哪儿去。但是...夏兄也不会输的。云浮生比他多得,也不过就是几十年的功力而已。”就连动手的经验,云浮生只怕也比不过夏修竹。夏修竹早年跟着华国安西郡王习武,也是上过战场的。这两年跟容瑾、南宫绝、甚至是哥舒翰和他都交过手,与高手对敌的经验夏修竹从来都不缺。

云天恒扶着云苓儿站在一边,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院子里的正在过招的两个人。原本他以为这一代江湖中年轻的高手就以他和凌天霄武功最好了。但是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夏修竹和魏无忌的年纪并不比他大几岁,但是武功却已经直追师傅那一辈的绝顶高手了。更有听说西越皇帝容瑾不过才二十岁,武功同样跟魏无忌和夏修竹不相伯仲。这样的天才...即使是云天恒也觉得自己很难不感到羡慕嫉妒。

“夏兄,点到即止便是了。”看了一会儿,魏无忌微微皱眉提醒道。用一个夏修竹换一个云浮生可不值得。云浮生重伤就重伤了,但是如果因此让夏修竹也身受重伤那就亏大了。

打斗中的夏修竹剑眉一皱,终究还是一枪挑开云浮生刺过来的长剑,飞身退了出去。

“小辈!想要临阵脱逃么?”云浮生长剑一指,不屑地笑道。

众人这才看清楚,两人身手都有几处伤痕,显然刚刚激烈的大都谁都不是毫发无损的。魏无忌含笑道:“云门主没打够?不如,在下来试试?”完全没有车轮战的羞愧感。

云浮生咬牙暗恨,他又不是傻子,就是夏修竹若是一直斗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打了一半了再跟魏无忌打?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堪么?

沐清漪望着眼前地云浮生,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方才道:“我现在比较好奇,太史衡那个江湖五大高手的排名到底是怎么来的?”眼前这一个,还有凌如狂都被太史衡给吃了么?

“这个么也不能怪本公子啊。”太史公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墙头上,一跃而下朝沐清漪笑道:“那些超过十年不在江湖上出现的老怪物自然不能算。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打算在深山老林呆到死,自然不能让他们一直占着名头了。”无论是云浮生还是凌如狂,其实都已经退隐多年了。云浮生是从来没在江湖中行走过,凌如狂是在江湖上慌了几圈折腾够了就回家了。这样的人,怎么能算?只怕大多数人连名字都没听过。

“太史衡?文华公子?”看着太史衡片刻,云浮生略沉吟了一下方才道。

太史衡含笑拱手道:“云门门主,失敬失敬。”

“那些胡说八道的东西,是你说的?”云浮生问道。太史衡大惊失色,义正言辞地道:“这怎么可能?!太史家从来不胡说八道,本公子说出口的绝对都是有证据的事实!”只是经过那天某人的开导之后,他突然觉得历史也不用太严肃了。偶尔写写野史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云浮生冷哼一声,阴郁地盯着太史衡,显然是不相信。感觉到云浮生的杀气,太史衡忍不住往后面缩了缩,有些哀怨地望着沐清漪。明明就不是他说的啊,明明都是眼前这位沐相大人说的啊。所以说,千万不要得罪读书人,读书人手下的笔,比强盗手里的刀还可怕!当然,更不能得罪女人!

“这应天府可真热闹啊。沐丞相,不介意老夫也来凑凑热闹吧?”凌如狂的声音也跟着传来,众人挥手就看到凌如狂和凌天霄都站在墙头上。旁边邵晋翻了个白眼,江湖中人太讨厌了!当他应天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仿佛察觉到邵晋的不悦,凌如狂含笑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老夫可是正大光明的从大门口走进来的。就是你们传话的人走得太慢了,听到里面在打架才忍不住先进来了。”果然,凌如狂话还没说完,院门口一个衙役走了进来显然是想要禀告什么,但是看到凌如狂和凌天霄又呆住了。沐清漪含笑挥退了衙役,之前凌天霄在她手里接连吃亏,想要找回一点场子也是难免的。江湖中人本就桀骜不驯,只要不过分沐清漪也不太在意。

凌如狂含笑看向云浮生笑道:“云浮生,听说你的宝贝女儿被关进应天府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个女儿绝对是需要好好调教一番的,不染早晚出事。不过...老夫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还能有如此壮举?来说说...你是怎么杀了云笑生的,我记得你年轻时候武功可不如云笑生啊。还有那云浮生,唉...当真是个节烈的美人儿。不过...我若是你的话,是绝不想看到这个丫头的,果然...老夫还是不如你。哈哈.......”

“你说够了没有!”云浮生咬牙道。

凌如狂扬眉道:“我说我的,你不爱听就当我跟别人说就是了。只是可惜了...云丫头这么个身世以后恐怕不好嫁了,不过也不要紧,你门下弟子众多,随便找一个塞过去就行了。幸好我儿眼光高,要不然...我这凌霄堡的名声岂不是毁于一旦?”

凌天霄靠着墙,懒洋洋地道:“你终于承认我眼光比你好了。当初就告诉你那丫头又丑又怪,肯定是云夫人当年孕期不乐,忘了把脑子给她生全了。”

云浮生虽然气得几乎要吐血,但是形势比人强。沐清漪这边两个高手,再加上凌如狂和凌天霄,真动起手来足够把他打成渣。云浮生深深地吸了口气,盯着凌如狂道:“如今之辱,来日必报。”

凌如狂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早几年凌天霄不肯取云苓儿云浮生就说要宰了他,现在还不是都活得好好地。没那本事也只能过过嘴瘾。不过云浮生最近已经够倒霉了,凌如狂决定还是不在刺激他了。

云浮生轻哼一声,朝众弟子冷声道:“走!“直接转身拂袖而去。云天恒扶着云苓儿带着几个云门弟子也匆匆跟了上去。

“凌堡主怎么来了?”等到云浮生离去,沐清漪方才上前含笑问道。

凌如狂笑道:“听说云浮生跑到应天府来发疯,老夫来看个热闹。没想到竟然没热闹可看。”如果不是有夏修竹和魏无忌坐镇,说不准今天是真有热闹看了。只可惜,只要云浮生还没疯,他就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却单挑两大高手。

沐清漪笑道:“多谢凌堡主特意跑一趟。”凌如狂特意来一趟自然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看热闹的。凌如狂望着沐清漪笑道:“你这丫头果真是有点意思。真是可惜......”摇摇头,凌如狂笑道:“那个消息是你们放出去的吧?”

沐清漪微笑道:“凌堡主觉得有问题?”

凌如狂想了想,道:“没问题,编的太想真的,老夫都差点以为是真的了。”

“那凌堡主觉得到底是不是真的?”太史衡好奇地问道。

凌如狂摸着下巴想了半晌,叹息道:“越想越觉得是真的。”现在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从此以后,云浮生的名声是别再指望还能有什么好听了。甚至是云门的弟子以后在江湖中人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又不是邪魔外道,谁受得了出了那种无论在哪儿都能够称得上是败类的人做门主的门派?

沐清漪笑道:“就连凌堡主都觉得是真的,那么...自然就是真的了。”

凌如狂一愣,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回到客栈里,门中擅长医术的女弟子给云苓儿看了伤,十分遗憾的告诉云苓儿,下手打的太重了,不可避免的,云苓儿以后的伤处肯定会留下伤痕的。这种被打得几乎内伤的伤痕,绝对是内功高手所谓,再好的伤药也不可能完好如初。听了师姐的话,云苓儿顿时大怒,哭叫着将人撵了出去。门外,云浮生听到女儿的痛哭声,又将弟子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方才进去看女儿。

“苓儿?好些了么?”云浮生望着趴在床上埋头痛哭的女儿,叹了口气坐在床边心疼地道。

云苓儿抬起头来,红着眼睛道:“爹爹,你要帮我报仇!”

“苓儿乖,爹爹一定会帮你报仇的!”云浮生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就算不是为了苓儿,他也绝不会放过这些人的。云苓儿这才乖巧地点点头,含泪道:“爹爹,沐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苓儿喜欢沐姐姐,苓儿只是一时说错了话,沐姐姐为什么呜呜......”

云浮生揉揉女儿的发丝道:“沐清漪那个女人心狠手辣,苓儿以后不要跟她接触了。”

云苓儿轻摇着唇角点点头道:“苓儿知道了。但是爹爹...我们、我们打不过他们吧?苓儿不要爹爹受伤。”云浮生一怔,低头道:“苓儿觉得爹爹打不过他们?”云苓儿摇头道:“不是,他们人多。我们加上所有的师兄弟们也只有上千人,但是他们有几十万的大军。我们根本斗不过他们。爹爹...苓儿只有爹爹了,苓儿不想要爹爹受伤。”

云浮生垂眸思索着一边安慰着女儿,“别怕,爹爹自有办法。”

云苓儿有些茫然地点点头,望着云浮生坚定地道:“苓儿也会帮爹爹的!”

“傻孩子,你只要好好地爹爹就放心了。爹爹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啊。”云浮生笑道。云苓儿道:“苓儿也只有一个爹爹,无论别人说什么,爹爹都永远是最疼苓儿的人。”

“好孩子。”闻言,云浮生心中更暖。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最好了,原本心中还有点云苓儿不如沐清漪的遗憾也渐渐散去。若是真有一个像沐清漪那么聪明厉害的女儿反倒不是什么好事。毕竟......

云苓儿伤得很重,心情也就越加的不好。整天躺在房间里发脾气,云浮生忙着藏宝图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她,于是受苦的就成了云门的女弟子了。

“滚出去!滚!”

随着瓷器碎裂的声音,一个女弟子有些慌忙地从里面逃了出来。原本干净的衣衫上沾上了一大块的褐色药汁,只是清秀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气。

“师妹又发脾气了?”门外,一个女弟子有些同情地看着师妹。那女弟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可不是么?原本脾气就怪,如今更是整天像是吃错了药一样。”

“能不发脾气么?如今外面传的风言风语,咱们师兄妹出门都不敢穿着云门的衣服了。小师妹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她现在不用出去,但是也不可能不知道。只怕将来...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娶她了。”无论是读书人还是江湖人,只要是大家族都有一个最基本的底线,那就是入门的儿媳妇必须是家世清白的。如今云门上下...走出去谁不用怪异的目光看他们,还谈什么清白?如今江湖中人就差当她们云门是个淫窝了。

“你说...那个传闻是真的么?”女弟子有些迟疑地问师姐。

师姐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方才道:“谁知道呢,不过外面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发现了么,云门里,能呆在门内的都是师傅继承云门之后所收的弟子,那些年纪大的和上一辈的人,都被大发到外门去了。”

两人对视一眼,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同时看向身后关着门的目光也越发古怪起来了,“真是恶心,我们从小伺候的居然是这种人。”云门女弟子的地位远比男弟子第,人数也不多。说是弟子,不如说是给云苓儿找的玩伴兼丫头。

“可不是么...”只要一想到我曾经跟她,就觉得浑身难受。还有师傅...师傅居然......”云浮生虽然偏心,但是到底是她们的师傅,对他众弟子心中还是很是崇敬的。但是如今...只怕整个云门里纠结这个问题的也绝不止他们两个人。

“听说师傅有意将小师妹许配给大师兄。真是委屈大师兄了,大师兄那样的人才,想要什么名门淑女娶不到?居然要接受这么一个......”

“也不一定,师妹一向眼高于顶,不是说看不上师兄么?真不知道她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凌霄堡少主看不上,云门大弟子也看不上。该不是想嫁个皇帝吧?”

“不管想嫁什么。现在只怕也是不成了。”

“你们在说什么?”身后一个身影淡淡地响起。两人吓得脸色一白,连忙回头才看到云天恒正站在几步之外望着她们。两人双双松了口气,“大师兄......”大师兄一向宽厚,应该不会罚她们的。

云天恒微微点头,沉声道:“苓儿这几天心情不好,你们多担待一些。”显然,云天恒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犹豫了一下,云天恒还是道:“师傅这几天心情也不好,平时没事少说几句话。”

两个女弟子连连点头,“多谢师兄教诲。师兄...是来看师妹的么?”

云天恒摇头,“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好好照顾师妹。”

“是。”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7.悲剧的云门大小姐 下一章:258.令人心寒的师徒情
热门: 仙界科技 朕只是一个演员 御手洗洁的问候 ABO垂耳执事 纲吉在横滨 我真不是文豪 暗黑者外传:惩罚 完美现场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 快穿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