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悲剧的云门大小姐

上一章:256.惊悚的云门秘史 下一章:258.隐忍和恨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无论是因为云门最近的名声不好,还是因为忌惮与朝廷的势力,在场的江湖中人都没有对云苓儿被带走发表任何意见。那些读书人就更加不用说了,对于云苓儿这样的人他们只会拍手称快。那几个云门弟子自然不是南宫羽带来的人的对手,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苓儿被带走。然后飞快地回去禀告云浮生去了。

云苓儿这辈子大概也没有真正跟朝廷中人打过交道,哪里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像江湖中人畏惧云门的势力,竟然说抓就抓,毫不客气地拖着她去了应天付府。

应天府里,邵晋正忙得头晕脑胀听到南宫羽来了方才从出来脸色不怎么好看地道,“到底什么事儿竟然要劳烦南宫将军亲自跑一趟?”南宫羽也不在意,含笑一指被人扔在一边动弹不得的云苓儿道“有人在轻安阁闹事,这个不是给你归管么?我就顺便给你送过来了。”

“在轻安阁闹事儿?”邵晋扬眉,打量着云苓儿道:“丫头胆子不小啊。嗯?怎么不说话?”

南宫羽一指解开她的穴道,云苓儿望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睛一红晶莹的泪珠就滑落了下来,看上去好不可怜。如果是有不知情的陌生人在此还以为是他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家呢。

邵晋啧了一声,俯身居高临下地望着云苓儿,温和地道:“别装了,本官这辈子见过哭得比你惨比你好看的女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你这点小伎俩去骗骗没见识的蠢货还差不多。”

邵晋是什么人?身为应天府府尹他上至王孙贵族下至贩夫走卒他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哪儿会将云苓儿这点小伎俩看在眼里?至于南宫羽,虽然经验没有邵晋丰富,但是第一次见面云苓儿就想要伤害南宫雅,南宫羽对她的印象早就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自然也不会被云苓儿可怜楚楚的模样迷惑。

云苓儿怎么会想到她一直百试不爽的模样居然会失效。微红着双眸含泪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又没有得罪你!呜呜……我什么都没做……”南宫羽挑眉,这丫头是天真还是傻?她居然觉得没有得罪他?他看起来很像是宽宏大量的人呢么?

不得不说,南宫羽误会了。不是不是云苓儿以为他宽宏大量,而是云苓儿根本不记得见过他,自然就谈不上得罪他了。

邵晋挑眉,看向南宫羽。

“南宫,你怎么欺负人家姑娘了?”不会是始乱终弃吧?看不出来啊,南宫羽看着满正派一个人。

南宫羽忍不住一脸黑线,“她是云苓儿,你觉得我会怎么她了?”

邵晋恍然大悟,“那是不太可能。”南宫家虽然是武将,但是也是正儿八经的名门,南宫羽绝不会去招惹云苓儿这样身世和名声的女人,别的不说,南宫老将军就能先打死南宫羽,“那是这丫头对你做了什么?”南宫羽才一怒之下把人抓到应天府来?

“我说了、这丫头在轻安阁闹事!”感情他前面说得话邵晋都当耳旁风了。关注的重点在哪里?

邵晋轻咳了一声,有些歉意的看着南宫羽,自从归降了西越他似乎就染上了一些奇怪的毛病。不过这都是无伤大雅的嘛。南宫羽端正了神色,扫了一眼一脸惊愕的云苓儿,道:“拉出去,先打二十大板!”

“什么?!”云苓儿失声叫道:“我都说了,我没有闹事!”邵晋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的道:“哦,本官不打你闹事,本官打你伤风败俗,建安城是礼仪之乡,你这样的名声不知道在家里好好修生养性反倒是出来乱走,若是教坏了建安城的闺秀们本官可承担不起各个世家的指责。不打你一顿以正视听,就不能让治下百姓知道何为伦常天理。小丫头,本官算的上是手下留情了,你可知道民间是怎么处置你这种人的?直接关进猪笼里绑上石头沉进池塘里,官府都不能算杀人。”

云苓儿脸色惨白,怒瞪着邵晋道:“你敢!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邵晋不屑的嗤鼻,“本官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尤其是被江湖中人威胁!拉出去,打!”

两个衙役进来,毫不留情的拉起云苓儿就往外面走去了。云苓儿虽然师出名门,但是武功实在是平平,如果是寻常时候两个衙役可能还奈何不了她,但是自从大量的江湖中人进入建安城之后,沐清漪就将应天府的衙役全部都换成了正经的军中士兵和一部分原本华国宫中的侍卫。这些人别说是云苓儿这个三脚猫了,就算是云天恒凌天霄这一类的高手真打起来了也未必就能够全身而退。

两个衙役自然是毫无压力的将云苓儿给拖了下去,连反抗都没有反抗成功。

“小心点儿别弄死了。”南宫羽提醒道。

邵晋挑眉,“怎么?你真对这丫头有兴趣?”什么眼光啊。

南宫羽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力地道:“这丫头死了就死了,但是她爹可不是一般人。若是真把这丫头打死了,云浮生肯定要发疯。”邵晋挑眉,“你都把人送过来了,我若是就这么给放了,岂不是显得我应天府怕他云浮生?不管了,先打了再说。”

南宫羽耸肩,不以为然。反正他也云苓儿不顺眼,若是让她安安稳稳地呆着,他也觉得不舒服,打就打吧。不就是一个云浮生么,他们这么多人还怕弄不死他?!

二十板子打得很快,还没说几句话云苓儿就被拖回来了。这一回可不是昨天被沐清漪和霍姝甩耳光那样,冷不防的挨了两下,痛过去也就算了。这一次却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二十大板。云苓儿只感觉自己被打得地方已经痛得快要没有知觉了,但是偏偏打板子的人又手下留情了一点,她就是晕不过去。这样还不如直接打晕过去算了!

看着云苓儿趴在地上,不用装已经可怜兮兮地模样。南宫羽木然地抬头,以一副看禽兽的眼神望着邵晋:男人打板子那那种地方也就算了,女人居然也打…以后这丫头还嫁的出去么?

邵晋眨了眨眼睛,一手撑着下巴笑道:“南宫兄,不用考虑那种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这丫头把沐相得罪狠了,绝对不可能活到她出嫁那天。邵晋知道的事情可比南宫羽多得多。比如说京城里突然流传的那个关于云苓儿的身世之谜的流言,就是他跟太史衡联手放出去的。身为建安城的地头蛇,这种事情由他来办是在合适不过了。不过邵晋还是非常好奇,这个丫头到底是怎么得罪沐相了?让那么好脾气的沐相生这么大的气,可见这丫头又多么的会作死。

“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云苓儿有些艰难地抬起头,咬牙切齿地道。这一次云苓儿当真是恨死了整个西越的人了,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动她一个手指头,但是就在这建安城中,短短不过两天,先是被人打了两个耳光,然后又被人打了二十大板。比起沐清漪和这些人,云苓儿觉得自己一直讨厌的凌天霄简直是太好了。

“哎哟,本官好怕啊。威胁朝廷命官,是不是应该再加二十大板?会直接打残吧?从此以后就只能永远躺在床上…不过没关系,听说云门有的是钱,供着一个废了的姑娘也不是什么大事哈。”邵晋笑眯眯地道完,脸色一变沉声道:“本官只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敢冒犯西越和建安城的律法,本官管你是江湖中人还是荒山野人,打了再说!”

云苓儿心中一颤,心中虽然恨不得将邵晋碎尸万段,却也不敢再开口多说什么。生怕邵晋又将她拉出去打一顿。

看到她老实了,邵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吓唬一个娇纵无知的小丫头,对于邵晋这样常年混迹官场的人来说还不跟玩儿一样简单,“扔到大牢里去。等本官忙完了再来处理。”

“苓儿!苓儿……”邵晋话音未落,云浮生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听到父亲的声音,云苓儿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这一次倒不是装可怜,这一次她是真的被吓倒了。连忙发生大叫,“爹!爹爹!救命啊…我在这儿?!”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打斗声。南宫羽站起身来道:“我出去看看。”

邵晋点头,他是科举出身的书生,对于跟人打架斗狠这种事情完全帮不上忙,即使他的两个好友都是难得的高手。云浮生显然也不是一个人闯进来,云门弟子近千,虽然没有全部带到建安城来,云浮生却也带了不少。一听到女儿被人带到了应天府,也来不及召集人手,直接带着几个驻守在客栈里的弟子冲了过来。只可惜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邵晋根本就没有审案,直接先打了再说!

“我爹不会放过你的!”云苓儿抬起头,狠狠地盯着邵晋道。

邵晋不屑地轻嗤一声,淡淡道:“小丫头,想要威胁我你还嫩了点儿,信不信,在你爹进来之前,本官先让人将你那漂亮的小脸蛋画成鬼脸,然后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拆下来?前两天京城里处死的那两个人你知道吧?听说昨儿下午才咽气呢,你也别以为那就是最可怕的刑罚,跟那种一样好玩的玩意儿我应天府里,没有一百也又九十种,一天玩儿一个也够让你玩三个月不带重样的。”

云苓儿身子一颤,只是狠狠地等着邵晋却连狠话都不敢放了。只在心中暗暗的琢磨着以后要怎么折磨邵晋。邵晋这样的人对云苓儿来说跟沐清漪一样的陌生。从前她遇到的人,不是对她爱如至宝言听计从,就是对她阿谀奉承,唯唯诺诺。再不让就是那些她看不顺眼的,只要让师兄们或者爹爹去杀掉就是了。除了少数几个如凌天霄这样她对付不了的以外,她真的没有遇到过什么可怕的人。

但是邵晋是什么人?出身贫寒却能年纪轻轻的稳坐应天府尹之位,什么阴暗的事情没有见识过?云苓儿若是想要用对付以往的人的那些招数对付邵晋,就跟在沐清漪面前装天真一样可笑。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南宫羽被人从外面一掌拍了进来。连连退了好几步方才收住了脚步,却不慎一脚踩在了云苓儿的身上,云苓儿顿时又是一声惨叫。云浮生打不进来看到的就是云苓儿被南宫羽踩在脚下的模样,顿时大怒,“放肆!”

南宫羽连忙一把抓起云苓儿挡在前面,云浮生不能伤了女儿,只得硬生生的将掌力收了回来神色不善地盯着南宫羽。南宫羽有些无奈,“这不能怪我,是你非要把我拍进来的。”他真不是故意踩云苓儿的,但是面对云浮生这样的高手,他根本就打不过,挨了一掌之后推进来根本收不住脚啊。何况,若是为了云苓儿硬拼着让自己受伤守住脚步,未免也太不划算了一些。南宫家二公子虽然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太怜香惜玉的。

“南宫,你没事吧?”邵晋问道。

南宫羽摇摇头,“还活着。”待会儿就不好说了。看着眼前的云苓儿半身染血,一副破布娃娃的模样,南宫羽都能够感觉到云浮生就要化作实质的杀气了。

“爹…救我…呜呜……。”

“你们好大的胆子!”看到女儿凄惨的模样,云浮生起得浑身发抖,若不是云苓儿被捏在南宫羽的手里,只怕云浮生早就冲上前去捏死这两个小子了。但是南宫羽这两年在战场上也不是白混的,看似随意的抓着云苓儿,但是只要云浮生敢动一下,他就能要了云苓儿的命。除非云浮生不在乎云苓儿的生死,否则他只能够投鼠忌器。

邵晋上前一步,走到南宫羽身边,正好将云浮生和云苓儿隔开,淡淡笑道:“云门主何必如此动怒?”

云浮生险些被气笑了,何必如此动怒?他的女儿都被打得半死了,还不准他动怒不成?

邵晋笑容温文,“我等也是为了云门主和云姑娘好。云姑娘这种出身就该好好在家里呆着一辈子也别出来见人,省得丢人现眼。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能再建安城出现,免得教坏了建安城里的一干大家闺秀,若是因此坏了这些名门世家的百年家风,小心那些老人家跑到你云门大门口去吊死,这样大家都不好看,你说是不是?”

一时间,不仅是云浮生起得要发疯,连跟着云浮生进来的云天恒以及几个云门弟子还有应天府的衙役们脸色都有些扭曲起来了。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听过一些流言,邵大人这简直就是当着指着和尚骂秃驴,从来不知道邵大人原来这么会骂人。

“小辈放肆!”云浮生怒道,抬手就想动手,旁边南宫羽将云苓儿往前一推,“云门主,晚辈劝你还是慎重一些。若是晚辈一紧张捏断了什么东西,你老可别难过。”捏断了什么东西?云苓儿的脖子在南宫羽手中显得格外的纤细,绝对是一捏就断。

云浮生握紧了拳头,盯着南宫羽道:“本座必定要你死无全尸!”

南宫羽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道:“晚辈尽量活得久一点。”

站在云浮生身后的云天恒皱了皱眉,心中叹了口气上前一步道:“两位,师妹年少无礼,若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何况,你们打也打了,还请将人放了吧。”邵晋冷笑一声道:“这位公子说得好听。云门主这是铁了心要宰了我们两个,将人放了我们还有命么?本官可还没活够呢。”

云天恒侧首看向云浮生,低声道:“师傅,先将师妹救出来,今天就先算了吧。若是拖得久,只怕顾府也该派人过来了。”

云浮生原本自然是不愿同意的,他被一个武功平平一个根本不会武功的两个小子要挟了,这两个小子还安然无恙,若是传了出去还不笑掉凌如狂的大牙?但是却也知道,云天恒说得没错,不说顾府派人来的事情,就是云苓儿的伤也是很重,自然是越早治疗越好。

轻哼一声,云浮生道:“放了苓儿,本座今天不杀你们。”

邵晋翻了个白眼,“当本官是白痴么?本官从来不相信什么承诺。”若是现在放了云苓儿,他保证云浮生马上就能翻脸无情。

“放肆!本座岂会欺骗你们两个小辈!”云浮生怒道,不过是两个小子而已,什么时候不能杀?邵晋淡淡道:“本官不觉得你们有什么诚信可讲。想要放了云苓儿可以,云门的人全部退出内城。本官自然会让人将她放回去。”

“本座凭什么相信你?”邵晋信不过云浮生,云浮生又何尝信得过邵晋?

“爹爹…救我…呜呜,好疼,杀了他们为苓儿报仇……”云苓儿呜咽着叫道。听得云浮生心如刀绞,盯着邵晋和南宫羽的眼神也越加不善了。双方谁也信不过谁,只得僵持着了。云浮生并不十分担心,就算顾府派人来,云门同样还有不少弟子在城中,也会同样赶过来。一对一的话,云浮生根本就不担心云门的弟子会输。

“云门主,大白天强闯应天府,是否太不将朝廷放在眼里了?!”门外,魏无忌的声音冷冷地响起。众人回头,只见沐清漪带着人快步而来,一左一右正是如今坐镇建安城的两大高手魏无忌和夏修竹。

见到沐清漪等人出现,邵晋和南宫羽双双松了口气。若是再僵持下去,说不准云浮生就忍不住出手了。以南宫羽的武功,是绝对撑不住的,何况邵晋还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

沐清漪走进大堂,仿佛没看到云浮生一般走到南宫羽跟前看了看云苓儿,侧首对邵晋淡淡笑道:“对姑娘家怎么这么粗暴?”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中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邵晋垂眸笑道:“下官知错,以后一定改进。”不见血的法子多得是,不过是没心情用在云苓儿身上罢了。当然,如果下一次云苓儿再范到他手上,他也不介意试试。

走到大堂上坐了下来,沐清漪神色平静地看向云浮生道:“云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见我西越朝廷律法放在眼里?”

云浮生冷笑一声道:“你的人抓了本座的爱女,难道你不用给本座一个交代?”

沐清漪笑容清冷,淡淡道:“本相不觉得需要什么交代。令爱触犯了西越律法,被拿下问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如果云门主觉得自己不是西越人也可以…请云门立刻迁出西越。云门名下的所有产业也是一样,若有逾期,全数查封收归国库!”

“你敢!”云浮生又惊又怒,冷声道:“素来是江湖事江湖了,江湖朝堂各不相干,沐相管的未免太宽了一些。”

沐清漪唇边勾起一丝不屑地冷笑,道:“两不相干?既然如此云门主此次到建安城来所谓何事?云门若是果真是所谓的隐世门派不问世事,本相姑且随你,但是云门主既然已经搀和进朝堂的事情了,你还敢说什么两不相干?”

云浮生被沐清漪的话说得一哽,咬牙道:“你是想要与云门为敌?”

沐清漪扬眉,“是又如何?”你敢动手么?沐清漪的清澈的目光仿佛在嘲弄地问道。云浮生眼神一缩,冷冷地盯着云浮生身边的魏无忌和夏修竹。如果只有其中之一,云浮生说不准真的会动手,但是两个人加起来,就算是云浮生再怎么自以为是也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动手。

沐清漪看在眼里只是淡然一笑,招手将南宫羽招到跟前,伸手抬起云苓儿满脸泪痕的笑脸,笑道:“真是个漂亮姑娘,可惜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呢?本相这辈子…很少这么不喜欢一个人,苓儿,你说该怎么办呢?”

“你……”云苓儿有些惊恐地盯着沐清漪,只觉得她在自己脸上游走的手冰冷而可怕。即使之前沐清漪甩了她一个耳光,云苓儿也从来没有觉得沐清漪是个多么可怕的人。但是此时,沐清漪笑吟吟地望着她,她却不由自主地从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

------题外话------

我写呀写呀终于写完了,今天晚了好多,刚下了火车就赶紧码字,让亲爱哒们久等了。要出门三天,不会断更的,但是可能时间不太准时,还请大家见谅。群么么~希望所有的亲们每天都棒棒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6.惊悚的云门秘史 下一章:258.隐忍和恨意
热门: 御兽修仙 波西·杰克逊与最终之神 伪装学渣 我真不是开玩笑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宿命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无尽长门Ⅰ:尸舞 剑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