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惊悚的云门秘史

上一章:255.嘴贱欠抽打 下一章:257.悲剧的云门大小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云天恒二人出去,霍姝看了看神色依然有些难看的沐清漪,无声地退了出去将大厅留给自家小姐和秀庭公子。跟着小姐这么久,在霍姝眼中沐清漪一直是一个非常温柔尔雅的女子,即使她的手段同样也非同凡响,但是毫无疑问沐清漪的脾气是难得一见的好。这还是霍姝第一次看到沐清漪真正的毫不掩饰地发怒。早就知道秀庭公子和小姐的关系很好,别说是表兄妹,只怕是亲兄妹的感情也没有多少人能有这么好的。

“歌儿。”看着她美丽的容颜上满是冰霜,顾秀庭轻声叹了口气抬手将她搂入自己怀中,轻轻拍着她有些僵直的肩膀柔声道:“歌儿,都过去了。大哥都已经忘了,你还要放在心上么?”

“大哥。”沐清漪俏眼微红,轻咬着唇角望着眼前含笑望着自己的顾秀庭。怎么可能忘得了?即使是她也不敢说完全能忘记当初在萃红阁的日子更何况是比她更苦的大哥。如果忘了…大哥脸上的伤痕早就不会再存在了。正是因为…不能忘记所以秀庭公子才不自觉的排斥着自己俊美无瑕的容颜。认为带着一道狰狞的伤痕没什么不好的。

顾秀庭轻叹了口气,柔声道:“那些人都死了,我们还记着这些事情做什么?歌儿,当初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以后也不要再想了。”顾秀庭一直都知道,在沐清漪的心中只怕将顾家的事情大半的责任都拉到了自己身上。其实那些事情与她无关,和慕容煜的亲事是长辈定下来的,和慕容煜接近的人最先就是自己和表哥,华皇早就对顾家和祖父心存芥蒂,即使没有慕容煜在其中作祟,总还是会走到那一天的。妹妹的愧疚和自责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但是向他们这样的人,太过聪明也太过自我,一旦认定了什么无论怎么劝也是没用的。所以顾秀庭这两年远去南疆,并不只是因为有自己的谋算,更重要的是,不希望自己在跟前让妹妹每一日都陷入愧疚和自责中。有了西越和容瑾的事情忙里,清漪便能够稍稍将那些沉重的事情抛开。或许有一天,他们彼此都能够全然放下。

沐清漪对顾秀庭愧疚自责,顾秀庭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是顾家的长子嫡孙,他们是顾家唯二活下来的人。但是他却只能看着从小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妹妹身陷青楼,不可奈何。那几年,顾秀庭很多时候做梦都会梦到妹妹凄惨的模样,最后果然…云歌刺杀慕容安不成**而死。幸好…幸好她又回来了,他怎么还舍得让她难过?他们兄妹俩,都是一样的。因为彼此,而为对方受到的磨难万分痛苦。同样也因为彼此的存在,让他们对自己所受的痛苦看得更淡了一些。

沐清漪点点头道:“大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现在很好,我喜欢大哥也能够幸福。”

顾秀庭含笑道:“大哥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你担心么?”

沐清漪想了想,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莞尔笑道:“就是因为大哥这么大了,我才担心啊。总之,大哥一定要开心,这样我也会很开心的。”

“好。”顾秀庭淡淡笑道。

“哟?这是在干嘛呢?”魏公子一进来便看到两人这副模样不由得挑眉道。虽然魏无忌并不怀疑沐清漪对容瑾的感情,但是不得不说,这两人俊男美女站在一起还是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毕竟,顾秀庭并不是沐清漪的亲哥哥。

顾秀庭放开沐清漪,笑道:“魏公子怎么来了?”

魏无忌笑道:“刚听说清漪动手打人了,一时好奇过来看看。什么样不得了的人物,能惹得你大动肝火?”沐清漪淡然一笑道:“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罢了。让无忌见笑了。”

魏无忌摇摇头,道:“云浮生天性护短,对云苓儿更是疼到骨子里去了。这两天你小心一些。”

沐清漪微笑道:“云浮生还敢动手杀了我不成?”

“说不定。”魏无忌道:“以前云门很少行走江湖,我跟他们打过的交代也不多。云天恒倒是个正人君子,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云浮生不怎么正派。你小心一些总是对的。”沐清漪点头道:“我知道了。”比起凌如狂,云浮生给沐清漪的感觉确实是不太好。所以即使云浮生才是西越人,但是沐清漪却依然选择了凌如狂作为合作的对象。

魏无忌点头,“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城里的最好的一家客栈里,云浮生正坐在房间里喝茶,就看到云苓儿推开门哭着冲了进来。云浮生先是一愣,再看到女儿脸上红肿的掌印顿时就沉下了脸,“怎么回事?!”

“爹爹!”云苓儿哭着扑进了云浮生的怀中。

云浮生将女儿搂在怀里一边柔声安慰一边看向跟在后面进来的云天恒问道:“怎么回事?”

云天恒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在顾府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并没有添油加醋的什么。但是云浮生听了却依然勃然大怒,冷笑一声道:“好一个沐清漪!就因为苓儿说了那个顾秀庭一句,她就该打她!”

“爹爹…”云苓儿呜呜咽咽地哭泣着,“苓儿好痛……”

“苓儿不哭,爹一定替你报仇。”云浮生柔声道,一边取出上好的伤药轻柔的为云苓儿抹上,一边冷冷道:“是因为那个顾秀庭么?好得很…苓儿说得也没错,沐清漪这是恼羞成怒了么?哼!本座偏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师傅。”云天恒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如今在建安城里,贸然与沐清漪发生冲突并不是什么好事。还请师傅三思。”

云浮生不悦地盯着云天恒,冷冷道:“难道苓儿受得委屈就这么算了?这事若是传扬了出去,让江湖中人如何看到云门和本座?”云天恒皱眉,看向云苓儿,希望她能劝劝云浮生。这件事本身就是因为云苓儿而起。就算是再心直口快的人出口伤人本就是不对,师妹的话也确实是有些过分了。如今事情都过去了,能小事化了才是最好的。云苓儿却仿佛没看见云天恒的眼神一般,偏过头去叫着疼。

云天恒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也只能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你说…云浮生想要将大哥的事情传扬出去?”书房里,沐清漪神色淡然,坐在一边的太史衡却觉得背后一阵阵的发凉。小心翼翼地瞥了沐清漪一眼方才道:“没错,刚刚收到的消息。流言这种事情…咱们只怕是拦不住。”

沐清漪点头,微笑道:“不错,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拦是绝对拦不住的。想要抹掉一个流言,只能以另一个更大的流言来冲刷掉。”

太史衡眼睛一亮,定定地望着沐清漪。沐清漪轻哼一声,眼神冰冷,“当年的事情,京城里知道的人也并不算少。何况如今大哥并不出现在人前,只要大哥不在意…这件事的影响并不会很大。何况,现在建安城里更喜欢传流言蜚语的都是江湖中人,你觉得,江湖中人会对一个已经消失很久的世家公子的过往感兴趣么?”

“确实是。就算秀庭公子在出名,江湖中也没有多少人会对他感兴趣的。”如今建安城这气氛紧绷的,寻常普通人还有几个有闲心讨论这些流言蜚语的?“那我们放出什么消息出去?”

沐清漪低眉沉思了片刻,淡淡笑道:“就说…云苓儿是云浮生当年强迫了他的嫂子,杀了他师兄生出来的孽种。并且,因为云苓儿的生母反抗云浮生的时候伤了他,才导致他终身未娶,也没有别的孩子。云苓儿的生母生下她之后引以为耻,趁着云浮生看管不利的时候自尽而死。云浮生觉得心中有愧,所以才对云苓儿百般疼爱。”

太史衡听得张目结舌,瞪了沐清漪好半晌方才道:“这么复杂又恶毒的故事,你是怎么编出来的?”

沐清漪挑眉道:“我只是利用以知的消息进行合理的补充而已。云苓儿的亲娘身份不明事实是吧?云浮生终身未娶也是事实吧?我看了你给我的资料,云浮生原本并不是云门的继承人,而是他的师兄云笑生。但是云笑生在继承门主之位前一个月出门被仇人所杀。云浮生成为云门门主之后一年,云笑生的妻子也死了。应该有不少人怀疑过云笑生的死跟云浮生有关吧?虽然可能有点对不住云夫人…但是她都死了,我这样做也算是为她丈夫报仇了?”

“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不能惹读书人了。”分分钟就能将一个人人崇敬的人黑得比墨水还黑。要是云浮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事情跟他无关,这顶帽子不管是真是假她都戴定了,“为什么不说云苓儿其实是云笑生的女儿?然后让他们父女俩反目成仇,嘿嘿……”

“云苓儿出生和云笑生死中间隔了一年半,哪儿去生?何况,以云苓儿的性格,别说不是,就算真是她也未必会跟云浮生翻脸。凡是,如果让她觉得没面子的话……”强迫师嫂逆伦生出来的孽种,云苓儿觉得自己很高贵么?她绝对会将她打入尘埃!

第二天,整个建安城里的江湖中人都兴奋了。不知道从哪儿流传出来的各种版本的云门秘史,别说是江湖中人就是普通百姓也听得津津有味。平日里大家也就听个贫寒公子中状元,私定终身后花园之类的折子,要不就听听什么开国传奇,名士的风流雅事。谁听过如此错综复杂,纠结狗血故事啊?跟这个比起来,那所谓的秀庭公子的事情算什么?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何况,人倒霉遇上个有病的人渣王孙公子的事情也不值得在背后议论纷纷啊。慕容安那人渣不是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么?也算是恶有恶报了。但是杀兄霸嫂,卑鄙无耻的云浮生可还好好地活着而且就在这建安城里呢。

一大早,云苓儿就带着几个师兄弟出了门到城中轻安阁喝茶去了。轻安阁的点心云苓儿同样也很喜欢,当然更要紧的是今天要去听听昨天放出去的消息有什么回响了。一想起昨天在顾府受到的羞辱,云苓儿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和阴狠。沐清漪是西越丞相又怎么样?她一样能让他好看!

往日里总是坐满了文人雅士的轻安阁如今已经是江湖中人和文人参半了。不过大家各坐各的,倒也河水不犯井水。直到云苓儿一行人上来,一个认识她的江湖中人有些惊讶地道:“这不是云门的苓儿姑娘么?”

一下子,整个楼上的目光齐刷刷的扫向了云苓儿。就连那些原本都不知道云苓儿到底是什么人的文人也看过来了,最近建安城里太无聊太紧张,刚刚他们可是听得很愉快。甚至有几个人已经在暗暗盘算着,回去要不要写个话本子什么的去书店赚点润笔费?也有人满脸鄙夷的看着云苓儿,江湖中人就是粗俗,忒不讲究了。别说是书香门第,就算是一般的小门小户出现这种事情就算不一根绳子吊死也要躲在家里羞于见人了,这个姑娘居然还好意思大摇大摆的在外面走动!

云苓儿虽然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倒也并不没有在意。云门多少还是有些势力的,一般人也不愿得罪他们自然也不会自寻晦气的上门说这件事。而同时,又有几路神秘人马纷纷出手,阻断了云门的消息来源,以至于一大早起来的云苓儿和还在练功的云浮生云天恒等人竟然都不知道这件事。

不少人看到云苓儿,议论地更加厉害起来。云苓儿长得算是非常不错了,但是却并不怎么像云浮生,可见容貌是肖母的。由此可见,当年那位可怜的云夫人一定也是位美人儿,所以才让云浮生不顾伦廉耻的强迫了人间。真是…让人恶心!

“他们在说什么?”云苓儿皱眉,有些不悦地道。虽然不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但是那些人看她的目光却让她很是不悦。特别是另一边那些读书人,看她的目光并不是以往见到的人的欣赏喜爱,而是仿佛在看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一般?

几个师兄纷纷摇头,其中一人忍不住回头问坐在他们背面的一个人,“这位兄台,出什么事了么?”

那人眼神有些诡异的望了云苓儿一眼,摇了摇头转过了身去。

“哟?这不是云门的云姑娘么?”一个带着笑谑的声音传来,云门虽然是江湖中人让人敬畏的势力,但是总还是有那么几个实力相当又不对盘的对手的。比如说同出西越的飞鸿山庄。飞鸿山庄的少主当初向云苓儿求过亲,云苓儿嫌人家长得丑毫不犹豫的嘲讽了一通,从此飞鸿山庄跟云门就互相看不顺眼。如今,云门丢了脸,飞鸿山庄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插一脚。

“丑人多作怪!走远点,你来干什么?”云苓儿厌恶地道。

飞鸿山庄少主却难得的没有生气,笑道:“是啊,本公子确实是不如云姑娘长得好。不过…至少本公子父母是谁还是清清楚楚的,外人一看就知道本公子是飞鸿山庄的嫡长公子。只是不知道…云姑娘是该叫云门主爹呢,还是叫师叔呢还是叫舅舅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云苓儿脸色一沉,大怒道。

“原来云姑娘还不知道啊?”男子笑道:“来,你们谁来跟咱们的云门公主说说,那个云门秘史是怎么回事儿?真是精彩纷呈啊,说不定宫里的秘史都没有这么精彩呢,本公子觉得这个月就今天最不无聊了。哈哈。”

“你再胡说!本姑娘撕了你的嘴!”云苓儿怒道,一把抓起一个人道:“你说!你们到底再议论什么?”

对方哪儿敢说?云门可不是一般江湖中人得罪得起的。倒是另一边那些文人看着云苓儿这幅泼辣的模样看不下去了,纷纷议论道:“真是不知羞耻!这种事情不知道好好在家藏着,居然还敢出来到处走动。”

“不错,看着挺漂亮一个姑娘,没想到…真是令人作呕啊。”

“呵呵,云姑娘,你真的不知道么?本公子可以告诉你啊。”

云苓儿狠狠地瞪了那飞鸿山庄少主一眼,侧首看了一眼身边的师兄弟。一个云门弟子立刻点头转身下楼去了,云苓儿也不理会那飞鸿山庄的挑衅,神色阴沉地坐在一边。怎么回事?这些人不是应该都在议论顾秀庭的事情么?为什么头这样看着她?好像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不一会儿那云门弟子就回来了,脸色也有些难看。匆匆走到云苓儿跟前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之间云苓儿的脸色一会儿铁青,一会儿发紫,一会儿惨白,看得那飞鸿山庄少主人高兴不已。

云苓儿气得浑身发抖,若不是还有一丝的理智只怕当场就抽出兵器将在场的人都砍了。她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用那种眼光看她了,那些不堪入耳的传闻,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下去。如果被传出这样的消息的是别人,她肯定是要万分的嫌弃轻视,不屑与之为伍的。但是现在,被传出这样的消息的却是她自己。爹爹…强迫大师伯的妻子生下的她?她娘嫌她是耻辱,当场就自尽了…突然,云苓儿觉得有些想吐。

她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云门公主,虽然她没有娘但是爹爹却比任何人都疼她。她一直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高贵无比的,但是如果……

看到云苓儿表情,其他人脸上的神色也纠结不已。既为刚刚听到的消息震惊不已,又为师妹感到担心。但是…即使他们都没说,他们看着云苓儿的目光也有些变了。如果师妹真的是……。

师兄们眼光和神情的变化自然逃不过云苓儿的眼睛,因此也就更加生气。当场就将茶杯砸到了对面的人身上,“你们也用这种眼光看我?!你们也在嘲笑我是不是?!”

“师妹…”为首的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师妹,我们先回去吧,这件事还要看师父怎么处置。”

“回去?回去干什么?!”云苓儿咬牙,狠狠地瞪着周围的人,“本姑娘倒要看看,谁敢胡说八道!让我知道了是谁在散播谣言,本姑娘扒了他的皮!”这样嚣张的语气自然是惹怒了不少人,角落里不知是谁冷笑一声道:“果然不愧是云浮生的孽种,真是目中无人!”

“什么人?!滚出来!”云苓儿怒道。

角落里却没有人回答,云苓儿放眼望去,只觉得每一个人都像是刚刚说话的人。忍不住冲上去前拽下腰间装饰的软鞭就抽了过去。

云浮生武功很厉害,但是不代表云苓儿武功也厉害。鞭子还没落下,一道掌风拂过云苓儿就被打飞了出去,只见一个四十来岁,形容枯瘦眼神阴鸷的男子冷森森地道:“不自量力!”

云苓儿跌落在地上,伤得不轻。被云门弟子扶起身来,怒道:“你是什么人?”

男子不屑地轻一声道:“你还不配问我是什么人,让云浮生亲自来问还差不多。”

“你敢羞辱我!给我杀了他!”

“师妹。”几个师兄弟纷纷皱眉道,这里是内城根本就不能带兵器,更不能动武。

“还不动手!你们是死人啊。”云苓儿气道。

“什么人想要在轻安阁动手?”一个英气勃勃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众人回到就看到一个年轻的身披银甲青袍的年轻小将从楼下走了上来。轻安阁是沐清漪的私产,如今建安城是非常时候军中的将领们自然也都会照顾着一些。听到云苓儿往这边来的消息之后,原本在陪着自家妹子逛街的南宫羽就直接过来看看了,免得有人闹事。

“又是你?”南宫羽盯着云苓儿不悦地道。上次这丫头想要杀了雅儿,这次又大闹轻安阁,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让这些江湖中人以为他们朝堂上都是废物呢。

“来人,把这丫头给本将军带回应天府,交给邵大人发落!”

“你敢!”云苓儿长大了眼睛。旁边一个云门弟子反应过来,连忙道:“不是我们先闹事的!”

南宫羽剑眉一扬,看向整个大厅。别人都规规矩矩的坐着喝茶吃东西,只有云苓儿手里还拽着鞭子,旁边还有被撞倒的桌椅。因为鞭子不太好分辨所以才让她夹带进来了。既然她在当兵器使,那就是兵器了。

“带走!”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5.嘴贱欠抽打 下一章:257.悲剧的云门大小姐
热门: 系统供应商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九仙帝皇诀 青龙图腾 不红就要继承家业[重生] 克星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九星杀神 记忆迷踪 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