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嘴贱欠抽打

上一章:254.合作 下一章:256.惊悚的云门秘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另一边书房里,萧廷神色有些不善地盯着坐在自己跟前一副懒散模样的凌天霄。凌天霄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搭着椅子扶手,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廷道:“萧公子到底想要说什么之说便是,本公子一向是恨通情达理。”只不过…大多数事情他现在做不了主,萧廷说了也是白说。

萧廷有些不耐烦地道:“你又跑到顾府去干什么?嫌我们的麻烦还不够多么?”

凌天霄扬眉道:“沐清漪故意陷害本公子,难道我还不能去找个场子么?”

萧廷轻哼一声,挑眉道:“那你找回来什么场子了?”

凌天霄懒洋洋地道:“那倒没有,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事情。”萧廷一怔,定定地望着凌天霄,凌天霄道:“你准备的人手是不是还不够,魏无忌和夏修竹的武功跟我家老头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还有一个可能更厉害的南宫绝。另外,还有赵子玉、南宫羽等人,我估计赵子玉武功应该跟我是伯仲之间,你若是想要凌霄堡独自替你抗这么多人,我劝你做好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的好,就算我同意了老头子也不会同意的。”

萧廷神色微变,有些不悦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陛下已经跟凌堡主商议好了,难道你们想要毁约?”

凌天霄嗤笑一声,“别说是一百万两,就算是给我一千万两。如果人都死光了,那么多钱我拿来陪葬么?”萧廷皱眉,沉默了片刻方才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陛下天纵英才,自然不会考虑不到这些。”

凌天霄剑眉微挑,“看来,陛下果然还留有后手?”萧廷道:“这个凌少主就不用多事了,只要办好了陛下交代的事情,事后陛下定然不会亏待凌霄堡就是了。”凌天霄淡淡地扫了萧廷一眼,倒也没有追问哥舒竣还找了什么人,左右也不过是譬如天云马场一类的江湖江湖中人了,这些人凌天霄同样也是打过交代的,对他们实力如何心中也有些数的。

“凌如狂!你给老夫出来!”两人正说话间,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蓦地传来,凌天霄脸色微变,沉声道:“他怎么来了?”萧廷疑惑地看向凌天霄,凌天霄淡淡道:“云门门主云浮生。”

站起身来走出门外,果然看到云浮生独自一人站在小院的围墙上。原本隐藏在暗处的侍卫都已经被他一一找出来扔到了院子里。看到凌天霄出来,云浮生沉声道:“凌如狂呢?”凌天霄淡笑道:“云门主不就是知道我父亲不在才过来的么?又何必明知故问?”

云浮生冷笑一声道:“你倒是不笨,既然如此,就老实一些将东西叫出来,老夫不跟你一个晚辈计较。”

凌天霄茫然地道:“东西?什么东西?”

云浮生沉声道:“你不用装疯卖傻,老夫既然来了,岂会空手而回?你不肯交也没关系,等老夫屠了这一院子的人,再去找凌如狂要也是一样的。”凌天霄脸色微沉,沉声道:“云门主,你要的东西本公子确实是没有。既然你非要强人所难,晚辈也只有自不量力的勉强请云门主指教一番了。”云浮生冷笑道:“你没有,但是你身后的小子也没有么?”

跟着凌天霄一起出来的萧廷脸色也是一变,勉强笑道:“阁下可是云门门主,晚辈见过前辈……”

“少废话,东西拿出来!”云浮生沉声道。萧廷不悦地道:“不管是什么东西,既然在本公子手里便是本公子的。云门主两句话就想要强行索要,未免有些过分。”

“找死!”云浮生叱道,抬手一掌朝着萧廷的方向拍了过来。凌天霄不敢接云浮生的掌力,飞快地拔出剑朝着云浮生的掌心刺客过去。云浮生唇边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抬手抓住了凌天霄的剑身一拧,凌天霄只觉得右手虎口一麻手中的长剑顿时脱手。

“云浮生!欺负小孩子算什么东西?”云浮生看着眼前的凌天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正想要将他一掌拍死,却听到高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凌如狂从墙外飞身而起,夹带着排山倒海一般的劲力朝自己扑来,云浮生无奈只得放过了凌天霄朝一边闪去。

凌如狂落在地上,看了一眼并没有受伤的凌天霄,眼底闪过一丝安心,这才看向云浮生道:“云浮生,欺压小辈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都使得出来,你云门果然快要倒了吧?”

云浮生并不动怒,只是挑眉道:“难不成本座还要等着你回来才动手不成?”

凌如狂嘿嘿一笑道:“说得好,既然如此,老夫什么时候往你云门走一圈,要是不小心宰了一个什么云门大弟子还是云门大小姐的,想必你也不会跟老夫一般见识了?”

“你?!哼,找死!”云浮生不再废话,直接抽出软剑动起手来。凌如狂也不含糊,足下一挑将地上一把侍卫用得到勾起来接到手中,跟云浮生动起手来。两大高手的过招自然是惊心动魄,原本院子就不大,两人一打起来更是东飞西蹿,墙头上,房顶上,树上到处都是被刀剑破坏的痕迹。凌天霄在一边看得如神,萧廷却是气得脸色发黑。听到动静的淮阳公主和舒亚也赶了过来。舒亚沉声道:“公子,咱们怎么办?”这两人打斗起来,闹出得动静太大了,只怕很快西越人就会注意到他们这里了。

萧廷咬牙,沉声道:“换地方!”这个月他们已经换了好几个地方,就算是狡兔三窟在这么折腾下去早晚也会变得无处可去!更何况,这里还不是他们的地方的呢,“去让人收拾一下,我们立刻换一个地方。”

云浮生和凌如狂虽然在打斗中,却也听到了萧廷的话。云浮生一剑逼开了凌如狂,道:“想走可以,藏宝图留下!”

萧廷脸色难看之极,咬牙道:“云门主,若是当真拼起来,我们未必怕你。你武功确实是很高强没错,但是凌堡主也未必输给你。只是不知道你的宝贝女儿,是不是有凌少主这样的本是!在下在这建安城中或许没什么能耐,但是…如果想要杀两个人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竖子大胆!”云浮生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凌厉的目光朝着萧廷直射而来。萧廷心中稍定,微微退了一步方才缓和了一下语气道:“云门主,你我如今同样都是身在西越的势力之下,若是这么都下去伤了和气不说,还会让人坐收渔利。既然如此,大家何不各退一步?藏宝图不能给你,但是,如果真正找到了宝藏的话,云门主可以尽管分一份便是了。你觉得如何?”

云浮生沉默了半晌,挑眉道:“老夫凭什么信你?”

萧廷有些无奈地道:“在下没有办法让云门主立刻就相信我,不然云门主,你说怎么办?”被他这么一问,云浮生倒是也有些愣住了。信不信任这种事情本就不是说说就能算得了了。半晌,云浮生方才轻哼一声道:“本座念你也没有胆子骗我!你最好是遵守承诺,老夫或许杀不了凌如狂,但是如果想要杀你的话,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挡得住!”

萧廷心中一寒,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淡笑道:“这是自然。多谢前辈信任。”

云浮生也明白又凌如狂在此自己占不了什么便宜,轻哼一声直接飞身掠过墙头远遁而去了。

“多谢凌堡主及时赶回。”萧廷朝着凌如狂拱手道。今天看到云浮生,萧廷心中有一瞬间对自己之前的决定产生了怀疑。江湖中人实在是太不受控制了,万一什么时候激怒了他们一时兴起就动手杀人,那就麻烦了。看来还是要尽快将建安城的事情处置妥当,然后将这些江湖中人处置了。中原人有话说:侠以武乱禁。这些江湖中人对于陛下的统一大业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阻碍和麻烦。

凌如狂挥手,淡然道:“免了,云浮生那个老家伙,这些年越发的显得古怪了。居然趁着老夫不在跑来偷袭,难道以后还要随时防着他偷袭不成?”凌天霄笑道:“不用这么麻烦,什么时候有空,老头子你也去找云苓儿那个丑女人吓唬她一下,云浮生自然知道收敛了。”

凌如狂有些嫌弃的看了儿子一眼,不满地道:“这还不是要怪你,你要是有魏无忌八成的功力,老子就不用担心你的安危了!”

咬牙!这种爹简直不能忍。我特么比魏无忌小了五六岁,只有他六七成的功力很差么?!

仿佛看明白了凌天霄的表情,凌如狂更见不屑起来,“西越帝容瑾比你还小四五岁,人家是皇帝,你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不就是学武功的么?人家顺便学学的都比你厉害啊。

“老子回去就闭关练功!”凌如狂终于忍不住爆粗口了,这次回去不练到拍扁这个老头子,他绝不出关!

此时,顾府里也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顾府大厅里,沐清漪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单纯可爱的黄衣少女悠然自在的坐在一边品茶,反倒是长相俊朗的年轻人端正的坐着,显然是有几分不安和拘束。

“沐姐姐,这座府邸真漂亮。这里就是你的家么?”云苓儿打量着大厅里的陈设,好奇的眨着灵动的眼眸。仿佛全然不记得之前和沐清漪之间的不愉快以及沐清漪和她父亲之间的冲突。

沐清漪同样喝着茶,淡然一笑道:“也算是吧。”这里曾经是她的家,现在…自然也是她的家。

“真好。”云苓儿捧着茶杯,有些羡慕地道。江湖中人对这些本就不算讲究,云门虽然是江湖中数得上数的势力,而且家世渊源,但是比起朝堂上那些书香门第对衣食住行的讲究,却依然是远远不如的。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云姑娘和云公子前来,可是有什么事么?”

云苓儿撅起小嘴儿,道:“我是来找姐姐一起玩儿的啊。这建安城里好无聊…一点儿都不好玩儿。沐姐姐,咱们出去玩儿吧。”站在沐清漪身边的霍姝挑眉笑道:“云姑娘,我们小姐可不无聊。事实上我们小姐忙得很呢。”谁有空陪你一个闲着没事居心叵测的小丫头玩儿,咱们小姐可是一国之相,日理万机懂么?

云苓儿仿佛没听见霍姝的话一般,自顾自的道:“听说华国的皇宫很大,但是那里有好多人守着,沐姐姐,你带我进去玩儿好不好?”

“咳!”云天恒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脸天真的师妹。皇宫这样的地方,就算他是江湖中人也知道不是可以随便玩儿的啊。即使这个皇宫现在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住人。沐清漪摇头道:“最近很忙,只怕没空陪着云姑娘一起玩儿了。”

“什么嘛…都说很忙…沐姐姐,你不喜欢苓儿么?你还在因为那天的事情生气是不是?苓儿跟你陪不是好不好?”云苓儿眼巴巴地望着沐清漪,仿佛她若是不答应她当成就要哭出来了。

沐清漪根本不接她的话,只是笑眯眯的道:“云姑娘今天很漂亮。若是将妆哭花了就可惜了。”

云苓儿脸上的神色一僵,仿佛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了。沐清漪含笑望着眼前一副清纯无辜的模样的少女。云苓儿很聪明,也很会利用自己的有点,但是她太聪明了一点,或者说她的心太大了一点,但是她的能力却又跟不上她的**。幸好,她有云门和云浮生撑腰。若不是有云浮生,云苓儿这样的人早就不知道死过几百次了。但是偏偏就是有那么一些人的运气就是那么好。他们可能武功不出众,才智不出众,甚至连手腕儿也一般般,只有一腔子的野心和自以为是。但是偏偏她们还有这一般人得罪不起的后盾。所以即便是大多数人讨厌他们也只能忍着,若是起了冲突,也只能闭着他们。当然沐清漪并不是这个大多数人之中的一个,她没有动云苓儿虽然也有云浮生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和云浮生发生冲突的时候,而不是她怕了云浮生。

“清漪,现在有空么?”顾秀庭出现在门口,轻声问道。沐清漪连忙站起身来,笑道:“大哥,什么事?”顾秀庭扫了一眼大厅里的两个陌生人,并不在意走进大厅道:“听说你有客人,不过这个需要你看看。花不了多少时间,两位见谅。”

原本就是自己打扰了别人,云天恒连忙想要起身说告辞,却被云苓儿抢先打算了,“没关系,沐姐姐你先忙,苓儿等着你。”

云天恒忍不住皱了皱眉,觉得这一次到建安城来师妹变了很多。云苓儿性格娇纵云天恒作为大师兄并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平时勤修武艺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对云苓儿的关注并不多。所以只要云苓儿不惹出什么麻烦来他也并不多管。但是即使如此,从前云苓儿也只是娇纵,容不得旁人逆着她的意思。如果是遇到像沐清漪这样比她美丽又不给她面子的女子,她多半要设法作弄对方。他甚至都打算好了,万一云苓儿做得太过分了,他必须得暗中化解了才是。但是这一次云苓儿却并没有这样做,反倒是贴着沐清漪一副好姐妹的模样,全然不顾沐清漪的冷淡和疏离。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云苓儿现在这般乖巧无邪的模样,云天恒甚至觉得从前娇纵得偶尔让他觉得头痛的小师妹要更加看着舒服一些。

沐清漪秀眉微挑,也不多说什么低头看起了顾秀庭递过来的折子。

与此同时,云苓儿同样也在打量着顾秀庭。她并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什么人,但是只看沐清漪的态度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而且…从小到大云苓儿见过的优秀男子不计其数,但是他却从未见过一个男子长得如顾秀庭这般的俊美。就算是天下首富的魏公子,跟他比起来也显得少了几分那奇特的气质和清隽。云苓儿见过的男子,即使是世家子弟也还是江湖中人,中带着一丝江湖中人特有的英气和粗犷。但是顾秀庭却不一样,秀庭公子出身名门,顾家百年书香其中沉淀下来的气韵即便是皇室众人也未必能有。更何况,这些年顾秀庭经历剧变,之后又转战南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自觉的身上又多了几分指点天下的凌厉。这样奇特的气质,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目眩神迷简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沐清漪很快看完了手中的东西,转身递给顾秀庭道:“大哥和无忌办事,我哪儿能不放心。就照着这么办吧。”

顾秀庭点头道:“也好,这事缓不得,我先走了。”

沐清漪点头,有些愧疚地望着顾秀庭。大哥表哥他们都忙得团团转,她却在这陪着一个不懂事的黄毛丫头闲磕牙。顾秀庭了然的笑了笑,抬手揉揉她的发丝笑道:“你手里的事情才比较难办,不要分心。”沐清漪如今看似悠闲,但是这其中若是一不小心弄得江湖各派提前厮杀起来,只会让建安城一片大乱。如今沐清漪所做的就是小心的维持着一个诡异的平衡,等到时机一到一锅端了。

“沐姐姐,这位大哥哥是谁啊?”见他们说完了,云苓儿方才上前,笑眯眯地道。

刚才顾秀庭侧对着她并没有发现,此时一靠近就看到顾秀庭左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云苓儿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即使脸上有一道伤痕,也并不显得丑陋,但是云苓儿的反应却让人觉得她仿佛吓到了一般。

沐清漪脸色微沉,淡淡道:“这是我大哥,顾秀庭。”

“顾秀庭?”云苓儿眨了眨眼睛,道:“一个姓顾,一个姓沐,不是亲哥哥啊,这个名字好耳熟啊,顾秀庭…啊呀?!你是那个被宁王抓去当男宠的顾秀庭?!”

大厅里顿时一片寂然,顾秀庭神色平静并没有说话。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云苓儿俏丽的笑脸顿时被大歪倒了一边。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挨打,云苓儿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苓儿!”云天恒连忙起身,一把扶住云苓儿,“沐相,你……”

“师兄…。”云苓儿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可以想见此时脸上绝对是红了一片,云苓儿从小到大也没有被人摔过耳光,顿时拉着云天恒的衣袖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看着她委屈哭泣的模样,沐清漪的眼眸中却是一片冰冷。云天恒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沉声道:“沐相,苓儿年纪小不懂事,你何必跟她一般计较?”沐清漪冷笑一声,淡淡道:“年纪小就能口无遮拦么?”

“呜呜…我又没说错…”云苓儿呜呜咽咽地道。

沐清漪眼眸一眯,毫不犹豫地又一次抬起了手,“清漪。”

“小姐。”

顾秀庭抬手抓住了沐清漪的手,就在云天恒刚要松口气的时候只见跟前黑影一闪,一个响亮的耳光再一次甩在了云苓儿的脸上。只见霍姝恭敬的站在沐清漪身边,微笑道:“这种事何必小姐动手,若是伤了你的指甲可怎么是好?还是奴婢代劳吧。”

云苓儿彻底呆住了,她早就习惯了因为自己天真可爱的外表和有云浮生做靠山,即使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大多数人也不会跟她计较。却没想到,今天只是因为说了一句本身就是事实的话,就被人狠狠地甩了两个耳光。沐清漪不会打人,虽然用的力气不小,脸上也红了一片,但是说起痛来却还是后面霍姝的那个耳光更痛一些。而且还看不太出来伤痕,但是云苓儿分明感觉到自己不仅脸皮疼,连牙齿都有些疼了。

沐清漪冷漠地看着云苓儿,淡淡道:“云姑娘可以走了,以后顾府不欢迎你。若是再让本相听到你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别怪本相让人拔了你的舌头!”

“你……”云苓儿变色,但是看到沐清漪冷漠的神色,却也只敢抓这云天恒的衣袖躲在他身后。沐清漪淡淡地扫了一眼云天恒,道:“将她带回去告诉云门门主,最好教教她什么人能的最什么人不能得罪。云门互不了她一辈子。云浮生更加互不了她一辈子。”

云天恒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朝着沐清漪和顾秀庭拱拱手,拉着云苓儿出去了。

------题外话------

呜呜~~大家都不爱瓦了咩?瓦还是很爱大家呀。大家都觉得最近进展有点慢哈,主要是在下很大一盘棋么,要把辣么辣么多人聚在一起一起煮了!嘿嘿~爱你们哟。希望自己每天都萌萌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4.合作 下一章:256.惊悚的云门秘史
热门: 太阳黑点 至尊兵王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 魅生·凤鸣卷 赤龙 桃源山庄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有凤来仪 伪白莲的修罗场生存日记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