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合作

上一章:253.藏宝图之谜 下一章:255.嘴贱欠抽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启禀沐相,有门外有位凌公子求见。”书房里,沐清漪难得有些闲暇坐着看书,门外的侍卫进来禀告道。

“凌?”沐清漪秀眉微挑,笑道:“我知道了,请他进来吧。”

“是。”

“小姐,是凌天霄么?他还敢来?”霍姝有些好奇的问道。沐清漪不由笑道:“顾府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他有什么不敢来的?”霍姝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顾府虽然不是龙潭虎穴,却比龙潭虎穴要危险的多。

不一会儿,凌天霄便跟着侍卫走了进来。沐清漪抬手挥退了侍卫,含笑道:“凌少主,别来无恙?”凌天霄有些皮笑肉不笑地道:“托沐相的福,还过得去。”沐清漪挑眉,笑眯眯地望着凌天霄道:“凌少主这是对本相有什么不满?不如坐下说话?”

凌天霄轻哼一声,走到一边坐下望着沐清漪道:“跟沐相有过节的是萧廷,沐相却将麻烦推到我凌霄堡身上,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沐清漪眨了眨眼睛,立刻明白了凌天霄的来意。藏宝图的消息传出去了,但是很快又不见了踪影。江湖中人九成九都根本不知道萧廷其人,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住在哪儿,就算有个名字又有什么用?但是,萧廷默默无闻不要紧,凌如狂和凌天霄很有名啊。既然那些江湖中人没办法找到萧廷的麻烦,沐清漪就只得让他们去找凌霄堡的麻烦了。如今建安城里流传的消息是萧廷是北汉人,而且更凌霄堡关系密切。所以有不少人上门要求凌如狂交出萧廷。

凌霄堡在北汉虽然势大,但是这里是建安城,何况双拳难敌四手,就算是在北汉没有人相助凌霄堡也不可能独自力扛整个江湖。

沐清漪倚在椅子里,含笑望着凌天霄笑道:“凌少主这话怎么说?外面的消息也不是我放出去的,何况…难道凌少主想说萧廷抢到藏宝图的时候,凌少主并不在场?”凌天霄哑然,沐清漪嫣然一笑,悠然地耸了耸肩:你看,别说消息不是我放的,就算是也不算冤枉你啊。

凌天霄轻哼一声,道:“不是你放的消息?沐相的手段本公子虽然没领教过,也是听过的。那张藏宝图是真的么?”

沐清漪微笑,“凌少主有证据么?”

看着凌天霄一副气憋在心中无处宣泄的模样,沐清漪浅笑道:“凌少主来顾府就是为了指控我的么?还是说…是凌堡主让你来的?”凌天霄一怔,不屑道:“本公子岂会听那老头子的话?”

沐清漪笑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凌少主偶尔还是应该听听凌堡主的意见的。既然凌堡主都没有因此动怒,凌少主这般着急又是为何?”

凌天霄轻哼一声并不说话,沐清漪也并不勉强。凌天霄和凌如狂的感情并不差,只不过凌天霄是个骄傲的人,自然不愿意让人觉得自己靠着父亲的庇佑才能有所建树,而且两人的性格也都有些狂傲不羁,注定了就算感情再好相处的时候也不会十分和睦的。沐清漪有些惋惜地看了看凌天霄,只可惜…凌天霄和哥舒翰交情不错,不然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够合作呢。有能力又有野心本身还实力不弱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如果有凌霄堡帮忙的话,就算不能弄得哥舒竣鸡飞狗跳也足够让他烦恼一阵子了。

“你在想什么?”凌天霄看似狂放但是却并不粗心大意,见沐清漪望着自己不说话就直觉的猜到她在算计什么。这几日,凌天霄还是将沐清漪的丰功伟绩好好的研究了一番的,也不得不承认论计谋自己确实是不如沐清漪。就连凌如狂这样的人都忍不住感叹,若是有一个像沐清漪这样的女儿,老子还要儿子干什么?直接招个女婿就能够将凌霄堡发扬光大了。

沐清漪淡笑道:“没什么,在考虑能不能跟凌霄堡合作。”

“你在开玩笑么?”凌天霄扬眉,“别告诉我你忘了老头子说的话了,我们是为了帮萧廷才来的。”沐清漪微笑道:“怎么会忘了呢?不过…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凌霄堡与哥舒竣合作不代表就不能同时跟我合作啊?”

“本公子不做脚踏两只船的事。”凌天霄咬牙道。沐清漪不以为意,“凌少主做不做不要紧,凌堡主同意就行了啊。”现在凌霄堡可还不是你在做主呢。

“沐、清、漪!”凌天霄咬牙切齿地道。站在沐清漪身边的霍姝立刻警惕地盯着凌天霄,她可没有忘记这个人来的第一天就想要对小姐不利。凌天霄不屑的瞥了霍姝一眼道:“武功不错,不过还不是本公子的对手,别百分力气了。沐清漪,你当真是不怕死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胆子大到这种程度,真是让本公子大开眼界。”

沐清漪含笑不语,一个沉稳地声音从外面传来,“凌少主的胆色,也让本公子大开眼界。”

凌天霄猛地回头,就看到魏无忌和夏修竹并肩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两人凌天霄不由得眼神猛然收缩,浑身上下也立刻绷紧了,眼底带着警惕的神色。这两个人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武功却比自己高强不少。凌天霄自问资质不凡,从小习武也算是勤勉,但是他也自知如果没有奇遇的话自己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武功也还要差上一些。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哥舒翰身上感受到过。就算是他爹那样的高手,虽然武功同样高强,但是毕竟年纪在那里。二十年后他也不会比他家老头子差。

“无忌,修竹,你们怎么来了?”沐清漪含笑点头道。

魏无忌挑眉,“听说凌霄堡少主来了,过来瞧瞧。凌少主,幸会。”

“魏公子。”凌天霄沉声道,看了看夏修竹,“这位是?”

魏无忌笑道:“夏修竹,夏兄。”见凌天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魏无忌淡淡地补充道:“华国原大内御前侍卫统领。前代华国安西郡王的高足。”如今这一代,绝顶高手自然是魏无忌等人,但是如果说起凌如狂他们那一代的话,前代安西郡王同样是个不得不说的角色。其影响力大约也不逊于如今的北汉烈王哥舒翰。而夏修竹,如今这些年轻高手中,最默默无闻的大概就是夏修竹了。但是魏无忌觉得,二十年后,甚至三十年后,他们这一代只怕是不会有什么四大高手五大高手的,他们这些人中武功最高的必定会是夏修竹。年轻时候,他们这些人的武功大都是七成靠资质三成靠苦修。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感悟,修炼,和心性就会变得越加重要了。而他们这些人中,也只有夏修竹才有一个真正的武者之心。

“幸会。”凌天霄沉声道。

夏修竹淡淡点头,“幸会。”

魏无忌有些好奇地看向沐清漪道:“清漪在跟凌少主说什么?怎么还动气肝火了?”沐清漪笑道:“凌少主开玩笑的,不用在意。”凌天霄在心底暗暗哼了一声,虽然他确实是没有想要杀沐清漪,但是刚刚说得话也不算是开玩笑,他是被这个女人气得不轻。

站起身来,凌天霄道:“今日本公子打扰了,就先行告辞。”

沐清漪也不阻拦,点头道:“霍姝,送凌少主出去。”

“是,小姐。凌少主请。”

等到凌天霄出去了,魏无忌才问道:“清漪,你到底跟凌天霄说什么?把人七成那样?”只看凌天霄那憋气的眼神就知道气得不轻,如果不是碍于沐清漪的身份的话,凌天霄绝不会忍他。

沐清漪有些无奈地叹道:“凌少主还是个不错的人,难怪能够哥舒翰做朋友。可惜…就是脾气太坏了一点。凌堡主,你说是不是?”

书房里一片宁静,过了好一会儿门外才传来了凌如狂豪爽的笑声,凌如狂蓦然出现在书房门口,扬眉道:“沐相是怎么知道老夫在的?老夫记得…沐相是不会武功的。”如果连夏修竹和魏无忌这样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行踪,沐清漪这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又是怎么发现的?

沐清漪有些惭愧地笑道:“凌堡主与少主父子情深,凌少主独自一人前往顾府,凌堡主岂会不担心?”

“就因为这个?”凌如狂挑眉,显然是不相信沐清漪的话。沐清漪笑道:“晚辈也是随口一试。凌堡主这不是出来了么?”凌如狂一怔,很快又放声大笑起来,打量着沐清漪的目光越发的多了几分赞道,笑道:“看来是老夫中计了,被沐相给诈出来了。”

“前辈愿意现身,晚辈荣幸之至。”沐清漪笑道。

“沐相倒是会说话,方才也是故意气我那不争气的小子的?”凌如狂道,沐清漪含笑不已。

走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下,凌如狂打量了一番魏无忌和夏修竹,魏无忌他是见过的,只是没想到出了哥舒翰和魏无忌,这天下还有如此天资的少年英才,而且听说西越皇帝容瑾才刚刚二十出头,武功却也不下于魏无忌等人。心中也不得不感叹一声,自家那小子在家里看看还行,放出来跟这些人比起来就实在是有些看不过眼了。不过,这确实凌如狂要求太高了。诸如魏无忌容瑾等等这一类本身资质就堪称妖孽,际遇也绝对称不上愉快的人本就不太可能和凌天霄这样出生世家平平顺顺的江湖公子相提并论。凌如狂自己资质也并不见得很好,如今不同样是一方巨擘,将当初许多资质远胜于他的同龄高手踩在脚下。

“西越果真是卧虎藏龙,有空老夫也想领教一下魏公子和夏公子的高招。”凌如狂笑道。

魏无忌含笑道:“等到建安城的事情落幕,凌堡主若是还在建安城,在下自当奉陪。”

“很红,既然如此,沐相不如说说看…想要跟凌霄堡如何合作?”凌如狂满意地笑道。

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萧廷沉声道:“凌天霄去见沐清漪去了?”

“是的公子,属下亲眼看到凌天霄走进顾府的。待了大约有两刻钟功夫才出来。”萧廷跟前,一个穿着寻常布衣面目平凡的男子沉声道。萧廷脸色一沉,一掌狠狠的拍在桌面上,怒道:“凌天霄到底想要干什么?”

男子犹豫了一下,迟疑着道:“公子,凌霄堡毕竟是江湖中人,未必就能够信得过。你说凌天霄会不会……”萧廷垂眸,沉吟了片刻摇头道:“不会,如果凌天霄真的要出卖我们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自己往顾府跑。别忘了,凌霄堡还在北汉呢。”

“公子说得是。”

“舒亚,你怎么说?”萧廷问道。舒亚思索了片刻,道:“凌少主的脾气素来不是很好,这两天有不少人找凌少主和凌霄堡的麻烦,公子说…凌少主是不是去找沐清漪的麻烦的?”

萧廷皱眉,“有这个可能。但是…他这么做玩意被沐清漪利用了怎么办?!江湖中人的脑子想要玩过沐清漪那个女人,真是痴人说梦。”不得不说,萧廷虽然会轻视沐清漪女子的身份,但是对于沐清漪的智谋却是很是忌惮的。同时,对于江湖中人的脑子素来都是看不起的。萧廷自诩聪明人,自然看不上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江湖中人。但是他却不知道,人并不是能够完全安群分的。诚然江湖中有不少满脑子稻草的蠢材,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蠢。

舒亚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凌霄堡只是来协助我们的,我们也没有权利命令他们。”凌霄堡虽然也在北汉,但是想要让他们如朝廷的将士一样完全听从朝廷的命令根本是不可能的。若不是哥舒竣许下了好处,凌如狂只怕连来都不回来建安城。

萧廷脸色阴沉,咬牙道:“这些家伙!等凌天霄回来了,让他立刻来见我。”

“萧廷……”一阵轻快的声音传来,淮阳公主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看到萧廷带着淡淡的伤痕的容颜上顿时绽出了笑容,“萧廷,我找你好久了。”萧廷垂眸,掩去了眸中的厌恶,淡淡道:“什么事?”

淮阳公主上前拉着萧廷的一直胳膊,娇声道:“我们出去逛街好不好?”

“逛街?”萧廷不悦地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形?若是出去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淮阳公主一怔,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气,“但是我每天都呆在小小的房间里,我都快要疯了啊!我要出去走走!”原本怀孕的人心情就不会有多么平和,这些日子以来和萧廷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甜蜜。这样一个小小的称得上是简陋的小院子里,她只有小小的一个房间,那房间还没有她从前的房间的一半大也就算了。萧廷还让她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连出来走走都被人盯着。而且萧廷对自己也有些冷淡,除了每天例行的来看看她跟她说两句话就走,平时连人影都找不到。

淮阳公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就算当初在九皇子府被九皇子冷落,她也是西越公主九皇子嫡妃的身份,自然是仆婢成群,锦衣玉食的。如今倒好,她明明怀孕了,却反而每天都是粗食布衣,身边连个侍候的丫头都没有。

“我不管!我要出去…我要买衣服,买首饰,还要丫头侍候!”淮阳公主气呼呼地道。

萧廷有些不耐烦地道:“我上哪儿去给你找丫头侍候?”北汉在建安城的人是不少,但是女子却不多。而且这些女子也不可能抽调回来给她做丫头,至于从外面买丫头就更不可能了,现在这个时候,除了自己人萧廷是谁都不信的。

淮阳公主咬了咬牙,唇角的余光撇到站在一边的舒亚,立刻纤指一指道:“我要她做我的丫头!既然你找不到人就让她伺候我!”

“什么?!”萧廷还没说话,舒亚就先受不了了。她虽然是萧廷的属下,但是却也是北汉权贵之家的姑娘,怎么可能去做一个伺候人的丫头?如果是为了任务也就算了,但是这个淮阳公主算个什么东西?

“放肆!”扫了一眼舒亚,淮阳公主不悦地道:“本公主跟你主子说话,哪儿轮得到你插嘴?真是没规矩!萧廷,我要她伺候我。”萧廷有些头痛地抚额道:“胡闹,舒亚不是丫头。”

淮阳公主不屑地道:“她天天跟着你什么都不做,不是丫头是什么?难不成…是你的通房丫头?!你明明说过只要我一个人的,你身边的人难道我不能用?还是说…你在骗我?”淮阳公主的声音有些尖锐,让萧廷和舒亚都忍不住皱眉。

“你胡说八道什么?”舒亚大怒,不屑地扫了一眼淮阳公主道:“本姑娘就算是北汉人也知道中原人有句话叫”聘则为妻奔是妾“,你这样的还妄想做公子的正妻?赏你个小妾的位置都是抬举你了。”舒亚同样是北汉贵女,并不是真的没有脾气的。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人!”淮阳公主尖声叫道。因为毁了容被九皇子冷落,这些年淮阳公主的性子早就变得更从前截然不同。如今更算是背弃了西越而跟着萧廷的,心中更是隐藏着不安和恐惧,被舒亚这样毫不留情的嘲讽,顿时忍不住了抬手就想要去抓她的脸。如果两三年前有人说淮阳公主会变成这副模样,只怕是谁也不会相信的。眼前这个声音尖锐,一脸凶狠的女人也让人难以看出还有当年那为纤柔温婉的淮阳公主的模样。

舒亚怎么说也是会武功的,怎么会那么轻易被她给伤了?一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不屑的轻哼一声道:“就凭你?还想伤我?”

“贱人!我要杀了你!”

“够了!”萧廷沉声怒道,一把拉开两个女人沉声道:“你们先干什么?!”

舒亚一怔,垂眸沉声道:“公子见谅,属下知错。”

淮阳公主挑眉看向舒亚,得意的轻哼一声,“萧廷……”

萧廷垂眸,沉吟了片刻沉声道:“舒亚,淮阳有了身孕,这几天你好好照顾她吧。”

“什么?!”舒亚惊愕地望着萧廷,让她照顾这个女人?!难道公子真的被这个女人迷住了?但是就算如此,凭什么让她照顾?她舒亚家世虽然比不上萧廷,但是也没有差到哪儿去,如今让她给这个女人当丫头,不是将她和家主的脸面放在脚下踩么?

淮阳公主得意地道:“听到了么?这可是萧廷的命令。当丫头就要有丫头的本分,别想自己不该想的。”舒亚并不理会淮阳公主,而是定定地望着萧廷。萧廷也明白这件事是自己理亏,但是却不好跟舒亚解释,只得沉声道:“舒亚,淮阳有了身孕,这个孩子…还有她对我都很重要。麻烦你了。”

舒亚垂眸,放在身旁的手紧紧地握起,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属下遵命。”

萧廷满意地点头道:“辛苦你了,她最近心情不好你别跟她计较。”

“启禀公子,凌少主回来了。”门外,侍卫沉声禀告。

萧廷点头道:“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好好呆着别再闹了。”说完,也不再看淮阳公主和舒亚快步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淮阳公主得意的望着舒亚,道:“怎么样?萧廷还是站在我这边的。本公子可是他未来的妻子和孩子的母亲,是你这样的小丫头能比得上的么?”舒亚淡淡地看着淮阳公主,淮阳公主冷笑道:“怎么?你不服气不成?!现在,本公主的衣服脏了,就放在房间里。你去洗了,然后去轻安阁给本公主点心。快点,饿着本公主的孩子你吃罪不起!”

好一会儿,舒亚方才缓缓道:“是,属下遵命。”

“什么属下?”淮阳公主不屑地道:“以后在本公主面前称奴婢,真是个蠢货,连丫头都不会做。”说完,淮阳公主心满意足的转身出去了。半点也没有看懂身后的女子眼眸中蕴藏的幽冷和杀气。看着淮阳公主的背影,舒亚冷笑一声:先让你得意几天,若不让你死得难看,本姑娘这么多年就算白过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3.藏宝图之谜 下一章:255.嘴贱欠抽打
热门: 地狱 兽世种江山[种田] 破碎海岸 乡艳:蜜桃的诱惑 戒不掉的喜欢 洪荒大佬总催更 超品透视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危险的童话 血色迷雾